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Ⅰ:记忆中的童年 - 2 想要有个家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05 8:13:43pm

其他·同人


【龙雅的自白】

早晨的阳光很温暖,轻柔的微风让人感觉特别清爽,这样的天气最适合用来打网球了。我带着愉快的心情背着网球袋,走在熟悉的路上朝着住家附近的小山坡前行。那里有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地,还有几棵茂盛的大树。只要有空闲的时间,我总爱去那里进行网球练习。

看着面前那棵高大茁壮的大树,我的嘴角不经意的上扬。动作利落的打开网球袋拿出球拍和网球,我便随手将网球袋抛到大树旁,迫不及待地开始进行基础的击球训练。我眼明手快的回击,近距离的位置,网球飞快地来回旋转。网球打在大树干上的落点很准确,不管以什么姿势和力道回球,每次总能将网球打回同样的落点。以控球的技巧来说,这种基本打法的功底也算是十分扎实了。对从小就接触网球的我来说,这种最基本的控球和击球训练,我早就练到出神入化的进步。

正所谓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这世上的天才也不是一出生就马上能名扬天下的。没有经过后天的努力,天才也只是个默默无名的无名小卒罢了。不可否认的,我天生就对网球这运动有浓厚的兴趣。在初次接触网球时,我就已经展现了与我年龄不符的惊人天分。从小受我的父亲- 越前南玉郎,还有我的叔叔 – 越前南次郎的影响,我便与网球这运动结下不解之缘。从此,网球对我而言已经不再是运动,而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我生活在一个小康之家,父亲是名网球教练,母亲则是全职家庭主妇。在嫁给父亲以前,母亲曾是一名模特儿。我的家庭和睦,生活一直都是那么的幸福快乐。直到那场突如其来的悲剧,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7岁那年的某个秋天,一场无情的车祸夺走了我挚爱双亲的性命。我的父母亲去参加友人的婚礼,怎料回程的时候遇上死神拦路,双双失去宝贵的性命。当时的我因为有轻微感冒症状,所以被父母安排寄住在邻居的家里,暂时让热心助人的邻居阿姨代为照顾。没有跟随父母出门的我,也因此逃过了死劫。

年幼的我在一夜之间成了孤儿,无依无靠的我后来还差点被送进孤儿院,幸好我的叔叔 – 越前南次郎坚持将我带在身边抚养。叔叔和婶婶不忍心看到我变成孤苦伶仃的孤儿,他们经过商讨后便领养了我。而当时他们自己也有个5岁的孩子,也就是我的表弟 – 越前龙马。

父母亲还在世的时候,我们一家和叔叔一家的关系本来就十分亲密。虽然因为远距离的关系,我们两家人聚会见面的次数少得可怜。但是父母亲和叔叔婶婶他们时常通过现代化高科技的网络和电话等等保持密切联系。现在父母亲不幸过世,叔叔和婶婶更是对我疼爱有加,把我当作他们的亲生儿子般对待。他们抚养我、教育我、疼爱我……让我得以再次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叔叔和婶婶真的对我非常好,但是… 这依旧抚平不了我失去亲生父母亲的伤痛。心里那道无形的伤口,淌血般的疼痛有谁能够明了?可是我不愿任何人看出我心里头的悲伤。我只能强颜欢笑,用笑容来武装我自己,默默隐藏失去双亲的哀痛。

但不管我再怎样坚强、再怎么伪装欢乐,最后还是被叔叔和婶婶发现了。而我感到非常的开心,也很感激他们察觉到我细微的改变。谢谢他们揭开了我脆弱的武装、解开了我心中的结、也打开了我心中的那扇门。

——————————————

还记得某一天的傍晚,叔叔把我叫到了院子里去。

“龙雅,在这儿住的还习惯吗?”叔叔一脸慈父的模样。

我微微抬头望着夕阳余晖。

“嗯,我在这儿过得很好。谢谢叔叔和婶婶的悉心照顾。”

我的父母亲把我教育得很好,年幼的我也很通晓情理。虽然是亲密的叔叔和婶婶,但不管再怎么亲密,也只不过是有血缘关系的‘亲戚’而不是‘家人’。如今我无依无靠、寄人篱下,自然要更加懂事,不能再给叔叔和婶婶添麻烦了。

也许是对我过于客套和疏远的回答有些许意见,叔叔闻言后眼神黯淡了下来。

“龙雅,你觉得龙马这孩子怎么样?”叔叔又试探性的问道:“你来这里也有两个礼拜左右了,和龙马相处得还愉快吗?”

一想到龙马那小不点一脸酷样、被自己作弄后的呆愣模样,我不自觉地扬起嘴角,形成完美的幅度。自从与龙马相处后,我就觉得自己跟这个表弟特别投缘,自然对龙马有较深厚的情感。

“很好啊!小不点可爱极了~有他在的地方一点儿也不会闷!”我的嘴角泛着微笑,脑海里浮现的都是这些日子以来与龙马相处时的画面。我们两人互相打闹、作弄对方、一起打球、一起玩乐、一起学习……

叔叔见我沉浸在愉快的回忆里,也渐渐恢复了笑容。

庭院那里有个木制长凳。叔叔走在我的前方,我跟随他的脚步走到木凳那里。当他坐下时,他轻轻拍打身边的空位,示意我坐在他的身旁。我乖乖的坐在他的旁边,静静地看着他。

叔叔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龙雅……”

“嗯…有什么事吗?叔叔不妨直说。”我一向来都是善解人意的。

“呃…唔……龙雅啊,你觉得叔叔和婶婶的为人怎么样?”

“?”我满脸的疑惑,不明白叔叔为何这么问。

“其实没什么的,我只是随口问问罢了。”叔叔笑言道:“我和你婶婶只是有点好奇,想问看我们俩在你心里面的形象如何。”

我省略思考的时间,直接脱口而出道:“叔叔和婶婶把我当成亲生儿子般照顾,我真的非常感激。这世上除了我爸妈,也只有你们对我最好了。如果不是你们好心收留我,我老早就被送进孤儿院里…现在也不可能…还有机会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一想到突然离世的爸妈,我的心又是一阵抽痛。

我都还来不及孝顺爸妈、甚至在他们出事的那天,我也因为服食退烧药而迷迷糊糊的不清醒,根本没仔细看过他们的脸庞……我好害怕,也很无助,我好怕有一天,我会连他们俩的样子也记不起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岁月的脚步从来不曾为谁而停,几年之后,我是否还能清楚地记得爸妈的模样呢?最担心的是,他们在我脑海里的熟悉轮廓,最后会因为岁月的流逝而变得模糊不清。

“叔叔,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这个累赘,是个很沉重的负担吧!对你们一家感到很抱歉,也打从心底的感激你们,谢谢你们愿意无条件收留我这个无依无靠的孤儿。”我艰难地勾起嘴角苦笑,眼眸里却闪烁着最真诚的感恩之情。

叔叔的脸上写满心疼。“傻孩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真是太见外了!还有,谁说你是无依无靠的孤儿?你爸爸可是我的亲哥哥,你也就像是我的半个儿子一样。我和你婶婶可是把你当做亲生儿子般疼爱,加上血缘关系的连系,我们的关系可是亲得很呢!”

叔叔越说越激动,声量也不自觉提高。

“你不是累赘,更不是负担!总而言之,以后不准你再说这种话了!”

我没想到叔叔的反应会是这么的大,不免被吓了一跳。

叔叔察觉我的表情变化后,赶紧轻声道歉。

“抱歉啊,孩子。叔叔的语气太过冲,你别放在心上。只是叔叔希望,你能够跟我们亲近些,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我和你婶婶待你就如亲生子一般,你和我们一家都那么投缘。再者,你是我哥哥遗下的唯一孩子,身为你的亲叔叔,我本来就有责任和义务去照顾你、关爱你,让你重新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我怔了一怔。心底深处一股暖意流淌。

“龙雅,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其实今天找你出来的目的,是想私下和你聊聊。我和你婶婶都讨论过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希望可以代替你爸妈的责任,好好的照顾你、栽培你……”

叔叔伸出手宠溺地轻拍我的头。

“这里就是你的家,龙马就是你的兄弟,而我和你婶婶……并不是要取代你亲生父母亲在你心目中的位置。毕竟你年纪还小,也需要有个监护人好好看护你,更需要有人能陪伴着你、照顾你的生活起居。我们只是希望能以父母的身份,重新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我怔怔地盯着叔叔的脸,一种久违的熟悉感涌上心头。叔叔的样子与爸爸的模样过于相似,让我有种错觉,霎那间,我竟然一位此刻在眼前的人就是我那个已经过世的爸爸。

叔叔的神情异常认真,感觉也很诚恳,证明他所言不虚。

我呆呆地盯着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见我没有任何表态,叔叔难掩心中失望。但他还是牵起嘴角,柔声道:“傻小子,该不会吓傻了吧?”

“……”我无言地继续发愣。其实我心底很清楚,叔叔此刻真的是很认真询问我的意见。

我从来都没为自己的未来作任何决定,毕竟,以我的年龄来说,那确实还言之过早。但自从爸妈去世了之后,我原本的生活步伐都被打乱了,未来的日子也一片茫然。现在,叔叔和婶婶有意领养我,还愿意扮演父母亲的角色继续养育我……该答应吗?还是直接拒绝他们的好意,等自己能独立自主时,就潇洒离去到外面的世界四处漂泊流浪?

我的内心顿时乱成一团,形成了天使与恶魔的拔河。

- 答应吧!这样你就能摆脱无依无靠的生活,还能拥有关心你的家人。

- 不能接受他们的好意……叔叔他们有自己的家庭要照顾,我还是别麻烦他们了……

“叔叔,我……”我矛盾不已,不知该怎么开口。

突然发现,原来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此刻最需要的是什么。明明心里多么渴望能拥有亲情的温暖,但一方面我却又想拒绝。也许,在我心里很清楚,叔叔和婶婶终究无法替代爸妈的位置。就算他们是要扛起爸妈对我的责任,不过,他们毕竟不是我的亲生爸妈啊!我又该用怎样的心情面对他们呢?

爸妈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不论是谁都无法取代。

叔叔很耐心地等待我的回答。他目不转睛地观察我的一举一动,清澈而诚恳的眼神像是要把我看穿似的。我不禁回想起以前父母亲在世时,我与叔叔一家相处的欢乐回忆。再加上父母亲出事后,叔叔一家人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想着过往的一点一滴画面,眼前的一切顿时变得有些模糊。我感觉得到,我的眼睛渐渐变得有点湿润感。

或许这才是最直接反映我内心深处的真实情感吧!

家的温暖是任何事物都无法取代的。

“谢谢你们……叔叔,婶婶……我真的很谢谢你们这么为我着想,可是……”

可我真的能就这么自私的答应吗?会不会过几天之后,叔叔婶婶就会开始为抚养我的决定而感到后悔呢?

“别犹豫了,孩子。我看得出,你其实是很愿意成为我们家的一分子。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委屈自己,不说出自己的真实心意呢?”叔叔一脸感慨。

“我担心……自己会变成你们的负担。”现阶段来说,短时间的照顾或许不会感觉到麻烦。但日子一久,也会感觉到厌烦的吧?

叔叔闻言脸色一变,他正想开口时,一道好听的女性声音传入耳里。

说话的人正是竹内伦子,也就是我的婶婶。

不知何时出现在我们身后的婶婶说道:“龙雅,你叔叔刚才就说过了。你不是累赘、也不是负担!”婶婶的表情有些严肃,但随即她的话锋一转,她的语气也软化不少。她缓缓地说道:“就算是负担,对有孩子作为负担的父母亲来说,那也一定是个甜蜜的负担。”

语毕,叔叔和婶婶很有默契的交换了一个眼神,微微勾起嘴角。

叔叔附和道:“龙雅,还是……你觉得我和伦子没有资格做你的养父母吗?”

“当然不是这样的啊!叔叔,你可别胡思乱想。”

我对叔叔和婶婶的敬重之意绝对不比亲生父母少。

叔叔似乎松了一口气,他开心的继续游说道:“那就行啦~龙雅,别推辞了。你就完成我和你婶婶的心愿,让我们照顾你吧!无论是将你一个人放任在外头流浪,还是见你被送进孤儿院里,这两种情况,你叫我们怎么能放心?”越前南次郎说的正是他的内心话。

就在我的心摇摆不定,不知道该怎么做时,有一道稚嫩的男童声音由远而近。

“哥!爸、妈,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啊?” 龙马问地很随意,标准地随口问问。其实他并不是很在意有人回答他与否,他来这儿只是单纯地想叫龙雅陪他打球而已。带着白色鸭嘴帽的龙马朝我们走来,他的手里还握着一支练习用的网球拍。

自从叔叔引荐我和龙马认识后,龙马就开始唤我‘哥哥’了。他这声哥哥叫的并不别扭,倒是挺自然的。龙马对我的身份一点疑问也没有,甚至也没有提起。就这么理所当然地把我当成他的新哥哥,也慢慢习惯了我的存在。

“啊…!那个,我们在……”叔叔这才要回答,就被龙马立刻插话道:“哥,走吧!陪我去后院打球!”

叔叔和婶婶无声叹息。龙马小鬼头越来越嚣张放肆了,根本不把他们俩放在眼里。话说,这个性到底是像谁啊?

这几天与龙雅相处下来,龙马发现自己的实力和球技远远不如那个只大自己没多少岁的龙雅。怎么知道龙雅竟然挑衅似地说,跟龙马这小不点打球简直是无聊透顶、浪费时间、一点刺激感也没有……简单一句:龙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加上龙雅的百般挑衅和言语上的刺激,龙马终于下定决心决定一定要发奋图强,进行魔鬼式训练直到他能打赢龙雅为止。

龙马的好胜心很强,强到他无法忍受任何人的挑衅行为。龙雅这一连几天,都是用一副懒洋洋地态度打发龙马。不然就是用尖酸的词语来调侃龙马的球技烂,还说什么可怜龙马一点也没有遗传到他那位网坛界风云人物父亲的优良基因。这种话听进平时一身傲骨的龙马耳里,还真是刺耳极了。所以龙马现在决定用死缠烂打的方式找龙雅打球,顺便看能不能偷师还是找出龙雅的破绽,以便能打败龙雅来一雪前耻。

龙马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看着我。我回望着他,打算随便找个理由打发他,就像我之前常做的一样。其实我并不排斥和龙马这小不点玩闹在一起,但凡事总不能太顺他的意,以免他越来越嚣张跋扈。再说,这几天我也还处在适应期。总觉得需要些独处的时光来冷静思考下我人生的变化和未来的路该如何走下去。

“我是很想陪你打球的啦~不过,现在我和叔叔、婶婶有些重要的事要谈……”我一脸为难,但所言其实不假。叔叔和婶婶现在正和我谈着正事儿呢!

龙马面无表情地盯着我们三人半晌,接着说道:“重要的事?那好吧,你们现在快谈。谈好了你就去陪我打球。”

龙马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们,仿佛是想见证我们谈完事后,就直接把我拖走。

“……”

大伙儿被龙马这小鬼头搞得没辙,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应。

等得不耐烦的龙马,心急地催促道:“快点啊!我还等着你呢!无论如何,今天你一定要陪我打球!”

“……”又是一阵沉默。

良久之后,叔叔才打破沉默。

“龙马,看样子你和龙雅相处的不错嘛~”越前南次郎笑看对着人小鬼大的龙马。

龙马依旧面无表情。“他是我的哥哥,一家人当然要好好相处咯。”

龙马无奈地想:根本是废话嘛~!既然是两兄弟,和睦相处是很平常的吧。

龙雅闻言怔了一怔。

越前南次郎和竹内伦子则露出欣慰不已的笑容。

“呵呵~说得没错!既然是一家人,理所当然要好好相处嘛!”叔叔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

婶婶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道弯月。

龙马歪着头,微微皱眉的他一脸不解地看着自己的父母。

“你们在笑什么?”

婶婶蹲下身,张开双臂轻轻揽着矮小的龙马。叔叔将手搭在我的肩上,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龙雅,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而我们永远都是你的家人。”

叔叔和婶婶笑得很开心。

龙马纳闷地问:“根本都是一家人,不是吗?”

他看起来很困惑。

说得没错,其实根本就是一家人呀!

龙马猜不透大伙儿的心思,语气闷闷地又催促道:“哥……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要陪我打球啊?动作快一点嘛~你看太阳都要下山了啦!”

晚霞的绚丽光芒染红苍穹,成群的鸟儿结伴归巢。

叔叔和婶婶笑得更开怀了。而我也笑了。

在这样的气氛里,多数人都会被感动的吧!

其他人的想法我并不知道,但至少我很清楚的知道……

现在的我已经找到了新的生存目标和未来方向。

这里是我的家,而他们是我的家人。

一定是天上的爸妈在守护着我。虽然我看不见他们,但我感受得到……

真的感受得到他们留给我最感动人心的温暖。

‘爸、妈……我会过得很幸福的,请你们也一定要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