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冥城之乱 - 09:地狱淬药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9-08-31 12:47:07am

奇幻·玄幻


“活性激化不是万能的,幽粟花可是需要岁月累积的魔草,需要耗时600年来吸纳阴气来完成生长,我的活性激化可弥补不上这需要岁月的阴气累积。”邪医摇了摇头说道。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白月焦急道。

要知道,幽粟花可是完成那药剂的最关键材料。

“很遗憾,有些事总是无法圆满的。你这种子倒不如给我作为实验素材,指不定还能发挥它的价值。”邪医眼神热切地望着白月。

“这......”白月当然才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幽粟花的种子好歹也是极为稀罕的,可偏偏却毫无用处!

一时间,他很纠结是否要看在交情份上,将幽粟花种子给予邪医实验。

“那个,也许我能够帮忙催熟?”此时,凯特突然开口道。

?!

这句话也同时吸引了两人的眼球。

“你说什么?”白月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邪医倒是饶有兴致的样子。

“先把这种子借我一下吧。”凯特说道。

白月和邪医眼神交会了下,也将那种子递给了凯特。

这需要600年来熟成的种子几乎毫无用处,他们倒是不怕凯特讹骗,倒不如见识一下凯特的手段。

接过种子的刹那,凯特的表情也不由微微一变。

“给我6分钟的时间。”凯特随手划开了一道空间裂痕,随即,只见那空间裂缝中发出了一阵绿色的光晕,霎时便将幽粟花的种子给吸了进去。

那是收纳空间?怎么感觉有些不太一样;当中隐隐还能感受到一种木系元素的波动。

狐疑的两人并不晓得,凯特是用了木系元素把这种子运送到了神炼鼎的空间;猜不出凯特葫芦里卖什么药,唯有静观其变。

于是便一同喝着邪医所泡的草药茶,静候了6分钟。

凯特也感觉到了神识中传来的反应,神炼鼎正嗡嗡作响泛着灼光。

他顿时闭起双目,在神识中幻化出一道元素小人浮现在神炼鼎之上查探。

只见神炼鼎正高速地转动,上面竟浮现一丝时空法则。

凯特不由大感诧异,正欲以元素小人凑前就近观察,突然耳中传来一声‘不可!’的吒喊。

本来打盹中的拉特斯突然显现在凯特的神识海中,神情充满了恐慌,因为他知道凯特的神魂万一因这时空法则而泯灭,他也会跟着消失!

不过显然已经太迟了,时空法则已经迅速地卷向了凯特,凯特眼前一黑,卷入虚空。

?!

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充斥了许多零碎的画面,即虚幻,却又充满了实在......

那似乎是一个女孩,含着泪目把鲜血喂到了自己的嘴中。

‘她是谁?’

凯特对这名黑色长发的女孩并没有印象,可却偏偏令他感到熟悉。

咦?

随即,这画面便产生了扭曲,像是被什么给强行抽离似的,很快又换上了另一道画面。

“众生之痛就是神之痛,众生之苦皆是神之苦,让我用神迹帮你治疗吧?”修女微笑道。

现在在他视线中出现的,是一名充满神圣气息的修女,那清丽的眸子和金发怎么如此像莎琴?

很快,画面又再度撕裂重组。

一道冷傲的背影也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凯特仿佛听见自己的嘶吼:

“捷尔特!!”

然而那背影尚未来得及回头,整个场景就轰然炸裂。

他感觉全身就快碎开,元素体就快凝不成形了,显得异常稀薄。

幸好,他已经脱离时空法则的纠缠。

与此同时,神炼鼎也在时空风暴中崩出了许多裂痕,然而这些裂痕却又极快地再度愈合,然后又崩裂;反反复复持续了好几回,周围也开始浮现出了许多凯特从未见过魔纹。

最后,神炼鼎终于徐徐地停止了转动.....

凯特即刻翻开了空间裂痕,从中取出了一朵紫色毛绒绒花瓣的魔草--这正是熟成后的幽粟花;那艳丽的紫色,正是完成600年大修的证明!

神炼鼎当中的空间,可控制魔草生长的时流,进行跨岁月的熟成,而这味幽粟花尽管只耗费了6分钟,但在神炼鼎内部的空间中却足足渡过了600年的时光发芽、生长到开花。

凯特也是首次催熟这种需要600年岁月成长的魔草,起初不过抱着尝试的心态,但在接过种子的时候,神炼鼎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突破。

非但解锁了第二层的素材仓库,甚至连魔药学、物质学和魔幻学的知识也得到了晋级。

像是邪医先前制造的伪装药剂,此刻竟在脑海中浮现出了炼制手法,唯有不同的是,那气味绝对不如此难闻!这期间似乎还改良过了精炼过程。

凯特不由会心一笑,在取出幽粟花的同时,神炼鼎中也投放入了相应的材料进行炼制--精炼型的伪装药剂;当然,这一切白月与邪医并不知情。

白月和邪医还沉浸在幽粟花熟成的惊讶中。

“我x,你到底是怎么催熟的?!”白月是震撼得不能自已,他怎么说都是一名魔匠级的法师,眼光竟还无法看穿凯特这催熟手法的原理!

“这催熟程度非常完善......难不成你懂得用时空系的魔法?”邪医倒表现得比较冷静,打量着完全催熟的幽粟花,若有所思地问。

没错,只有传说中最神秘的时空系列魔法才能完成跨越时光的任务;然而这魔法只存在于传说,现今的法师并没有成功修炼的例子。

“我并不会时空魔法,至于催熟方式属于我的个人隐私,恕我不能解释得太详细。”凯特仅道。

这说法并没毛病,只要是法师多少都会有一些个人修炼上的秘密,而这些秘密通常也涉及到自身的安危和利益,有所保留很正确。

“你这家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明明就有办法催熟,怎么不早提出来?”白月有些抱怨地问道;这幽粟花的问题是白白让他担忧了好阵子。

“在之前你也没说过要催熟,况且我也是第一次尝试。”凯特无奈地回答。

一时间,白月竟无言以对,但幽粟花总归是完成了催熟,这一点他倒是挺感激凯特的。

“好吧,既然素材齐全了,我也开始炼制吧。”邪医说着,也开始投入了魔药炼制。

该怎么说呢?邪医的制药流程令凯特大开眼界。

他先用双手汇聚出了白魔法的力量实行活性激化。

使魔草当中的细胞开始活跃,随后更从中催动这些细胞自行分裂。

魔草的本体固然缩小些许,却也复制出了好几株相同的个体。

特殊的魔药炼制往往都会存在一定的失误概率,而邪医尽管对药学精通,但也是第一次炼制白月所要求的魔药。

因此促成素材分裂,只是一种保险措施。

将仅有一次的素材消耗直接扩展成了好几次,大大增加了魔药炼制成品的机率。

多出来的素材甚至还能预留下来作为素材库存。

不得不说,这是个相当实惠的作法。

当然,在提炼方面,邪医更是手法独到。

他摒弃了常规的熬煮和榨汁融炼,甚至连灵火都不曾升起。

反倒是将墙上贴着的文案都给掀落,露出一道转轮型的阵图,而这圆形的阵图当中也分作了六块版图,每个版图当中都被描上了一些字符。

幽冥文?!

凯特一眼就看穿了这阵图的纹路,这显然不是人间法师所持有的阵图。

邪医将手贴在了阵图中心,轻念了几段咒语之后,这墙上的图样竟开始自行转动了起来,上头的幽冥文更是泛起了阵阵的血光。

随即,这转动的阵图顿时开出了一道暗红色漩涡。

“吼——”隐隐能闻见,这漩涡中发出的嘶吼几若雷声,其中更夹杂着诸多引人共鸣的情绪;愤怒、悲伤、痛苦甚至是憎恨。

听上去怪不舒服的。

“这是幽冥魔法?”凯特不由问道。

他曾在陵墓中见识过亡灵施展的幽冥魔法,总感觉这道阵图非常类似。

“没错,这确实是幽冥魔法。不过只是透过阵图架构出来的成品。我们人类毕竟不是亡灵,要和冥界力量取得联系,就必须借由媒介发动,这阵图也是我前2年去西面山岭帮疯子搞来的,是地狱道的术式图。”白月解释道。

地狱道,在幽冥魔法中可谓是最基础形式,通常都是亡灵用来磨难自身,强化灵魂境界的一种修行方式。

就犹如法师需要借由引纳元素来累积修为一般,引世间疾苦转化力量,借此晋升层级。

较后,只见邪医将魔草素材皆放入了一个刻有咒文的坛子中,再以封印符箓进行封存。

随即扬手一挥,以漂浮术将那坛子投进了那暗红漩涡当中,借着地狱道中的苦难怨力进行淬炼......

这本来应该是亡灵用来修炼灵魂的方式;邪医竟然将其运用到了炼制魔药上?!

“这家伙真是个鬼才。”就连窝在神炼鼎中器灵拉特斯,见状都不由赞叹起邪医。

即便是在神炼鼎的药理学识中,都不曾存在如此大胆的想法。

地狱道中的大千苦难,虽然淬炼效果远不及神炼鼎的万年炉火,却妥妥甩了一般灵火许多层次。

倘若这家伙生得逢时,定然会是不逊于自己的铸魔师;这是拉特斯对邪医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