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冥城之乱 - 16:邪草地狱

无痕三少≪弑魔者≫  - 发布于2019-09-06 12:38:49am

奇幻·玄幻


“你说真的?”白月疑惑地问道。

尽管男巫开出的条件正好满足两人的需求,但还是再三确认较好。

“我的三轮车虽然旧了些,但驭2个亡灵还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你们替我办件事,我不会收你们怨气或灵魂,载你们去下段阶层一趟。”男巫恭敬地说道。

两人对这名看上去年轻的男巫第一印象挺好的,竟对他的提议有了一丝的心动。

然而这就让拼接尸怪不乐意了,扯着阴沉的嗓子怒吼道:“杉卡,你是打算抢生意吗?!”

就连他车上系着的骷髅马们,似乎也感应到了主人的愤怒,纷纷嘶吼地叫嚣起来。

“客人自来自去,没有谁抢谁的,两位客人怎么选择也轮不到我们决定。”这名唤做杉卡的男巫大无畏地回道。

对于他这义正言辞的态度,两人也默默提升了几分好感。

“桀桀,就你这辆破车也敢和我抢生意?就不怕咽不下去吗?”拼接尸怪眼睛微眯,若有深意地问道。

这完全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凯特和白月又如何听不出来?

“我相信冥界是讲律法的!”杉卡态度坚定地说道。

“很好,我们走着瞧!”拼接尸怪没有继续逗留的意思;它可没少做坏事,因此也害怕被举报;毕竟冥界的刑罚是很残酷的!

它的马车虽好,但相较于杉卡的实惠建议,两个菜鸟断不会选上自己的马车。

真要打起来,他和杉卡的境界也是旗鼓相当,谁赢得了谁还说不准,没必要为了这一时之气引来冥刑者关注。

于是,本以为能白捞2个鬼奴的他,就这样气急败坏地驭车离去。

杉卡眼见对方离去,不由地长呼了口气,然后再问道:“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行,说说看你的条件吧?”白月惯性地摆出平常赏金猎人的态度反问。

要知道,替人办事来换取报酬可是他的老本行,他也没什么好抗拒的。

“嗯,我本身是个巫医,为了采取一些‘冥草’需要到邪草地狱一趟,可我偏偏没怨气雇佣强大的保镖陪我同行,我希望两位能够在我采集冥城的时候,担任我护卫的工作。”杉卡一脸诚恳地提道。

冥草,是冥界亡灵对魔草的统称;冥界中的特殊环境,也造就了许多人间没有的特殊植物在此生长。

而邪草地狱,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友善的地方。

“你这么肯定我们两个的实力?”凯特疑惑道。

他们对这里的亡灵来说,也不过是刚来不久的菜鸟,这名叫杉卡的男巫竟然如此笃定地提出要求。

“虽然两位隐藏得很好,但我能看得出来,两位不是亡灵吧?”杉卡细声问道。

?!

两人顿时倍感惊讶。

“两位不必惊讶,我们男巫一族毕竟都是从人族转化过来的,自然能对一些冥界之外的力量有所涉猎......”杉卡继续说道。

白月也不由和凯特相视一眼,在想着是否该出手灭口,毕竟被亡灵知晓他们的身份,多少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你们都是来自魔界的大人吧?”杉卡满眼憧憬闪光地问道。

蛤?!

刹那间,两人才稍稍运起的魔能都同时熄灭了。

魔界的大人?这......

白月是一阵懵,但凯特却明显地若有所思。

想来对方是感应到了自己身上的真魔气息,因此才会有了这层的解答。

男巫的先祖,就是参与了邪恶研究才被逐出人界的黑法师,指不定这邪恶的研究正是和真魔族有所关联,所以他才能这么敏感吧?

在诸多位面的族群中,真魔一族的强大仅次于神族,作为小亡灵的他会这般恭敬也是个道理。

“放心吧,两位大人来这里肯定是有什么隐情,我绝不会泄露出去,还请你们多多关照卑微的我。”杉卡恭维道。

两人相视一眼,索性将错就错地应道:“行,事后记得履行你的承诺。”

有着魔界大人这层身份,反正也挺方便的不是?

于是,两人便乘上了杉卡所拉的三轮车,共同前往邪草地狱。

一路上,这辆三轮车虽然只是在死亡荒原的上空悬浮飞行,却也显得摇摇晃晃的,好似随时会散架一般,令两人是阵坐立不安;这样的三轮车真能飞到下段阶层吗?

抱着这样的怀疑,他们终于还是来到了目标地点--邪草地狱。

在这里,生长着许多比亡灵兽还要凶残的冥界植物,许多上位失败、不慎坠入其中的大亡灵们都在这可怕的植物炼狱中挣扎。

像是纠缠、捆束着亡灵们的荆棘丛。

藤蔓中的尖刺时不时都在榨取着大亡灵们身上的邪怨之气,借着它们的修为来滋养自身,当榨无可榨的时候,便索性一个收缩紧绷、将其拧断,以残肢碎肉化作土地的堆肥。

再不然就是长着狰狞面孔的魔鬼南瓜,它会强行催眠其他大亡灵将自个儿的脑袋拧下,再将自己给替换上去,借此取而代之。

而原本的亡灵脑袋则会被安插在魔鬼南瓜的藤蔓上,表情扭曲地发出哀嚎,以无穷的怨气滋育着冥界;这也是异种亡灵--南瓜鬼的诞生模式。

随后更有一些能任意奔跑的八脚捕蝇草,时不时会追捕在这地狱中落单的大亡灵,灵活地活动脑袋将其猎捕;气势上简直比亡灵兽还要骇人。

杉卡作为一个时常采摘冥界植物的巫医,自然有许多回避这些危险植物的法子,它也将之一一教授给了凯特和白月。

像那些能够任意活动的捕食性植物,视点其实差得很,只能看见会动的物体来追逐;因此碰见时只要站着不动,等它走远就基本没事。

而一些会实行催眠亡灵的植物,通常都是借由花粉散播的方式来进行,因此在接近时就要封闭自身的嗅觉等等。

两人本身就对魔草的学识甚是了解,所以有关这些冥界植物的学识,他们很快就掌握了下来。

这里的冥界植物基本上对杉卡无法构成什么威胁,主要还是徘徊在邪草地狱中的其他巫医,经常会掠夺其他弱小的巫医,夺取他们的劳作成果,所以他才会恳求两人的保护。

?!

忽然间,凯特的目光似乎瞄到了什么。

这不是噬元芋吗?

他当下就凑了向前,再三确认。

冥界竟然产有这种在远古时期就绝迹的魔草。

凯特禁不住抓起那块噬元芋进行打量,当中所蕴含的元素自然是冥界气息;毕竟冥界之中不存在外界的其他元素,会生得如此也是当然的。

岂料,这在他收纳空间中早就种有的魔草,竟然煽起了收纳空间当中,栖息在噬元芋生长地中的巨噬蚁群。

经过4年时间的酝酿,它们的族群如今已经扩展到了整整数十万只的数量,与早期入住在另一边山头的蓝星蛊族群相较,已经有了不落于后的规模。

可不知为何,有了充足的粮食和生活环境,巨噬蚁群仍是无法再进一步,甚至还无法投用于实战上。

目前的族群发展,只是光凭蚁后一体繁殖所得,其他个体丝毫没有任何成长的趋势,过了4年仍旧停留在幼蚁的阶段。

凯特也猜测过可能需要有关的对应元素刺激,才能令它们成长,但本身就持有10个元素的他,也实在想不到哪里能够寻得匹配巨噬蚁的元素。

里头蕴含的幽冥气息,姑且也算是一种元素吧?

然而这噬元芋在这邪草地狱中就跟杂草似的长得遍地都是,似乎没有亡灵去挖掘。

杉卡很快就注意到了凯特的目光,于是问:“这只是种没用的杂草,你看这做什么?”

杂草?

杉卡竟然说噬元芋是杂草?!

凯特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在神炼鼎中的器灵特拉斯听到,更是差点泪流满面;想当年自己搜集噬元芋的时候,还难免要和其他同行爆发一场争夺战,多少的血泪和辛酸在这刹那间仿佛变得可笑至极。

没错,对亡灵而言,吸纳元素维生的噬元芋只是毫无作用的垃圾;毕竟亡灵本身的修炼体系并不需要元素,而是灵魂所淬炼出来的怨气结晶。

故此,千百年来,冥界中的亡灵从来都不晓得噬元芋所拥有的价值;这完全是暴残天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