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第十三章

夏血瞑≪御灵师之校园风暴≫  - 发布于2019-12-12 3:54:14pm

耽美·百合


闻言,轩凛月的脸色瞬即变得异常难看,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似是痉挛。不过,这也证明了他得害怕,极度的害怕。但,前提是他究竟还怕的是什么,而又为什么会如此的害怕。

很显然的,他是因为“门”被打开了而害怕。白云连口中的门,相信是指那扇“门”。

被轩凛月忌讳的黄泉之门。

顿时,众人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即使是白云连也一样。其实,早在看到那角落遍地的彼岸花之后,他们就已经隐约猜到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

但,他们没有预料到说,别西卜的死亡竟然可以换来黄泉之门被开启!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大家不禁疑惑地面面相觑起来,表情都像是在询问为什么黄泉之门会自动打开。不是说需要莫临吗?

然而,轩凛月却紧抿着嘴沉默着,脸色倒是越来越难看,像是快晕倒了般。

校园各处不知不觉中也开始响起了各种惊叹声,证实了在这学校里的人,统统都看得见彼岸花。

李薏蓉发现到这情况后,不禁颦蹙着秀眉,无奈却是无济于事。

“轩凛月……你的血到底是什么?十五年前,轩家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白云连突然回头看着始终没有说到一句话,也没有看着那些彼岸花思索的轩凛月,冒出了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却反而让艾如风、克洛斯、欻池和马镇明不由得一愣,纷纷地看着轩凛月。

说真的,他们真的不太了解轩凛月的事情,不懂他的身份背景,只是单纯地知道他是轩家遗孤。

轩凛月抬头看了看白云连,再看了看一脸疑惑又期待的表情的众人,不禁垂低眼帘,自嘲似的笑了出来,但那比较像是在哭多一点。

“你问我十五年前发生了什么事?你绝对不会知道……那一天所发生的事情有多么的突然,有多么的令人伤心欲绝,甚至感到了深深的绝望和恐惧。”轩凛月落泪了,情绪稍微显得激动起来。

十五年前,轩家被灭门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於是,轩凛月似哭似笑地娓娓道来……

XXXXXXXXXX

轩家在灵异世家方面算是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主要是因为轩家的孩子都是拥有与生俱来令人难以置信的天赋。

而轩凛月也继承了这种各异的天赋之一,同时他也被认定为是继承人的候补之一,并且还是属于后备的那种。简单来说,他当上继承人的机会并不是很大。

不过,对于这种事情,轩凛月也没有什么反应,他依然快快乐乐地生活着。

直到某一天夜晚,轩家的大厅出现了一扇奇怪的门扉,而最吸引人的则是门扉上诡异的符号文字以及漂亮得难以形容的纹理。

“小郄,你来解读看看这些符号。”当时轩家的家主叫一个精通任何符号文字,大约十一、二岁的少年为他们解读。

可惜,搞了很久,却没有任何的结果。

最后,小轩凛月在母亲硬拉到围观的家人之中,加入了话题。只是,没有人预料到说年仅五岁的小轩凛月只是慵懒地扫视了一下门扉上的符号后,就兴致勃勃地跑上前去。

他的母亲想要阻止也已经太迟了。

家主正要破口大骂的时候,小轩凛月出乎意料之外地一直盯着门扉念道,“彼岸花开满之时,通往黄泉之门的忘川就会出现,形成道路。此乃黄泉之门扉,象征着灭亡的道路之开始前奏曲,一人生还……?这是什么啊?诗词?”

所有人都惊呆了,几乎都是一副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这真的是一个只有五岁的孩子吗?

“小月,你怎么会读门上的这东西呢呢?”家主的哥哥,也就是小轩凛月的伯父之一的其中一个来到他面前蹲下,温和地问道。

疑惑地看了看伯父,小轩凛月却是摇摇头。

“不知道。不过,这符号文字我……呜哇啊啊啊啊!”话还未说完,小轩凛月就惨叫了起来。

只见原本紧闭的门不知何时有四条疑似触手的东西从门缝里冒出,一把缠上了小轩凛月的手腕和脚,凌空地被提了起来。

毕竟他还不过是个只有五岁的孩子,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把他给吓哭了。

紧接着,门,打开了。

一团朦胧的白色烟雾随着门缝散发出来,一时间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

然后,惨叫声开始响起。

烟雾散去的时候,众人这才看见了各个角落盛开了彼岸花,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觉。但是,他们当中有三个人被彼岸花给杀死了。

只见彼岸花竟然生长在尸体的双手双脚上,双眼突出,似是受到了什么绝望的恐怖袭击,长大的嘴巴赫然长出一朵鲜艳得犹如在滴血的彼岸花。

“彼岸花!”家主整个人都呆住了,大家也直愣愣地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忘记了门已经打开的事情。

“呜哇!救命——”

小轩凛月哭喊了起来,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同时也让他们回神,朝着门看过去。

下一秒,更多的惨叫声响起。

几乎只是一瞬间,所有的人被强硬拉扯进入了门的另外一边。有些人却因为彼岸花而活活死掉。

最后的结果就是门消失,轩家在一夕之间埋葬于大火之中。

门的另一边就是黄泉。

小轩凛月无力绝望地看着自己的所有亲人被一群地狱的使者,拿着镰刀,穿着斗篷却是骷髅的骷髅死神一刀砍死,再拖着其尸首,朝着不远处,类似火山的山抛掷过去。

一个接着一个遭到了这种待遇,直到家主在最后的抗敌后也惨遭了骷髅死神的毒手,魂断镰刀之下。

剩下的,也就只有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失神却眼泪无法制止了的小轩凛月。

触手放开了他,让他跪坐在地上。

精致白皙的小脸沾染了不少零星般的血迹,身上的衣服因为多次的挣扎而凌乱不已。

不过,他心里很明白,他的亲人们都死了。他是最后一个了,很快也要被杀死了。

然而,骷髅死神却是停在他的面前,用着没有眼球的窟窿盯着他看。

镰刀没有举起,它们没有想要杀害他的意思。那些触手倒也在安慰般,小心地轻轻碰触他的脸庞,让他平下心来。

“为什么……?”小轩凛月止不住泪,却呆滞地看着那些触手和死神们,不明白,无法理解。

“不杀你。不能杀你。”死神骷髅喃喃起来。

小轩凛月失神了,但眼泪还是止住了。

“为什么不杀我呢……为什么……”他呆呆地看着这一群黄泉的生物,一脸的疑惑。

可惜,他的问题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接着下来的日子,小轩凛月都与那些触手作伴。其实,那些触手也有名字,唤作棘。偶尔,一些死神骷髅也会来陪他。此外,他也经常看着黄泉之门被打开,往生者的魂魄会很有规律地进来报到。

有时候,小轩凛月会在思考,为什么他的亲人们都是被强硬拉入黄泉之门而被杀害。但是,因为年幼的关系,他自然什么也想不出。

经过了这种日子有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小轩凛月更是培养出乐观的性格。至于善良心软这一方面的是天生的,不能改,想改也改不了。

两年后,黄泉的官员刚巧来到门这儿巡视,发现了他这么一个活人。

“棘,解释一下为何有生人在此?”那位官员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凶神恶煞的“人”。

棘慌乱了起来,也不知道在比手划脚些什么。不过,那位官员倒是看明白了。

小轩凛月许久没碰过任何人了,尽管说每一天都看到往生者,但也仅仅只是看而没有任何的接触。两年以来都是如此。

因此,官员的出现让他感到害怕,竟然还躲到一块假岩后面,只露出一个脑袋瞅着他看。

话说,那个官员与人类无一不相似,倒也能够以假乱真。只是,稍微敏感一些的人会一眼就看得出来那是个死人吧?

“你叫轩凛月,对吧?”官员柔声地问道。

犹豫地眨了眨眼看着官员,小轩凛月点点小小的脑袋,表示自己就是,惹得官员不禁轻笑起来。

“那么,小轩,你想不想回去?”

这个问题让小轩凛月不禁困惑了起来,毕竟在黄泉生活了两年,而且当时来到这里的时候,他才不过只有五岁,对于人类世界的事情、轩家被灭门的事情几乎已经淡忘了。

“可怜的孩子。呐,我送你回去吧。继续待在黄泉,你也不可能受得了。我任命你为黄泉的守护者,为冥官。帮我守护黄泉之门,好么?”官员温和地说。

这个时候,小轩凛月也不害怕他了,也从假岩走到官员面前,但对于官员的话语似懂非懂,只是知道自己被任命为守护者什么的。

“来,朝着门的方向直走不要回头。”官员指着门说道,看得出他是真的要送小轩凛月回到人类世界。

於是,小轩凛月开口问道,“大哥哥是谁?我还能见到大哥哥吗?”

“我是幽冥。以后,我们还会再见的。啊,对了,记住,不要轻易地就流血,尤其是彼岸花出现的地方,否则门会被打开的哦。”官员幽冥神色凝重地警告起来。

小轩凛月把话听了进去,向幽冥、棘和死神骷髅道别后便回到了人类世界。

之后,他被送去孤儿院,花了一个月时间适应了这个世界。接着又遇到了老师,习得御灵师的知识,然后遇上各种事情。

XXXXXXXXXX

往事说完,大家几乎都是瞠目结舌地看着苦笑中的轩凛月。

这种身世也过于坎坷了吧?

“这些暂且不说。你的血,就是开启黄泉之门的钥匙吧?”白云连神色凝重地询问道,想要确定一番。

轩凛月点点头,不禁感到抱歉。

“一般上,冥官的血一定能够开启黄泉之门的。”莫临插话,没有注意到白云连暧昧的眼神。

“冥官的血,是钥匙,可以开门和关门。”雅榛也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只是词语还是用得很奇怪就是了。

耸耸肩,轩凛月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些问题了,因为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再加上,那都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他实在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幽冥似乎还有说了些什么,但是他不太记得了。

话说,一年前,他见到了幽冥。不过,也就只是打过一个招呼而已。

“我说,那个……我们是不是应该解决眼前的事情才讨论轩老师的事情?”李薏蓉忍不住开口说了句明智的话语。

确实,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解决彼岸花开,黄泉大军驻进校园。

……等等!

难道这一切都与白云连无关?白云连不是一心想要这种结果的吗?怎么反而在帮助他们?

张明旭神色不善地瞪着他,“你不是一心想要这种结果的吗?怎么现在反过来帮助我们!”

果然,大家都将视线给放在白云连的身上了。再者,他们还不知道他是谁。

“这是我的自由。”白云连皱皱眉头地回应起来。

“我听你在放屁!你伪装成白云莲,虽然说你本来就是她,只是一直都是男扮女装潜伏在罗森的身边!但是!你是堕落天使路西法,我怎能够信任你,怎能够让不知情的大家让你加入我们去关闭黄泉之门?”张明旭愤怒地骂道。

白云连的脸色几乎是难看到要发飙了。

要不是轩凛月及时阻止,又说了些好话挺他,否则大家都会仇视他。不过,家务事……还是自己处理吧!外人可管不了。

於是,雅榛作为守护者守在罗森旁边,让他和白云连这个弟弟聊天。其他人也就一起朝着雕像那儿出发。

途中,雅榛眉头深锁的,仿佛像是在防着些什么。他也偶尔下意识地看向轩凛月,露出困惑的神色,但这个他认定的主子却一直都保持沉默。

还真不习惯。

“雅榛,你怎么时不时就盯着轩老师?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罗森注意到了这一点,忍不住疑惑地小声询问起来。

摇了摇头,雅榛用着疑惑的语气回答了他说:“主人身边,黄泉气息,保护。”

虽然是断句,但罗森很自然的就听懂了他在说什么,不禁也疑惑起来。

显然他没有发现到雅榛除了疑惑轩凛月身边奇异的气息,甚至还在一边保护他一边警戒着。

就在这个时候,莫临跪倒在地,而前方就是雕像的所在地了!只差那仅仅的几步就能抵达目的地了,可是却偏偏发生了这种预料之外的事情。

“莫临!”张明旭和李薏蓉最靠近他,连忙跪下察看他的情况,却看见他似乎很痛苦的模样,整个身子几乎蜷缩起来。

岂知,轩凛月也出现了相同的情况,但是比较不同的是轩凛月是当场昏倒。

一开始,白云连以为那可能只是黄泉之门的影响。

可是,接着下来,他们亲眼目睹了黄泉之门的门扉显现于此,却是紧闭着的。

然后,白色的烟雾开始弥漫。

由于听了轩凛月的叙述之后,他们对这烟雾相当反感,几乎是下意识地靠拢聚集在一起。

突然,一把陌生的惨叫声响起!

发生什么事了?

“血腥味……”克洛斯皱着眉头地说出这三个字来。

惨叫声连绵不断地回响,让被困在烟雾中的十几个人冷汗直冒。

渐渐的浓雾不知为何散去。然后,他们第一眼看到雾气散开后的情景,不禁都苍白了一张脸,骇然地看着遍体的彼岸花瓣。

尸体。很多尸体都开满了彼岸花。

“天啊——”玉霙惊呼起来,手紧紧地握住张明旭的手,无法压抑着恐惧。

“真残忍……”李薏蓉花容失色地紧紧咬着下唇,手也紧握成拳,指关节已经泛白了。

“该死!”艾如风紧紧地抱着昏迷中的轩凛月,仍然还是血红色的右眼,此时透彻到看得一清二楚。

在彼岸花瓣散落,朝着他们这儿的方向有一条分明已经开好的路径。而顺着路径看过去,有一个模糊的人影在这遍体彼岸花和尸首之中往他们这儿缓步走了过来。

白云连总觉得有种奇怪的熟悉感,觉得自己似乎是认识那个人,或者应该说是杀死这些已经死了的人的凶手。

蓦然,那道人影倏地消失。

在众人惊愕之下,那道人影已经在他们当中,甚至一脸爱抚地摸着痛苦到昏过去的莫临的脸庞。

此番举动惹火了白云连。但是,现在必须静观。

眼前的人是个相当貌美的男子,看起来似乎跟他们相差不了多少,约莫二十几岁。唯一怪异的地方只有他的诡异翠紫色卷发以及水晶般的翠紫色眼眸。

“不是人类。”雅榛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

对,这名男子的确不是人类。

这时,轩凛月清醒过来。他好不容易适应了视线之后,才发现到大家都戒备地盯着某个地方,几乎是下意识地看了过去。

“是你!”他一看到男子就叫出声来了,很明显是认识男子。

这一声惊叫几乎吓到了所有的人,但大家也都察觉到他似乎认识男子。

只见男子缓缓地把头转向苍白着一张脸,惊恐地看着自己的轩凛月,嘴角微微弯起。

“是你呢,轩凛月,那个轩家的幼子。”

男子显然是认识轩凛月。

“你是谁?”张明旭不耐地大声问道。

男子也就看了看他,微微地眯起双眼,眼底闪过了一丝厌恶,下意识地说:“嘁,我道是谁,原来是亚当和夏娃的次子,耶和华的子孙,亚伯啊。"

一瞬间,就是在那一瞬间内,白云连终于都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他明白云连为什么彼岸花会成为武器,杀害这些无辜的人类了。

除了对人类世界的存在极度不满意的撒旦,还有谁会说出这种话来,而且那语气很明显不佳。

轩凛月也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但是他也知道这具身体并不是本尊。

“撒旦,你究竟有何居心?”轩凛月天人交战好一会儿后,才肃容地看着撒旦,直呼他的名讳。

挑了挑眉,撒旦阴笑起来。

这是第一次,有个人类如此放肆的在他面前直呼自己的名讳,甚至连尊称也没有。

但是,他不能对轩凛月下手。

就算是黄泉,也有分的。

撒旦是西方黄泉的掌事,地藏王菩萨是东方黄泉的掌事。

听到轩凛月叫出了撒旦的名,艾如风显然是怔住了,克洛斯倒是想要立刻躲起来。马镇明和刘序倒是肩并肩,随时备战。欻池倒是潇洒地当场消失,雅榛死死地护着罗森,张明旭护着玉霙和李薏蓉还有刚醒过来的莫临。

“撒旦大人,请您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白云连咬牙切齿地问道。

“喔?路西法,你倒也挺大胆的,妄想跟我抢那莫家小鬼?”撒旦瞥了他一眼,语气带着愤怒地道。

“你的目标只是该隐而已!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得到该隐不可,但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白云连的羽翼终究还是展开来了。

撒旦眯起双眼,冷笑起来。

“不自量力。”

吐出这四个字后,狂风骤起,以风形成的刀刃划破了白云连的脸颊,穿破了他的羽翼。

轩凛月呆了呆,在撒旦要给白云连最后毙命的一击的前一刻,及时取出长剑挡下了那攻击,却因为反震而受了点内伤吐血。

撒旦脸色骤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