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33:才知道,天亮了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9-07-15 8:34:18pm

奇幻·玄幻


没过多久,钵盂停止了颤动,整个林子骤然安静,听不见任何呼吸声,就连树上的枯叶也绷紧了身子不敢妄自落下。

所有人和魔都静静地站在原地,似在等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直到钵盂发出的弱光开始一闪一灭,杨悔才突然结起手印,双唇迅速张合着。

从杨悔嘴里发出的声音很弱,夜郇压根儿听不见,但钵盂的弱光却为之一振,在空中与杨悔不停变换的手印同步,映出大十倍的手印。

杨悔变换手印的速度很快,结下的手印也很复杂,不过杨悔却好像吃饭那样自如,眉头也不曾皱过一下,即便是夜郇也觉得此刻的杨悔气势凌人,那胜利在握的模样差点让他忘了不久前几乎栽在煞血咒魔手里的惨状。

隐约间,夜郇甚至有种错觉,感觉杨悔浑身发着黄光,颇有拔山举鼎,气吞斗牛之势。

反观咒魔,那头为首的咒魔意识事态不妙,试图悄悄退到其他咒魔身后。

“哪里逃!”夜郇只右手一抬,甩出的九节辩鞭头就自动避开其他试图阻挡的咒魔,只瞄准为首咒魔的位置。

一阵寒风呼啸而去,锋芒未至,为首的咒魔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给鞭头缠上,甩也甩不掉,胡乱挣扎间不仅误伤了同伴,还不慎把栖身的树杆弄断从树上掉了下来,正好落在杨悔的跟前。

钵盂下,杨悔的结印步骤已经完毕,钵盂猛然射出一道黄光,扫遍在场的人魔神。

杨悔意味深长地望向身边的咒魔,视线最后落在为首的咒魔,用指尖轻点它的额头,淡声道“愿,逝者安息。”

随着杨悔指尖的抽离,一点鲜红的血自为首的咒魔额头处凌空飞出。

那正是驱动整个诅咒的关键,施咒者的心尖血。

为首的咒魔面色有变,紧接着其中一只咒魔的额上出现与钵盂上一模一样的图样,然后像传染病般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其他咒魔的额上。

“吼——”

长而响的吼声贯彻林子,划破了整夜不自然的寂静,无数惊鸟振翅而飞。

微风归来,鼓吹着细沙在地上打滚数圈,尔后带着寸寸分化的咒魔,消散于恢宏的天际之中。

东边的天上开始露出一片赤色的朝霞,隐隐还能听见远处村子传来公鸡报晓的声音。

才知道,天亮了。

林子的另一头传来“叩叩叩”的砍竹声,还有一些小孩的嬉笑声,那是附近村民日出而作的声音。

夜郇拿起九节鞭擦掉上头的黏液,脸上尽是嫌弃,但凡他手触及之处,那节鞭子就会换成长枪的姿态。

他一个闪动换上了日常服和刚收回大钵盂的杨悔装成过路人,与迎面而来的村民友好地打了招呼。

“为何杨弟会在竹舍里?那间竹舍应该不是杨弟所有。”他们虽然是装得很像,不过再像也抹去不了他俩不是过路人的事实。

而且,太砚汌似乎被人下了什么手脚,神的力量在这里根本发挥不了。

其实从杨悔的法器和除魔的手法看来,他怎么着也不会是个普通的旅馆掌柜。

倒像是......和尚。

可是和尚不应该有头发呀!

杨悔闻言笑了,转头指了离他渐远的村民,道“不就是为了村民们。那是这林子附近唯一有活人的村子,咒魔若在林子里找不着食物,兄台觉得最先受牵连的会是何人?”

夜郇顿时了然,方才和他们碰面的村民一手拿锄头,背上一个大箩筐,另一手还拉着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女孩。

从他们的衣着来看,日子应该过得还挺勉强的家庭。

咒魔灭村,首先必备的条件就是在这林子里找不到活人,而这会让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要么就是村民不需要入林子也可以找到生计,要么就是入林子的人经常一去不回,让村民再也不敢入林子。

夜郇觉得比起前者,后者发生的可能性更大。

一旦这样的传言传开,富裕人家也许会决定迁舍,离林子越远越好,可要是普通人家,只要咒魔一天不杀入村子,他们也不会有离开村子的一天。

毕竟,他们所有的家当也许都不及那间遮风挡雨的破屋来得值钱。

这么一来就会直接促使灭村的悲剧发生,所以杨悔才会留在林子里每晚为咒魔供食,顺道把它们给灭了。

“杨弟年纪轻轻却如此心系苍生,实属难得。”

杨悔戴好不知从哪弄来的斗笠后,隔着的纱子面上表情三分苦涩,三分凄凉,又有四分讥笑,反正让人看了会不由自主心疼起来。

“杨悔没那么伟大。苍生是神的子民,不是杨悔的,杨悔这么做不过是为了一己。”

什么普度众生,什么解苍生脱离苦海,这些早就与他无关,若不是因为途径发现村里有个女的长得很像他死去的故人,他也不想出手。

这么做,不过是想减轻自己心中的罪恶感,让自己不这么难过,仅此而已。

“不知夜郇将护此次出现在太砚汌所谓何事?” 他曾听过天界的神是从不擅离天界的。

“寻人。”

当所有人都在为咒魔被灭之事松了口气时,就在不为人知的某个地方,施咒者因为诅咒被破硬是抗下了所有反噬身负重伤。

而他背上靠近肩膀的位置还被烙下刺青般的煞血咒印。

————————————————————————————————————————————————————————————————————————

这是君幂和夜询失联的第二天。

在人间界,她从来没有和谁走散过,说白了她也不清楚和一个人走散需要耗多少的时间才能找回那个人。

不过有一点她倒是想通了,她这么杵着等人来找她是要等到何年马月?所以首先她得先确保自己可以安然无恙,熟悉太砚汌的地形,然后再顺着线索和夜郇会合。

否则,届时就算线索真的出现在她眼前,她也不知该哪走去。

至于线索嘛......

暂无,只能再想想办法了。

经过昨日一宿目不交睫,权衡之下,君幂决定恳求徐焉协助她,让她可以继续安然留在太砚汌。

这就是为什么如今她会穿着一身的丫鬟服饰走在热闹的市集上,而身边还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大家闺秀”。

仔细一看,这位“大家闺秀”看着还挺面熟,浑身透出一种外柔内刚的气息。

等等,这不就是徐焉身边的贴身侍女,九一吗??

只见九一还是一贯认真,走起路来大大方方,途径一些店铺摊子时还会稍作逗留,将徐焉平日里常用的一些胭脂、绸缎、小玩意儿或是会喜欢吃的小食统统都给君幂讲解一遍,就是那张脸嘛又似乎和平日有点不太一样,站在君幂身旁不留神看还真会将二人看误会成亲姐妹。

反倒是君幂,走起路来别别扭扭,躲躲藏藏的,原本的齐肩发不但变长,而且长度及腰,一心以为露出的面貌越少于她而言就越安全,殊不知这样反而引来了他人的注意。

最后还是九一按捺不住,低声提醒 “君幂姑娘您就莫要过于担心,九一已经将您身上的气味给掩盖过去,他人是不会轻易发现你是凡人的。您再这样,九一怕......”

言罢,九一满脸尴尬,朝君幂身旁指了指。

君幂扭头,一张过大的面孔直接进入她的视线,吓得她倒退了好几步。那是三缄阁惯用的绸段铺老板,周老板,那老板一见君幂身上的衣物就知道是三缄阁的侍女。

周老板一张脸此刻已经黑得可滴出水,君幂见状只好赶紧放开自己用来遮掩的绸缎,干笑了几声假装自己是在为主子试试绸缎的质量,道“哎呀!小姐呀!这家绸缎铺的料子还真不是盖的,柔软不伤皮肤,您瞧瞧绸缎上的花式,低调不失华丽和您最适合了!”

周老板原本还在为三缄阁来了一个不知所谓的新侍女而生气,在他店铺占着位子捣乱,没想到原来这新侍女还挺识货的,就连他自己听着也有种想买的冲动,蹭蹭蹭的怒气顿时消了大半。

“周某听闻昨日三缄阁来了一位凡人贵客.....想必就是这位姑娘吧。”周老板话到一半,顿了顿开始朝她俩走过去。

君幂浑身一颤,诧异得睁大了眼睛。

被认出来了!

不是说了其他人认不出她是凡人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