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壹曲:前篇 - 第八章:弑神

烽火燎原≪与神共舞≫  - 发布于2019-07-30 10:30:10pm

奇幻·玄幻


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冥火在西门处处生歌,煞神与修者的战斗也还没停息,刀光剑影,一时有煞神犹如雷鸣的低哼,一时又有阵法引来的连环爆破声,看来西门是一场恶战。

释天风这里也没见得容易,那怪气飘渺无踪,灵气极强,更要命的是怪气里全都是天神魔神,可奇怪的是它们没有现形,直接攻击释天风,只是一直发出诡异的声音和说着不知名的言语,不然对付释天风应该是绰绰有余。

释天风手比剑诀,默念口诀,结出一颗颗正正方方,大小如同骰子的结界困着怪气,因为数量庞大像是绿色的正方云一样。结界中的怪气像是被困着,一时无法动弹,释天风按起拟神印,再切换成剑诀凭空画符,再比向雷霆,雷霆划出一道绿光,一道道紫色妖雷从雷霆的刀刃炸向结界。

妖雷属于第三等级的符箓,比起天烔的纯阳火符差两个等级,比起雷霆之威带的神雷差三级,以释天风这样的状态能够唤出妖雷已经是强弩之末。

“呼呼呼。。。”释天风以雷霆为支撑着身躯,一日下来的战斗已经让他疲惫不堪,只见空中的怪气被妖雷轰到始终不散,结界也没办法困着怪气,一个个渗了出来,盘旋在空中癫狂地笑着,像是笑着男童的痛苦,释天风的无能。

“苍生不识。。。人间劫,但是。。。我知道!!!”释天风喘着大气说道,手中的雷霆在妖雷之后已经没有什么光彩,渐渐暗淡,手因为没有什么力气却要死死撑着而颤抖。

“天神魔神乱世!妖魔扰乱世间次序!!”释天风咆哮道。

“一句修者不顾凡尘事,乱了凡间多少春秋?”释天风吃力的站了起来,身体还有些虚脱的难以站立而摇晃不定,很艰难的才站稳。

风中的怪气依然放肆的狂笑,根本不当释天风一回事,后面的男童已经早就被吵得昏厥过去,双手还捂着双耳。

“你们这些天神又打救了谁?”释天风淡淡说道,忽然右手金芒大作,手掌赫然出现不知名的图腾,看起来像是太阳的象征!

一股纯阳气息像是火焰从释天风身上蔓延开来,就像是火焰一样烧开了圈。释天风哪里是刚才虚脱的释天风,更像是茅山术的请神大术,双眼金芒射出,威风凛凛的站在怪气之前。

在火焰从释天风燃烧开来的那一刻,空中的怪气停止了狂笑,空气变得安静,只剩下火焰燃烧吱吱作响的声音。怪气从空中降到了地面,显出原形,一道道身形庞大的巨物的影子跪在大厅之外,放眼望去有几百道黑影在大厅外,煞是壮观!

男童终于醒了,慢慢地睁开眼,只见前面这个男子就像太阳一样耀眼,不得不用手挡着刺眼的光线。当把手从耳边拿下,发现所有的杂音都没有了。

“都走了?”男童稚嫩地问道,缓缓地站起身来,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虽然天色是黑的,但是巨物的黑影还是清晰可见。男童见到这一幕,不由得张开了小嘴,做出惊讶的神情。

释天风像是没有听到男童的话,威风霸气走出大厅,四面巨魔,五海神兵,万山之神,通天神魔齐聚在大厅之外,俯首称臣,各个对释天风很是忠诚的模样。

“都回去你们原来的地方吧。”释天风淡淡的说道,声音里有着两把声音,声音不怒而威。黑影各个化作一缕缕的气体,变作灵身朝着各个方向飞去,只有一个人影站在大门之外,目视这一切,摇了摇头,眨眼间也消失了。

“都走啦!都走啦!”男童欢天喜地叫道。释天风感到一阵虚弱,像是体内一部分灵魂被掏走一样趴到在地,刚才所有的金芒火焰都消失了,原本在黑夜里的一点金光完全被漆黑吞没。

“大叔大叔!”男童急忙快步走前去到趴到在的的释天风。

“醒醒啊!”男童急道,一边死命地摇晃着释天风的身子。

“小子。。。别晃了。。。死不了。。。”释天风吃力地说道,身体完全没办法动,疲惫地看着男童,这是真元虚脱的征兆。

“大叔!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找我外公!找他帮你疗伤!”男童天真的说道,就要走开就被释天风用手抓住小腿拦着。

“不用了。。。是你外公派我来。。。要我。。。保护。。。你。。。”释天风再也撑不住,说完昏阙去了。

----------------------------------------------(我是分界线)------------------------------------------------------

西门镇 – 人间炼狱

团团冥火烧着西门曾经拥有的一切,鬼物被冥火烧得痛苦狂叫,有的无量门弟子也被冥火烧得剩下灰烬,剩下刚才被魅影缠住的尤溪,试图用雷霆杀死释天风的少年,无量掌门,天烔老者和一名无量门弟子。

“呜呜。。。掌门!我。。。我。。。不想死!”那个无量门弟子低声的哭道。四人现在躲在一间比较隐蔽的房子里。天烔老者隔着窗观察着外面的情况,至少还没看到煞神找到这里,尤溪和少年靠着墙运功调整内息,准备下一场恶战,无量掌门双手附在腰背,神情凝重。

“凌师兄。。。”那个无量掌门弟子见无量掌门没有动静,便转向少年。少年眉头紧锁,看来是运转大周天,调整内息有些阻碍,若是有任何闪失恐怕会走火入魔。

“童师弟,你的凌师兄方才中了魅影的毒魂,我们逃来这一路更是吃了不少苦头,让他好好运气,调理调理。”尤溪闭着眼缓缓说道。尤溪虽是剑谷弟子,但是正道同气连枝,都是以师兄弟相称。

“九霄,我有个法子。”天烔老者目视着窗外,幽幽地说道。无量掌门像是已经猜到几分意思,神情依旧,望着天若有所思。

“用我做饵,你带着他们逃出去。”天烔老者淡定地说道。

“天烔,我知道你道法高!但是以你一人之力不可能挡得住煞神的。”无量掌门说罢,转身对着尤溪。

“尤师侄,你带着凌儿和童雷一块逃出这里。后辈之中,属你道法最强,有你在我就放心了。”无量掌门说道。

“不行,这是我作为守护者的职责,不是你们该干涉的事情!”天烔走到无量掌门的身前严厉的说道。

“但是。。。”无量掌门急忙的说道。

“九霄,你忘了你师哥可是无量门中成为守护者的唯一一人了吗?”天烔微笑说道。无量门中的修炼之道最是古老难懂,很多弟子修得一定境界就没办法再提升,没有任何古卷记载如何突破,成不成功全靠天意,能够练得超凡入圣只有创派神人和天烔老者罢了。

“无量门,就靠你了!”天烔说罢,转身便打开了门跳上房楼去了。

“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无量掌门自言自语道。

天烔老者在房楼之上,空气因为冥火的燃烧充满了焦臭味,被热气带起微微热风,在不远处就能看到煞神三尺高的巨身。天烔老者按起通天印,拟神印之时,手中原本的木剑瞬间变作银色的剑刃,蓝色的剑柄上有些刻文,尖锐无比的长剑毕现,散发着跟神皇之力相似的力量。

天烔老者接着切换不同的手印,一连串结上九种不同的手印,最后手上按着剑诀边腾向煞神,那身形如雷光,一个腿劲伴着惊人的速度,瞬间便撞到煞神一时无法站稳,连连退去。煞神被这一击撞得勃然大怒,一声巨吼,如同雷鸣,死死盯着天烔老者。

“走!”天烔老者对天吼道。这时候屋里三人已经走出室内,看到天烔老者飞踢煞神无不惊讶,尤其是少年惊讶的神情无以言表。

“别再慌神了!走!”尤溪对着少年说道,只见无量掌门已经走到前面祭出法器,仙人草寻找煞神结界中的生门逃出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