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壹曲:前篇 - 第三章:罗生门

烽火燎原≪与神共舞≫  - 发布于2019-07-07 10:44:37am

奇幻·玄幻


“大师,此言何解?”在无悔大师一旁的小和尚不禁疑惑地问道。

“所谓十方意思是乃无边之境,浩瀚无穷之地。虽是无边又指是自己的境界,十方无人境是也。”无悔和尚缓缓解释道。

尤溪剑使得如流水,剑落如暴雨。剑身长三尺,就像是玄铁铸成,剑身上也有奇怪的古文,剑柄是松木与兽皮制成,可那松木和兽皮绝对不是普通的东西,要不然这剑怎么会有金黄色的光泽。那柄剑本就不是凡物,在尤溪手上看起来更是不凡。

“唐虎!你退下!”释天风咆哮道,一把用雷霆支撑身子,冲下前去。

“堂主!”唐虎叫道,被释天风叫着的时候一时分心,又吃了一剑。

释天风看准尤溪落剑的位置,赫然单手挥舞雷霆,雷霆瞬间亮了起来,虽然不济对付冯老时来得猛烈,却也不失一柄神器的威风。尤溪没曾想到释天风会突然冲上来,虽然十方剑法以自己为轴来对付对手,可是释天风的速度远远快过唐虎,一时无法变招。

两柄神器撞响,尤溪先是虎口作痛,随后运功提起真元抵挡雷霆一击,飘然往后退去,退了几步才站稳。

“这鬼影贼不用真元都有这般力气!好厉害!”尤溪心里大惊,连连催动心法抵挡汹涌澎湃的血气。

释天风虽有兵刃的优势,却无法抵挡尤溪如神一般权威的一击,退开数里,身子失去平衡,一旁的唐虎连忙赶去扶起释天风。

“堂主!这小子剑法诡异!我先拦着他们!你先走!”唐虎深知这一难实在难逃,先不说尤溪剑法超凡入圣,后面的几个长老更不可小嘘,虽不动声色,但也知道他们是不会放过唐释两人。

“这小子。。。呵!。。。的剑法倒有趣。”释天风脸上挂着微笑说道,身子摇摇晃晃地向前走去,拖着雷霆在路上割上一道裂痕。

“唐虎,你回总坛搬一些援兵,不然我这一行就会前功尽弃。”释天风说罢,撕开袖子露出肌肉结实胳膊,双臂图染上了黑色不明的图文。

“堂主!”唐虎激动地说道。

“你和我,现在只能一个人活着出去,若是我先走你必死无疑!”释天风收起方才的笑容严厉地说道。

“那我们就同生共死!”唐虎说罢,激动地往前冲下几步又被叫住。

“唐虎!我以鬼帝之名,命你为鬼王第三百七十二代鬼帝!正兴我派!为我派一血前耻!”释天风一声呵诉,唐虎泪流满面,跪在地面上给释天风敲了几个响头,

“鬼帝之命!末将不敢不从!“唐虎说罢,匆匆忙忙地往大漠跑去。一般上释天风和唐虎不会用鬼帝和鬼将互相称谓,只是不知道自己还能活上多久,这鬼帝之位给了唐虎也算是个传承,释天风想到这里顿时豪气大盛。

“魔教妖人!看你哪里跑!”无量掌门大声呵诉,他已经安奈已久的情绪已经无法束缚,抽起他的法器,神仙索,身子在白马上一蹬飞了起来,追往唐虎的方向。

“无量掌门!得罪了!”释天风说罢,把雷霆扎入地上,双臂一合,那古怪的图文像极一道圆门,圆门之内还有六道轮回场景的图文。

“以我魂为祭!赐我长生之法!”释天风念罢,一股冲天霸气扑面而来,在释天风面前居然成了一道屏障。无量掌门刚甩出神仙索缠着唐虎,被这股怪力甩出去,“哎哟”一声跌了个狗吃屎。

释天风双手合十,迅速变换手诀,每个手诀的变换都极度消耗元神力,眉头紧锁,很是艰难的样子。此法名为罗生门,是开启人间和冥界的通道的法门,是鬼王的秘术。用道法的角度来看,其实是山茅之术。这法术分三级,小山茅,中山茅和请神大法术,这罗生门不同于道法的是,这罗生门诡异得很,正道的人没看出什么门道,是因为罗生门是跟冥界鬼王的契约,开启罗生门,引自己的元神为交换条件给冥界鬼王食用,冥界鬼王把一部分的真元支援供奉人。此乃伤元神的秘术,对修道非常不利,却有违天和,不到逼不得已都不会用的。

“是冥界之气!孽畜!今天就让我玄天子灭了你的灵根!”道玄掌门玄天子呵诉道。冥界之气是妖魔,妖神,鬼怪等凶物的粮食,也是它们修道的泉源,所以栖息在冥界修行。冥界之气不属于人间之物,若冥界之气侵扰人间,那么人间就会出现更多的异数,就如妖魔种类在人间滋生,妖神侵扰人间等等的人间变数。玄天子如此动怒也不是没有原因。

玄天子一手催动真元,腰间上的九颗锥子赫然飞到空中,青光飘渺,像条青龙扭曲着龙躯活灵活现,另一手挥起剑诀,默念口诀,九颗锥子化成雷光迅猛地撞击屏障,屏障顿时激起千万层涟漪,释天风咬紧牙根承受着,手上的手印还没完成,因为玄天子的攻击,结手印的速度慢了很多。

无悔大师这时候也察觉冥界之气,原本慈悲为怀想要度化释天风,但是感应到冥界之气后觉得释天风想陷这人间再次于水火中,不得不插手。无悔大师双手合十开始诵经抑制着冥界之气的扩散。天龙寺的弟子虽不如无悔大师那般敏锐的灵觉,但都感应到四面八方的鬼灵都朝着西门涌来,纷纷念诵经文阻挡,给西门添上佛印的护罩,让鬼物不得靠近。

尤溪见玄天子的锥子未能冲破屏障,提起长剑开始施展十方剑法,踏出箭步已经在屏障之前,把剑一挥,在屏障上划出一道口子,这让释天风大感惊讶,手诀也顾不上连忙退开数里。哪里知道,尤溪剑法如水遁形追了上去,朝着释天风心口刺去。

“玄天子!”一道模糊绿影喝道,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挡下锥子,飞身纠缠起玄天子。

释天风深感意外,在这个时机从灵池聚集一股真元,双掌推出,一股澎湃如浪潮的力量冲了出去,尤溪不及闪避被这股力量冲得步伐紊乱,虽没有什么内伤,但是气血被冲乱七八糟,什么绝世剑法使得越来越没有劲儿。

释天风看到尤溪剑法的破绽,从腰间拔出了把匕首前去与尤溪撕斗。左拳向面门,尤溪右边一闪,释天风右边狠狠地把匕首戳在尤溪左肩上,原来是虚招!

尤溪吃痛想要往后退去,却不及释天风的身法来得快,只能靠着剑法的迅猛来挡着释天风的攻势。两人一来一回,分不出胜负。

这样较劲对尤溪十分不利,他的元池不如释天风来得深,真元又不如冥界鬼王来得强,若不是剑法还没被看穿,身上早就多了不少咕隆。释天风又来一个横面虚砍,左手来个猎鹰擒拿手,招招犀利狠毒,尤溪先是提剑挡下匕首,弯身避过擒拿手,顺着腰间的力度提剑圆斩,在释天风腰间划出一道口子,逼得释天风往后退。周围的弟子见到尤溪的剑法惊叹之余,又见释天风终于漏出了破绽,是立功的大好时机,一拥而上,站在弟子们最前端的是那个瘦瘦高高的道宗弟子,御着仙器葫芦,就要给释天风致命的一击。

“还没完!”尤溪豪气顿盛高喊!步伐一变,长剑横空劈下来,对准释天风的肩。

“天道.神威天下!”尤溪喝道。这一击聚一身真元释出,一道瑞光随剑身照开,有股降龙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