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Ⅲ:恋爱中的王子 - 27 秒杀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11 3:39:56am

其他·同人


也许早料到了会是这种结果,但至少他们都尝试过。

青学众人各个皆伤痕累累,汗流浃背的他们气喘如牛,只能狼狈不堪的东歪西倒在球场上。切原赤也跟想象中的一样强,就连龙马和不二都陷入了苦战。在所有人都累趴的时候,球场上只剩下龙马和不二奋力对抗切原赤也的身影。龙马和不二的身上都挂了彩。切原赤也像个没心没肺的恶魔,犹如是死神镰刀一样的网球,一次又一次毫不留情地在他们俩人的身上留下痛彻心肺的烙印。

好痛!

就在龙马再次被球N次打中膝盖的同个部位时,他终于体力不支倒地。疼得冷汗涔涔的他紧咬下唇,试图舒缓这磨人的疼痛。

不二见状立刻飞奔过去,终究还是迟了一步。切原赤也却始终没有收手。一道阴影犹如乌云般遮住龙马和不二的视线,预料中的疼痛再次降临。切原赤也充斥血丝的眼睛,因为激烈兴奋而颤抖的嘴唇挂着邪魅的笑容。切原赤也扬起球拍,发狠地将黄色的网球打向龙马的伤处。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球场上,龙马再也压抑不住的痛喊出声。狂傲如狮的龙马,什么时候这么失态过。若不是疼痛已经超出了他的忍耐范围,他也决不可能会克制不住自己的痛苦呻吟声。

龙马的右膝盖伤处,淤血凝聚一块儿,已经变成暗紫红色了。切原赤也果然如传言般中疯狂如恶魔,一刻也不给人喘息的机会,甚至故意死命地将球往对手的伤处打去!龙马只觉得自己的右膝盖伤处除了痛、还是痛……透过汗水迷蒙的双眼看着切原赤也,龙马突然心生怯意。有种深深的恐惧感渐渐的在心中发芽。龙马半蹲下来,颤着身体抱着自己痛楚不已的右膝盖。

不二自己也是伤痕累累,但也顾不得自己了。不二咬牙隐忍,立刻跑到龙马的身边察看龙马的伤势。场外的众人见龙马也被切原赤也打得无力招架,都纷纷地劝说阻止。

“龙马、不二,算了吧!别打了!”

“是啊!我们不是他这个恶魔的对手,别打了!”

“快住手啊!再打下去,龙马的腿会被废掉的。不二,我们大家都成了伤兵,经不起折腾了啊!”

“好汉不吃眼前亏,别跟他打了!”

大伙儿在吃了苦头后,方才的气势都被消磨得不见踪影。有时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想要维护的尊严被践踏得一文不值。但也因为如此,尊严的价值更显珍贵。被看轻都无所谓,没试到最后一刻,结果就是个未知数。就算被逼到墙角也无所谓,没有退路了也妨。就带着永不言败的骨气和天生的傲气跟他拼下去吧!龙马在众人的错愕中再次摇摇欲坠的站起身子。

就算是此刻狼狈不堪,龙马也要笑着走到最后。

过往的一切努力,难道就为了今天丢掉自己的尊严吗?

“切原赤也,现在的比数是4比0,没到最后一刻,你休想逃走。”

切原赤也双眼通红,应付了青学所有人后,他的体力似乎也不像最初时保持得那么好了。不过他的状态却尤其的火红,手感和球风丝毫没有任何负面影响,反而还越打越起劲。切原赤也笑看着龙马。“真没想到你还有力气站起来……少了手塚,青学还真是没人了啊……”

不二和众人瞪着切原赤也,却无力反驳。要是就这样输掉这场球,输掉他们想要捍卫的尊严,还真是让人不甘心啊!不二也撑起身子,再次握紧球拍。

龙马则愤愤地盯着切原赤也。沉默了片刻,他突然没头没脑地朝着青学众人喊了一句。

“桃城学长……你们有没有人看到龙雅那小子?”

这些天练习时都没什么看到龙雅的踪影,依稀记得龙雅说他被一个女生缠住了。依龙雅的性格,他应该不会走出校园范围才对。

切原赤也突然挑高眉毛。

‘哼!难道青学还有什么秘密队员?龙雅这名字,没听过。不过现在才想要搬救兵,也太迟了点吧。’

青学众人一脸茫然的互看了半晌后,都把视线定格在龙马身上。天晓得龙马突然找起龙雅干嘛……?现在这种时候,就算是神仙再世也未必能扭转局势吧!更何况龙雅虽然是龙马的哥哥,不过他一向来不问世事,只是偶尔客串拉拉队和捡球员罢了。

龙马无视众人眼中的疑虑,直接带着微喘的语气恳求道:“拜托……拜托你们一定找到龙雅。不管怎样……你们都要在这场球结束以前,把那浑蛋小子给我带过来!我们不能就这么输掉这场球!”

众人第一次见到龙马这么急切地目光和恳求的语气,大伙儿都于心不忍。

再加上看到龙马那隐忍右膝盖伤痛的神情,更让他们为之动容。

“虽然不知道你找龙雅有什么用意,不过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把你哥找来的!”桃城武和众人给予保证。

龙马感动地看着众人,不过有句心里话是一定要让他们转告龙雅的。“告诉那个混蛋……要是不想帮我收尸,就给我立刻滚过来!”以龙马现在的状况和体力,可没办法打持久战。他的膝盖痛到麻掉了,也不知道还能挨多几球。

大伙儿都默契十足的展开行动,分成了几组展开校园寻人队!

—————————————————————

教室弥漫着诡异的气氛。龙雅和宫崎雪两人僵持不下。

撕合约是龙雅最不想走的路。但是为了让宫崎雪死心,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也最能表现出自己的决心。龙雅不禁有些懊恼,心道:Jerry那家伙还真是会给人添乱。没事干嘛找个人这么恶整自己哦?

宫崎雪横瞪着美眸。“就算你把合约撕了,我也还是会继续缠着你的。”

龙雅无奈至极,双手扶上前额。

“唉……老天,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派个恶魔来惩罚我?”

宫崎雪沉着脸,不太搭理龙雅。

龙雅继续语气夸张的说道:“我的天啊~这恶魔听不懂人话,我真的不会跟她沟通了!”

宫崎雪:“……”

心理活动:@#@#$%#@$%@!

“说吧!妳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放过我?”龙雅摊开了双手,一肚子闷气无处宣泄。

宫崎雪依旧不说话。双手环抱于胸前的宫崎雪微微昂起头,眼神中隐藏丝丝诡异的笑意,像是在无声的告诉龙雅。“你说呢?”

“女人,妳真应该庆幸妳是个女人!”龙雅这对女人永远都是睡火山的态度,渐渐地也快变得忍无可忍了。如果面前这个找他签约的不是女的话,早被龙雅整个半死了,然后拿个垃圾袋套住他的头,卯起劲来揍到他爸妈兄弟姐妹祖宗十八代都不认识他!

“我一向都很庆幸我是个女人,至少不会像你们这种臭男人一样!”宫崎雪的语气夹带着丝丝怒意。

龙雅再次摇头摊手,连吵架的雅兴都没有了。忽地,耳边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叫唤声。

“龙雅!龙雅!”

“龙雅学长,你到底在哪里啊?”

“龙雅学长,网球社那里出大事了!你到底在哪里啊?”

“龙雅~龙马出事了!”

龙雅和宫崎雪面对突如其来的叫喊声,都感到莫名其妙。原本一脸困惑的龙雅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耳边犹如轰隆作响。龙马出事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龙雅一刻也不敢怠慢,撇下宫崎雪就奔出课室。长廊的另一端,桃城、胜雄和几位网球社团员看见龙雅时,就像见到了救星一般激动。

“龙雅,我们总算找到你了!”桃城气喘吁吁地喊道。

龙雅一改平时懒洋洋爱理不理的态度,反而认真地问出一长串问题。

“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怎么搞到这么狼狈?龙马呢?出什么事了?”

大伙儿不断地喘气休息,话说了一段没一段的,听得龙雅稀里糊涂的。

“切原……恶魔来青学。全部人都受伤了!”胜雄急急地说道。

“龙马说,让你……帮他收尸……”社员A因为大口喘气而遗漏了很多字。

龙雅和刚从教室里走出来的宫崎雪听得心惊胆战的。

“什么?!帮龙马收尸?什么恶魔?”龙雅忍不住吐嘈道:“你们不要太过急,有话慢慢说。”龙雅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身旁的女孩,除了宫崎雪这个小魔女,原来世上还真的有恶魔哦?

“来不及了,龙马让我们来找你!”桃城恢复些许体力后,便赶紧代替大伙儿跟龙雅解释目前的状况。“王者立海大的学生来找碴,我们全挂了彩。现在只剩下龙马和不二在和他拼球,他们伤得不轻。龙马的腿也快被打废了!”

龙雅听了桃城武的话,二话不说立刻用最快的速度跑向球场。

“呃,龙雅,等等我们啊!”桃城赶紧跟在龙雅的后头。这里是三楼校舍。桃城刚追到三楼楼梯口时,便远远地见到龙雅已经抵达一楼了。速度还真是快啊!想不到龙雅这家伙体力竟然这么好?!

宫崎雪眼见发生突发状况,也立刻追上前去。桃城武这才看清与龙雅在一起的人是上次在街头球场时,橘杏跟他介绍的新朋友。桃城武这会儿也没有时间思考这些无聊事了,急急忙忙地追上龙雅的脚步。

———————————————————————

球场上,不二和龙马累倒在地。场外的青学一群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般,不断地唤着不二和龙马的名字。

“不二!” “龙马!”

“你们快起来啊!”

切原赤也的球拍再次扬起。

“危险啊!”青学众人失声呐喊。

乾贞治、河村隆、菊丸、海堂薰……所有的校队成员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全都进场去挡在了龙马和不二的面前,准备拼死接下切原赤也的那一球。

切原赤也恶魔般的微笑。“你们既然想当英雄,我就顺道送你们一程好了!”

切原赤也用力的挥动球拍,强而有力的球快速地打向乾贞治的手腕。乾贞治一痛,球拍也掉落在地。切原赤也再次利用反弹回去的球,狠狠地再打出下旋杀球。这次遭殃的是菊丸和海堂薰,只见他们痛苦的蹲下身子喊痛。切原赤也似乎打上了瘾,球拍一起一落,球再次飞向河村隆的手臂。河村隆按着手臂无力地跌坐在地。

网球又一次反弹回去切原赤也的场上。他算准时机最后一次扬起球拍,他脸上那鬼魅般的邪恶笑容,让龙马心生怯意,却因脚伤无力抵抗。

切原赤也恶魔般的笑声回旋于耳。

“越前龙马,这一球打下去你的腿就废了!呵呵呵~”

龙马微微睁眼,被汗水打湿的眼睛无力地睁开。

“龙马……快点逃……不要硬撑!”不二竭力地唤道。

龙马知道自己必须逃开,不过酸痛乏力的全身,体力已经到了最后极限。右膝盖的伤处很痛、很麻……意识涣散的龙马就快失去了知觉。不甘心的他眼角余光瞥见5-0的比数。就这么输球,他真的很不甘心……很不甘心!可恶!龙雅为什么还不出现……?

龙马心中对龙雅有些怨言。不是说好会准时出席社团活动的吗?不是答应了自己一定会尽量办好社团团员的角色的吗?怎么全部都食言了?还在这种关键时期!

膝盖好痛……!不过龙马已经无力走动。要是这一球再打中右膝盖的同一个伤处,自己的腿会不会真的废掉了?

“龙马……快站起来啊!”

“龙马,危险啊!”是桃城学长的声音。

龙马的精神有些涣散,不过他隐约认得这把声音。切原赤也的球拍高高扬起。疼痛进入倒数阶段。3、2、1……

“砰!”切原赤也的球拍已经打下。

可是,预期的疼痛始终没有到来。

“球拍借一下!”电光石火之际,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龙雅随手拿起场上七零八落的球拍,也不知道是属于谁的,他只好礼貌的问了一声。就在所有人都错愕之际,龙雅用来不及掩耳的速度挡在龙马面前,帅气地用球拍挡下了切原赤也的杀球。

“砰!”球被龙雅轻松接下,然后飞到了切原赤也的后方。

“砰咚!”网球准确无误的正中属于界内的白线中心点。

切原赤也没料到会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自己也愣了一会儿。

龙雅放下球拍,第一个时间马上蹲下身子将虚弱的龙马扶起。龙马软趴趴的身子重量全交给了龙雅,龙雅将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肩上,眼底闪过的除了隐藏不住的担忧还有丝丝的愤怒。当龙雅感受到龙马因疼痛而颤抖的身躯时,突然有种自己干嘛不一头撞死算了的念头。毕竟哪有哥哥明明都和弟弟读了同间学校,进了同一个社团,还能让自己的弟弟在他眼皮底下伤得这么重。

“小不点!醒一醒!”龙雅轻轻拍打龙马的脸颊,边低头检视龙马右膝盖上的伤处。惨不忍睹的右膝盖,周围的皮肤都肿了起来,肤色因为淤血凝聚而变成暗紫色。龙雅动作轻柔的用手指轻轻按了按伤处,怎料惹得龙马一阵激痛发出阵阵的呻吟声,不断地无力挣扎。

“呃啊啊…好痛!”

看到龙马这副模样,龙雅心疼至极。越前家的小不点,就只能给他和老爸欺负罢了,其他人没门!竟然敢把他最宠爱的小不点伤成这副模样,龙雅就恨得牙痒痒的。环顾四周,全是遍体鳞伤的青学伤兵,龙雅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只见龙雅斜斜地勾起嘴角一方,那笑容邪恶无比犹如撒旦在世。犀利的眼神带着与平时不同的狠劲儿,浑身散发出来的磁场让人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压迫感,而龙雅的额上摆明的写着:生人勿近!

龙雅带着散发危险气息的邪气笑意,咬牙切齿道:“混蛋!你给我报上名来!”

不仅仅是切原赤也感到错愕,就连青学众人都感到惊奇不已。

此刻的龙雅杀气腾腾,全身散发出慑人的气势。

天啊!这真的是那个平时一副软骨头模样的龙雅吗?平时有墙就靠墙,没墙就靠在别人肩上的龙雅?成天不见踪影,跑去偷懒打盹儿的龙雅?除了收球、收网,就只会帮人捡球的龙雅?偶尔客串拉拉队的龙雅?不是泡妞就是哄骗美眉的龙雅……?

没有人会料到龙雅会轻而易举地就接下切原赤也凶狠的下旋杀球。更想不到的是尽然只用了不到一秒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救人又要挡下杀球。龙雅究竟是何方神圣啊?

“龙雅!这球接得好啊!”好不容易回神,场外场内的青学众人都激动欢呼。就连平日里跟龙雅八字不合、贴错门神的荒井也难得的拍案叫绝。

龙雅这会儿也没空理会他们。因为切原赤也现在正瞪大着眼睛望着龙雅,他的眼神里有杀气。

切原赤也凶神恶煞地开口说道:“龙雅?你是哪根葱啊?听都没听过。不过刚才那一球,接得倒是挺不错的。别这么生气嘛……想帮你们青学的人报仇,就来陪我玩玩吧!”

龙雅没有答话,反而嚣张地反击道:“哦~那你又是那根葱啊?这里是青学,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想走的地方。更不是你一个喜欢,就能来捣乱的地方!”哼!连我你都敢招惹,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哼哼!”切原赤也满不在乎的冷哼两声,然后不屑的说:“请问你是哪位啊?我这人倒也不是被吓大的,你们青学的实力也不过如此嘛!既然技不如人,弱者是没有资格说话的。”

龙雅闻言不怒反笑。“哈哈~我说啊,来青学读书倒也来对了。”到底有多久了?龙雅自己也忘了。只记得好久好久以前直到现在,都没有遇到过这么欠扁的人了。世上敢挑衅龙雅的人并不多,多半的人全在听到了他的名号,有些人连面也没见着,就被吓得腿软、做鸟兽散。

“你笑什么?”切原赤也问出了很白痴的问题。

龙雅邪恶的笑容里隐藏着显而易见的怒气。“笑你啊!死到临头还这么嘴硬。既然你嫌命长懒得呼吸,那我也只好勉为其难送你一成了。”既然人都来了,就一定要和我把这场球局打完,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切原赤也呆愣了一会儿。看着身穿普通社团球员制服的龙雅,尔后缓缓笑言道:“你倒是挺有自信的嘛,不过只怕最后倒下的会是你。我一定要击垮你……你这个无名小卒!”

无名小卒?哼呵,还真是难得一见的笑话。龙雅一脸无所谓,道:“不错的评价。你说话的艺术最好和你的球技一样好,否则我一定让你走进青学,躺着出去,后悔来打伤我们青学的人!”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硬闯进来。既然如此,就别怪我越前龙雅手下无情。

众人听到龙雅要和恶魔切原赤也轧球,都显得不知所措。

“龙雅,你小心点。不要冲动啊!切原赤也不是普通人!”

“龙雅,别打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了。我们这儿已经伤兵累累,别又加上你了。这场球划不来啊!”

“龙雅,还是算了吧!”

听着青学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劝架,龙雅面无表情似乎对此充耳不闻。倒在龙雅怀里的龙马困难地用尽全身力气让自己坐直,轻声地对龙雅说道:“替我好好教训这擅闯别人学校的恶魔小子!”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错愕。敢情龙雅竟然是什么深藏不露的高手?要不然龙马这小子怎么还能在被人打得这么惨烈的情况下,还能大言不惭地让龙雅教训对方?

龙雅低头看着龙马,露出慢慢的自信。“那是一定的。”

“桃城,麻烦你替我照顾小不点还有不二他们。这场球我替你们打!”

一阵带着凉意的强风追来,天空上方的阳光被厚重的云朵遮掩。突如其来的天气变化,似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境。大伙儿不自觉抬头仰望苍穹。

起风了。

大树上的叶子纷纷飘落。

这场球,注定掀起潮来暗涌的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