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Ⅲ:恋爱中的王子 - 31 越前家传统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12 7:08:16pm

其他·同人


一来到龙崎教练的会客室,龙雅按耐不住性子直截了当地把话讲明。“教练,我知道你在盘算着什么。不过,也用不着把我拖下水吧?我的个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当青学的助教,只会给你们添麻烦而已。”

龙崎教练语重心长的道来自己的忧虑。“龙雅,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啊!手塚的手伤必须马上进行治疗,再也不能够拖下去了。但是为了球队着想,我能想出的办法,就只有靠你了。以你的经验和实力,带领着他们进军全国大赛,也并非难事。”

“教练,那根本不能够混为一谈。手塚去了九州,天晓得他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啊?再说,放眼全日本国中生网坛界,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是我的对手吧?”

不是龙雅自视甚高,更不是他自夸。以龙雅的实力和国际网球级水准,想要找个势均力敌的对手还真是有些困难。现在龙崎教练让他当青学助教,意味着他有可能也是得下场打球的,这让他情以何堪?实力发挥受限制,就和绑手绑脚没两样了。

“只要手塚回来,你就能自由了。我相信很快,甚至在全国大赛开打前,手塚就能回来的。”龙崎教练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其实当个助教也挺不错的,至少……”停顿了一会儿,龙崎教练尴尬地笑得十分不自在。一时之间,她也想不出让龙雅当个助教到底对他有什么好处。

龙雅挑高好看的眉毛,像是在无声地抗议。最后,龙雅摇头叹气道:“龙崎教练,我明白你的苦楚。不过,我真的不适合这个位子。职业网球月刊的编辑认得出我,要是以后我代青学出赛,他们不拿来大做文章才怪。”

龙崎教练闻言也微微露出惊讶之情,这一点她倒是忽略了。一直想着让龙雅暂时顶替手塚之位,带领着众人进军全国大赛。不过求好心切的她竟然忘了龙雅也是国际网坛知名人物之一,如果龙雅的身份和经历被爆出来,这确实是对一向来想要走低调路线的龙雅不太公平。

善于察言观色的龙雅见到龙崎教练面露难色,乘胜追击地说道:“教练,让我出手也不是不行,但是我赢了也不光彩啊!或许说不一定还会被有心人说成是在欺负人,那我一向保留的好名声不就毁于一旦了。”

听了龙雅的话,龙崎教练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哎呀,这龙雅会有好名声?信他才怪。

“呵呵~也许话说得夸大了些,不过也差不多意思啦~教练,妳就再重新考虑考虑吧!”龙雅很有自知之明,虽然他的好名声都是建立在实力的根基上,但他习惯挑衅别人的坏习惯也不知觉将他的‘好名声’败掉了不少。

龙雅安分地呆在一旁,天生软骨头的他悠哉闲哉地躺在长形沙发上,仿佛周遭的一切事物都不关他的事一般。龙崎教练瞧了龙雅一眼,沉默了半晌,似乎也在考虑着自己的决定。她的神情严肃,目光还流露出丝丝无奈。带领着青学网球队进入全国大赛,毕竟是她一生的心血和期盼,难道这愿望注定无法达成吗?青学的体制不坏,现在还加上了意外进入青学的龙马和龙雅两兄弟。或许……就像当初她探问龙雅的事实一样,青学的众人终究还是太嫩了。少了手塚,能登上国家级水准的人物,唉……

思及此,龙崎教练再次重重地叹了口气。而她的一举一动很轻易的勾起龙雅的注意力。龙雅躺在沙发上,不假思索地打量着龙崎教练。

“唉~~~”龙崎教练在会客室里沿着窗户来回渡步,没走几步就叹了好几口气。

龙雅看着龙崎教练的背影,突然觉得龙崎教练仿佛在一瞬间老了好几岁似的。不断唉声叹气的龙崎教练看起来心事重重,那满是经历沧桑的眼纹让她看起来更显年迈体弱。

“绝对是错觉!”龙雅低声低喃。龙崎教练方才还生龙活虎、处心积虑的在算计他当助教。这会儿,怎么就变得这么弱势了?龙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自从回到日本后,他那游戏人间、潇洒自在的随性心态就再也无法潇洒自若了。总有些事是会放不下的。

“唉……”就在龙崎教练叹了第N次气后,龙雅终于坐不住了。

龙雅轻唤了一声:“教练。”

龙崎教练慢慢回头,幽幽的眼神有些空洞,怅然若失的模样让龙雅的心升起一丝不舍。虽说是捍卫自己的权益,不过在龙崎教练面前,果然自己还是有所避忌的。不管怎么说,龙崎教练也算是长者,不仅仅是父亲南次郎的恩师,现在也阴差阳错的当了自己和小不点的教练。

“我想过了。你本是过客,青学的理想包袱也许真不适合让你来扛。不如……”龙崎教练前思后想,最后决定还是不要勉强龙雅了。勉强是不会有幸福的,这道理她这老太婆怎么会不知道呢?

不过,同一时间,龙雅也开口接话道:“不如我还是接下助教的工作吧!不过事先声明,不到危急关头,我是绝对不会露面打球的。”

龙崎教练惊讶的微微低头看着横躺在沙发上的龙雅。

龙雅继续说道:“反正留在青学闲着也是闲着,充当个兼职助教也无妨,我就当作体验人生好了。”他越前龙雅天生拥有辩论天分,反正白的他也能说成黑,黑的也能把它说成是白的,偶尔留个灰色地带让大家有台阶下也挺不错的。反正他就是无法狠下心拒绝龙崎教练。

龙崎教练愣愣地站在一旁,错愕的表情也看不出是惊是喜。

龙雅用一副搞怪的表情和怪趣的口吻说道:“教练,妳真是赚到了耶!进来青学的我还真是倒霉啊!”

见状,龙崎教练禁不住失笑摇头。这一刻,龙崎教练打从心底的感谢南次郎让自家的两个宝贝儿子都进了青学。或许,青学正是磨练他们两兄弟的好地方。另一方面,青学也真的太需要像龙雅和龙马这样的球员了。各求所需,这可谓是真正双赢的局面。

越前南次郎啊……你可真是想得周到!

龙崎教练看着轮廓神似南次郎的龙雅,嘴角微微上扬,形成温暖人心的弧度。

———————————————————————

又是一个宁静的夜晚,越前家大宅里一片和谐静谧的气氛。

“小子,听我恩师说,你被晋升成为助教了哦?”越前南次郎随性的翘着二郎腿,倒卧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

“嗯。”坐在另一边沙发的龙雅双眸紧盯着手上的I-pad平板电脑,只是敷衍的点头回应。龙马坐在龙雅的身边,目光也是寸步不移的盯着屏幕。龙雅和龙马共享着同一幅耳机,龙雅很自然地将手搭在龙马的肩膀上,两兄弟不仅感情好得令人称羡,关系也很亲近。

“你们俩兄弟,到底在看什么啊?”越前南次郎歪头瞧着自家的两个宝贝儿子。这问题他也不奢望会有人回应他,毕竟他真的太了解孩子们的性格了。果然不出他所料,过了接近一分钟,就连敷衍的回话也没有。

“喂!你们这两个臭小子!”越前南次郎禁不住叨念。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越前家的客厅也没有多大。不过将懒人本性发挥得淋漓精致的越前南次郎就连站起身子,走几步路就回到的距离都懒得移动。

过了半晌,终究没有人回答他。越前家的教育果然非同凡响。龙雅和龙马两兄弟看着平板电脑,看得入神的他们炯炯有神的目光闪耀着异样的神采。

越前南次郎些许不耐烦的朗声叫道:“越前龙雅!越前龙马!”很好,仍然没有一丝反应。就在越前南次郎准备要发飚之时,却毫无预警的被龙雅和龙马两兄弟的大反应吓了一大跳。只见龙雅和龙马兴奋抱在一块儿,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同时间喊道。

龙雅自信满满地向龙马说道:“就说她没问题的嘛~”

龙马也忍不住赞扬道:“好厉害,这也太强了吧!”

“Oh yes !”神情激动地两人还抱在一起,很有默契的击掌庆贺。

越前南次郎有些傻眼。真是的,这两个儿子都不知道养来干嘛的……

“喂……你们两个也好歹理下我啊!”越前南次郎有些委屈的抱怨道。

结果换来的是龙马嫌恶地喊了一声。“老头,别烦我啦!”

龙雅的注意力又继续留给手上的平板电脑,很明显是应酬地应了一声。“乖啊,等会儿有空我再理你。”

客厅里,又是一阵沉默。带着耳机的越前家两兄弟,压根没空理会南次郎。南次郎佯装楚楚可怜的模样哀叹道:“龙马,龙雅……你们到底在看什么啊?你们的老爸我快闷死了。”

见龙雅和龙马都没有打算理睬他,越前南次郎终于忍不住坐直身体了。他动作利落的翻坐起来,然后二话不多说的跑到龙雅和龙马的身边。差点就要被越前南次郎压扁的龙马,不耐烦地大喊道:“臭老头,你不要推我啦!”

因为老顽童越前南次郎的瞎搅和,三父子硬是被迫挤在一块儿,盯着龙雅手上的平板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温网大决赛同步直播的画面。

“哇~美女耶!长得还真是正点~不过怎么都是小妹妹啊?”

越前南次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而他的眼睛盯着的是站在选手休息席上的Sally。

龙马和龙雅听了南次郎的话,只是一个简单的眼神交流,两兄弟很有默契的随手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小枕头就往越前南次郎的方向丢去。

“不要打脸!”越前南次郎一时不察,来不及反应过来,结果尝到了被枕头海扁的滋味。

“喂!你们这两个不孝子,想谋杀自己老爸啊?!”

越前南次郎摸摸被打疼的脸颊,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龙雅和龙马根本不想理会白痴模样的越前南次郎,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观赏比赛直播。

“……”越前南次郎面色铁青的盯着自家两个儿子,气到说不出话来了。心理极度无奈又充满无力感,他这个老爸也太没有威严了吧!

就在这时,从厨房走来的竹内伦子捧着刚切好的水果,柔声叫唤道:“都过来吃水果吧!”

刚才完全不给越前南次郎面子的龙马和龙雅,却意外地立即回应。

龙雅摘下耳机,将平板电脑交给龙马,就马上站起身子走向竹内伦子。龙雅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妈,我帮你拿吧!”

竹内伦子满心欢喜地将水果盘拿给龙雅,然后两母子缓缓地走到客厅。一看到地上乱丢乱放的小枕头,竹内伦子用些许责备的语气问道:“怎么把小枕头乱丢啊?”

“小不点。”龙雅轻声唤了一声。龙马会意地点头,立刻把平板电脑放到一旁,动作迅速的捡起地上的小枕头。

竹内伦子满意地点点头,一脸自豪地看着自家两个孩子。被晾在一旁许久的越前南次郎回过神后,忍不住发飚。

“喂!我受够了。你们这两个臭小子,还真是会看人脸色做事。怎么我和你妈妈的待遇差这么大啊?”

龙马和龙雅沉默不出声,竹内伦子倒是替他们抢白了。竹内伦子虽然青春不复再,不过保养得宜的面容看上去已久清新亮丽。她横瞪着美眸,怒视自家老公。

“老公,你要教训孩子的话也得给他们一个好榜样啊!”

越前南次郎一时被堵得哑口无言,敢情他这个老爸真的有那么差劲吗?

听老夫老妻的竹内伦子训斥自己,面子挂不住的越前南次郎将目光转向自家儿子。

“喂!你们两个评评理。我真有那么差啊?我什么时候给你们坏榜样了?”

龙雅省略思考,一针见血的说道:“除了网球……”

龙马心领神会地接话道:“其它的就算了吧!”

客厅里一阵沉默。三母子站在同一阵线,存心给他越前南次郎难堪就是了。越前南次郎忍不住感叹道:“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也想好好修复下他们父子的亲情关系呀!”

虽然龙马和龙雅老是表现得对自家老豆满不在乎的态度,但事实上他们两兄弟对自家老爸可是十分钦佩的。不过个性使然,跟老爸斗嘴抬杠也是他们的生活情趣之一。这样的生活才有乐趣嘛~

竹内伦子忍不住笑出声来。“你瞧,你都给孩子们什么榜样了?哈哈~”

“唉……算了,算了……反正我就是说不过你们母子三人。”

越前南次郎认命似的坐回沙发。

越前家两兄弟和母亲相视一笑,和乐融融的温馨一家子。

眼尖的竹内伦子也瞧见了椅子上的平板电脑。“龙雅,Sally的比赛打得怎么样了?”

龙雅难得回到家里住,竹内伦子也和儿子闲话家常。聊天的次数多了,谈心的次数自然而然也会增加。若没记错,龙雅说过他对前女友Sally也颇有好感。而今天就是Sally参加大决赛的日子了吧!

“众望所归,打赢咯!”龙雅笑眯眯地将平板电脑拿给竹内伦子。

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也仿佛感染到那儿现场一片欢腾的气氛。竹内伦子笑得眉开眼笑。“Sally可真是厉害!你瞧瞧,这么好的女生你也舍得放手?可别学你老爸的坏习惯,处处留情,到时候名声败坏可就没有好女生要你了。”

越前南次郎竖起耳朵,像刺猬般防备着。

“我听到有人说我的坏话了。谁说没有好女生要我?妳不就死心塌地地爱着我吗?”

竹内伦子听了老公的调戏话,羞得脸颊变得通红。

“你胡说什么!别在孩子面前说这些有的没的。”

龙马一向来都对情情爱爱的事兴趣缺缺,面无表情的他继续吃着水果,没有理会父母亲和哥哥的对话。生性开朗的龙雅,思想受西方教育影响也很开放,所以并不介意。

龙雅还打趣道:“妈,老爸的意思是说,能娶到妳这好女人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龙雅的话惹来客厅里一片笑声。龙雅面带微笑的从水果盘拿起自己专属的橘子,孩子气的笑容浮现在他的脸庞。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新鲜橘子,龙雅满足的舔了舔嘴角。

越前南次郎忽然开口问道:“龙雅,是不是交女朋友了?有的话,带回来给咱们俩老看看。”

竹内伦子笑着回应道:“龙雅,要是真有好对象,我们倒是不阻止。不过你这年龄还是以学业为重较好,还有啊,感情的事还是要有分寸,可别越过‘底线’了。”竹内伦子故意强调底线两个字,那暧昧的语气让龙雅差点没被最心爱的橘子哽到。

“老妈,妳想到哪去了啊?你儿子我表面放荡,其实心里专一的很。再说,不该做的事,我自己知晓,会有分寸的啦!”

“呵呵~听你的语气,是有对象了?”越前南次郎不动声色地打量龙雅,试探性的问道:“是上次那个女孩吗?叫什么Sally的?”这就是越前家的传统,越前家的教育方式。

面对父母亲的追问,龙雅重重地叹了口气,瞟了龙马一眼。“小不点,这里交给你了。”然后,龙雅冲着自家父母露出灿烂的笑容。

“老爸,老妈,我突然想起有些事,先闪人了~晚安。”

就这样,龙雅带着心爱的橘子,溜之大吉逃也!

越前家俩老看着龙雅逃之夭夭的背影,无声叹息的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