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第十章

夏血瞑≪御灵师之校园风暴≫  - 发布于2019-12-04 2:18:23pm

耽美·百合


克洛斯一看到轩凛月和欻池时并没有很惊讶,因为他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来这里。只是,他有点疑惑为什么欻池会在轩凛月的身边。

等到轩凛月来到他面前的时候,看到他白皙的脖颈有着很明显不寻常的红点,克洛斯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欻池见状,不禁苦笑了起来,但他不方便多说什么。其实,他有点想要看看克洛斯如何修理艾如风一顿而已。

当然,他不会把这种心事给说出来,毕竟这是幸灾乐祸。

但是,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他们在来到这里的目的。

“克洛斯,你怎么会来这里?”轩凛月蹲下来,白皙的手轻轻地覆在石地上来回抚摸,一边询问克洛斯在此的目的。

於是,克洛斯也就很诚实地回答了。

“刚刚我路过这里的时候,看到那个亚伯的转世被捉走了。而且,那个人……是别西卜吧?”克洛斯思索了一下才确定地回答,只是他很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看到了别西卜。

“是吗?你看到别西卜了啊……”轩凛月叹息了起来。

顿时,克洛斯才意想到说,当时轩凛月应该已经封印了别西卜。那么,方才在他眼前活生生地把张明旭给捉走的别西卜又是谁?

“小轩,你老实说。当时,别西卜真的完全被封印了吗?”克洛斯质问起来。

轩凛月再次叹息,站了起来,平静地看着克洛斯。

“没有。他没有,因为在最后一刻,他不知道被谁给救走了。”

克洛斯不禁陷入了沉默。

他很清楚轩凛月的实力,知道他一定能够封印别西卜。但是,现在别西卜没有被封印到,因为被不明人士给救走了。

至于现在,别西卜更是以他转世为人后,李炜的真面目来捉走张明旭。而他的目标显然还是莫临,毕竟莫临是该隐。

咦?等等!

那个似是往事的怪梦……

那个青年……

好像是李炜?

但是……李炜和莫临同年,不可能会以那样的面目出现在莫临眼前。

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真的糊涂了起来。

“轩老师——”李薏蓉和玉霙直接带着李妍来见轩凛月。

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轩凛月实在是有点哭笑不得。他明明是吩咐说问清楚,要完整一些的资料,怎么反而她们俩将人给直接带来了。

看样子,恐怕也还没问吧。

李薏蓉似乎知道轩凛月在想些什么,立即解释起来说:“啊,不是的!老师,是李妍说要亲自见你才肯亲口说出来,所以我们才会把她给带来。”

玉霙在一旁也应和地点头,表示李薏蓉所言极是。

无奈,轩凛月也就温和地看着李妍,开口缓缓地询问道,“能否请你说说为何要见到我才肯言明一切?”

李妍也就深深地看着轩凛月,紧接着便说:“因为哥哥说过,将来会有一个名带月的人会来向我拿关于他的资料。然后,他让我一定要亲自跟他见面,并跟随他。后来,我才知道,我哥留了一条口信给我。”

轩凛月不禁紧张了起来。

“他留下了什么?”

李妍犹豫了一下,闭目回想起来。

“好像是……如果得到该隐,就能开启黄泉之门,而黄泉大军亦将降临人世间,毁灭一切。”她断断续续地说出自己记忆中,李炜留给他的小小口信。

听了她的话后,轩凛月的脸色几乎都变了。他几乎全身颤抖了起来,紧抿着的唇因为用力过度而咬出血来,紧紧握着的手也可以看得出手指关节发白。

那个梦,是暗示。

难怪别西卜想要让莫临恢复他身为该隐的记忆,难怪莫家会被灭门。而这一切,都与该隐和黄泉之门有关。

“小轩……”克洛斯不禁担忧地看着轩凛月,深怕他是不是大受打击了。不过,看情况,似乎不是,而是更加像是在害怕。

任何人听到说黄泉之门打开,黄泉大军进攻人类世界,谁都会害怕。但是,轩凛月毕竟身份不同,怎么反而比他们还要害怕?

“你在害怕什么?”欻池不禁开口询问道。

微微一愣,轩凛月反而垂下脑袋,同时也松弛了下来。

“不,我不是在害怕,而是恐惧。”轩凛月如此答道。

欻池不解,连忙追问。

“为什么你会感到恐惧?你可是御灵师啊!”

无奈地叹息起来,轩凛月出神地盯着雕像,时不时用白皙干净、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雕像。

“那是因为你们对于我的童年不太了解。”他的声音有点缥缈。不过,他停顿了一下,又看了看他们才继续,“你们就不觉得奇怪为什么我会是遗孤,而我又为什么会成为遗孤吗?”

闻言,克洛斯和欻池不由得面面相觑了起来。

的确,认识了轩凛月都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但他们并不清楚他的事情,尤其是童年的事情更是一概不知。唯一知道的是,他是轩家遗孤而已。

“你的情况和我一样吗?”莫临突然出现并开口问了这个问题。

虽然大家都有点被吓到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但是最后还是因为被轩凛月的事情给吸引住也就没多加理会。

“不。我的情况……比你还要糟糕透了。我的家人……全部都是在黄泉被夺走了性命,而我也在黄泉度过了整整两年的岁月。我记得,当时,我才只有五岁吧。”轩凛月忧伤地说。

大家也就沉默了起来。

最后,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李薏蓉。她看着莫临问道,“你找到了什么吗?”

突然被问,莫临呆了一呆,随即连忙回答说:“嗯,我有所发现。”

“你在那儿找到了什么?”欻池代替了情绪还不是很稳定的轩凛月问道,另一方面则是很好奇到底那里有什么东西。

犹豫地看了他们一会儿,莫临也就如实地说:“我看见沙发附近的墙上,有着细碎浅淡的纹理。如果不是因为自小体质特殊,而现在又恢复了该隐的记忆,恐怕我也不知道说那是什么。”

轩凛月听到这里,隐隐中好像猜到了什么。

他直直地看着莫临,见他点头,也不禁倒抽一口气。

“彼岸花!”

“彼岸花?不会吧?那可是……引魂之花啊!”玉霙显得难以置信。

其实,他们实在不敢相信彼岸花的出现。

“我想,我能明白李炜为什么会突然半夜三更地把莫临给约出来,因为他碰触了彼岸花,恢复了记忆,别西卜的记忆。就算……那只是单纯色刻纹,但是那很明显是用灵力制作出来的吧?”轩凛月大费周章地解释起来。

反正他身为老师的,理应向这里除了两个非人类以外的四个人解释一下。

“是的,那个彼岸花刻纹确实是由灵力刻上的。不过,我有一个地方不明白。”莫临思索了一下,眼底带着疑惑地看着轩凛月。

知道他不明白什么,轩凛月自己也不禁摇头。

“我知道,你是想问为什么李炜会自己操控白云莲同学杀死自己,甚至还操控了雅榛。但是,关于这一点,我自己到现在也还不清楚。”轩凛月不由得叹息了起来。

这时,在一旁的李妍忍不住开口问道,“听说你们有人失踪了不是吗?”

这个问题,让他们瞬间把专注力给放在张明旭被别西卜给捉走的事情上去。

他们真的差点忘了张明旭的事情。

“我想……张明旭不会有事的,因为别西卜的目标是该隐,不是亚伯。”克洛斯说出了这么一个很有道理的话。

不过,他也没说错,确实别西卜的目标本来就是莫临。捉走张明旭只是为了引诱该隐为了救弟弟而牺牲自己。

然而,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了别西卜的目的是利用该隐打开黄泉之门,并攻打人类。

问题是……

为什么?

为什么是利用该隐?

“如果真的是这样,阿旭是诱饵,是为了引我上钩的诱饵……我还是要救他!他可是我的好兄弟,也是……我的弟弟!”莫临已经有了决心。

轩凛月看了看他,面露犹豫之色。

克洛斯有注意到他的这一点,於是便开口询问起来,“小轩,你是想说什么吗?”

愕然地看了看克洛斯,轩凛月垂首,但大家已经把视线给转移到他身上去了。

於是,轩凛月也就只要咬咬牙,眼神坚定地看着他们说:“不需要莫临你去,我去也可以。黄泉之门……不一定要有该隐才能打开,因为……我也有能力开启黄泉之门。”

众人一愣,万万也没有想到说轩凛月竟然也能打开黄泉之门。

可是,如果是轩凛月去找别西卜,以他能够开启黄泉之门的能力交换张明旭是个明智的做法,因为轩凛月是天才御灵师,不过他每一次都是说自己还不成气候而已。

不过,克洛斯和欻池第一个反对。

如果艾如风和马镇明有在这里的话,也会反对的。

要是再加上某些人的话,那就更加的天下大乱了。

总而言之,绝对不能让轩凛月独身去见别西卜并救出张明旭!

“不行!绝对不行!”克洛斯打死也不肯让轩凛月涉险。

拜托,如果被其余人知道他竟然眼睁睁地看着他送羊入虎口的话,那么他绝对会吃不完兜着走的。再者,他也不可能会看着他去送死。

当然,欻池也不会让轩凛月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克洛斯!欻池!现在除了我,没有人能够救了张明旭然后有五成机会能够全身而退的了!”轩凛月不满地看着一直阻止自己的两个好友。

克洛斯和欻池哑然起来。

见轩凛月为了代替自己去救出张明旭而不惜反对友人的阻止,莫临深深地感到自责。但是,他没有能力可以在别西卜放了张明旭后,能够逃出来。

李薏蓉见莫临深深地自责着,轩凛月和克洛斯还有欻池还在为救张明旭而争吵着,也只能默默地安慰一下莫临了。

她知道莫临很担心张明旭,也希望他能够早日被救出来。

玉霙也在看到他们几个为了救张明旭而争吵、自责,不禁眼眶一红,捂着嘴无声地哭泣起来。李妍在她身边见她如此,也就安慰起她。

现在,还真是一团糟。

直到艾如风和刘序一起出现为止,这情况勉强算是控制住了。

只是……艾如风看到轩凛月太过激动了,几乎还是整个人扑了上去。

不过,多亏他的关系,轩凛月的原本紧绷的情绪竟然奇迹般的平定下来,可以说是放松了心情,并任由艾如风抱着自己。

但是,他心一决,决定用自己去救张明旭。最起码,他还有能力能够全身而退。

“马队让我来转告……呃,那个……”刘序很明显是在跟轩凛月说话,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称呼轩凛月才好。

“叫我小轩就好了。只有小月这个称呼……可以说是不能叫。”轩凛月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刘序点点头,连忙入正题。

“那么,小轩,马队要我转告你说,这个学校很不对劲。那天,我们临走前,马队拍了几张这个学校的校园的照片,结果放进电脑看的时候……我们两个都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轩凛月听到这里,不禁皱了皱眉头。当然,有些人也想到了什么,只是不确定是不是跟刘序想说的,所看到的那奇怪的东西是同一样东西。

“你们……在照片上看到了什么?”莫临开口问道。

“生长在忘川的引魂之花,彼岸花。而且,几乎整个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都生长着彼岸花。”回答他的是艾如风。

正因为他是第一个看到刘序,然后又从他那儿看了照片才会如此的判断。

果然,他们都呆住了。

发现他们的脸色都很奇怪,刘序不禁问道,“怎么了吗?”

“呃……这个……莫临在罗森的花园发现到了彼岸花的刻纹。”克洛斯讷讷地答道。

这一次,艾如风和刘序呆住了。

这是巧合吗?

但太古怪了。

“班长,能不能把罗森给找来?”轩凛月突然开口。

“啊?好的。”李薏蓉呆了呆,然后就立刻去找人了。

可是,轩凛月为什么要找罗森呢?

“啊序,让我看看照片。”他又向刘序索取照片。

刘序愣了一下,立即拿出照片,递给他。

接过照片,轩凛月屏息地看着手中的几张照片,愈看愈眉头深锁,手指也因为抓得太紧而泛白。他甚至还咬破了嘴唇,淡淡的血腥味儿弥漫在空气中。

可见得照片上有着惊人的结果。

最后,轩凛月无力地靠着雕像滑了下来,坐在地上不语。

“小月?”艾如风担忧地看着突然垂头丧气的他,几乎是走过去跪下把他给搂来怀里,怜爱地抚摸着他的头。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在等他发言。

然后,轩凛月疲惫地直接靠在艾如风的怀里,甚至主动地伸手抱住他,差点令众人当场傻掉。可是,他们都看见了他的身体正在微微地颤抖着。

“这所学校……整个校园……都有彼岸花……但是,真正的入口有两个地方。”他闷闷地说,但语气不知怎么显得无力。

“入口?”莫临疑惑起来,不是很明白所谓的入口是指什么。

“就是黄泉之门。这所学校可以说是忘川吧,因为到处都有彼岸花,只是我们看不见而已。除非……”轩凛月的声音弱了下来,到最后忽然没有声音了。

大家还正感到奇怪为什么轩凛月话未完就停顿了下来。结果,他们就看到艾如风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那个神情也很慌张。

终于,他们明白了。

轩凛月昏倒了,而且脸色苍白不已,额头布满细密的冷汗,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我先把小月给带回去,他这情况不太妙。不过……池,你得跟我一起,不然我不知道我又会再干出什么事情来。”艾如风很直接地打横抱起轩凛月,随即就打算离开。不过,离开之前,他迟疑了一下要求欻池随着自己离开。

欻池没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如果没有他在艾如风的身边……确实,他不知道又会干出什么事来。就像今早他打瞌睡了一下,艾如风就冲动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嗯。”他点点头,於是三个离开了。

剩下的几个只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做什么。

XXXXXXXXXX

回到轩凛月的宿舍的第一件事,艾如风就把他给放到床上,自己却捂住了眼睛蹲了下来,脸色也变得格外苍白。

欻池知道,事情非常的不妙。

但是,他也无能为力,什么事也做不了。

“还好吗?”虽然语气很淡,但是他很担心他。

“非常不好……右眼……大概不是翠绿色了。”艾如风很难受地扶着床沿起来,却倒在轩凛月的身边。

“啊!如风,你的眼睛!红色……血红色!”欻池惊恐了起来,他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但是,艾如风痛晕过去了。结果就是跟轩凛月躺在一起,两个人都不省人事。

“真伤脑筋。我还是去把那只地狼给找来当护卫好了。”欻池喃喃自语起来,身体却已经开始行动了。只是他是飘,不是走。

而在欻池离开之后,轩凛月睁开了眼睛,但是他还很虚弱,脑袋像爆炸了的似的疼痛。

他看到脸色不是很好,很明显已经昏倒了的艾如风就躺在自己的身边。

“风……?”轩凛月很惊讶也很疑惑。不过,他看得出来艾如风似乎很不舒服。

最后,他伸出微凉的手轻轻地碰上艾如风的额头。不过,艾如风并没有发烧。因此,轩凛月更加的疑惑了,实在搞不懂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最起码……心有点安定了下来,并没有再像方才那样因为恐惧的关系而昏倒。

不过,现在又应该怎么做才好呢?

这所学校所隐瞒的秘密……实在是太令人感到惊讶和恐惧了。

“黄泉之门,绝对不能再被打开了……”似是在喃喃,轩凛月的视线飘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