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壹曲:前篇 - 第十章:风云再起

烽火燎原≪与神共舞≫  - 发布于2019-08-19 6:46:34am

奇幻·玄幻


西门在三个月前已沦陷,鬼物集聚于西门使得阴气极盛,就连阳光也照不穿那股浓厚的阴邪煞气。魔教借由这次机会兴动大旗渗入中原,虽然在西门中死伤无数,但是只要有少数教宗渗入中原,也是重返魔教势力的开始,要知道中原直通北山和南河,北山之上有奇珍妙草,南河之下有九幽玄铁。加上中原地势平缓,庄稼收成远远超越西方大漠,粮食上根本不缺,寻常修真修者自然会选择中原立足。

距离西门一事,冯老死去也已经三个月,那一晚五道神雷轰在煞神生死未卜,留下八道碳土围成圈,是八人大阵的印记!这一战役后天烔老者没有消息,玄天子回到道宗后恍恍惚惚,从白日到晚上都说着奇怪的话,正道中属道宗最强,各门各派以道宗马首是瞻,可现在被玄天子这样一乱,上下谣言四起,声誉大拙,各方势力蠢蠢欲动。

无极门掌门,无天宗师一如往常,在无量山后闭关练功,这一练也已经五十年没有出过山,时有极光乍现,是练功有成的征兆,不过这些年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怕是到了瓶颈,门内事务都由宋道长执行处理。

修真界中各门派强者,有修真武帝贤皇,修真三皇爷,五地守护者,七方散仙,十元上仙,天烔老者就是其中一名守护者,镇守南河一带,也就是鬼王墓,观察南边变数。

宋天机道长在修真界中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人物,灵力虽不及天烔老者强,但是要论道法,宋道长不低于天烔老者,修为仅次于七方散仙,八级道心堪比上仙,很是厉害!但是常年打理门内事,很少下山,仅是冯老的死讯让他老人家大感意外,不得不亲自出山寻求实情。

剑谷弟子门在西门一战后也回到了灵天池。灵天池位于中土北部,琳琅山下,琳琅山势龙跧虎卧,壮丽非凡。剑谷一脉以剑问道,修的不是道法,也没有自家门派修炼灵根的法门,身法与剑法都了不起!数百年前出了一名剑仙,剑法之境超凡入圣,在武祭盛典上,用单手持梅花枝把各派正道削得狗血淋头,在青山的悬崖峭壁上刻了两行字,“天之道,知天命守天职,天之命也!”“剑之道,毁天命破苍穹,道之意也!”,两行文字如石三分,刻罢把梅花枝插在武斗场上,扬长而去,梅花枝至今在道宗武斗场上居然生出了梅花树!

后来剑谷也出了不少英雄,梵千秋如今的梵掌门掌管的剑谷也不逊于其他门派,在西门战役中消耗最少,弟子门都能自保,全员安全回到灵天池,足见剑谷的势力不可小嘘!尤溪更是年轻一辈中响当当的人物,从他十六岁那年挑战武祭盛典,连续五年夺冠,按照规定,胜者能够修炼其他门派的心法,就这样尤溪也修炼了五个门派的心法,却无一精通,难以融会贯通所有的心法,所以对付释天风还是相当吃力。

天龙寺先是与无极门同行,后来无悔大师带着上乘弟子前往南河改道往南河前去,怕是冥界大门已经无法闭合,前去打探,其余弟子先到无极门留宿,等伤势好一些便返回天龙寺。

天龙寺和无量门都是最早的门派,比起道宗,剑谷,无极门这三大门派要早上千年。天龙寺虽与无量门同时期创派,可是修炼的目的跟道法截然不同。天龙寺修佛性,领悟苍生劫,带众生超脱轮回,以佛祖的教诲为训,不崇拜天神。虽然与道法教义不同,但是在正道还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那是因为凡间邪秽之物都需要被超度才能登入极乐净土,道法只能让邪秽之物重返轮回之轮,那是因为慈悲之心的差别。

无量门中七人下西门,剩下三人回到竹林,凌龙啸,童五和九霄,也就是无量掌门。无量门并不像是其他门派宗派那么门壁生辉,反而还有些简陋,深藏在中原东南部的紫阳谷中的一处竹林。紫阳谷内还有个紫阳城,四面环山,城镇规模不大不小,以出产蚕丝闻名,有天下第一匹绸缎之称。

无量门中剩下三名主事长老,包括凌龙啸和童五在内,门中弟子剩下三人,凌童二人之上还有个大师兄。大师兄悟性极高,要知道无量门的道法心法是非常古老,复杂难懂,越上乘的心法,就更需要前人修炼的典籍来参考。除了创派神人,只有天烔老者把其中一门心法,“五元天术”练全,也把所有的经历整理出了典籍给后人参详,其中还有九门不同的心法都不完整。五元天术自然就是循天道的心法,修者的灵根必须具有纯阳之气方能修炼,纯阳之气是世间最纯净的灵气,只有天生,后天想练也练不得,大师兄便是天选之人,今年十六,比凌龙啸大三年,比童五大四年,已经是年轻一辈中排名第三。

西门镇沦陷给一些人得到了什么,也有人失去了什么,释天风和冯老的儿孙也一样。打从那日与怪气相斗之后,释天风的灵力似乎大减,每隔几日,灵躯内的阴阳二力便互相缠斗,每一次发作都是撕心裂肺,如今灵池已经大不如前,只剩下灵种的阶段,要不是一身龙躯,身材魁梧,后面驾着的雷霆恐怕已经架不住,更何况他们二人要从西门镇走到紫阳谷,那是距离西门镇至少有数千里的地方,还要翻山越岭,没有神驹或御仙器恐怕要走上几个月。

原先冯老儿孙,唐宇轩根本不想离开旧院,自小以来因为受到天神妖魔魂魄的纠缠,不得不待在冯老设下的结界中,恐怕活了十年也都没有出过院子。冯老每日早出晚归,唐宇轩也只能独自打理药埔,也算自得其乐,好在对药草有几分天赋,在他的照顾下都长得不错。

释天风哪里敢跟唐宇轩说出真相,面对年纪那么小的孩子,双亲已故,外公的死讯又怎么说得出口?若说出自己把他外公杀死岂不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腿?况且冯老遗愿未达成,自己还没把唐宇轩照顾得能够自理,免受天神妖魔的干扰,自己也就不能死,也就凭着这样的踹想,只能软的劝,硬的求,最后压倒最后一根的稻草便是教唐宇轩再见会已故的亲人,唐宇轩带上了长棍和一些药草的种子才跟了上来。

“宇轩!你看到下面这里是什么?”释天风手比着远方说道。这三个月释唐二人终于来到了紫阳谷外的险岭,二人站立在一处山道上,放眼望去只见一座城池被金黄色叶子的树木围绕着,三面环绕着峭壁,峭壁上都是险峻的山道。

“哇!”唐宇轩上前走了几步从进入紫阳谷的通道中进入山道,只见阳光照在叶子上反光而成金黄色,还有一些紫色,金光入海婆娑起舞,宛如海中浪涛一般,比起天界美景,这里更像是人间仙境,桃花源。

“在这里你可以安心的种你的药草,我也终于可以。。。”释天风对唐宇轩说道,后面那句不知怎么心里微酸,看向紫阳谷,心里百感交集。在几年前释天风也到过紫阳谷,那次是与总坛里其他刺客刺杀无量门中的高手,当时的无量门势力是正道之首,当中的高手不算少数。那日总坛死剩三人,无量门只剩十一人。可是释天风在紫阳谷倒有别的故事。

“阿里。。。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