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壹曲:前篇 - 第九章:五雷夺生死

烽火燎原≪与神共舞≫  - 发布于2019-08-09 11:35:19pm

奇幻·玄幻


煞神虽不如五海神兵,或是天神妖魔厉害,但是修为绝对是灵池之上的修者来得强。修者真元量分五等级,灵种,灵子,灵河,灵池和灵海,而修者能够施展什么样的法术取决于真元量的大小。而修者能够修炼什么法术就要看灵魂属性,绿鬼是煞神的原身,是冥界的鬼修者,修炼的自然是冥界法术。煞神自所以比凡间修者厉害,是因为冥界要的渡劫比凡间更多,每渡一劫,能力就大增,煞神可是渡上九九八十一道雷劫,凡间修者想渡一道雷劫都难求,更何况是活过雷劫?煞神又如何弱过凡间修者?

修得上仙级的修者却能够与煞神抗衡。虽没有渡过雷劫,但是修炼中生劫也不是少数,每练上一级,便杀一次心魔,越高级,心魔越难除掉,修得上仙,心魔等同天魔,不除即死。

煞神疯狂地挥舞着巨拳,拳拳都落向天烔老者,却被天烔老者用着长剑挡下,每拳落下,一道真元波如涟漪一样荡开,完全把巨拳的力道卸开,这正是无量门其中高深的法门。普通修者能够修出真元罩,能够抵挡部分的伤害,可是无量门中有一道法门便是修成把一切外力卸开的奇术,如若修成,外在的力量对修者无效。

煞神见拳头对天烔老者无效便口中喷出冥火,熊熊绿色的火就如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天烔老者化一道真元挡住煞神的冥火,另一只手提着剑随手一划冥火瞬间被剑气给灭了,不愧是道法成上仙级别的人物,要知道冥火是九个大能者才能结出的火符,这一举动看似轻松,却暗韵着极大的修为。煞神先是惊愕,很快恢复淡定变招挥巨拳直袭,天烔老者侧身利用身法遁行,巧妙地避过,巨拳还未落地便把的地面炸开一个大坑!

“寻龙诀!”天烔老者似乎越打越起劲,高声一喊,剑诀灭掉,双手持剑,那把剑应声居然变作一把鬼武刀!天烔老者身上金芒大作,身子一腾,电光石火般在煞神的巨臂如同流星一样螺旋砍上去直到脖子的为止,迎着螺旋的力道飞身到空中,只见煞神通红的手臂只留下刀痕,却不见有什么渗血巨伤。

“呲!这厮的外功真如传说般的硬!”

天烔老者嘀咕道,接着凭空用着鬼武刀画符,金黄色地符咒赫然停留在空中。

“天道.烈火如歌!”天烔老者一声大喊,一道道如同流星的光束轰炸着煞神,每一道光伴着强烈的阳气,原来那是纯阳火聚合的光束!煞神被炸得连连后退,双手护着光束的来势,直到倒坐在地,一头昏厥的模样。

天烔老者站立在一处房楼之上,天道术法似乎消耗极大的真元,一脸苍白地观察着煞神的一举一动,好在天道术法还是对煞神很管用,使得它昏厥片刻,有了喘息的时间。

“唉,自己从南山一路循着鬼气来到西门镇,却不想会有如此灾厄!”天烔老者自嘲道,一屁股坐倒在房楼上歇息,撤去术法,那把鬼武刀又变做普通的长剑。

袅袅绿烟弥漫黑漆漆的天,绿光绿火已经把西门镇烧得面目全非,鬼物只剩下灵力强的还在被业火折腾,发出痛苦的呻吟,魅影早在煞神到来之前逃窜四方,不知所踪。

“也该结束了。”天烔老者说罢,按起寻龙诀,长剑又变做鬼武刀,刚要飞身道煞神之前给它致命的一击,忽然感应到很强的灵压从煞神身上传来。

“呵!”天烔老者被这灵压震得一时内息不稳,一股气忽然咽在喉咙,是真元乱象!

“好强的灵力!不好!”天烔老者嘀咕道。一波未停一波又起,头上乌云密布,雷声滚滚。

“是雷劫!”天烔老者暗叫不好,抬头一看已是团团乌云在空中旋转,紫色雷光滚滚,是雷劫的征兆,凡间百年中只有一次真正的雷劫,也就是天意!可是这道天意又是为谁?难道是眼前的煞神?

煞神睁开双眼,眼中有团是冥火一样,像是感应到天意,站起身来。

“呜啊!!!!!!”煞神昂首对天一声咆哮,响彻云霄,方圆几百里恐怕也无法错过这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像是对着天神下战书,恨不得把天上的雷一道道落在它身上!

“轰!”第一道!

神雷击中煞神的手臂,尽管再强的外功也没办法挡下天意,那只手臂直接炸飞,落在房楼,激起破砖碎瓦遍布空中。

“呃啊!!!”煞神大声的咆哮,那不是痛苦的咆哮,而是愤怒!另一只手往天空抓去,试图拿下下一道神雷!

“轰!”第二道!接着三,四,五道连环而下。神雷先是炸断另一只手,后面三道连环击落到煞神身上,瞬间把煞神炸飞!

“咳咳咳!”灵压终于驱散,天烔老者干咳了几下感觉舒畅。

“五道神雷,莫不是传说中的五雷夺生死?”天烔老者嘀咕道。五雷夺生死既是修者自有命,命格越恶,遭受的天谴越深,天意中的五雷必是要夺修者的命,生死看修者的造化,若死必是魂飞魄散;若生必是三界大恶,天神难挡!

一旦煞神再次醒来,就连鬼王也是难以对付的怪物,法力堪比太古巨神,既是五海神兵之能;灵智堪比觉悟者,既是通天入地之才,通彻六道轮回之法的大贤。既然通晓天意,生死何惧,三界何意?况且煞神本是修魔心入道,却都是灭世的法门,既然三界何意,不如毁天灭地?

天上雷云仍旧滚滚作动,徘徊在空中犹如漩涡盘旋,凡间的煞神身躯就如瓦砖做的一样,破了许许多多的窟窿,里面却是空荡荡。煞神紧闭双眼,脸上铺满裂痕,是天烔老者天道秘法所致,生死未卜。天烔老者心里疙瘩,深怕煞神再次醒来。

“嘻嘻嘻!好。。。大。。。的食。。物。”稚嫩地声音幽幽地说道,那声音像是刚学会说话的孩子一样。

“嘿嘿!”另一把稚嫩地声音笑道。

“嘿嘿!” “嘿嘿!” “嘿嘿!” “嘿嘿!” “嘿嘿!”原本两把声音忽然越变越多,现在声音四面八方的传来,一个个绿影先是鬼火般隐现,一个个没有眼睛的绿火,露出血红锯齿。

“馋食鬼?就连鬼界最低级的鬼物也都有本事出来了?”天烔老者心想。虽然鬼门开了,但是要出到凡间也都要受到阳气的考验,灵力差的都会被烧死。馋食鬼灵力本来就少,本事又低,只能食残魂残魄维持存在,而且存在并非修行,而是无止尽的寻找食物,在凡间很难遇见,况且现在是用万来计算馋食鬼的数量,这一天所有的事情都不寻常。

“咯咯咯!”在一瞬之间,煞神残破的身躯铺满绿色鬼火,馋食鬼撕咬着煞神的身躯,有的转进内部想吃掉元旦,也就是元神的所在。馋食鬼每撕破一块肉,那块肉就会化成红烟混入鬼火,那道红烟就是煞神的魂。

虽然以馋食鬼的量必定能把煞神的身躯灵魂哽食干净,但是这个量也一定会对凡间造成很大的灾厄。天烔老者站在房楼之上思索,其一是鬼物,罗生门虽有开鬼门的本事,但是鬼物也没办法过冥界护法的法眼闯出来;其二是馋食鬼,除非是生于凡间的馋食鬼,不然冥界出来的馋食鬼不可能受得了凡间的阳气,凡间也没有那么多的馋食鬼,难不成是。。。

“吾。。。命。。。不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