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35:狼妖追赶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9-09-15 1:38:39pm

奇幻·玄幻


为首的巨狼一声下令,其中一只灰狼立即就扑上前,轻而易举撕下了稻草人的胳膊。

其他狼只见状也都按奈不住,再次哧呼哧呼喘着粗气,脸颊激动得止不住颤抖,爪子还在地上来回摩擦,理智几乎都要控制不住肢体的冲动了。

君幂原本还在疑惑,这群狼妖又是现真身,又是破屋而入,不会就只为了撕稻草人偶这么简单吧?

才萌生起这想法,咔嚓一声,徐娴怀里小男孩的胳膊应声而断,伤口如同被硬生生撕开那般难看。

鲜血直接喷涌而出,但是那孩子却丢了魂似的,不疼不哭也不闹。

“不要!!!!”徐娴的脸上也被鲜血给溅到了不少,泥血交错,看见眼前的景象顿时面如死灰,放开孩子挣扎着想冲过去将束魂傀夺回。

可毕竟徐娴和巨狼的实力太过悬殊,她还没来得及碰到束魂傀分毫,就被巨狼死死摁在了地上,灰狼见徐娴还不罢休就将口里的束魂傀叼得更紧,眼前这情况哪还容得她再轻举妄动。

“不要......老吴,求求你,你要的狼玉已经夺回去,我的孩子也再回不去从前了。如今我已经一无所有,那孩子是我唯一活下去的希望。”一语至此,徐娴竟然呜呜地哭了起来,泪水纵横。“能不能看在孩子是无辜的份上,饶他一命......”

“狼玉乃我族祖师留下,纵使我族长老数十名有余,也未必能修炼出半颗狼玉。若不是那次我儿出了意外,急需狼玉活命,我也不会让狼玉现世。”

巨狼不为所动,眼里尽是冷漠,提及狼玉被夺时,摁着徐娴的爪子不知觉用力,悲愤的目光一闪而过。

“你可倒好,狼玉在我儿体内不到一年的时间,你就将狼玉给夺走。失去狼玉意味什么你清楚得很,但你还是选择了夺狼玉。当时,又有谁可曾想过要饶他一命?”

狼妖为何愤怒,为何会找上徐娴?

顷刻间,君幂大约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也仿佛读懂了巨狼的心情

看似平静,心里却翻江倒海了无数次,甚至百孔千苍。

寻找多年的复仇对象也就近在咫尺却没有发现,那人长久以来还装作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继续围着自己转。当这么一个谎言被洞穿后的打击会有多大,应该只有当事人才能理解。

那就好比我把信任给了你,你却仗着我的信任伤害了我最想保护的人后,还陪着我一起流泪,对我说世上没有时间治愈不了的伤痛。

这种感觉比直接被伤害还要难受,还要痛彻心扉。

也就是这种心情,造就了巨狼的冷漠,翻脸不认人。

若追究起前因后果,徐娴是自作孽不可活。杀人偿命一点毛病也没有,即使巨狼的孩子命大最后被救活了,徐娴那也是杀人未遂,是应该受到惩罚,可君幂还是接受不了江湖上一言不合就杀人的那一套做法。

“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活该被千刀万剐,只求求你放过我儿!”狼是最记仇的动物,徐焉心里清楚这一次是注定要以命来还的,她死死挣扎,声音因过度嘶喊而沙哑不堪,但她还是拼了命地嘶吼,仿佛只要她喊得大声一点,巨狼就会放过她的孩子一样。

巨狼没有饶过他们任何一人的意思,脸上露出一丝玩笑,道“是生是死,可由不得你。”

言罢,巨狼仰头嗷呜了一声,张开血盆大口直接朝徐娴的脖子啃去,其他狼只也得到了应允瞬间动了,疯狂朝徐娴进攻,另一只灰狼则合起嘴巴打算把束魂傀给咬个稀巴烂。

奇怪的是,攻击徐娴的巨狼和狼只皆扑了个空,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徐娴压根儿就不在他们围剿的范围里。

躲在一旁目睹一切的君幂目也是懵了,明明一刻也没有分神地盯住徐娴那头但她却连徐娴什么时候逃走的也不知道。

再次见到徐娴时,她已经手握由黑气凝成的虚剑,侧躺着从灰狼的脚边滑过,提剑往灰狼的下颚抹去了。

灰狼大惊,连忙闪躲不过下颚还是被徐娴划出了大洞。原想徐娴会趁着空隙逃跑,但她只收起了虚剑,徒手穿过灰狼的下颚使尽浑身的力量将束魂傀从狼口中拉出,扔出狼群。

倏然,所有狼与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了甩出门外的束魂傀,被徐娴袭击的灰狼虽伤得不轻,可和身上的伤放在一起比较,终究还是让徐娴给伤着这事更另它不痛快。

它无视下颚的伤给徐娴一个反扑,狠狠在她肩上咬去一大块肉。

扑了个空的为首巨狼没像其他狼只一样满脸震惊,仿佛他已经料准了徐娴那老狐狸不会轻易束手就擒。

“去追束魂傀。”

巨狼不急于亲自对付徐娴,更放着墙边呆傻的小男孩不管,反而命令狼只以最快得速度将门外的束魂傀给拿回来。

毕竟那小男孩已经是个空壳子,凭他自己是不会跑的,反倒是那束魂傀,让它跑了就再也找不回了。

被甩出的束魂傀就落在君幂不远的草坪上,君幂眼瞅着孤零零躺在草坪上的束魂傀,想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冲出去将束魂傀带走。

可她一见自屋内走出的狼妖她就秒怂了,双脚很诚实地砸地上扎了根,动弹不得。

毕竟她要面对的可是狼妖啊,若真正面冲突君幂一介凡人哪打得过它们?

况且那群狼妖有多恨她也不是没有见识过!

霎时间,一场天使与恶魔的拔河悄然在君幂心里进行着,见狼妖离束魂傀越来越近,她瞬间都快急哭了。

明明就是个不起眼的稻草人偏偏却和一条性命给拴在了一起还要这么巧给甩到她面前,若她见死不救不就间接成了杀人凶手?

这不是老天在欺负她么!

转眼间狼只已经到了束魂傀面前,距离束魂傀不到半米。

反观狼群里,徐娴已经被狼只扯得混社没有一块完整的肉,只微微一动浑身就疼得直直颤抖,应该是被逼到绝境了。

“孩子!快逃!”

即便是这样,她依旧声音颤抖地喊道,先是隔空对小男孩注入一黑气后,死死抱住为首的巨狼尽可能牵制它。

就在这时,屋外草坪上原本瘦干的束魂傀竟然跟打了气一样涨起来,条条捆在一起的稻草不仅融在一起成了皮肤,长出双眼睛和嘴巴,撑断了捆在上头的草绳子,整个束魂傀甚至鲜活了许多,接着动了起来。

像极了一个长了腿的黑团子。

只见束魂傀一个鲤鱼打挺,接着站了起来甩一甩头,后退两步然后突然发力,跑得比兔子还快。

只是束魂傀千算万算,可算漏了前方还有个巨人!

束魂傀奔跑的当儿只顾着提防后方的狼只却没有发现前头还有个巨人,直接迎头撞上,撞得满眼金星。

束魂傀定了定神,上下打量了君幂,向她做了个揖的动作,眨着水灵灵的双眼,可怜兮兮地望了望身后追来的狼只又望了望君幂,分明是在求救。

而君幂只顺着束魂傀的视线朝狼妖那头望了一眼,莫名的威压就袭遍全身,汗毛瞬间收紧!

强敌就在面前,君幂再也没有时间犹豫,本能地带上束魂傀仓皇出逃。

“嗷~呜~”

奉命拿回束魂傀的两只狼原本还属于慢走的模式,意识到不明人物抢走了束魂傀,便一声怒吼追了过去。

随着束魂傀的离开,木屋内原本呆木小男孩此时竟也站直身躯,在木屋上撞出个洞一溜烟地跑得没影去了。

夜幕低垂,林子里的叶子几乎把光都挡住,阴森森一片。

君幂在林子里以蛇行的方式在跑,气喘如牛大汗淋漓,即便此时虫子肆无忌惮地叫着,依旧掩盖不了她那活人喘息的声音。

以及身后狼只踩在枯叶上追赶的声响。

没一会,君幂就甩开狼妖一段距离了。

但是那群狼妖到底也不是吃素的家伙,她依稀还能感觉到它们的穷追不舍,而且数量在逐渐增加的感觉。

眼瞅着跑的时间越来越长,君幂越感吃力,脚下的动作也越来越慢,那只趴在君幂肩上的束魂傀竟然开口说起话来,声音就像是婴儿似的。

“接着跑呀!那几只狼妖就快追上来了!”

君幂直接翻了大大的白眼,谁不知道身后那狼妖就快追上来了,但她就快不行了呀!再不缓口气她都快断气了!

“你会说话?”

“废话,是空气在和你说话不成?别浪费力气了,得把力气都留在逃跑上才行,快接着跑呀!”

跑你大爷!

君幂都快骂人了,原以为束魂傀又小又弱,她才决定淌这浑身的,合着半天原来这束魂傀是个小人精,还站着说话都不腰疼,有本事就自己下来跑跑看呀!

虽然这么腹诽着,但是君幂的身体却不知不觉继续动了起来,因为追在身后的狼妖的速度确实很快,才歇口气的时间狼妖就逼近了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