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第十四章

夏血瞑≪御灵师之校园风暴≫  - 发布于2019-12-12 3:54:24pm

耽美·百合


轩凛月受伤吐血的那一刻,没有一个是不脸色大变的。大家几乎都惊惶失措了起来,就连误伤到他的撒旦也脸色难看了起来。

最靠近他的白云连更是急得接住他倒下的身体,仔细地观察他的伤势。

“你这杀千刀的家伙——!”艾如风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直接持枪冲了上去攻击撒旦。

尽管尚未从自己误伤了轩凛月的事情回过神来,撒旦还是感觉得到危险的袭来,侧了侧身,轻松地躲开了艾如风的攻击。然而,当他一看到那只血红色的右眼后,他显然是愣怔住,还露出一脸的难以置信。

那只眼睛……

反手抓住艾如风持枪的手腕,用膝盖顶着他膝盖凹进去的地方,迫使艾如风不得不跪下。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是众人所预料不到的。

欻池更是一看到艾如风的这情况,根本就担心到想要直接冲上去救人,但他还有理智,知道自己不可以跟撒旦硬碰硬。他知道,撒旦发现到了艾如风的秘密,那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是除了他自己,还有轩凛月所知道的秘密。

“眼”的秘密。

轩凛月勉强地睁眼看过去,看到了眼前的境况后,竟然不顾自己受伤的身子就想要冲上去救艾如风。不过,白云连不会让他这么做的,因为现在的轩凛月无法战斗。

大家,只能屏息静观,看撒旦究竟想干什么。

“没想到,被封印了这么多年,你的眼睛还是破除了封印吗?抑或是有人替你解开了封印?”撒旦痴迷地伸手,用那奇长的手指,轻轻划过那只血红色的右眼。

艾如风闷哼一声,没有说话,但也看得出他的愤怒。可是,人已经被牵制住了,他也就什么也做不了。

“如风!”马镇明急切地呼唤着艾如风的名字,他深怕他出事。但是,现在他们所面对的是撒旦,和耶和华作对的撒旦。

失去轩凛月这份主力战,再加上能够与他并肩作战的艾如风更是被敌人所牵制住,他们根本没有胜算。即使是白云连,也没有办法对付撒旦,因为撒旦是他的主人。

“艾如风,没想到你的命也真硬。我有点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斩草除根,以为那个封印是绝对的,所以才没有杀了你。看来,似乎是我太天真了。”撒旦突然说了这些非常莫名其妙的话语。

下一秒,克洛斯冲了上去,用尖锐的指甲在瞬间内划破了撒旦的皮肤,鲜红色的血流落。同时,艾如风的牵制也解开了,他又能继续作战了。

只不过,这一次,他会更加的小心了。但是,对于撒旦方才的那些话语,他很在意。

什么封印是绝对的,什么斩草除根等等的……那是什么意思?

确实,他年幼时的确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直到现在,他也还记不起以前的事情。然而,现在撒旦所说的话,让他不禁想要探索他以前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莫临、张明旭,趁现在!”轩凛月突然高喊起来。

撒旦微一错愕,紧接着就被两个人分别捉住了手臂,行动被牵制住。看准时机的艾如风和克洛斯便展开了攻击,分别用手上现有的武器,攻击撒旦。

然而,他们失败了。

撒旦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可怖,还要的强。

且见撒旦在艾如风和克洛斯的攻击就快抵达自己的那一瞬间,他很神奇般地挣脱了张明旭的牵制,反手抓住莫临就抱着他散开来。於是,攻击落空,莫临被撒旦给夺走了。

狞笑地看着他们,撒旦露出了胜利般的笑容。

“你这个王八蛋!快放开莫临!”李薏蓉此时此刻实在是很担心莫临的安危,就算她知道撒旦不会伤害到莫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认为,但她知道撒旦绝对不会伤害莫临就是了。

稍微地瞥了眼李薏蓉,撒旦似乎看穿了什么,却没说什么,只是紧紧地圈住不断挣扎着的莫临,看着艾如风。

就在这个时候,轩凛月持剑展开了攻击。虽然说东方与西方的黄泉官员不能插手对方的事情,但是轩凛月毕竟是特殊的存在。

他可以攻击撒旦,但撒旦不被允许攻击他。

再一次的侧身,撒旦避开了轩凛月凛冽的攻击。不过,这种时候,他也无法再有所顾忌,凭空取出了一把玄青色的长剑,挡下了轩凛月的剑。双方僵持着,谁也不肯退让。

“关闭黄泉之门!”轩凛月生气了,虽然脸色很苍白,看似很虚弱,嘴角甚至沾染一丝鲜血,但他还是要撒旦将黄泉之门给关起来。

这里,还有很多无辜的师生啊。

“不!决不!轩凛月,就算你是东方冥官也无法阻止我!”撒旦也被激怒了起来,失去了调笑的神情,反攻起来。

什么规则他都不要遵守了。他只想要杀了轩凛月这个阻碍,或许会很可惜这么一个美人就这样死去。但是,黄泉之门,他是绝对不会关上的。

彼岸花已经盛开了,而且还如此地艳丽绽放着。

“撒旦,没有权力杀主人!”雅榛终于都出手帮忙了,而且还是化为原形,来到轩凛月地身边,增加了一份战力。

艾如风和克洛斯自然而然地包围住撒旦地后面,提防他逃走。

至于莫临因为轩凛月地攻击而侥幸从撒旦手中逃脱,来到张明旭地身边。他甚至帮忙欻池实体化,让欻池上去帮忙。

刘序也就留在马镇明地身边,维持着结界,守护着结界里的人。

“你们这么多人攻击一个人,算什么?”撒旦挑了挑眉问道。

“哼,这种事,我们没有那个义务回答你。”艾如风还在为撒旦牵制了自己的事情而感到非常生气,同时也还在疑惑撒旦所说的那句话。

对了,马镇明的情绪也很奇怪,竟然会如此的担心自己。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他们俩是兄弟还是什么的。

“啊,我想起来了。你就是艾如风吧?”撒旦却没有理会艾如风的不敬,只是试探性地问了这个问题。

只见艾如风一脸黑线,随即就警惕地紧握着手中的长枪。他有一种非常非常不妙的预感。

“是又怎样?”但他还是谨慎地表明自己的身份。

有那么的一瞬间,撒旦面露怪异之色,没有攻击他们。他反而将视线转移到了马镇明的身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看起来,那位马队还没告诉你吧,艾、如、风?”撒旦的这句话,让艾如风不由得愣怔住,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然后又再看了看脸色有那么的一瞬间变得异常难看的马镇明。

难道真的隐瞒了我什么?

“撒旦!这件事,没有你插手的份儿!”马镇明厉声地说。

然而,下一秒,撒旦却已经来到了艾如风面前,致使他们回不过神来,让艾如风被捉住。

轩凛月难免焦急起来,忧心地看着被捉的撒旦。他可没有忽视那只手移到艾如风的脖颈,奇长尖细的指甲似乎要在那脖颈上留下血痕。

马镇明只能在结界里瞎着急,毕竟他没有任何的力量能够救艾如风。

刘序在一旁见他那么着急,虽然很疑惑,但是难免也为艾如风担心起来。

白云连只是沉默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他不能介入此事,毕竟他的身份和立场很尴尬。

一边是他的主子,一边是他哥哥的人。

真的很难介入。

“连,帮帮轩老师他们,好吗?”待在结界里的罗森弱弱地开口请求道,因为他也很担心艾如风,不希望看到任何的伤亡。

面对罗森的请求,白云连一点也不感到错愕,但却是进退两难。

他根本无法出手相助啊!

“罗森,你不能拜托他!白云连的身份特殊,而且我们敌对的是撒旦,算是他的直属上司啊。”张明旭很自然地解释起白云连的为难之处,但这也是事实中的事实。

白云连不由得苦笑起来,显得爱莫能助。因此,他在一旁屏息静观,希望艾如风能够成功获救。

“把艾如风给放开!”轩凛月急切地叫道。

撒旦却暧昧一笑,伸手勾起了艾如风的下颌,几乎把脸给凑了上去。这举动已经是把在场所有的人都给惊呆了,就连白云连都傻眼了。

当然,他并没有亲到艾如风,因为艾如风给了他一个耳光,然后也就不顾性命安全,狠狠地踩了撒旦一脚就跳开来,红着脸地持枪防御。他是恼羞成怒了。

“混蛋!卑鄙!下流!无耻!”艾如风简直是愤怒到什么贬义的形容词都喊了出来。

“骂得可真溜……”轩凛月下意识地喃喃起来,顺便移至艾如风的身旁。

眼下,最重要的是关上黄泉之门。只不过,在那之前,还得先把撒旦给赶回去,否则这人间界也不知会被他这个魔鬼搞得那什么的天翻地覆。

撒旦一脸坏坏地笑着,似乎有了什么阴谋诡计。

“呐,艾如风,其实你知道马镇明和你之间的关系吗?”撒旦突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闻言,艾如风只是很疑惑。反之,知情者却脸色一变,想要阻止撒旦继续再说下去。

“撒旦!”轩凛月急得大叫起来,他一心想要阻止撒旦将艾如风的事情给说出来。虽然他也是一年前才知道说艾如风的身世,包括那只右眼的秘密。

那只右眼,一点也不单纯,说不定连当事人自己也不清楚。但是,他这个旁观者却是旁观者清,知道那只右眼所隐藏的秘密。

借眼是必然的,不过却也只是为了看得更加清楚以及提高所有力量,但变成了血红色却是另外一种意思。

意味着危险。而且,血红色的眼,瞳孔会因为极度危险的时候出现魔法阵,然后就是使用魔法的时间。偶尔艾如风也会在不经意的情况之下驱动了魔法阵却不知。

“小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隐瞒了我?还有,马镇明和欻池他们也瞒着我一些事情,对吧?而且,还是跟我的眼睛有关的事情。”艾如风终于正色地询问轩凛月了。

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艾如风那澄澈的双目,轩凛月犹豫了起来。

他是知道没错,但……他答应了马镇明不可以说出来,无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绝对不能说出来。

“我们……之后再谈这事情,好吗?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这个学校。”轩凛月柔声地对艾如风说道,几乎是哀求的,但却是非常的诚恳。

艾如风也不忍心看到他这个模样,只好颔首表示答应,再一次的备战。

然而,这一次,他们什么也不理会了。什么战术都不用,只需要直接开打就是了。

撒旦没有预料到说他们竟然就那么直接的攻击自己,连忙一边观察一边闪躲攻击。但是,轩凛月和艾如风的攻击让他有点措手不及,难以防御。

轩凛月也在战斗中仔细观察撒旦。

心中有了个大概后,他便退开战场,让艾如风等继续攻击撒旦,其实也就是牵制住他的行动。

见轩凛月那么突然地离开战场,起初撒旦不是很理解为什么。但,下一秒,他知道轩凛月要做什么了。

御灵师不单单只是阴阳师、魔法师、占卜师等等的,同时也是个驱魔师。

Exorcist。信奉上帝,基督教派的priest类型。而exorcist大多数都是梵蒂冈出身。

轩凛月是另类的exorcist,但他还是习得了exorcist的知识。

“撒旦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他。”轩凛月像个虔诚的教徒般,合上双目,似是在祈祷般地念出这些“咒语”。

撒旦的脸色几乎是变得异常难看。他所使用的躯体再也无法支撑他,无奈最后只能现出原形。

与白云连一样,他也是有着漆黑的长发和眼眸,一身黑衣黑袍。

“可恨的exorcist……”撒旦用怨毒的眼神瞪着轩凛月,但他还是不能动他。不过,可以看得出的是撒旦愤怒了,而且还是极度的愤怒。他几乎是想杀死轩凛月发泄他的仇恨,可是却又不忍心下手杀害他。

那张如此漂亮的脸,是如此的吸引人,让人爱怜。虽说撒旦不是人,只是个魔鬼,但也无法抑制自己对于轩凛月的美而悸动的心。

“撒旦,受死吧!”艾如风高喊一声,长枪直直地刺了过去,枪身泛着隐约可见的淡蓝色光芒。

撒旦危险的眯起双眼,再一次以高速度躲避了所有的攻击。当他们回过神来之时,莫临又落入他的手中了。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撒旦很直接的把莫临,另外再加上李薏蓉也顺便给捉走了。

那根本就只是一瞬而已!

尽管如此,轩凛月还是看得一清二楚,无奈却来不及救人。

眼下,也就只有讨论一番,去把他们俩给救出来了。

XXXXXXXXXX

莫临和李薏蓉并没有遭到粗暴的对待,相反的是住进了类似客房的地方。撒旦没有对他们做什么。

“到底撒旦在想什么?我们是人质还是牺牲品?”李薏蓉忧心忡忡地问道。

她此刻就在莫临的房里,坐在他的对面。

莫临摇摇头,因为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这些我不懂。但……我相信,轩老师他们会来救我们的。”莫临很有自信地说。不过,也确实如此。

他知道他们一定会来救自己和李薏蓉,因为他们绝对不会让撒旦得到他。尽管现在是得到了没有错,可是撒旦却一点表示也没有,只是把他们给安排到客房,更没有人派人监视他们。

好奇怪。就算奇怪也无所谓了。

现在还是慢慢地等待吧。

莫临唯一知道的是张明旭肯定会奋不顾身地来救自己,毕竟他们是好朋友,好哥们儿。此外,也是兄弟俩。

“姑且等待吧!”李薏蓉此刻也就只能这样了。

XXXXXXXXXX

张明旭急疯了。他不断地对已经紧闭了的黄泉之门施以拳脚踢打,但是门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让他更加的烦躁了。

玉霙也很担心莫临和李薏蓉,毕竟他们俩还是自己的朋友。

看着张明旭和玉霙,李妍没有说话,倒是很安静地待在一边。

没有结束,一切都还未结束,这是轩凛月在撒旦带走莫临和李薏蓉,黄泉之门被关上之后,所说的一句话。

“我来打开门。那么,你们谁要随我去?”轩凛月对着他们说道。

艾如风自然是第一个扬言说非跟去不可的。紧接着就是克洛斯,雅榛倒也被罗森拜托,白云连自然也会跟着去。

马镇明说:“我和啊序留守。”

刘序也接话说:“他们就由我们来保护了。你们还是赶快去把那两个救出来吧。”

轩凛月感激地看了看他们俩,顺便帮欻池实体化后,并叮嘱他帮忙马镇明和刘序的忙后,就来到了黄泉之门的前面,神情有那么一点的哀伤起来。

瞄了瞄四周的彼岸花,再看了看一脸期待的众人,轩凛月深呼吸了一下,伸手轻轻碰触了门扉。

下一秒,门,打开了。

“走吧!”艾如风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给了他一些的鼓励。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轩凛月作为首领,将他们几个给带入了黄泉之门。

他们都很清楚,此行波折重重,一个不小心就会丧命。但是,他们必须把人给救出来。

看着他们消失在黄泉之门后,门自动关上,马镇明下意识地叹息起来,由衷地希望轩凛月和艾如风能够平安无事地回来。

刘序只是看了看他,想问什么却始终没问出来。

现在,他们只有一个期待。

成功救出莫临和李薏蓉,大家平安归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