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第十二章

夏血瞑≪御灵师之校园风暴≫  - 发布于2019-12-04 2:18:39pm

耽美·百合


感觉依然如故,还是觉得这里很不好。那从黄泉里涌出来的气息几乎已经开始扩散在每个校园的角落了,彼岸花的影子也渐渐能用肉眼看得见。

但是,黄泉之门的真正位置在哪儿却仍不清楚。而且,最重要的是要先把人给救出来。

轩凛月就站在雕像面前。他没有任何的行动,只是平静地看着雕像。随即便缓缓地转过身,将视线给放在白云莲的身上。

愕然地看着轩凛月,白云莲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间看着自己。直到他开口的那一刹那,她明白了为什么。

“不用再装下去了。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轩凛月的语气很淡定,仿佛早已知晓了白云莲的真实身份。

虽然说是很惊讶为什么轩凛月会知道自己才是操纵这一切的真凶,但白云莲还是妩媚地笑了笑,挥一挥她纤细的手。

霎时间,雕像不见了,校园景色模糊地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被创造出来的异度空间。然后,轩凛月看见了正瞪大双目,万分惊讶地看着自己,被反手捆绑着的张明旭。

他的眼角余光更是瞥见了那他所熟悉的门扉。

“御灵师,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此时的白云莲已经改变了容貌、声音等等的。

轩凛月下意识地看了过去,看着那张酷似女人的脸,漆黑如夜的长发、眼眸和衣服,不禁垂首不语起来。

“在你和雅榛带着李妍出现的那一刻,我就猜到了。不过,你和罗森还是‘兄妹’吧?”轩凛月的语气很平静。

“是的,我们有血缘关系。其实呢,本来是没有的。但是,我不小心也进入了轮回,转生时却偏偏转生成他的弟弟。”他微微笑着说。

微微地皱眉,轩凛月看到了。

“堕落天使,路西法。”

这一次,换作被轩凛月称为路西法的男人惊愕起来,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他万万也没有想到说,他的身份会被区区一个人类看穿。不过,这个人类很漂亮,算是值了。

“你很聪明,不愧是天才御灵师。虽然早有耳闻,但是一年前……你突然离开了吧。”路西法毫不否认自己的身份,反而是饶有兴趣地直视他。

轩凛月没有说话,他保持了他的沉默。但是,他却紧抿着嘴,仿佛是有难言之隐般。他一年前的离开,是有原因的,谁也不知道的原因。

或许,克洛斯知道,马镇明知道,但他也懒得去理会了。

“你真的是路西法?”张明旭终于开口问道。

“是的。不过,你们也可以叫我白云连,但不是莲花的莲,而是连环的连。”路西法,或者应该称之为白云连微微笑道。

轩凛月一阵沉默。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开口。

“为什么你要消灭莫家?”最后,轩凛月却是淡淡地开口问了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一出,不单单只是张明旭,就连白云连也愣住了。不过,张明旭是被莫临的家人的死是于白云连有关而惊讶,但白云连则是因为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被看破而惊讶。

莫家被灭门之事是十余年前。当时的莫临也不过七八岁,可惜他不太记得凶手的样子了。

但是,还是很矛盾。

如果白云连真的是凶手,那么他应该已经有三十几岁了。可是,白云连却说他是罗森的弟弟,那么他也应该只有二十二,怎么可能会是凶手呢?

“轩老师,你这什么话啊!这家伙怎么看都好也不象是已经三十了啊!”张明旭不由得反驳起来。

淡淡地瞄了张明旭一眼,轩凛月反而摇头起来。

张明旭自然是知道莫临小时候曾经发生过什么事,因为他们是好朋友,好兄弟,所以他才会反驳轩凛月的话。

“不。当时确实是白云连灭了莫家,这是事实。不过,他不是以白云连这个身份,而是以路西法的身份。他自出生以来就有着身为路西法的记忆,所以也保留着身为路西法所持有的魔力。”轩凛月开口解释了起来,这让白云连不禁更加的讶然。

这种事情,应该只有当时在场的人才会知道的。不过,轩凛月就连他的所有事情,包括了一出生便带有记忆和魔力这种事情都知道!

御灵师有这种能力的吗?

想到此处,白云连不禁皱了皱眉。

“那么……就是说……路西法操控了别人去灭莫家的门……?”张明旭听到这里,也已经明白了。

控魂术。

“啪啪啪!”拍掌声随之响起,只见白云连面露乖戾之色。

轩凛月下意识地取出长剑,摆好姿势准备迎战。他很清楚,自己激怒了白云连。再者,就算他是公认的天才御灵师,但也不见得能够对付居于首位的堕落天使路西法啊!

这下麻烦可大了。

“轩家遗孤,我本不想杀了你的。但是,你知道的,太多了。”白云连的羽翼都展开来了。

看来,白云连一点也没有轻视轩凛月,似乎很清楚轩凛月的实力。

“等等!路西法,你不能杀了他!轩凛月是轩家遗孤!”别西卜突然现身。

或者,这时候应该称他为李炜才对,因为此时的他就是李炜本人。

那张脸孔、那副身体、那把声音……都是李炜!

“李炜?!”张明旭惊讶了起来。

这很自然,毕竟李炜可是已经证实死亡了,并且还是身首异处的死状啊。

白云连看了看李炜,眼底闪过一丝憎恨,但也听进他的话。

没错,不能杀轩凛月,绝对不能。更何况,他还要得到莫临!

“差点忘了,你是轩凛月,所以不能杀。毕竟……你并不是单纯的御灵师,甚至还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那是连你的老师也不知道的身份吧?黄泉的守护者——冥官。”

轩凛月瞬间呆滞住了。下一秒却是自嘲地笑了笑,眼神哀伤地看着白云连和李炜。

“既然知道,那就放开张明旭,让他离开。”这是此行的目的。

白云连沉默了。

原本,他是计划利用张明旭暧昧的身份把莫临给引诱过来的,但是轩凛月却反而代替了他。

虽然也没差,但是他比较想要莫临亲自前来。

本来,他的计划就是开启黄泉之门和得到莫临。是的,他喜欢莫临,所以才会一心想要这么做。不过,现在看起来,自己的计谋被拆穿了。

被一个人类给拆穿了。

“我要的是莫临。”白云连咬牙切齿起来。

“你喜欢莫临,这我知道。但是,你到底喜欢的是莫临还是该隐?再说,你觉得撒旦会允许你喜欢该隐吗?”轩凛月很自然地开始谈判起老,甚至毫不犹豫地就直接念出撒旦的名字。

“你……!”李炜不满了起来,但是却不能对轩凛月动手。他对他还是有特殊的感觉,而且还是自己曾经动心过的人。

“你说的……也很有道理。撒旦大人确实不会允许我喜欢身为耶和华的子孙的该隐。”白云连苦笑了起来。

看着他那一副痛苦的模样,轩凛月不由得叹息起来。

他是很想成人之美,但是另一方早已心有所属。更何况,还有一个撒旦在背后。不过,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很明显与撒旦无关。

“够了!”李炜突然发飙起来,但是发飙的对象是白云连。

淡淡地看了看发飙的李炜,白云连没有说什么,但那眼底所带着的憎恨却是如此的明显。这让轩凛月很是疑惑。

“我要收回之前的承诺。”白云连冒出了这么一句。

“你休想!路西法,我们已经说好了,我帮你捉到张明旭,并诱惑莫临前来你就把森给我的!”李炜愤怒了。

森……?

有那么的一瞬,轩凛月和张明旭很是疑惑。但接着下来却明白了。

李炜和白云连的协议所得到的报酬是罗森!

但,为什么?

其实,这很容易明白。

李炜喜欢罗森,而白云连是罗森的弟弟。再者,白云连是路西法,是居于首位的堕落天使路西法,而李炜只是仅次于他的别西卜,自然而然的也应该与他协商好可以光明正大地把罗森给抢过来。

知道这一些的轩凛月反而是一阵叹息。他知道罗森不可能会轻易地就被夺走,因为还有雅榛。更何况,那一人一妖已经……

“即使你想得到罗森也没用啊,别西卜又或者说李炜。他已经是雅榛的了,你得不到他的。”轩凛月只好开门见山。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轰炸了李炜和白云连。虽然他们的表情都是被炸到的表情,但是之后李炜是愤怒,而白云连则是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白云连也不希望自己的哥哥被李炜糟蹋,反而成了雅榛单位人,所以才没有生气。

相比之下,他宁愿罗森是雅榛的人,也不希望他变成李炜的人。

“我要宰了那只地狼!”李炜气红了眼,转身便消失了。

轩凛月大惊,立刻来到张明旭身边替他解开束缚。

白云连没有什么表示,只是静静地看着张明旭。

“干嘛?而且……你给不给我们走?再不走的话,罗森就有危险了!我相信你也不希望李炜得到罗森吧?”张明旭很不耐地说。

但是,白云连却保持了沉默。

看在眼里的轩凛月却是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直接拉着张明旭的手,也不理会他一脸的愕然便离开了。

方才,白云连拜托了……

他拜托了轩凛月去保护罗森。看来,他是很关心家人的。所以,他才会让他们离开,只为了保护罗森,他的哥哥而已。

XXXXXXXXXX

匆匆地赶回来后,所看到的一幕就是地狼与别西卜之间的战斗。那场面很是刺激,但也让人提心吊胆,比如说罗森很担心雅榛受伤。

只是,这样反而更加令别西卜生气和不满以及嫉妒。

此时的别西卜并不是以李炜的样貌现身,因此大家才没有怀疑到什么。

“张明旭,你过去保护罗森,顺便告诉艾如风,让他准备。”轩凛月低声地在张明旭耳边细语着,便让他到对面的大家那儿去。

如他所嘱咐的,张明旭以矫健的身手瞬间到了对面,先把轩凛月的话转告于艾如风后便贴身保护罗森。

艾如风看了看同样也在看着自己的轩凛月,微笑着点点头,表示了解。

下一秒,结界突然爆出来,隔离了那一妖一堕落天使。

轩凛月先发制人地提剑,直直地刺向别西卜。另一方面,艾如风也没闲着,手持长枪地朝着他们俩这儿飞奔过来,枪尖对准了别西卜的心脏!

然而,原本计划着轩凛月拖住别西卜,艾如风负责进攻,但是却还是被别西卜给看穿了。

“吼——!”别西卜一声怒吼,证明他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

可是,轩凛月却因为遭到结界和长剑的反噬而受了伤,甚至还吐出一口血来。

“小月!”艾如风急得以快速的速度来到轩凛月身边并抱住了他坠落的身体,呼唤着的名字显现出了他的焦急和担忧。

“我……没事……”

其实是有事的,因为不想让艾如风太过担心自己,轩凛月强撑着,不让自己所受到的伤轻易地显现出来。

“你这样哪里叫做没事!就算是不想让我担心也要看看你自己是不是适合撒谎啊!”艾如风又是生气又是疼惜地紧紧抱住了他。

不想了……他不想再失去他了!

“对不起……还是让你伤心了啊。”轩凛月不由得苦笑起来。

他很明白的,自己的强撑是撑不了多久的,因为伤得不是很轻。

都吐血了,怎么可能还算轻啊?

“我倒要看看,失去最强的御灵师的你们又有什么能耐!”别西卜红着双眼地瞪着众人。

结果,他却万万也没有料到说,艾如风竟然在他说话的当儿偷袭,但却偏了,因为艾如风偷袭时所移动的脚步声致使别西卜察觉到才会一个闪身而躲开。

回头一看,别西卜一愣。其他人也跟着愣住了,在清楚看到艾如风后。

“怎么可能!你不是吸血鬼猎人,而是一个拥有灵力的人类而已吗!怎么、怎么可能……!”别西卜震惊的是艾如风依然还是血红色的右眼,在此时此刻已经变样乐,瞳孔更是出现了诡异的纹理。

那是魔法阵!

“所以我告诉你们;人一切的罪和亵渎的话都可得赦免,惟独亵渎圣灵,总不得赦免。凡说话干犯人子的,还可得赦免;惟独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轩凛月的声音伴随着艾如风的攻击响起。

别西卜也因为他的这句“咒语”而僵住了。这是禁锢他的一个咒语,并且是出自于《圣经》里的《马太福音》中的其中一节。

低声咒骂起来,别西卜危险地眯起了双眼看着轩凛月和艾如风二人。

轩凛月紧抿着嘴,脸色却是越发越苍白,开始喘息不已,额上布满细密的冷汗。

艾如风注意到了这一点,心里暗道不妙,但却又不能轻举妄动。

一切都取决于下一秒!

事与愿违,别西卜的禁锢还是解开了。他几乎是不要命地朝着轩凛月二人冲了过去。

克洛斯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来到了二人面前,挥舞了他手中的血红色长枪与他比拼起来。

“谢啦,克洛斯!”艾如风不忘抹了抹脸上的汗水道谢起来,连忙拦腰打横抱起就快昏死过去的轩凛月。

“别废话了!把小轩给带走,否则的话情况只会愈来愈糟糕。”克洛斯一边防着别西卜,一边叮嘱艾如风。

默默地颔首不再多言,艾如风就这样抱着轩凛月逃出了结界,来到马镇明等人身边。他还得回去帮忙,单靠克洛斯是不可能打退别西卜的。

无奈失去了轩凛月这主力战,他们实在很难对付一位居于次位的别西卜,更要提防他那统御百鬼的该死能力!

就在艾如风打算折回助克洛斯一臂之力之时,白云连出现了。

他不是以女鬼的身份,而是以男性的身份现身。

“路……白云连,你快帮忙!”张明旭差点脱口说出了白云连的真实身份。如果不是考虑到现在大家已经情绪紧绷了,他也不会匆忙地改口。

回眸淡然地瞄了张明旭一眼,再顺着看过去就看到了正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的莫临,白云连微微一笑起来。可是,看到被欻池抱在怀里显然昏迷不醒的轩凛月后,他的脸色有点难看。

由于没有预料到说白云连竟然会亲自出马,别西卜整个人呆住了。

“你想插手吗!”但接着却愤怒起来。

“或许。原本,我不想插手的。但,轩凛月……受伤了。”白云连冷冷地看着,嘴里吐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别西卜愣了愣,下一秒却是恼羞成怒地发动攻击。这让张明旭不由得傻眼了起来,同时亦悄悄地观察了一下罗森的脸部表情。

满脸疑惑吗……?

“阿旭……”玉霙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衣袖,语气充满了担忧和放下心来。

“放心,我没事。”张明旭给了她一个安抚的微笑,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继续观战。

艾如风和克洛斯作为辅助,一直在后头协助白云连。他的直觉告诉了他,现下,也就只有白云连能够打败别西卜了。

而且……这个白云连和那个女鬼白云莲有着相同的气息,也和罗森有着近乎相似的奇怪气息。

“以血为驱使之咒……缚。”轩凛月虚弱的声音响起。

靠近他的欻池是第一个看到他清醒过来的。但是,一清醒过来就用需要使用血才能驱动的咒术……

这孩子怎么老是让人如此的担忧啊!欻池有点同情起爱他爱得很深的艾如风。

不过,别西卜也确实动弹不得了。

小小的吃了一惊,作战中的三人都很是疑惑。

“别发愣了,快攻击!”欻池代替了轩凛月大声叫道。

三人同时回头一看,顿时了然,立刻补上致命的一击!

“呃啊啊啊啊啊——”

惨叫声不绝于耳,显得凄惨无比。

大家亲眼目睹别西卜在其身影消失之前,变回了李炜,且深情款款地看着被雅榛搂在怀里保护着的罗森,蠕动着嘴唇却不知说了什么。最后他看了看正嘶叫呼唤着自己的亲妹妹,微微笑地合上双目。

满足了,他很满足了。

“我会帮你转告他们俩的。所以,李炜,从别西卜的灵魂解放出来,好好的投胎去吧。”轩凛月的声音响起,也满足了他的心愿。

最终,别西卜带着李炜一起消失了。

这时,除了张明旭和轩凛月,大家都疑惑地看着白云连。

与此同时,随着别西卜的消失,校园各处的隐匿的彼岸花却出现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

学校,被红白色的花朵给淹没了。

白云连只是皱了眉头,说了一句,“门被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