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壹曲:前篇 - 第七章:怪象

烽火燎原≪与神共舞≫  - 发布于2019-07-27 2:17:59pm

奇幻·玄幻


释天风方才一路把鬼物一抛一扔给百姓杀开条血路向着东边撤离,后面的梵掌门和无悔大师率着众弟子朝着南边撤离,道宗和无极门跟着宋道长的指挥带着百姓从北边撤离,剩下无量掌门和他的弟子们还有天烔老者被鬼潮困着,剩下玄天子的踪迹何在就不为人知了。

距离西门几十里便是个农村,道边两旁云是庄稼,这是收成的季节,片地金黄,微风一送,像是黄金海景般波荡。天空有些余辉参差在乌云之下,时左时右,在这人间灾难,天神也不忘给人间送礼,如此风景,看着如此悲凉。

“煞神结界据说方圆几十里生灵涂炭,恐怕冯老的儿孙性命难保,我得加快行动。”释天风心想道。可是具体什么位置,东边还是南边冯老都没说清楚,自己又该从哪里开始找。

心思一转,释天风发现有些奇怪,这一路似乎像是有什么指引一路往南边撤去,方才忙着跟鬼物纠缠还没有察觉,现在世界空荡荡,只剩下风才发觉,风中有着细小的声音,像是很多人同时说耳边话,细听之下十分诡异,飘渺无比,若有若无。要知道,修者六感是十分敏锐的,百里之内的动静了如指掌,可是这声音若有若无,不像是凡间物。

释天风循着声音一点一点的探去,这农村人影都没一个,这整片地只剩下被遗弃的房院还有金黄色的庄稼。越是南边走,那些人说话的声音便越发明显,而且越来越吵,开始听得出来男女声音的分别。

有的声音深沉如黑鲸,有的声音尖锐如刀剑交鸣十分刺耳,还有些是在狂笑,有的在哭泣,听得让人烦躁不已。

“难不成是厉鬼作祟?”释天风心想道。厉鬼可是鬼物中蛊惑人心最厉害的凶煞之物,就连魅影都不及,一旦被纠缠上很是麻烦。释天风当即开启灵眼环顾四周,不见厉鬼的踪迹,但看见不远处黑气和仙气冲天,里面还参有金光。

“是各路邪神天神!?”释天风大惊道,这种景象十分不正常。天神带着仙气而邪神带着黑气,若是对上一定会互相消耗撕斗,可这景象哪里是在斗,更像是在纠缠着某样东西,带着无止境的杀意。释天风心里顿时一凉没了低,因为那个无形的指引便是怪气冲天的方向。

莫说有没有打过天神邪神,恐怕看也没看过几个,最近看过的鬼王,煞神和当时烧毁鬼王墓的朱雀上神,以前也听听传说,偶尔发现古碑记载神氏,也没见过其他神。再加上这个量,莫说是十个释天风,就算是冯老在世也未必一人能够一次降伏怪气中所有的神,数量之大无法估计。

“不行!救冯老的儿孙要紧!”别开所有杂念,释天风跟着指引急跑上去,只见一家规模不小的房院独立的立在一处地上,释天风越是靠近房院,那杂音反而变小了,祥和的气息越发浓厚,让人感到舒服温暖。

“咦?怪声没了?那怪气也消失了?怎么回事?”释天风疑惑道,站在房院门前那些声音全都消失了,金光笼罩着房院,金光外似乎有东西要穿过却全都被金光挡着,闯不进来。

“有人吗?”释天风对着闭着的大木门高喊,等候一阵发现没人回应,便轻手的敲起木门,不料木门居然没有锁,轻轻一碰便开了,释天风微感错愕,站在门前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心思一转最后还是走了进去。

刚踏入院子,只见片地都是药草,原来房院中还有药蒲,各种修炼的药草,治病药草应有尽有,还有一些释天风说不出名堂的奇珍灵药,冯老真是不一般!药蒲被木屋围起,左边是炼药房和厨房,右边是一间间阁房,中间便是大厅,大厅木门大开,只见一把普通的长棍立在大厅的供奉台上供奉,甚是奇怪。

“奇怪?这长棍好像在哪里看过?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释天风寻思道,忽然背上的雷霆阴气大盛,对外界一股能量有着剧烈的反应。雷霆之刃是用鬼神之气炼化的玄铁,刀柄可是九幽南石,也就是用万鬼的魂魄炼化而成,上至引雷,下至泣鬼神,乃是神兵天器,也是鬼王历代神器,只有种了鬼神符的人才能真正使用雷霆全部功力,今日有这样的反应,像是大敌当前的架势。

“咳!!!”不待释天风弄清楚状况,灵躯里的阴阳两气又开始撕斗起来,一正一邪的元气相互抵消再生,让释天风的整个身体像是要炸开一般,他咬紧牙根忍受着一切痛苦,却不得不痛苦呻吟,趴到在地,身子时冷时热,苦不堪言。

雷霆似乎脱离控制,自行从释天风背后飞了出来倒插在大厅之前对着那把长棍,墨绿色的光辉从刀身刀柄渗出,赫然变成了雷霆的真身,不再是因为没有真元流转的神器看似废铁,而是拥有自己元神意志的神器,绿芒大作!

供奉台上的长棍也有了变化,金色的光芒从一道道的纹路照了出来,长棍上的尘土碎石落了下来,现出了真身。那是柄金黄色的长棒,上面刻满了古文,工工整整满满的刻在上面。

“是你?是你打开了混沌之境?”女子哭泣的声音赫然共鸣于释天风的脑海,释天风灵魂像是卷入到了灵魂之境,一边被痛苦的折腾,一边被强迫的看着灵境中的画面。只见一名身穿金黄色轻装铠甲的女子站立在荒原中,怪风吹着秀发,却看不清模样,天空开着一道道的通往不知名的通道,黑色的漩涡在空中旋转,一名男子穿着青袍,也是看不清模样站在漩涡之下,手中提着大刀。

“混沌之境不降世!你我就会永世分离!”男子咆哮道。

“苍生怎么办?”女子哭泣道。

“世间有你足矣!何须苍生众神?”男子咆哮道,释天风似乎被什么东西给吸走,硬生生从灵境中抽了出来,两道真元又恢复了正常,感觉像是做了场梦一样,眼角的眼泪默默地流了下来。

慢慢的睁开眼,天色已黑,西门的方向还有团团火光,时而有道法精光施展,看来是正道在对付着煞神,不怪得这里还没被波及,不然这里早就成了火海。过一会儿,站起身来,只见一个男童倒在大厅之前,双手捂着耳朵,神情十分痛苦,身体还不断抽蓄。

“是冯老的儿孙!”释天风立即冲上前去,早前的怪声围绕着男童,这次不再是窃窃私语,而是咆哮尖叫,念着不明的语言,不怪得男童捂着耳朵!

“小子!你怎么样!”释天风赶紧扶起男童,进入大厅,只见那只奇棒没有刚才的威风,雷霆也像个废铁插在地面。

“走开!走开!”男童大叫道。邪气仙气随着释天风和男童一起进入大厅,根本有意纠缠。释天风迅速地把男童放到在地,运气真元。

“管你是神是魔!这孩子由我管!”释天风一声咆哮带着几分真元,一身英雄气概,威凛凛地对着邪气仙气吼道。虽然这一吼是有几分震慑的效果,但是风里怪声从对男童的咆哮成了对释天风的嘲笑,在风里乱笑成一团。

“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管你天神魔神!放马过来!”释天风叫道,随手一招,雷霆赫然招到了手上,墨绿的完整真身毕现,眼中闪过绿光,是弑神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