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壹曲:前篇 - 第四章 鬼王

烽火燎原≪与神共舞≫  - 发布于2019-07-13 4:10:36pm

奇幻·玄幻


"修道是什么?"

"通天悟道,通魔悟道,生死悟道,千百万种悟道方式只有觉醒,觉悟者知道。"

"那么修道又是为何?"

"当今修道只为正魔争斗,看看谁才有本事在修真世界存活的资格。"

"那么苍生怎么办?"

"苍生不识人间劫,既然看不见,又有何畏惧?"

释天风一身滩软地躺在被神威轰炸出的地洞,不知怎么回想起与莫邪长老的对话。当年释天风是莫邪长老的亲传弟子,在鬼王里也是个响当当的事迹,因为莫邪长老性格怪癖,道法之精,深不可测,被他看得上的人物屈子可数,能被他选上成为他的弟子,也就只有释天风。

可现在鬼王第一号人物,释天风就只能躺在着地洞,浑身使不出力,更别说是转个周天运转真元,口中鲜血不停地淌,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

绿影在空中飘忽,后面的锥子紧追着绿影不放,后面还有梵掌门和无量掌门提着长剑追着绿影。释天风想要起身,却哪里动得了,庆幸的是尤溪和其他弟子没有追下来。

“呵。。。”一个阴沉古怪地叹息在释天风耳背轻轻地叹道,把释天风后背的鸡毛不寒而栗,虽是鬼王的人,但不代表不怕鬼怪啊!

“呵。。。莫老怪。。。。的徒。。。弟。。。呵。。。”现在那声音更像是从脑子里共鸣出来,还是那么的没有力气,那么阴沉,那么诡异,释天风已经猜出是什么人来了。

“起来。。。”那声音虽没有力气,但是这一喝带着威严,瞬间把释天风的灵魂勾了出来。释天风到底是没看过这样的阵仗,惶恐万分,却无奈灵魂被操控,无法动弹,难道是要死了?

在深坑里什么都没有,往后一看却是自己的凡躯。在灵魂状态看得出自己的灵魂开始流逝,往南边流去,那是鬼门所在。更奇怪的事,外面打架的声音停止了,就连空气中的灵气也停在空中,还能用肉眼看得见,千千万万颗不同颜色的圆珠子在空中闪耀,在昏沉沉的天地倒像是星河。

“小子。。。”那声音再次响起,这次那人终于现身,一身白衣素衣,一头银丝长发,一脸憔悴的容颜,眼睛被常年的黑暗掩盖了从前的光辉,模模糊糊的身躯就像是静水中的涟漪。那人虽不动声色却自带威严,双眼盯着释天风。

“鬼。。。王。。。” 释天风神色激动,艰难地挤出了两个字,很显然是因为不习惯以灵魂体的状态交流,就连说话也不容易。一步步的挪前去,不管怎样他们的距离都不会缩短,释天风疯狂地往前一直绊倒在地,双手趴着也要靠近鬼王。

鬼王冷冰冰地目视着一切,身子飘忽到释天风身前。

“就。。。凭你。。。也想。。。承载。。。我的。。。力量。。。” 鬼王冷冷地说道,手比剑决一挥,释天风腾空而起直接飞到一侧,一把短剑从释天风身上掉了下来。这把短剑的灵魂体是金黄色的,是神皇的力量。

“轩辕。。。冯稀谷。。。呵呵呵。。。哈哈哈哈!”鬼王见到短剑大感意外,癫狂地大笑,飘到轩辕短剑之前,想要徒手提起。

“此剑。。。毁我。。。鬼界。。。鬼魂。。。不得超生。。。”鬼王幽幽地说道。鬼王将要把轩辕短剑提起之时,短剑金芒大作,鬼王眉头紧皱,不得不退避,这让鬼王十分惊怒。

“休要跟我作对!”鬼王说罢,五指成抓,在手中凝聚出黑色的真元波,对着轩辕短剑单手弄破真元波,轩辕短剑的防护罩瞬间击破,原来失去修者的法器是那么的脆弱。轩辕短剑失去金芒,剑鞘被击破,剑身上的古文清晰可见。

“神谕落凡世。。。普道人间尘。。。呵呵呵。。。”鬼王哭丧说道,反反复复地念着剑身上的古文字,释天风趴在坑里看见剑身上的古文,却完全看不懂古文写的是什么。那古文像是很遥远的遗迹,就连阅历丰富的释天风也没看出什么端倪。

“今日。。。世上不再有。。。神皇的传人。。。也不再有轩辕。。。”鬼王说罢,提起短剑,召唤起一股黑色的真元捆绑轩辕短剑,试图黑化短剑。黑色的真元犹如攀藤一般缓缓地衍生,渗入短剑,可轩辕短剑毕竟是把神器,哪里是那么容易被黑化,黑色攀藤每渗入一分,金光便烧开一分。

“哼!冥顽不灵!”鬼王随手一招,把动弹不得的释天风招到手里掐着。

“就用。。。你的灵躯。。。为容器。。。”说罢,施法把释天风凌空驾着。

“三年内。。。神皇之力和鬼神之气便在你灵躯相斗。。。三年后你。。。将魂飞魄散。。。也是你。。。强开罗生门的。。。代价。”鬼王说罢,随手施法把神皇之力强行从轩辕短剑抽了出来注入释天风的灵躯,再注入鬼王的真元。

“啊!!!”释天风痛苦地咆哮,这种感觉生不如死,一股正罡正气澎湃如潮,一股刺骨阴气缠绵如丝相互抵抗,灵魂撕裂又附和,又冷又热。

“呵。。。去吧。。。”鬼王的声音缓缓地消失,珠子般的灵气也消失了,天上的鸟儿依然在飞,街上彷徨地叫声从开始到现在未停过再次响起,外头还有兵器交响的声音,是援兵到了?

“鬼影贼!今天我就替天行道!杀了你这个魔头!”身穿蓝衣袍子的少年大叫道,手上按起二印,“拟神印”和“通天印”,是运转真元的法印。少年大喝一声,提起插在地面上的雷霆,顿时乌云密布,少年很是吃力的双手提起雷霆,这举动也是了不得的事,毕竟能够引起雷霆之威,勾起雷云可不是寻常修为可以做得到的。

释天风灵躯已经回归,虽然方才两道真元相互较劲把灵魂撕裂再附和,但是未伤及元神,反而现在释天风感觉通体舒畅,还有一股源源不绝的力量从灵池涌出,灵池好像比之前更大了一些,快要到灵海的境界。

释天风目视着深坑上的少年,双手颤抖地握着雷霆,不由得好笑,又有一种藐视对手的感觉,身子一蹬跳出了深坑。

深坑上的景观大大出乎常人的预料,到处都是白苍苍地鬼脸,还有一些体积庞大的绿鬼,正道弟子与这些鬼物撕斗,死的死,伤的伤。鬼物依附倒下的正道弟子,继续肆虐;绿鬼提着大刀乱砍,虽不伤及肉身,但是元神必定受创,加上绿鬼是鬼物中比较高等的凶物,一时间伤亡难数;还有一些魅影收集魂魄用作修炼的材料,寻常弟子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毕竟魅影是鬼修者,非人非鬼,是世间的变数之一。

释天风环视周围也不见刚才的绿影,看见正道掌门和长老一边护着正道弟子,一边斩杀鬼物,就连天龙寺以慈悲为怀,普救三界之物的己任的和尚也开始大开杀戒。

“难道这是禁用罗生门的缘故?”释天风心想到。曾经莫邪长老跟他说过,这罗生门是毁天意的法门,原本该是禁术,但是这个世界变得那么混乱,神谕天神邪神已经乱了次序,禁不禁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释天风之前也用过,却没有如此阵仗。

“莫非是鬼王的出现?”释天风心想道。

“三界畜生!是你!是你把鬼物引到这!”无量掌门咆哮道。

“师父!别浪费口舌!就让我斩了他!换天下太平!”蓝衣少年叫罢,提刀便往释天风砍去。

释天风提起真元,一股暖流从手掌传来,原来轩辕短剑一直握在手里,而且和自己的功法同步!惯性的反手拿起轩辕短剑,迎着刀抵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