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Ⅱ:成长中的王子 - 14 父子对话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05 8:18:43pm

其他·同人


如果说,强者天生就有与生俱来掌权的能力;那弱者是否会有反驳申诉的机会?

夕阳西下。越前大宅的后院球场,龙雅气喘吁吁地倒下。龙雅勉强睁眼瞟了对面场的南次郎一眼,嘴角微微上扬。南次郎慢慢地走向龙雅,然后到龙雅身边,盘腿坐了下来。席卷而来的疲惫感顿时涌上心头,南次郎重重地喘息着。

“老头,你真的老了……”过了半晌,龙雅下了一个结论。

看着也是累瘫倒地的龙雅,南次郎脸上的笑意明显。还真是个嘴硬的家伙。

“小子,那你这种情况应该就是未老先衰了吧!”

“哼呵…呵……”龙雅大字型躺在球场上,望着苍穹七彩的晚霞,夕阳的余晖染红了天空。凉爽的风围绕,为汗流浃背的他带来一阵阵凉意。

“雅。”

听到南次郎的叫唤,龙雅歪头看着他。“干嘛?”

“你在国外,都做了些什么啊?”说真的,南次郎也开始好奇了。

那时候问龙雅时,龙雅只是轻描淡写的述说自己曾在俱乐部里打球挣钱、还有四处旅行游荡。可是刚刚和龙雅打完一场球的南次郎,说什么也很难相信这小子的经历就这么简单。

“就打球挣钱、旅行玩乐咯。”龙雅漫不经心的回答。

“依我看,没这么简单吧!”南次郎哼了一声,催促道:“还不快从实招来!”

“老爸,你在怀疑些什么啊?”

“你老爸我虽然现在是个代理寺庙住持,好歹也曾经是个纵横网坛界的奇人。以你现在的实力,怎么可能只有那么平淡的经历?”不管怎么说,龙雅这小子的成长也太快得离谱。这世上,能让他用尽力气比赛的人屈指可数,更别提现在龙雅还只是个高中生而已。

南次郎不死心的继续套话。“到底有多少个经纪人来找过你签约了?唉~不过看你这副德性,恐怕也没人看得上眼吧!”

龙雅冷哼一声,老早就看透南次郎是想套自己的话。“哼!放心吧!老头,我才没丢你的脸咧!我不知道有多少个人找过我签约,因为我从来都没认真数过。至于在外头比赛,也从没输过。”

南次郎笑了。“小子,你挺拽的嘛~”

“因为是你儿子。”龙雅理所当然的回答,接得不知道有多么顺口。

南次郎又继续说道:“在外头也吃了不少的苦吧!”人的成就和实力,往往来自于经历中的磨炼。

龙雅顿了一顿,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爸,你以前为什么会想要打进职网?后来又为什么选择在高峰时期退出?”

闻言,南次郎叹了口气。

“人总是会想要往高处爬的吧!站得越高,才能看得越远,体会也越多。”

龙雅忍不住打趣道:“所以你后来得到的体会是:退出网坛,在寺庙敲钟念佛?”

“真是的,你这小子说的是什么话啊?”

南次郎被呛得也不知道怎么接话下去,只觉得又气又好笑。他坐起身来,无奈的看着龙雅。

龙雅挑眉,不置可否地直视南次郎。“爸,你的网球理念是什么?如果我说,网球对我来说,只是个消遣娱乐。甚至我以前,还曾经帮黑帮打假球……”

南次郎不动声色的继续聆听。

“进职网打球、名成立就的是没什么不好,不过以我的个性,是挺难照规矩来打球的。有时,我也不知道对于网球,我最想要的是什么。也许就像我说过的,就只有你和龙马,可以让我认真地打一场球吧!”

南次郎看见了龙雅眼神中的迷惘,心中有种莫名的悸动。年少轻狂的他,不也曾经如此吗?

南次郎缓缓地开口道:“巨大的梦想……是要靠自己去寻找的,没有人可以帮你。”

“试过了,还没找到。”龙雅忍不住回想起自己的经历。

“在遇见伦子之前,我也曾经这么迷惘。也许你只是还没有遇到对的人。说真的,当时退出网坛,我也有些舍不得。但是一想到龙马和伦子……有时候,名利权势和亲情比较起来,亲情还是显得比较珍贵啊!”南次郎回想往事,悲伤的感触在眼底一闪而过。那时候,没有什么事比听到自己的亲哥哥越前南玉郎夫妇遇车祸过世,更让人震惊了。

龙雅似乎也被人碰触了埋葬在心底深处的那一件事。龙雅的脸色忽地黯了下来,郁郁的眼神让人感到莫名的伤感。南次郎知道不经意提起伤心往事,立即强颜欢笑的缓和气氛。

“雅,我相信你亲生父母在天之灵,也希望能见到你开心。相信我,网球一定会让你找到属于自己的梦想的。不管以后你选了哪一条路,我都希望你能永远记得,好与坏、黑与白,只不过是一念之间。我会支持你的,因为你是我儿子啊!”

“谢谢你,爸爸!”龙雅和南次郎相视一笑,心灵上难得的默契。

“不过……”南次郎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龙雅隐约感到不安。

“既然你现在都回来了……”

“那又怎么样?”

“你在外头漂泊流浪了这么久,经历可谓是多姿多彩。球技是好得没话说,但是那学业嘛… 就……”南次郎故意拉长尾音。

龙雅听得胆战心惊,连忙紧张追问。

“老爸,你想干什么?”

“……”一阵沉默。

南次郎突然发出干笑。龙雅心中有种不好预感,但还是摆出傻乎乎的模样,勉强的配合南次郎笑道:“那……嗯……老爸,其实我也是有读过体育学校……”

“那文凭呢?证书呢?”南次郎此话一出,无奈的龙雅只好继续发出干笑。

南次郎的一句话逼得龙雅哑口无言。龙雅这几年把酒店当家,把飞机餐当三餐,整天飞来飞去环游世界的他,哪有空去顾好学业啊?其实他的学业成绩不差,可惜他天生反骨,乖乖上学读书拿文凭证书这种事,还真是有点不符合他的个性。

“呵呵呵……”南次郎意味深长的笑和龙雅那尴尬的笑相比起来,显得异常古怪。

“那就上学读书吧!”南次郎毫无预警的抛出一句话,两父子的笑声持续着。

“上学读书?!”龙雅尴尬的笑声不曾停止。“呵呵……不过是上学读书嘛!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呵呵……”龙雅的笑容突然变得难看至极,甚至比哭更难看。哭笑不得的他硬着头皮发问:“老爸,那个……可不可以不要呀?”

“呵呵呵~你说呢?”南次郎保持微笑,不过那闪过一丝发狠目光的眼睛,摆明了就是威胁嘛~

龙雅无可奈何至极,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见。

“进青学吧!那可是我的母校,也是龙马现在在读的学校。”

“老爸,其实我不读书也可以的啊!现在都什么时代了,那个我……”

南次郎勾起诡谲的笑容。“我说的你可能听不进,不如让你老妈跟你说吧!”

龙雅一时无语。什么?!叫老妈来跟他说?摆明了就是让他难堪!

“老爸,你这根本是威胁嘛~没得商量?”

“没得商量。”

龙雅突然觉得世界末日提早来临。

“或许,你要的答案能在青学找到也说不定噢!”

听到南次郎的话,龙雅好不容易找回一些元气。

“等会儿龙马回来,向他打听下青学的事吧!明天去青学一趟,我会打电话给认识的教员,让她给你准备入学表格。”

“……”龙雅还能怎样?总归一句话,在家老爸最大!

一脸哀怨的龙雅,只好有气无力、不甘不愿的应了一声。

“哦……”青学?管它是‘青学’还是‘红学’,就不知道那里的美女多不多?等会儿是该向小不点好好打听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