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Ⅱ:成长中的王子 - 8 火药味的重逢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05 8:16:31pm

其他·同人


绚丽的夕阳无限好,黄昏时分鸟儿归巢。

越前家的大宅连着后山的寺庙,古色古香的建筑物拥有浓郁的传统色彩。

“我回来了。”龙马像往常一样踏进家门。

嗯……看样子似乎一切正常,不过怎么多了一双陌生的黑色运动鞋?

“龙马,今天在学校,一切都还顺利吧?特训进行到怎样了?”一如既往,伦子总会在龙马一踏进家门的那一刻,马上出现在门口嘘寒问暖一番。

“嗯,都还过得去啦。老爸呢?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啊?”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龙马禁不住问到。

伦子笑而不答。

“卡尔宾!卡尔宾~!”龙马微皱眉头。

奇怪~平时这个时候卡尔宾总会出来迎接他的,怎么进门这么久了,现在连个猫影也没见到。

呼喊了几声,终究没有见到卡尔宾,龙马也开始感到奇怪了。

“妈,卡尔宾跑哪儿去了啊?”

卡尔宾,越前家的小成员。它可是龙马的爱猫,深得越前家上上下下的喜爱。那只猫儿的性情温驯,但是古怪无比。人家都说,什么样的主人就养什么样的宠物。长期相处下来,宠物的性格多多少少也会受主人影响,变得有几分相似。而卡尔宾这只猫儿,倒是像足龙马有几分拽样。平常卡尔宾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个性,它多数只会听从自家小主人的指示。面对卡尔宾看不顺眼的人,它可是会不留情面摆脸色,然后不理会那人便潇洒的掉头就走。

“卡尔宾在后院玩得正开心呢!”

“跟老爸?真的有那么开心吗?我都叫了好几声了,它竟然都没有出现。”龙马不禁有些吃醋,待会儿 可要好好罚罚卡尔宾。

“你老爸刚出门买些东西,还没回来呢!”伦子看穿龙马的吃醋心理,忍不住浅笑出声。

龙马闻言更觉得诡异。“卡尔宾在跟谁玩啊?”

老爸出门,老妈和自己都站在这里,表姐菜菜子因为大学开学也已经搬回宿舍了。那……家里还会有谁啊?况且,卡尔宾那么有个性,怎么可能会随便跟陌生人玩啊?

伦子看出龙马的疑虑,接着说道:“你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咯。”

龙马觉得莫名又奇妙,卡尔宾到底在跟谁玩啊?好奇心的驱使下,龙马不自觉便快步地走到后院那里去了。

一走近后院那的走廊,龙马就听到了卡尔宾的叫声。

“喵~喵~喵~~”

还有一把陌生的声音。

“卡尔宾,你是时候减肥了啦~”龙雅穿着轻便的休闲服饰,拿着一根稻草在卡尔宾面前晃来又晃去,逗弄着卡尔宾玩。

“喵呜~喵~”卡尔宾的叫声突然变得可怜兮兮的,像是在反驳龙雅的减肥论。

“哈哈~小不点还真是宠你啊,怎么才几年不见,你就长成这样了~”看着严重超重的卡尔宾,龙雅笑得开怀。

龙雅爽朗的笑声让不远处的龙马心底勾起一阵阵涟漪。

这么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啊?

龙马快步走上前去,见到那一人一猫玩乐的画面,他的脚步却突然打住了。

那家伙是谁啊?龙马的心底升起很多个问号。

“喵喵~~喵~”无意间瞧见龙马的卡尔宾,奋力地奔向龙马的怀抱。

刚才玩得尽兴的龙雅,这才发现站在不远处的龙马。

看着久违不见的弟弟,龙雅脸上的笑容渐渐扩大。

龙马抱起卡尔宾,手指轻轻地梳理卡尔宾的毛发。

夕阳西下,绚丽夺目的晚霞染红苍穹。清爽的风儿轻轻吹着,成群结伴的鸟儿飞过天空。

黄昏,多么诗意又带着愁绪的时分。这时刻也正好适合他们两兄弟再次重逢的画面。

这原本是赚人热泪的久违重逢,越前家兄弟俩的相认时刻。

一切是那么的美好,只是没想到龙马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

“你是谁啊?”龙马问得十分认真,丝毫不像是在开玩笑。

好一句‘你是谁啊’,彻底把龙雅心底美好的幻想给打碎了。龙雅原本还以为龙马见到他的第一个反应是惊讶、惊喜,再不然就是带着满腔的怒气,然后质问龙雅当日为什么不告而别。以龙马的个性来看,痛哭流涕是不可能啦!但是也不至于在重逢时刻,杀出这么一句‘你是谁啊’。没有比这更糟糕的重逢了。

“唉… 我说啊,你的个性怎么还是没变。就连开场的第一句话,都让人这么跌破眼镜。”龙雅无奈的苦笑,然后不住地摇头叹气。

“你到底是谁啊?”龙马的眼神充满敌意,不死心地再次询问。

“你真的… 不记得我是谁了?”看着龙马认真思考的神情,龙雅突然觉得自己的头隐隐作痛,只好伸出手揉揉眉心。

龙马重重地叹了口气,放弃思考,摇头表示不知情。

龙雅觉得好气又好笑,哭笑不得的表情无奈至极。那个……感觉头好像更痛了。

一阵沉默之后,龙雅终于表明身份。

“唉~小不点,你可真行呀!我败给你了。竟然连自己的哥哥都能忘记!”龙雅用夸张的表情摆出一副大受打击兼受伤的神情。

“哥哥?!”听到意料之外的答案,龙马震惊不已。

哥哥?他什么时候有哥哥了 … 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慢慢地回想,回想……

嗯,话说那个一直被他当作储藏室的房间,是属于他那离家出走,久未归家的哥哥没错。

小时候的点点滴滴在一瞬间全都涌上心头。

‘小不点~’遥远的记忆里,是有个人这么叫着自己。他有双明亮的眼睛,拥有与自己一样的墨绿色头发,洁白的牙齿,还有一脸欠扁的笑容。

尘封的回忆渐渐开启,如幻灯片似的童年画面不断在脑海里边重复着。

龙马仔仔细细地打量眼前这个人,然后画面与小时候的那个哥哥重叠。

竟然是同一个人?!那个也不知过了多久没回家的哥哥,终于回来了。

他终于舍得回来了……

“你终于回来了……”龙马放下卡尔宾,微微地低下头去。龙马压低声量,语气间充满咬牙切齿的怒气。“终于,舍得,回来了。”

“小不点,你干嘛?”龙雅突然觉得冷风四起,鸡皮疙瘩爬满全身。

龙马抬头,几乎是用尽全力的怒喊。“留下一粒橘子和一张没用的纸条,一声不吭就离家3、4年的家伙,这个时候又突然出现回来干嘛啦!”

“呃……呵呵……那个……嗯……”龙雅心虚的继续装傻,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嗯哼,你这个不负责任的哥哥!”不提还好,这一提,往事一幕幕浮现眼前,让龙马越想越气。

“喂喂!没这么严重吧?我只不过是去外头体验人生,扩展视野嘛~再说,老爸和老妈他们都没反对啊!”龙雅忍不住替自己辩护。

“可我没答应啊!”龙马脱口而出。

这说的是什么话啊?哪有哥哥出门需要弟弟同意的咧!

“小不点,你还管到我头上来了哦?”龙雅不动声色的观察龙马的面部表情。“那是不是如果我当时亲自告诉你,我想要离家,你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生气了?”

龙马突然静了下来,一时无语。以他当时那么依赖龙雅的情况来说,他怎么可能会答应让龙雅离家出走啊?

龙雅饶有兴致地故意出言作弄龙马。“哟~我说,咱们的小不点该不会就那么想哥哥吧!所以你现在是在气我当时不告而别?”

“哼!懒得理你。”龙马说完便作状要转身离开。

“小不点,咱们兄弟俩很久没一起打球了吧!要不要来一场啊?”

龙雅注意到龙马身上还背着网球包。况且后院这里就有现成的网球场,这个时候不打场球,也太对不起自己了吧!

“谁怕谁啊?”龙马最受不了别人的挑衅了,就算是自家老哥也一样。

龙雅戏言道:“几年不见,让哥哥瞧瞧咱家的小不点有没有长进。”

龙马不甘示弱的回话。“那你可当心点,别输给我哦!到时那脸可就丢大了。”

龙雅闻言不怒反笑。“我还担心跟你打球会像小时候那样无趣呢!”

“哼!你可给我好好打完这场球,别再像小时候那样,才打了一半就随便找借口开溜。”

龙雅笑得放肆至极。“小不点,借支球拍来用用吧!”

龙马打开网球袋,然后随手选了支球拍就抛给龙雅。他们俩二话不多说,默契地各自分开站在球场的两端。卡尔宾则懒洋洋地缩在一旁,静静地观赏球赛。

“小不点,等会儿你输了这场球,别忘了请我吃橘子噢!”龙雅朗声说道,脸上的笑容像夕阳般灿烂。

“呿!你才输球咧!”龙马左手握着球拍,右手把玩着网球。

面对自家老哥,他可不能轻敌。一开始便用惯用的左手打球,龙马这次可是卯足全力,决心跟龙雅硬拼一场。龙雅的实力自然是在龙马之上,虽然事隔一段日子。但是既然龙马的球技已经提升,龙雅的球技自然也在岁月的磨练下而有所成长。龙马喜欢打网球,但是不喜欢输球。至今为止参加过各类大大小小正式比赛的他,在外间从来都没有输过任何一场比赛。除了青学网球社的冰山队长-手冢国光,为了激发龙马的潜能,让他成为青学的支柱而对他下重手外。

在家里,从小到大,龙马宿命中的敌人就只有那两个人:一个是被誉为拥有天衣无缝绝技的武士父亲-越前南次郎,另一个就是哥哥- 越前龙雅。

“看球!”龙马站稳脚步,劈头就打出犀利无比的外旋发球。

龙雅勾起邪气的微笑,脚下的步伐迅速移动,眨眼间的工夫就已经来到球的落点位置等待击球了。龙雅用右手拿着球拍,看准时机,毫不费力地轻易回击。

“小不点,你有没有干劲儿啊?发球还真是弱呀!”龙雅忍不住调侃道。

龙马不甘示弱地回应:“嗯哼!没打到最后一刻,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说完话,龙马也眼明手快地回击了一球。

网球飞快地来回旋转,就这样一来一往,他们俩都使劲儿的使出看家本领回击对方的球。也不知过了几球,龙马成功上网。但是球被击出去的瞬间,一道黑影笼罩在龙马的上方。原来龙雅算准节拍,跳跃起来准备回击龙马一记扣杀球。在龙马来不及反应之时,龙雅已经用来不及掩耳的速度打出强劲的扣杀球。

“砰咚!”网球被狠狠地打向地面,然后反弹到龙马后方高高的青色铁丝围栏的声音格外响亮。龙马的帽子也在方才的瞬间掉落在地面。

龙马剧烈地喘息着,脸上震惊的表情随即转换成兴奋的期待。就是要遇上这样的对手,这球才打得有看头嘛~

“哼,你还有的学呢!”龙马微笑,用球拍将掉落的帽子勾起,重新戴好。

“小不点,恕我直言,你还差得远呢!”龙雅一脸拽样,单手将球拍架在肩膀上的他,仰着头斜眼看着已是满头大汗的龙马。

唉~怎么这两兄弟重逢,火药味儿就这么重啊?

谁输谁赢,自有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