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冥城之乱 - 11:冥界来使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9-09-01 11:14:17am

奇幻·玄幻


“走,咱们儿一块儿去喝一杯庆祝。”刚刚取得修炼上的突破,白月是兴奋得不能自己,一把搭住邪医和凯特的肩膀邀约道。

“你们自己去吧,我待会儿还有很多资料要做。”邪医婉拒道。

从虚化药剂的炼制完成,到白月气化阶段突破,令他脑中顿然产生了许多构想,现在他正要将这些都给记录下来。

“你这家伙还是一样那么扫兴。”白月没好气地说道。

他总是凡事以研究为重的家伙,白月也不想浪费口水多做劝说。

“对了,这是下次我需要的魔草。”说着,邪医也从收纳空间中取出了一张清单递给白月;显然是早有准备。

“你总是能让我多讨厌你一点。”白月对他的理所当然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将那张清单给收下了。

他负责帮邪医搜集素材,而邪医也会相应提供各种所需的魔药给他,这也是他俩儿一直以来的相处形式;彼此无需更多的言语。

而邪医也瞄了凯特一眼,然后再从收纳空间中取出一小管血色的药剂递给凯特:“这是一份见面礼,紧要关头或许会对你有帮助。”

?!

这药剂竟然连神炼鼎都无法破析成分?

“这是什么药?”凯特禁不住问道,同时打量了多几眼这管血色药剂。

“血天使,一种用来激发某方面潜能的药,你的修炼已经到了瓶颈吧?”邪医仅道。

凯特不由暗暗吃惊;他还真说对了。

这一年来,他的元素修为最高就卡在了魔匠2阶,无法再更进一步,总像有什么枷锁在限制着他的继续发展。

“你体内某些东西还未觉醒,只有让那些东西觉醒了,你的修为才能再有进展。你所拥有的力量,并非人类该有的。”邪医露出了一副心照不宣的笑容。

某些东西还未觉醒?并非人类该有的?

凯特不由顿了顿,思索着这句话的深意。

他所指的难不成是真魔之力?

“我劝你最好别喝,里面说不定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白月见状,不由细声在凯特耳边警告。

据他了解,邪医从来都不会随意提供修炼用的药剂给人,更别说是刚认识的新面孔;因为炼制修炼用药剂可是很费神的。

就好像白月,也必须担任他的采药童,他才愿意替白月提供修炼用的药剂

素来那么吝啬的他会突然反常绝对有猫腻!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多半是准备蒙骗凯特做实验体吧?

“记着,有些东西一旦苏醒,就无法回头,慎重地做好抉择吧。”邪医在落下这句话后,就埋头开始编写自己的文稿资料。

凯特虽然跟邪医认识不深,但他却不觉这些话有诈,将信将疑地先将药剂给收下。

较后,两人拜别了邪医,离开小诊所。

白月也带着凯特来到了自己的住处,那是一间有着小别院的独立式宅邸。

他的财力状况比想象中还要好,这可不是普通人能住得起的单位。

室内的装潢摆设也以简洁干净为主,并没过多或炫丽的摆设来点缀。

白月也邀约凯特入座,并从地窖中取出了两瓶珍藏的美酒,再以冰元素躯体之力,将其冷化后,再配合些灵果拿出来招待。

凯特虽然本身并不沾酒,但在白月盛意拳拳的敬酒下,他也不得不奉陪。

?!

不得不说,初次饮酒的时候,他就感觉是在送烈火落下咽喉,尽管酒液冰凉,但他却被呛得不轻。

白月的酒瘾很大,家中所藏的都是一些烈性强的佳酿。

今天突破了长久以来的修炼魁梧,加上平常也没几个人陪他喝酒,所以他表现得非常兴奋,调笑式的谈吐也比往常还要多。

据他所述,时常以烈酒来冲击肠胃,再辅以灵果洗练,以后再也不会有毒从口入的情况。

尽管不晓得这说法是否属实,但凯特还是在半推半就下,被白月敬了一杯又一杯......

隔天的早晨,日光升起。

位于冥城的西面,外围防线。

值完夜班的卫兵们此刻正疲惫地伸展着懒腰,打着哈欠;等待着即将迎来的轮班时段。

咦?

此时,哨塔上安置的特大寻灵符竟亮起了光辉,还是幽绿色的;是鬼将级亡灵的来袭!

可现在不是大白天吗?

亡灵素来可是畏惧日光的,这在冥城中可是常识;今早的阳光又是何其猛烈。

于是卫兵们都先入为主地判断:“哨塔上的寻灵符看来是时候该替换了。”

并没太把这现象往心里去。

可偏偏,意想不到的事却发生了。

?!

霎时,外围城墙的入口处,竟有2道半透明的身形正从地面悬浮升起。

是邪灵!鬼将级的幽魂系亡灵!

它们的突然出现,也顿时引起了所有卫兵们的戒备,纷纷驭起魔能,预备一同发动魔法轰杀。

“等等!”卫兵长突然喝停。

“队长......”卫兵们虽然得令,却仍是不敢松懈。

“它们才来两只,姑且先看看它们要干什么。”卫兵长说道。

鬼将级的亡灵可是具有思维的,一般上绝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的只带一名伙伴就来到正门,更何况它们也不像是来搞事的。

果然,两只邪灵会意地朝卫兵长狞笑,其中一只的双手上甚至凭空划出一封信纸,徐徐地朝围墙上的卫兵长漂浮而来。

卫兵们见状是紧张得要发动魔法,却还是被卫兵长以手势拦下。

邪灵也以双手将信纸呈了过去,卫兵长也接了下来。

当他拆开信纸细阅内容。

?!

整张表情顿时就铁青了起来。

【愚昧的活人,你们的作为已经触犯到了幽冥的底线,永恒的死亡将会开始传播大地,好好珍惜仅存的白昼吧】

信上的内容并非幽冥文,是特地以人间流行的通用文字所写;这就是赤裸裸的宣战!

“桀桀桀!!”在捕捉到卫兵长脸上的表情后,那只邪灵也戏谑地笑了起来,然后与伙伴迅速地在烈阳之下远扬而去。

留下的只有无限的悬念和肃然。

亡灵已经克服了日光的威胁,这对人类来说只能是一场灾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