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61 + 62

尚痕≪拥暮之耀日≫  - 发布于2017-02-03 4:31:21pm

都市·爱情


第六十一章

日曜当下就拒绝了顾若萱的母亲,这种有钱人是日曜最讨厌的类型,认为钱是万能的,有钱就能收买人心,所以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就只想着要用钱来解决。

“你……”妇女怔住,似乎没有料想到日曜是这么地清新脱俗,不受诱惑,不像外面那些妖艳贱货那般靠近他们只为他们的钱。

正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人群中也被天轩逸和顾若彤拨开,走近。妇女一见到顾若彤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脸上有的只是满满的嘲讽之意,“哟,这不是若彤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顾若彤沉着脸,并没有理睬妇女,径直走向日曜和垂暮,天轩逸自然也是跟着顾若彤。“你没事吧?”她询问垂暮。

垂暮本身是习惯了这一些情况的人,自然是觉得没什么。她朝顾若彤摇了摇头,嘴边扬起一笑,道:“没事,别那么担心。”

妇女几欲气炸,尤其在听了垂暮的那一句“没事,别那么担心”时,更是火大。她没事?那自己刚刚在讽刺他的行为不就显得自己看起来像个逗人开心的小丑吗?这是一种侮辱!

妇女见自己的话语到不了垂暮内心,打不破她内心的那屏障,于是便把目标转向刚参入‘战争’内的顾若彤,也是她在嫁进来之前,前夫带着的拖油瓶。“顾若彤你个不孝女,现在你妈我在骂人呢,你竟然不帮你妈妈我,反而还去帮对方吗?你这个帮外人的不孝女!”

顾若彤冷冷看着妇女,“你只不过是一个后妈,就别厚脸皮说你是我妈!我没有你这样无耻的母亲和那样的妹妹!”

妇女脸色大变,“你…你个不孝女,真是大大地不孝!我再怎么说也是你的母亲,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的母亲?”

“我的母亲就只有一个,就是在我出生之后不久就死了的那位!”

“别傻了,她那是被克死的,你连她的样子都没有见过,她也没有亲自养过你,这十几年来都是我在养你,你应该认我而不是那个已经死了的女人!”

对于自己敬爱的人被别人所侮辱,想必是人都会忍受不了这样的话语。顾若彤很快便被妇女的话给激怒,但她不知道该反驳些什么好。

垂暮稍微思索了一下妇女的话,就大概猜到了,顾若彤的母亲应该是在自己出生的时候被自己所克死,明明对于顾若彤来说是杀母仇人的自己,顾若彤却待她如己般好,说实话,垂暮的内心是感动的。

垂暮的性格是护短的,对她好的人她自然就是护着。如今,她在乎的人因她而受到了牵连,她,是有资格发脾气的吧?

她冷着脸走上前,手大力地抓住妇女的,红眸的颜色愈发暗淡,似嗜血之色。

妇女看了禁不住一抖,她竟然会被一个比自己小的女人所恐吓,想想就是件好笑的事。若说了出去,她会被人笑掉牙的!“你…你要干嘛?”妇女的声音带着颤抖。

垂暮少了刚刚面对她的骂骂咧咧时的淡定从容,反而多了一分自己也没察觉到的狠厉,抓住妇女的手顿时寒气蔓延而出,“骂人,好玩吗?”

第六十二章

“骂人,好玩吗?”

她的声音听起来轻柔,但却透着丝丝冷意,让听者都不禁为之一震。

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那样强大的气势?

寒气很快便蔓延至妇女体内的各处,冷意,使她牙齿抖得说不出半个字。但这点对于垂暮来说并没有什么,反正她只是问爽而已。她握着妇女的手愈发收紧,妇女感觉到痛,可是体内的冷意还是让她说不出半个字来。

垂暮把玩着妇女的手,脸上的表情从平淡变成了惊奇,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道:“啊,对了,刚刚你说若彤的母亲是被克死的吧?是你一直以来都在养她,所以她必须对你孝顺?”

妇女僵硬地点下自己的头。

垂暮温雅大方地笑了笑,“谁告诉你一定是这么规定的?”

妇女愣住没说话,或许应该说她想说也说不了。垂暮看着她,又笑道:“实不相瞒,我就是当初出生时克死了自己几个家人的那个女孩,你要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连你也克死的,这样的话,若彤就不用对任何人孝顺了对吧?”

妇女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变得极其惨白,喉咙发出了一声“唔”之后就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垂暮握着她手的力道又紧了些。所有人的目光此时此刻都在望着她俩,谁也没说话,很安静,似乎一支针掉落在地的话,亦能听见那声音。

所有人的目光都专注于他们的脸部表情,但若是他们往下看的话,他们便会发现,妇女的皮肤底下,浮现出一层浅蓝色的光,仿佛垂暮再一施力,埋在皮肤底下的光便会爆开来,使得妇女死无全尸。

顾若彤脸色惨白地走来,“垂暮,够了,我想,她也知道了。”虽之前她也有听说过垂暮身上带着‘诅咒’的东西,她也许是因一时贪玩才接近的她,可是当真正见识到了垂暮的力量时,她感觉到了一份畏惧,似一个大石头压在她身上,透不过气来。

毕竟是知道垂暮会使用她的力量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如此劝说自己之后,顾若彤反而没有那么害怕了。

垂暮冷冷地看着前来阻止自己的顾若彤,停了半响才乖乖放开妇女的手,淡蓝色的光随之而消失。

妇女揉了揉自己那被垂暮抓疼的手,声音是回来了,她也原本是很想继续骂的,但在只骂了一句“发什么神经”之后,她看见了垂暮瞪向她那凶狠的眼神,便又收了声,不再说话。

垂暮的眼神实在是太杀了,她怕她再继续说下去,自己就很有可能被弄死。

顾若彤按着垂暮的肩膀,不让她把她的目光转向后方去看自己的后母,生怕垂暮一转头看见了又会刺激到她的情绪,到时候也许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状态。然后,双眼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后母,示意她带着顾若萱离开。

妇女虽然对自己的女儿命令自己而感到十分不满,但如今这个状况之下,她毫无其他办法。

顾若彤的后母前脚才刚离开,垂暮便整个人虚软地跌入了顾若彤的怀抱中,仿佛刚刚经历了什么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导致她昏迷。顾若彤很庆幸自己正扶着她,要不然刚刚垂暮滑落就直接跌倒在地了。

日曜走过来,从顾若彤手中接过垂暮,在她昏迷的时候把她公主抱起来,一记吻落在她的额头上,“垂暮,你做得很好。”

仿佛似听见了日曜的话,垂暮稍微动了一下,自己寻了一舒服的位置又继续睡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