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Ⅱ:成长中的王子 - 16 错过的平行线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05 8:20:13pm

其他·同人


位于日本的某条街道上,一个年轻女孩穿着简单的无袖黑色背心和描绘出她优美曲线的紧身蓝色牛仔裤。她的五官精致,是标准的东方人面孔。黑色过肩长发被利落的扎成马尾,看起来清爽可人。她背着褐色背包,手里拿着日本地图不停地翻阅。她的眼神里没有焦虑,有的只是从容的淡定表现,倒也不像是迷了路。

当肚子传来N阵鼓声,宫崎雪终于忍不住将地图收起。

“真是的,那家伙到底在哪里啊?照理说,应该就是在这附近了。唉……算了,还是先填饱肚子比较重要。等会儿再向店家问路好了!恩,就这么办!”

打定主意后,宫崎雪的脸上又恢复了自信的笑容。她下意识的东张西望寻找餐馆或咖啡厅之类的店面,微微抬头,不远处显眼的招牌印入眼帘。

-河村寿司店-

“寿司?”宫崎雪自己也忘了多久没吃到寿司了。自从举家移民国外,她也好久没踏入日本国土。现在看到日本的招牌食物,她省略思考,扬起步伐就朝着目标前进。

————————————————

河村寿司店内,龙雅、龙马和青学众人围坐在一起聊天吃寿司。一伙人有说有笑,龙雅的态度亲和友善,很快就融入大伙儿。

“龙马,你哥的人蛮好相处的啊?你刚才是在穷担心个什么劲儿呢?!”桃城在短短的几十分钟内早已对龙雅改观,开始纳闷不懂为什么龙马刚才要把龙雅说成像是什么怪胎一样。

龙雅闻言笑得开怀,龙马倒是沉着一张脸,始终也没多说些什么。说实在的,不要说与龙雅初次见面的桃城。就连龙马也开始怀疑起自家老哥是不是哪条神经线出问题,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龙雅今天的态度那么‘和蔼可亲’。龙雅对女生的态度自然是好到没话说,但毕竟现在青学这堆人除了龙崎教练外,全都是男人。嗯……当然,龙崎教练已经被归类到乐龄组,肯定和龙雅狩猎的目标挂不找边。

这时英二也开口了。“就是嘛~真没想到龙马竟然还有一个哥哥。对了,龙雅你也会打网球吧?进青学后,会不会进网球社啊?”

龙雅还没有回答英二的问题,大石也插口道:“都大赛决赛刚结束。过些日子,我们也会办6月份的校内排名赛,你或许还赶得及参加。”

龙雅微笑,简单地回应。“暂时没想过这些问题,到时候再看吧!”

龙崎教练在一旁静默不语,但是眼神似乎隐藏了些什么事。前几天,越前南次郎突然兴奋地打电话给她。还透露了他远在国外的大儿子回乡了。龙崎教练和越前南次郎是旧相识,自然也对越前家的事有些了解。说到龙雅的网球事迹,龙崎教练或多或少也时有所闻。昨天南次郎拜托她帮龙雅拿入学报名表格时,她也从南次郎那里打听到了龙雅的经历。所以对于龙雅的实力,龙崎教练虽然嘴里不说,但心知肚明。

看着和龙马长得相似的龙雅,不二难得地好奇发问。

“龙雅,之前你在国外也有打网球吗?有机会的话,很想和你交手看看。”

不二的话一说出,大伙儿都盯着龙雅瞧。越前家族一向来都是网球界奇葩,龙马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那龙雅的实力一定更是高深莫测。青学众人对网球的热爱程度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好强的他们对与网球高手交手更是兴趣极高。

龙雅拿起茶杯喝了口绿茶,接着用平淡的语气轻描淡写的回答道:“嗯……偶尔无聊时会和一些朋友聚在一起打网球。好啊,下次有机会我们再一起打球吧!听小不点说,你们的实力都很强。我也想见识、见识。”

不二眯着眼睛,轻轻地勾起嘴角。“一言为定。”

龙马用诡异的眼神盯着龙雅半晌,却始终不发一言。

店里的电视机播放着网球相关的体育新闻,众人的目光同一时间被电视荧幕所播放的精彩画面吸引。

“本届温网首场女单半决赛,由黑马–莎莉·杰森(Sally Johnson)爆冷直落两盘用 6-1,3-6,6-0的比分淘汰赛会4号种子,率先杀入……。这次被莎莉凌厉攻势打败的是世界排名第5名的网坛高手–科特玛丽。”

下一秒,电视荧幕女主播的脸庞转换成比赛画面和一些采访花絮。

女主播甜美的声音持续报道着新闻。

“Sally Johnson莎莉·杰森,网坛界的小公主- 人称‘Princess’的天才型网球选手。去年,14岁的她正式开始闯荡职业网坛。至今为止,她已经成功地被排入了WTA(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的排名系统,名列523位。经此一役,莎莉声名大噪。放眼温网冠军的她被对手–科特玛丽形容为:可敬的对手,让人输得心服口服。”

“莎莉是美日混血儿,父亲是美国人;而母亲是日本人。这位混血美女在成为职网选手之前,莎莉被爆出是闻名网坛界‘STORM’暴风球队的一员。莎莉·杰森的实力,一致被国内外媒体看好。而她的精致美貌也让她被媒体和粉丝团誉为:‘网坛小精灵’、‘网坛漂亮宝贝’、‘最美的网球选手’……这些美誉也让热心慈善的她成为各大知名代言品牌的新宠儿及各大时尚和体育杂志的首选封面人物。”

大伙儿的眼睛盯着电视荧幕,连连惊叹。

“哇~~好漂亮哦~~ 年轻有为、人长得漂亮、身材也那么棒、家世又好、实力又强……真是不可思议,世上怎么就有这样的一个完美女神存在……”英二痴痴地看着电视画面。

桃城也忍不住赞美道:“她的实力自然是强得没话说,不过际遇也太好了。明明年纪就跟我们差不多,可是身份地位也差太远了。她可是难得一见的职业网坛新秀,要是咱们哪天也有像她一样的机遇,我一定会开心得睡不着觉!”

海堂见桃城在发春秋大梦,也忍不住吐嘈道:“哼,机遇?我看你还是睡觉去呗!今晚枕头垫高一些,早点睡觉做梦去吧!”

桃城瞪了海堂一眼,不屑的耸耸肩。

乾则推了推眼镜,难改分析家本色。“她的上位几率是99.99%,球技出神入化,几乎是没有死角。话说这个‘STORM’球队还真是神秘的没话说,值得好好调查一下。”

这时河村隆拿着装满寿司的托盘走过来,也加入了大伙儿的话题。

“说到这个‘STORM’暴风球队,国内外媒体都曾经报道过。我也有看过他们的几则新闻,听说他们队里各个实力强悍,不管参加什么比赛都一定能大获全胜!”

龙崎教练忍不住训斥道:“我说你们这班小伙子,要走的路可长着呢!在这里看着别人的成就羡慕,倒不如锻炼自己,增强实力,到时候再凭自己的努力站上国际舞台。”

大石附和道:“龙崎老师说得对!”

听着大伙儿一人一句的说着,龙雅、龙马、不二和手塚都没有出声回应。不二忙着吃芥末寿司;手塚忙着思考下一场比赛的出场名单;龙马忙着发呆;龙雅只是静默不语,听着大伙儿谈论着有关自己熟悉的一切人事物。

忽地,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放在桌上的手机,随着有规律的节奏发出震动。龙雅瞟了一眼来电显示,脸上流露出难得的温柔笑颜。

“抱歉,失陪下,我去接个电话。”离座后,龙雅用手指轻划手机屏幕,接听来电。

电话那头儿马上传来熟悉的声音。虽然才相隔了几日不见,但是现在听到那把声音,不知怎么的龙雅的心底也流淌着一股暖流。久违的老朋友通电话,对彼此再熟悉不过的俩人很自然的开始交谈。先开口的是远在他方的人儿。“雅,过得怎么样?有想我吗?”

龙雅闻言,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明显。“我刚看了新闻,恭喜妳呀!”

女孩的话带着些许埋怨似的语气。“还真是小气呢。就只有这么一句话?”

龙雅走到寿司店的角落处,整个身体软骨头似的倚靠着墙壁。“虽然只是决赛而已,不过要给妳个小小鼓励也无妨。”思索了一会儿,龙雅接着说道:“需要新配备吗?有空去选购吧,账单寄来我这儿就行了。”

“还真是贴心。Muack~~!给你一个吻当奖励,收到了吗?”Sally嘴里这么说着玩笑话,可是眼底却没有一丝认真。她站在酒店套房的落地窗边,欣赏着窗外那片还在沉睡中的繁华城市。此刻越洋打电话和龙雅谈话的人,正是货真价实的网坛界新秀,人称‘小公主’的天才球员。

“亲爱的小公主, 我猜想妳大半夜的不睡觉打这通电话给我,不只是为了跟我撒娇讨礼物这么简单吧?”

Sally犹豫了一会儿,用低不可闻的声量缓缓说道:“对不起。”

龙雅敏锐的察觉到某些异样情感,他没有漏听那声道歉话。Sally很少跟他用这种语气说话,似乎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啊!

“嗯,怎么了?”龙雅竖起耳朵,专注的聆听另一头的解释。

Sally的头轻轻靠着落地窗,幽幽的眼神在繁华都市闪烁的灯光中迷失了方向。

“我把你的地点告诉Grace,近日也许会有经纪人去找你签约。”

“哪一个Grace ?”龙雅一时片刻倒也想不起Grace是何人。

Sally轻声用英文说出关键词。“法国网球俱乐部的那个网坛经纪人Grace……烦人的美女。你还记得吗?Jeremy被痛扁的那天……”

听了Sally给的提示,龙雅难得表现出惊讶的神情,脱口而出用流利英语回答。

“可别告诉我是那个彪悍大姐啊!”

“BINGO!!!”

Sally说出口的同时间,她仿佛预见到了远在他乡的龙雅痛苦地摸着额头的画面。

自己的揣测得到证实,龙雅突然觉得头痛难耐。思绪不自觉飘向遥远的回忆里。

龙雅追问道:“妳是怎么招惹她的?我和她有协议,不会干涉对方。所以,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知道自己给龙雅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Sally也是极度无奈。

“对不起。其实是Jeremy……嗯,几天前,他……”

Sally欲言又止。龙雅继续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他怎么了?”

Jeremy是职业网坛正式球员,在全世界排名第3的天才型实力选手,他也曾经是暴风球队的一员。年仅24岁的他,得过无数大大小小网球比赛的冠军头衔。家世显赫的他是个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却又甘愿放弃舒服的人生,反而喜欢靠自己努力去实践自己的网球理想。

知道再也瞒不住龙雅,Sally将事实全盘托出。

原来Jeremy前几天在英国某私人网球俱乐部和有黑道背景著称的暴力球队-Eagle,私下进行比赛。虽然赢了比赛却也惹毛了黑道大佬–Arnold差点被下追杀令,幸得Grace出面协调解救。虽然Jeremy也有办法摆平此事,但是却被Grace抢先一步,这才被迫欠下Grace一个大人情。Jeremy对温网的参赛权势在必得,这节骨眼上的确不适合出任何乱子,更何况Jeremy还是个媒体追访的公众人物。Grace乘势向与Jeremy关系友好的Sally套消息,并摆明威胁Sally要是不给她点好处,就会将Jeremy私下与人比赛结怨的事爆料给媒体知道,也因此Sally才会无奈把龙雅的所在地告诉Grace。

Sally用极度无奈的语气说道:“我只是告诉她,你现在人在日本。据我所知,去找你的人好像不是Grace。”

“那会是谁?”龙雅饶有兴趣的发问。如果不是Grace那强悍的烦人大姐,那会是谁啊?

竟然会想到利用Grace来Sally这里套消息,那背后的藏镜人到底是谁呢?

————————————————

在龙雅和Sally通话的同一时间,河村寿司店的店门口出现了一个俏丽人影。

宫崎雪慢慢地走进店里,用明亮的茶褐色大眼睛打量着四周围。店内古色古香的摆设和布置即简单却又让人感到舒服干净,倒也是个不错的用餐环境。当然宫崎雪也没有忽略青学众人放在一旁的网球配备。

身为老板儿子的河村隆见到有客人进来,连忙拿着菜单目录本上前招呼。“欢迎光临!”

宫崎雪礼貌的点头示意,并用流利的日语说道:“一个人。请问有靠近角落的位子吗?”

“有啊!客人,请您跟我来。”河村隆微笑,微微鞠躬,走在前方替宫崎雪带路。

他们俩一前一后,走向了龙雅所在的方向。桃城和英二禁不住地打量突然出现的女孩,都被宫崎雪亮丽的外表所吸引。桃城目不转睛的盯着宫崎雪瞧。“长得还真是正啊!”

英二忍不住问大伙儿。“对啊,她长得还真漂亮。看样子,应该跟我们比起来,没差多少岁吧?”

————————————————

龙雅也注意到有脚步声走来这个方向,专注听电话的他将自己隐身于后方走廊。

电话另一端的Sally开口说出自己打探出来的消息。

“Chris……听过这个名字吗?原名宫崎雪,洋名Chris,是个美籍日本人。”

龙雅若有所思地继续聆听。

Sally继续说道:“网坛经纪人界闻名的谈判专家,主要帮忙说服那些有实力和潜质的球员加入球队接受专业训练。跟她合作过的人,都说她是个少见的美女,实力与美貌并重。宫崎雪的座右铭是:只要给足钱,天底下没有她搞不定的球员!”

龙雅闻言不置可否地冷哼一声。“哼!她说话挺有性格的嘛……可惜她遇上了我,那看来她要倒大霉了。我一向对那些找我签约的经纪人很感冒,妳是知道的。”

Sally转身走向小客厅舒适的沙发。“你自己看着办吧!Jeremy很担心连累你,把你的地点供出来我也感到很抱歉。但提醒你话可别说得太满。遇上她那样的美人,你这头饿狼没有扑上去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谁知道你到时会不会改变主意,自己自投罗网当上职业选手。”

“……”龙雅沉默半晌。眼角的余光瞟到了坐在不远处角落位子的宫崎雪。

Sally忍不住关心询问。“喂~~睡着了?干嘛不出声?”

龙雅张大双眸,毫不掩饰自己那好似色老头的目光。他的舌瓣轻轻滑过唇边,那色迷迷的眼珠颜色稍稍转暗,猛然吞了一口口水,他下了一个结论。“长得还真是正点!”得想个开场白啊~

长得还真是正点?什么跟什么啊?Sally呆愣了好一会儿,终于恍然大悟道:“我真是受够了。越前龙雅,你这个大白痴!我现在在跟你说着正经事咧!”无奈的叹了口气,Sally哪会不了解龙雅的个性。用不着思考,Sally也几乎能够断定。现在在日本那里的龙雅,十之八九在用垂涎人家美色的低俗目光,毫不掩饰的盯着美女瞧!

果然不出Sally所料。事实证明,Sally和龙雅心灵上的默契还真是无人能及呢!

龙雅禁不住将电话拿开,以保护自己脆弱的耳膜。“真是的……小姐,你注意仪态啦!没事就别大呼小叫的。”

Sally大口地呼出一口气,舒缓自己气愤难耐的心情。“呼……”

知道自己惹毛了Sally,龙雅赶紧安抚道:“行了,我会自己看着办的。妳放心吧!妳和Jeremy都不必感到抱歉,也不用担心。反正现在我被我老爸抓去青学读书,也怪无聊的。难得来了一个傻瓜当我的乐子,我还想要感激她呢!”

“去青学读书?呵呵……”Sally很不给面子的狂笑。“叔叔还真是厉害,竟然能让你这飘荡浪子回去学校读书!哈哈~要是让Jeremy他们知道,这一定是史上一大奇闻。”

“……”龙雅一时无语。Sally的笑声很明显的拉回他放在美女那里的注意力。只见他早收回了留恋的眼神,反而专注的聆听电话那头儿没有形象可言的放肆笑声。

过了半晌,龙雅很好心的出言提醒。“我说,妳笑够了没啊?”

“呵呵,还没有……”Sally很诚实的回答,在地球另一端的她早已笑得俏脸涨红。

龙雅突然有种挫败感。不过一想到Sally此刻的表情模样,龙雅也不自觉勾起嘴角,形成美丽的弧度。“真是败给妳了。”

“雅,原谅我的情不自禁。你要知道,上学这事真的很不符合你的形象和性格。呵呵~”Sally只要一想到龙雅穿着校服坐在课室里乖乖上学、写作业、甚至是照着时间表做值日生的画面就觉得十分搞笑。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龙雅无奈至极。“有什么办法,谁叫他是我老爸。在家老头子最大,凡事他说了算!不过想想也无所谓啦,反正也就这一年,而且有小不点陪我。”

“说的也是,那你就看得开点吧!”Sally 发出银铃般的浅笑。

龙雅难得表现出温柔一面。“嗯,时间不早了。妳也早点休息吧!好好保重自己,我会想念妳的。”

Sally微微一笑。“很抱歉给你带来这么多麻烦。嗯,我也会想你的。晚安。”

两人沉默片刻,静静地感受另一边的一切人事物。最后,Sally率先挂上电话。这是龙雅和Sally一向来的习惯。不管是谁先打给对方,但是最后先挂上电话的一定是Sally。Sally不喜欢电话被人先挂断的感觉,因为在听到‘嘟——’声的那一刻,会让她感觉无比寂寞和害怕。

“傻瓜。”龙雅的嘴角挂着浅浅笑容。静默地看着手机好一会儿,他终于拉回自己飘远的思绪,脸上的神情也恢复常态。从后方走廊走出来后,昂首阔步的龙雅和低头看菜单的宫崎雪擦身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