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Ⅲ:恋爱中的王子 - 30 晋升助教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12 7:07:54pm

其他·同人


青学男队网球社,一大清早就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大伙儿整齐地列队站好,静默地看着站在前方的3个人,就连大气也不敢喘。龙崎教练、手塚和大石面面相觑,都沉着一张脸。除了站在前面的三人,只见网球社的所有社员,包括校队成员在内,没有一个脸上是不挂彩,身上是不带伤的。

“龙马和龙雅那两兄弟怎么还不来啊?”桃城武小声地嘀咕。红肿的额头上还留有明显的伤痕,都是昨天被切原赤也打伤的。

站在桃城武身边的不二脸上也挂着彩,轻声地回应道:“应该快来了吧!”

算了算时间,老是睡过头、迟到成习惯的越前家两兄弟,差不多也是时间亮相了。今天一大早,收到风声的龙崎教练和网球社两大巨头立即召集所有人。大伙儿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一来到网球社就是这副光景了。看来待会儿免不了队长和教练的一顿痛骂。谁让他们昨天擅自与人轧球,这也只能怪他们自作自受了。

“龙马他们到底要不要来的啊?”海堂熏不耐烦地发牢骚。现在全员到齐,只剩下那两兄弟还没有露面罢了。

熟语说得好,白天莫要说人,晚上莫要说鬼。海堂的尾音还没落下,就听到众人纷纷说道:“快看!龙马和龙雅来了!”

龙马一见到此景,禁不住翻了翻白眼。天哪,待会儿耳朵可有罪受了。

龙雅头痛地伸手扶额。唉……可怜的我。

一看到龙崎教练杀人的目光,龙雅突然有种想当逃兵的念头。

“呵呵~这下,人总到齐了吧?”龙崎教练扬起笑容,不过她的眼神太过邪恶,让她的笑容变得异常可怕。

手塚面无表情的沉默着,不过他的目光停留在龙雅身上。大石的原本沉着一张脸,不过在看到龙雅的出现后,他的表情也不自觉变成有些诧异。大伙儿被感染到奇怪的磁场似的,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打量着龙雅。

龙雅不是白痴,自然也感受到这种不寻常的气氛。他歪头在龙马耳边低语道:“喂,他们都盯着我干嘛?”

龙马微微仰头,看了龙雅半晌后不耐烦地回应。“我哪里知道噢?”

凭龙雅多年闯荡世界各地的经验告诉他,经过昨天出手与切原赤也打了那一场球后,他往后想要在青学像以前那样无忧无虑混日子般的继续生存下去,恐怕是不太可能的了。

龙雅禁不住暗忖,千金难买早知道啊!早知道就不多事出手了。不过以昨天那种情况,大伙儿伤的伤,倒的倒……哪里忍得住不出手啊?!

就在龙雅的思绪千旋百转之时,龙崎教练却突然开口唤道:“龙雅。”

龙雅愣愣地应了一声。“是。”

龙崎教练冲着龙雅笑得非常灿烂,不过那种笑容在阳光底下却依旧散发着阴深的气息。

“待会儿我再找你算账~”龙崎教练的语调是温和上扬的,不过那眼神也太过邪恶了。

龙雅心道:“这下完了。”

果然不出龙雅所料,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下一秒,龙崎教练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用中气十足的声音,对着在场所有社团成员开骂道:“正式比赛就快到了,你们瞧瞧!现在的你们受伤的受伤,接下来的比赛你们还想不想参加啊?”

被龙崎教练一吼,大伙儿很有默契的低下头,赶紧鞠躬道歉。“龙崎教练,对不起。”

龙崎教练哪里可能这么快就消气,只见她又继续骂道:“就算是切原赤也故意找茬有错在先,你们也没有必要就一头栽下去,拿自己的生命跟别人硬拼!真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

龙崎教练看了伤痕累累的社员一眼,心中难免不舍心痛。不过越是痛心着急,她就越是骂得更凶。这正是所谓的爱之深,责之切呀!

大伙儿再次很有默契的低头认错。“龙崎教练,对不起。我们以后不会这么莽撞的了。”

龙崎教练看着大伙儿,一时不忍,也不懂要继续责备呢还是怎样。最后,龙崎教练瞟了手塚一眼,把棒子交给了社团主要负责人之一的队长。

身为球队队长的手塚会意地继续训话。面无表情的手塚表情严肃,即使不开口说话,也挺吓人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想再追究是谁对谁错。不过,球队的纪律不可以扰乱。你们未经许可就擅自用球场和外校生轧球私斗,这点严重犯了球队的禁忌。等会儿解散时,全体罚跑球场100圈!”

闻言,众人纷纷惊呼。

“什么?100圈?!”

“哇~破纪录了,100圈耶!”

“我的天啊!”

龙雅错愕的表情显而易见。嗯……那个‘全体’该不会也包括他吧?

大石见大伙儿七嘴八舌的谈论起惩罚,难得显现威严的抬手喝止。

“大家先静下来!我有事要宣布。”

众人停止躁动后,大石这个副社长娓娓道来一个惊人消息。

大石看了手塚一眼,轻声说:“手塚已经决定,下礼拜就要去九州治疗手伤了。”

听了大石的宣布,大伙儿脸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球场上,顿时又是一片喧哗。手塚面色沉重的低头思考。龙崎教练代他向众人解释。大石面露担忧。现在少了手塚这个大将,大伙儿的心情一定也会受到影响吧!

龙崎教练朗声道:“我相信这是对手塚最好的决定,当务之急必须将他的手伤治好。他也是万分不舍,不过为了球队,他牺牲了太多了。所以我希望,就算以后少了手塚,我们也能够发挥青学强大的团结精神和打不败的毅力和气势,一直闯关到全国大赛,等待手塚的归来!”

球场上片刻宁静,大伙儿的表情渐渐的从错愕和震惊中恢复过来。最后,他们的眼神都流露出坚毅的信念。出乎大石意料,半晌后,球场上响起一阵阵气势蓬勃的呐喊声。“青学!青学!青学!青学!”

龙崎教练欣慰的微笑点头;大石开心得差点感动流涕;当事人手塚用复杂的眼神盯着大伙儿不语。龙雅面露微笑,打从心底享受着青学众人的默契和攻不可破的羁绊之情。

良久之后,龙崎教练瞄了龙雅一眼,接着大声说道:“看到你们这么有气势,我真的很开心。今天,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宣布。”

众人面面相觑,都猜想着到底是什么事情。

不二忐忑不安的询问道:“龙崎教练,不会又是个坏消息吧?”

不二此话一出,大伙儿纷纷窃窃私语。只见龙崎教练难得恢复常态,笑言道:“放心吧!这事肯定不是一个坏消息。少了手塚这个主将,我决定晋升另一位社员成为助教。”

只见前方三人的目光全停留在龙雅的身上,全体社员不禁也开始把目光锁定在龙雅那儿。

龙马也不自觉抬头望着自家老哥,不留面子的吐嘈道:“教练说的该不会是你吧?”

龙崎教练冲着他笑得十分诡异,龙雅有种大难临头的错觉。

“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晋升龙雅成为青学网球社男队的助教,相信他绝对可以胜任这个职务。”龙崎教练的话就像是一枚炸弹,瞬间炸开了所有人的脑袋。

“教练,你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会胜任,那绝对不适合我。”龙雅很勉强地挤出一抹笑容,要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用‘不适合’这词汇,龙雅都觉得已经说得很客套了,正确来说让他接下助教职务根本就是“格格不入”嘛!

除了龙雅,大伙儿也都纷纷交头接耳,谈论着这次的内部人事决定。以他们对龙雅的了解,若不把龙雅平时的负面纪律记录算在内的话。昨天龙雅出面为他们解围,对于龙雅的实力,他们的心底都是有一股敬佩之意的。

“不适合?我不认为啊!不然你告诉我好了,让你做助教,怎么就不适合了?”龙崎教练抬眸直视龙雅。

省略思考,龙雅脱口而出道:“我迟到早退、个性懒散、不负责任、对于网球兴趣缺缺、加入社团资历最浅、不了解球队运作、球技未精……这些理由总足够了吧?”

龙雅毫不畏惧地和龙崎教练摊牌。如果说是他目无尊长,倒不如说他这种态度是在捍卫自己当个小小社员的福利。若是以后当上助教,想要过回以前那种浑水摸鱼混日子是绝对不可能了。龙雅的个性本是如此。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整个球场上,顿时变成龙雅和龙崎教练对立的场面。大伙儿识趣的闭嘴沉默,再白目的人也意识到这不是他们能够插嘴评论的话题。不过让大伙儿都傻眼的是,曾几何时有人胆敢在球场上与龙崎教练这么据以力争过。青学男队网球社,一向来都是龙崎教练的天下。她独有的魄力总会让人闻风丧胆,就算是他们这几个堂堂的男子汉,进了男队网球社,自然也得对龙崎教练恭恭敬敬的。只要龙崎教练说一,他们哪敢说不啊?这个越前龙雅到底何方神圣啊?也真是够特别的例子了。

龙崎教练继续说道:“哼!你的个性我哪会不了解。球技未精?哼呵……你当我三岁小孩容易骗啊?你的实力怎样,你我心知肚明。你老爸让你来青学,既然已经加入了网球社,这里就是我的地盘,我说了算!”现在球队虽然少了手塚,不过以龙雅的实力作为一个区区助教,龙崎教练还真怕委屈了龙雅。少了手塚,球队若想延续打进全国大赛的梦想,也只好作此决定了。

龙雅原本还想继续争论下去。怎料被龙崎教练果断地抬手打断。“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如果你不接受这职务,我铁定让你拿不到青学的‘毕业证书’。别小看我这个教高三数学老师的手段呀!”

龙雅愣住了。要是拿不到毕业证书,他不被他家老头子杀掉才怪!

球场上一片沉默,大家的视线都停留在龙雅和龙崎教练的身上。而龙崎教练和龙雅那两个当事人没有说话,只是挑眉互瞪着对方,谁也不想让步。

良久之后,龙雅率先打破沉默,结束大眼瞪小眼的雅兴。人家都说,抬手不打笑脸人。这回,龙雅笑眯眯地换上一抹亲切友善的笑容,柔声道:“龙崎教练,能否借一步说话啊?”

龙崎教练微微一笑。“好啊!”

见龙雅和龙崎教练走远后,手塚和大石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大石适时出声命令道:“为了不再让昨天的事情重演,现在全体罚跑100圈以示警惕作用。”

预料之中的,球场上一阵哀号。

龙马盯着自己连走路都有些困难的伤脚,郁郁的眼神瞟向手塚社长。手塚不是无情之人,自然也看得出龙马的难处。

手塚走向龙马,轻声道:“龙马,你跟我来一下。”

龙马困惑地盯了手塚半晌后,才缓慢地拖着脚步跟在手塚的身后。

—————————————————————

《青学的台柱》特别篇

“队长,你单独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啊?”

龙马仔细地观察着手塚的脸色。

“以后请别再做那么危险的事了。”

手塚冷冰冰的口气仿佛都能将周围空气冻结成冰。

龙马自知理亏,但还是不甘示弱的反驳道:“队长,那个海带头踩进我们地盘,都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难道我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默默地接受他的羞辱吗?抱歉,我办不到!”

手塚沉默了半晌,缓缓地开口道:“成为青学的台柱吧!”

“什么?”龙马问。

手塚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我真心希望……你和龙雅都能成为青学的台柱。”

“这话是什么意思…?”

手塚缓缓道来。“为了能打进全国大赛,大家都很努力。但是,全国大赛毕竟是用实力说话的地方。龙马,青学真的非常需要像你和你哥这样有潜力的人。以后不要再那么莽撞了。你必须清楚的知道,网坛界需要的真正运动员并不只是单单有实力而已,而是必须具备任何时刻都会优先保护自己,懂得照顾自己身体的球员。幸好这次有龙雅在场,倘若龙雅不在的话……我真的不敢想象你们会遭遇到什么可怕的后果。”

龙马怔怔的看着手塚,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刚才听到大石宣布手塚要请假到九州治疗手伤的消息时,龙马的心就一直七上八下的。作为青学网球男队的社长,手塚付出的实在太多了。

龙马轻唤一声。“队长…你的手伤……”片刻后,却依旧想不到该接什么话好。

对于龙马来说,手塚对他的影响也是非常深远的。

手塚轻轻抚摸自己的左手肘,据实以告。

“我这只手就连简单的举高挥拍接球动作都无法办到,看来手伤比我自己原先预想的还要更加严重。”

手塚不想隐瞒龙马,或许他也盼望着龙马是否会因为自己的手伤而决定继续尽力呆在青学,一直到青学网球男队能站在全国大赛的球场上,接受众人欢呼胜利的那一刻为止。

龙马听了手塚的真心话,心无法克制的狂跳。

他瞪大双眸,心中满是震惊。

手塚又接着说道:“我从教练那听说了一些……关于龙雅的事。”

听到熟悉的名字,龙马好奇的追问。

“关于我哥的事…?”

“龙雅以前在外头的经历、网球实力和来青学的目的,这些我都从龙崎教练的口中得知了。教练认为龙雅缺少的是份对网球的热诚和执着,而能牵制龙雅并监督龙雅的人,龙马你一定可以办到的。”

手塚难得展露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虽然那笑容浅得不能再浅了,但足以让龙马感受到手塚此刻坦然的心情。“龙马,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在球场上的潜力。只是对于龙雅,我始终抱着观望的态度。但是在我和龙崎教练谈过之后,我相信有龙雅带领青学的话,大家一定能够顺利晋级全国大赛的。甚至……龙雅的能力会更胜于我。”

龙马沉思了一会儿后轻声回答。“队长,就算我哥再怎么强,他永远都不能取代你。作为青学的队长,青学的领导人……只怕在我们其中或往后的日子里,都找不到能为球队牺牲和付出那么多的人了……”

手塚闻言怔了怔,有些迟疑的提问。

“这是…你的真实想法…?”

“对。这不仅仅是我的想法,而我相信青学所有人都会认同我的。”至少龙马从来都不曾看过谁为了追逐网球的梦想,这么的认真努力过,毫无怨言无悔的为球队默默付出。就算是手伤再重,或许也会因为耽误治疗而让左手报废,但是手塚却是那种直到最后一秒都还在为青学球队着想的人。

龙马很清楚的知道,手塚将会是他这一生宿命中的对手。如果将父亲南次郎比喻成自己的启蒙老师,哥哥龙雅则是自己的推动力,那么青学网球社团的队长手塚国光一定就是龙马想要追逐的目标。因为手塚他总是强大得遥不可及。

龙马笑着说。

“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成为青学的台柱!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你今天将这位子让给我的。”

手塚维持着冰山一号的冷脸。

“我从没打算要让位给你。”

“我知道。可是以目前情势来说,你不得不让吧?”

“我一定会回来的。”

“可别让我们久等了,队长。”

龙马说完话,转身便准备离开。

手塚看着龙马拖着伤脚,动作缓慢走远的背影,小声的低语。

“青学的台柱……全神贯注的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