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Ⅲ:恋爱中的王子 - 29 兄弟情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11 3:40:23am

其他·同人


夜幕低垂,点点繁星挂在天空陪伴着寂寞的月。孤单的龙马坐在自家后院的网球场上,目光呆滞的盯着夜空发呆。宁静的夜,非常适合用来思考,龙马的思绪停留在下午的那一场球赛。慢慢地回想着记忆里的片段,龙马的手不自觉轻抚着右膝盖的伤处。而在他身后的长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影。龙雅全身放松,懒洋洋地倚靠着背后的圆形柱子,默不作声地静静观察不远处的龙马。龙雅脸上的表情不见平日那种轻佻的笑容,也没有充满着邪气的微笑。龙雅的眼神复杂难懂,像是不见底的深潭,看不透也猜不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刚下过大雨的空气中还有一丝丝冰冷的凉意。一阵寒风吹来,龙马禁不住打起哆嗦。搓了搓略微冰凉的双手,龙马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果然不适合思考这种深奥的问题……刚才从睡梦中幽幽转醒,龙马就发现自己身在睡房里。脑袋一时当机,也回忆不起来自己究竟是怎样回到家的。不过有种感觉异常强烈,与切原赤也交手的画面却不断在脑海中回放,在记忆中的铁盒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龙马,第一次感觉到‘害怕’。这种情感对他而言,是很特别的存在。右膝盖上的伤清晰可见,锥心的疼痛挥之不去,脑海里那可怕的眼神也如梦魇般萦绕着自己不放。布满血丝的红色眼睛,杀气腾腾的切原赤也是第一个让龙马在球场上感觉到害怕的人。就算以前遇过再强大的对手,龙马也不曾退缩过。不过经过与切原赤也这一战,龙马突然失去了所有自己在网球场上引以为傲的自信。当一个人失去了信心,他眼中的世界就会变成一片黑白。犹如慢性毒药的自卑感作祟,失去自信的龙马突然觉得自己在这世界上好像变得好渺小。

遥望一望无际的星空,龙马觉得一点安全感也没有。一颗空荡荡的心起伏不定,找不到平衡点。他不自在的转移目光选择逃避,却又无意间瞥见脚边的网球。这是第一次,龙马觉得网球是个非常碍眼的东西。

龙马脸上露出不耐的表情,随手拿起那颗网球,就用尽全力的抛向远处。烦躁的心情发泄不成,还非常倒霉地一时不小心又拉扯到右膝盖的伤处。

“呃啊……嘶……”龙马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膝盖,咬牙忍下了阵阵痛楚。

站在不远处的龙雅见到这一幕,无奈地失笑摇头。小不点还有得学呢!

“小不点,你还真是好雅兴。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你还有赏星望月的闲情逸致啊?”龙雅脸上沉重复杂的表情一瞬间消失无踪,现在挂在龙雅脸上的只有惯有的轻浮笑容。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龙马立刻寻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当龙马看到龙雅那一脸欠扁的笑容后,他冷冷地开口反问:“大半夜不睡觉,你跑来这里干嘛?”

龙雅伸了伸懒腰,动作缓慢地走向龙马。“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的吧!”

龙马面无表情地转过身,继续将注意力放在繁星点点的夜空。

“无聊。今天很累,没有心情陪你斗嘴。”

龙雅微微一笑,不理会龙马的反对,径自走到龙马的身边坐下。肩并肩坐着的两兄弟,龙雅没有说话,龙马也保持沉默。过了半晌,龙马不耐烦地率先打破沉默。

“喂!你来这里干嘛?我今天心情不好,不要来烦我。”

龙雅佯装委屈地说道:“这也是我家耶……再说了,我什么时候烦到你了?我静静地坐着看星星又没打扰到你。”

龙马一时无语,也没力气跟龙雅狡辩下去。只见龙马闷不吭声地别过脸,不再理会龙雅。龙雅不动声色地近距离观察龙马的神情,脸上的笑容渐渐扩大。

龙马重重的叹了口气。龙雅那张过于迷人的笑脸,又欠扁也很可恶,很难被龙马给忽视掉。

“唉……你笑什么啦?都跟你说不要烦我了,家里这么大,你为什么偏偏要来这里?”

龙雅灿烂的笑容再一次消失不见。这一次,龙雅难得表现出一副楚楚可怜的弱者模样。

“冤枉啊~我是见天气好,出来赏赏月亮。哪里知道那么凑巧,你也在这里……”

“呿!少给我装可怜!这表情根本就不适合你。”龙马免费送了一记白眼给龙雅。

龙雅有问必答,乖巧得很。却在有意无意间,慢慢地将龙马从刚才的忧郁情绪中带了出来。

“那怎样才适合我哦?”

龙马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脸上浮现诡异的坏笑。

“呵呵……”龙马突然笑得前翻后仰,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画面。

“你笑什么?”龙雅困惑的表情一览无遗。

龙马假意干咳了几声。“咳咳……”待恢复常态后,龙马一本正经的回答。“没有什么。”

龙雅打量了龙马一会儿,怀疑地质问。“到底是什么?如果没有什么的话,干嘛会笑到那么白痴?”

龙马反击道:“你的笑容才白痴咧!我的这种叫正常。”

龙雅继续追问,佯装凶狠的说道:“快点说!刚才你干嘛看着我笑得那么古怪?”

龙马一想到自己刚才联想到的画面,无法克制的笑出声来。“哈哈~~~”

龙雅见状更觉得诡异。“喂!快点招供,你在笑什么?”

龙马抵死不从。要是说了出来,龙雅不把他杀了才怪。其实刚才他不过是想到,恐怕最适合龙雅的表情,就是那种放荡不羁、又夹带着一丝邪气、没有一丝认真的轻佻笑容。不过再后来联想到的就是:正在诱骗无知美眉的龙雅,脸上挂着轻浮的邪恶笑容。然后身为正义使者的自己在最危急的时刻出现,帅气地打出完美得无法挑剔的扣杀球,最终的结果就是龙雅那家伙被打趴倒地,鼻子还在下着‘血’。最后的最后,自己高傲的扬起下巴、回眸一笑,说出最经典的台词:你还差得远呢!

龙雅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龙马太过诡异的表情,既好奇却又不耐烦地说道:“小不点,看在我平时那么疼你的份上,快点说嘛… ”

龙马笑得东歪西倒,一不小心又动到了膝盖的伤处,免不了痛呼道:“嘶……好痛!”

龙雅撇撇嘴,难得摆出孩子气一面。

“少在那里演戏。快说,刚才在笑什么?”

龙马用手捂着自己的右膝盖,痛苦的说道:“我才没有演戏,膝盖是真的很痛咧!”

龙雅用怀疑的目光研究着龙马的表情。最后,忍不住心软的慰问道:“喂,没事了吧?我刚才已经帮你上过药了,要是还疼的话,就只能忍忍了。止痛药什么的可不能随便乱吃。”

龙马微微点头示意。其实他的膝盖真的伤得挺重的,一大片淤血淤青外,伤处除了痛还有一点麻麻的感觉。刚才睡醒下楼梯时,走路都很不方便。一拐一拐的,稍微移动下右脚,膝盖伤处立刻传来阵阵痛楚。

龙雅看了抱住膝盖露出一脸痛楚的龙马一眼,心中也有些不舍心疼。

“小不点,有没有好点?”

龙马胡乱的点点头。其实觉得右膝盖好像更痛了。在这里坐了一会儿,也没有移动到脚。现在不小心碰到伤处,一阵一阵的痛楚开始从膝盖处蔓延开来。现在整条腿又痛又麻又酸……那个切原赤也还真的是手下不留情,要是龙雅刚才没有紧急出现,只怕自己的脚还真的是会被废掉。一想到这里,龙马的痛楚好像被减少了一些。因为脑袋里装着的都是恶魔切原赤也的可怕眼神和恐怖的球风。

龙雅见龙马的神情有异,以为他痛傻了,柔声地安慰道:“忍一忍吧!这些天就先别打网球了。要是不想脚废掉,就给我安分点静养。”

龙马听到龙雅的关心话语,难掩心中感动。“哥……谢谢。”

龙雅闻言愣了一愣。这小不点很少会对自己这么好声好气的道谢。

原来人脆弱的时候,真的很容易变得失常。龙雅不自在的挠挠头,表情也有些别扭不自然。

龙马看着龙雅,无法克制地再次想起龙雅打球时的身影。龙雅很强,也很有网球天分。龙马突然觉得心里苦涩无比,隐隐作疼。自己努力了那么久,原来还是这么的脆弱、这么的不堪一击。在拥有过无数次的冠军头衔和听了数不清的赞美话语后,龙马慢慢累积建立起来的自信心在与切原赤也对战后崩塌了。原来自己就像老爸和龙雅常说的一样,真的很弱呢……龙马突然觉得自己根本不配与他们一起打球,因为自己的球技,根本就不和老爸老哥属于同一个等级。自己太弱了,永远都赢不了,永远也超越不了……自己明明是那么的渺小,只能依赖着别人保护自己……

龙马思绪千旋百转,用复杂难懂的眼神盯着龙雅不语。

龙雅也发现龙马的不对劲了,连忙出声询问道:“小不点,没事吧?膝盖是不是很痛?要不要我再帮你上药?”

龙马轻轻摇头拒绝。强忍已久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他赶紧低下头掩饰自己的失态。被切原赤也打伤的右膝盖真的很痛,不过真正让龙马失落伤心的是因为他意识到自己的懦弱胆小。在球场上遇上恶魔切原赤也,龙马确实被他犀利可怕的球风吓到了。在场上被打伤却无力反击,只能无助、惊慌失措的等待龙雅的出现。现在见龙雅这么关心自己,龙马再倔强顽强,也终究敌不过心中真实的情感。

龙雅见龙马红着眼眶,也开始着急起来了。龙马一向来性格都很狂傲也很独立,向来秉持着男儿流血不流泪的良好精神,今天怎么会这么反常啊?该不会是膝盖的伤比想象中的严重吧…?不过自己刚才已经检查过了,虽然淤血淤青严重,不过还没有到伤经动骨的地步。还是小不点真的是很疼,痛到受不了了?

“小不点,把脚伸直让我看看。”龙雅伸出右手摸摸龙马的脸颊和颈项,试图安抚着他家小不点的情绪。

怎料龙马见龙雅这么关心自己,压抑已久的情绪反而一次过爆发出来。龙马不是个爱哭鬼,从懂事以来,他似乎就再没有哭过了。不过今天看来是得破例了。龙马忍不住抽泣,却又倔强的压低着头,不想让龙雅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膝盖上的疼痛,与切原赤也对战的心理承受的压力和所有情绪,一次过被释放出来。泪水竟然决了堤。

看见龙马这副模样,龙雅真的被吓到了。龙雅一时慌了手脚,不知道要怎样去安慰伤心痛哭的龙马。龙雅欲言又止,想不到开场白缓和气氛。

“小不点?!小不点……?”除了一声又一声龙雅专属的兄弟有爱称呼,龙雅确实也想不到更好安慰的话了。

龙雅把身子又往龙马那里挪了过去,伸出了右手臂搭在龙马的肩上。一会儿轻轻拍打龙马的背,一会儿又摸摸龙马的头;一会儿低声细语说着哄小孩般的话,一会儿又只能像往常作弄龙马时一样,用激将法安慰龙马。龙马原本低头轻声哭泣,最后索性整个人贴在龙雅的胸前埋头继续哭。龙雅着实被龙马的举动吓得不轻。

龙雅手足无措地盯着龙马,开始思索着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惹哭了龙马。不过想来想去,还真的是毫无头绪,天晓得这小不点在哭什么啊?

“小不点,你干嘛啦?哭什么?”

龙马哽咽地说道:“感动啦……”谁让龙雅这家伙要这么关心自己,这一下子龙马哭得更凶了。

龙雅愣了半晌,下巴差点就掉下来了。

“喂……小不点……”龙雅一时无语。但是盯着哭泣中的龙马,龙雅的嘴角却扬起了一丝无奈又玩味十足的坏坏笑容。

“小不点,别哭了啦!要是再哭,我以后就叫你爱哭鬼算了。”

这句话果然有用。只见龙马泪眼汪汪的抬头,尽力平复自己的心情,用惯有的语气拽拽地说道:“哼!你敢?!”

龙雅见状,笑得更放肆了。“哈哈~~我们家的小不点,果然很有趣呢!”

“无聊。”龙马伸手擦了擦眼泪。

龙雅不说话,手法利落地伸出左手替龙马快速地擦掉左脸颊上的泪痕。

龙马威胁道:“今天的事不准说出去。”今天的自己真的是太失态了,要是让球队的人知道了,自己的颜面何在?

龙雅没有正面回答,反问道:“小不点,你刚才到底在哭什么啊?”

“没什么。总之,今天的事不能说出去!”龙马狠狠地瞪了龙雅一眼。

龙雅无声点点头,算是默许了。

龙马依旧不放心,再次沉声警告道:“要是你敢把这件事跟别人说,我就去跟Sally姐说,你趁她不在身边,就在日本一直胡乱泡妞、乱搞男女关系!”

自从龙马知道Sally这号人物后,他也慢慢地了解到Sally在龙雅心中占了很重要的特别位置。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让他在某次龙雅和Sally视频对话时发现,原来龙雅这家伙的死穴之一竟然是Sally。然后在很不巧的情况下,龙马再次无意间发现原来龙雅和Sally的关系暧昧不明,秘密复合在望!

“喂喂~小不点,你胡说什么啊!”龙雅大惊失色,慌忙为自己辩解。“我只是性格上比较开朗,生活圈子比较大而已。”Sally和龙雅的关系处在暧昧阶段,是否追得回Sally都还是个未知数。但是若让Sally知道那些花边新闻,自己的耳朵准要受罪了。

龙马不慌不忙地反驳道:“不对,‘开朗’这词汇太过肤浅了。最适合形容你的性格的,应该是‘开放’。”

龙雅禁不住皱起眉头。哎呀,这小不点什么牙尖嘴利的性格到底是遗传谁的啊?

“呿!你老哥我那么有人缘,你嫉妒啊?”

“哼!谁稀罕啊?”龙马送了一记白眼给龙雅。

龙雅将手搭在龙马的肩上。“小不点,说真格的。咱们俩兄弟感情这么好,你不会出卖我吧?”

龙马瞟了龙雅一眼,用高傲的口吻回应道。“看你的表现吧!”

“Sally的人很敏感的,要是让她听了什么流言蜚语,我就死定的了。你也不想你老哥我横尸街头吧?”龙雅笑得有些勉强。

龙马耸耸肩,接着摆出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

龙雅抓了抓头发,无奈的叹了口气。“算你赢了!我发誓不会把你哭成花猫脸的事情说出去。怎样?这下总可以了吧?”

龙马微微点头。

龙雅再次扬起迷人的微笑。“不过话又说话来。小不点,你跟我撒娇的方式还真是有些特别呢!哈哈~都几岁的人了,还哭得那么像个孩子似的,呵呵~”

龙马毫不犹豫又瞪了龙雅一眼。

看着龙马的黑脸,龙雅自然知道开玩笑也得有个限度。

“好好好……你就别气了。难得有空,陪我聊聊天吧!说说看,你这人到底是怎么了?干嘛没事哭成那副德性啊?”

一想到切原赤也的事,龙马又变回一张苦瓜脸了。龙雅好奇地打量着龙马,试探性地问道:“难道是因为今天的那场球?”

龙马没有答话,看来是猜中了。龙雅继续说道:“输球是常有的事,用不着这么伤心吧?反正你输我和输老爸的次数,与下午的那一场球比起来,你输切原赤也的事也变得微不足道了。”

可恶……非得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龙马再次狠瞪了一记白眼送龙雅。

龙雅嬉皮笑脸的说道:“真是的,看来咱们家的小不点还真是长不大啊~让人不放心哪!”

龙马闻言气得牙痒痒的,却又无力反驳,只好生闷气似的用力甩开龙雅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臂。

“哟~该不会恼羞成怒了吧?”

龙马重重地叹了口气,忍不住吼道:“喂!你废话很多咧!没事的话就回房间睡觉啦!少来这里烦我!”

被龙马这么一吼,龙雅似乎安分多了。他摸了摸鼻子,一脸讨好的说道:“好啦,是我错了啦,不该提你的伤心事。不过输球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像你老哥我,也常常在输球啊!”

“哼!你会输球才怪!”龙马很不给面子的冷哼了一声。

龙雅这次反应可快多了。“拜托,你老哥我又不是神。从小到大,我输老爸的次数可不会比你少咧!”龙雅说的可是实话。

这回轮到龙马一愣。对哦 ,他家老爸也算是网坛界的怪物之一,想打赢那老头子门儿都没有。也难怪龙雅这小子会输球啦!

“那……如果你和老爸打的话,谁会赢啊?”龙马好奇地问道。

“以前的话,当然是老爸赢咯!”

“那现在呢?”龙马的眼睛在发光,看上去像是很期待这问题的答案。

龙雅作状歪头思考。“嗯~~不告诉你!想知道的话,用自己的实力去找寻答案吧!”

龙雅站起身子,低头看着龙马。“只要你能打赢我,我就告诉你。”

龙马用坚毅的眼神回望着龙雅。“等我……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和老爸的。我会变强的!我一定要变强!”

龙雅微微一笑。“小不点,我会等你的。而你总有一天也一定可以超越我和老爸的……因为你是我弟弟嘛~”

龙马也笑了。

看了龙马受伤的脚一眼,龙雅朝龙马伸出了手。“起来吧!时候不早了,我背你上楼。”

龙马婉拒道:“才不要。我已经长大了,才不需要你背咧!”

“你以为我想背你啊?也不看看你自己多重~要不是担心你这脚伤恶化,我才懒得多事!”

龙马别过脸。“用不着,反正我既然有本事下来这里,一定也能够自己一人走回楼上。”

“嗄,这可是你说的啊?等会儿我跑了你可不要后悔噢!”

“不需要。”龙马再次斩钉截铁的拒绝。

“噢~既然你都不需要,那我就先走了!”龙雅再次试探性的问道。

龙马大力的摇头,不过心底却犹豫了。要是拒绝了龙雅的好意,自己呆会儿可有罪受了。不过要是让龙雅被自己上楼,自己的颜面何在啊~

“那我不勉强你了。你自己小心点走好,可别又摔伤了。晚安呀~”龙雅作状要离开。

龙马看着龙雅的背影,心底的天使总算战胜了恶魔,忍不住脱口而出道:“喂!哥,等我啦!”

龙马笨拙的想要站起身子,摇摇欲坠的步伐让龙雅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在龙马差点就要摔倒亲吻地面时,龙雅早已走到龙马的身边,双手稳稳地扶着龙马。“呵~还真是爱逞强又爱面子的爱哭鬼。”

看了嘲笑自己的龙雅一眼,龙马负起的用力挣扎。“哼!不需要你扶了,我自己能走。”

“呿!就说你还差得远嘛~来吧!反正刚才学校那么远,都是我背你回来的,也不差上楼回房间的这几步路程了。你少在那里闹别扭~”龙雅说着,就压低身子,硬是将龙马背起来了。

龙马闻言又是一幅呆样的盯着龙雅。“刚才是你背我回来的?”

龙雅忍不住吐嘈。“不然咧?难道你以为你只要晕过去,就能够自动回到家了啊?”

“……”龙马趴在龙雅的背上,不再跟龙雅斗嘴。

龙雅也没有再搭话。背对着龙马的他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这种温暖的笑容也就只有在面对亲人时,才会浮现出来。

过了不久,终于回到了龙马的房间。

在龙雅回房前,躺在床上的龙马很顺便的命令道:“出去前帮我把灯关了吧!”

龙雅无奈的叹了口气,顺手将灯给关上了。

离去前,龙雅柔声地丢下一长串话便关门离开。

“小不点,我是你哥,不管怎么样都会手下留情,不会真的对你下重手。老爸那么疼你,对你的好就更不用说了。可是外边的人对你可就不一样了。这就是现实。唯有继续变强,那样你才会有能力可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不会被别人给欺负了。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你早点休息吧!晚安。”

漆黑一片的房间,龙马耳边回荡的都是龙雅的那一番话。

龙马喃喃低语。“越前龙马,你还差得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