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49 困兽之斗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21 7:31:08pm

其他·同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球场上双方的人马聚集,唯独其中一方似乎出了一点小状况。

“Ivan失踪了。有没有人看到他?”因为Ivan的缺场,球场上引起了一阵小骚乱。

长得凶神恶煞的Arnorld霸气十足的坐在球场旁放置的阳伞下。“给我把他找出来!”

众手下见自家老大的脸色不对,赶紧领命找人去。不远处的天台上,龙雅一手拿着不知从哪里A来的网球拍和网球,另一只手把玩着最心爱的橘子。他居高临下远远遥望着Arnold等人的一举一动。

只见Arnold听了手下的汇报后,再次大发雷霆。“他竟然敢背叛我,一定得让他付出代价!”

龙雅轻轻勾起嘴角一方。就算不用想也知道Arnold一定在为Ivan的无故失踪生气。看样子宫崎雪已经成功和Ivan见到面,至于接下来能不能成功将Ivan带离这里,就得看宫崎雪自己的能力了。

龙雅将橘子收进口袋里。他犹如狩猎中的花豹,静静地凝视着自己的猎物伺机行动。虽然少了Ivan,不过已经下好注的球局照常进行。现场的观众气势高昂,Arnold面色铁青地准备离席。面无表情的龙雅看起来有些冷漠。龙雅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目标,神情认真的他目光寸步不移。

Arnold已经站起身。一群跟在他身边的黑衣保镖也早已准备就绪。站在天台上的龙雅,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轻轻的扬起嘴角一方,不名意喻的邪魅笑容。移动中的目标。忽地,一颗网球以急速划破空气。

“咻——”Arnold的黑衣手下和训练有素的保镖们敏锐地察觉到空气中不寻常的流动,立刻将Arnold团团围着,竭力保护自己的主子。

天台上的龙雅手握球拍,用戏虐的语气嘲笑道:“太慢了。”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龙雅的网球向来都是例不虚发。不管是打人还是和别人比赛打球,结果都是一样。Arnold预料中的被网球击中。在他捂着喷着血的鼻子倒下的同时,大伙儿不约而同地东张西望找寻袭击者的踪影。不文雅的咒骂声此起彼落。

龙雅居高临下俯视着在找寻自己的众人,心中暗笑不止。“还差得远呢!”

龙雅的脸上挂着邪气十足的危险笑容。球拍再次扬起。这里是Arnold的地盘。那又怎样?黄色小球再次飞舞,蛮横地打向Arnold的左眼。看着打出的网球命中目标人物,龙雅轻藐地扬起嘲讽的笑。这一次,大伙儿终于看清一直在高处暗算Arnold的是谁。

“他在天台那里!”众人的目光纷纷转移到龙雅的身上。

狼狈不堪的Arnold在手下的搀扶下站起身子,用近乎撕吼的声音命令道:“给我拿下他!”

Arnold的一字一句都毫不掩饰他的怒气,众手下哪里还敢怠慢,飞也似的就奔向阳台那里抓人。Arnold面露痛苦之情的用手捂着自己的伤处,愤怒之极的他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着身子,他的心情简直可以用糟透了三字来形容。

Arnold,他就是黑道的帝王。黑白两道有多少人得看他的脸色办事,就算他只是跺一跺脚,这黑白两道铁定也会引起不少的风暴。现在这种被人当面挑衅的做法,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摆。不管付出多少代价,他一定要把偷袭者碎尸万段!而这正是龙雅的目的之一。

只要能引开Arnold的注意力,宫崎雪能和Ivan谈话的时间也会变长。至于接下来的场面要怎么收场,确实是个深奥的问题。球场上的为数众多的黑衣人动作迅速的朝天台上的龙雅逼近。

效果达成了,不过逃亡的部分……抱歉,并不在龙雅的计划之内。龙雅向来都不是个喜欢深谋远虑的人,而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龙雅他是个超级讨厌麻烦事的懒人一个。

思考?哼,他不是没脑、更不是脑生草。只要有脑,自然就会思考。只不过,这种太过无聊又没有挑战性的事还是少去打扰他为妙。既然不喜欢思考长远的问题,那就只要解决眼前的问题就行了。花时间和脑力去解决未来那些还没发生的蠢问题,不如快手快脚地先把眼下的事做完还更好。龙雅微微叹了口气,再次执起手中的球拍。手中的网球已经被抛向半空中。

没有加入追捕行动的黑衣人A守候在Arnold的身边,他眼尖的发现天台上的人杀气腾腾。只见他颤着声惊呼道:“天杀的那家伙在干嘛?”

大伙儿循声望去,都忍不住怔了一怔。“我的天哪!”剩下的只有似有回音般的‘我的天’。

龙雅击出的网球力道很猛,球速快得连风都追不上。而目标只有一个-Arnold。Arnold的手下们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很有默契地都避开了这一球。只能说真的很幸运 。至于倒霉的那一个,不仅躲避不了,还再次狼狈的跌到四脚朝天。

Arnold的手下用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死死地盯着天台上的龙雅猛瞧,视线一步也不曾移开。至于Arnold,谁能有空理得那么多,处在震惊中的大伙儿一时间也反应不过来。他们都打量着远处的龙雅,心道:究竟是何方神圣驾临,竟敢对Arnold如此大胆放肆。

如果说每个人在对于不同的人事物,也会有不同的性格的话。那请容我大言不惭地说句,这就是龙雅的其中一个性格。不仅仅胆大包天、还猖狂无比、唯我独尊……没错,这就是龙雅。如假包换的越前龙雅!

球场边,Arnold伤痕累累的跌坐在地。天台上,龙雅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脸上的表情堪称于恶魔的微笑。对于Arnold这种没有黑道道义的无情冷血之人,龙雅从来都不会手软客气。这些天秘密帮宫崎雪调查Ivan的事,他也或多或少听到了Arnold所作的不法勾当和那些让人不齿的犯罪前科。Arnold果真是穷煞恶极之人,某个层面的意义上来说,龙雅此举也只是顺道帮那些被Arnold荼毒的可怜人出一口恶气罢了。

龙雅冷冷地望了一眼Arnold狼狈的身影,然后毫不恋战地潇洒转身离去。不同于楼下匆匆忙忙赶来追捕龙雅的一众黑衣人,龙雅步法稳健而自信,淡定从容的表情上看不出一丝惊慌。既来之、则安之。船到桥头自然直,反正都出了手,也早就料想到会有这一步。

龙雅随手将网球和球拍扔掉,撇下最后的累赘。

现在他需要的,只是口袋里那颗橘子而已。

———————————————————————

网球俱乐部里某个隐秘的被废弃旧仓库里,传来激烈的吵架声。门外站着把守的Eric不时向里头张望,但是他还保留了更多的专注力,四周围只有有任何风吹草动都无法逃过他的眼睛。

“Ivan,跟我走好不好?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真的无法看着你继续跟着Arnold那混蛋!”

宫崎雪神情激动地用哀求的语气对着眼前长相俊秀的少年说到。

Ivan气愤地甩开宫崎雪拉着他的手。“雪,你根本不明白!我是没有办法离开他的!谁让妳来找我!我根本不需要你们的帮忙!”

“Ivan,拜托你听我的好不好?我这么做都是为你好……”

“不需要。”Ivan面无表情地盯着宫崎雪。

宫崎雪怒吼一声,实在对Ivan的冥顽不灵没辙。“Ivan! 你就不能听我一次吗?”

“雪,妳的命比我好。能被知名的网坛经纪人收养,是妳的福气。哼呵!”说到此,Ivan突然泛起一抹忧伤自嘲的笑。“而我……Arnold他是个恶名昭彰的混蛋又如何?就算他是个人渣,他也是我的养父。我离不开他,也不会背叛他。”

“他那种人不配做你的养父!”宫崎雪抓起Ivan的手臂。

Ivan那布满了让人触目惊心的针孔和伤疤的手臂让人惨不忍睹。

宫崎雪的心像是被人用利刃切割成碎片一样,疼!椎心的疼痛!

Ivan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还反射性的推开宫崎雪。宫崎雪踉跄的退了几步,向来坚强的她再也忍不住红了眼眶。“Ivan,你可以反抗的。我会帮你,我们一起逃离他,好吗?”

Ivan怔了怔。一瞬间,他的脑海里也一闪而过这个念头。但随即理智却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事。逃离Arnold是吗?难道Ivan就没有想过吗?不,其实Ivan是想过的。可是,全部逃离的念头……在看到那些背叛Arnold的人们那些凄惨的下场时,都消失无踪了。

看得出Ivan的动摇,宫崎雪继续游说道:“听我的,跟我一起走吧!有什么事,我们出了这里再说,嗯?”

Ivan的心泛起一丝丝涟漪,可是他却拼命的用尽全力压抑这种情感。‘雪,我是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能克制我自己想要和妳一起逃离的冲动。可惜妳并不知道,请原谅我……’

Ivan最后还是拒绝了。他缓缓地说出违心之论。“我的命是他给的,就算他要我死,我也不会反抗。雪,妳快走吧!要是让Arnold发现,妳会有危险的。”

宫崎雪的心像是被人扼住般无法呼吸。不、怎么可以这样!既然来了,她就没有打算一个人离开。要是以前不知道Ivan的下落就算了,可是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还见到Ivan过得非常不好。不管说什么,宫崎雪真的没办法放着Ivan不管,在外头苟且偷生的活着。

“要是你不跟我一起走,那我也不走了。”宫崎雪说。

Ivan突然住了口,静静地看着宫崎雪。他的眼神里的忧郁,让宫崎雪看不透。他们俩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室内顿时变得一片寂静。令人难受的沉默。

“别傻了,我不值得。”Ivan的表情很难看,感觉都快哭了。

宫崎雪轻轻地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十字型项链。她的眼神坚定,语气里是不容忽视的认真。“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很清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Ivan和宫崎雪对视良久,双方都没有开口说话。可惜现在的情况却不允许他们两人继续谈话。一直在门外守着的Eric突然夺门而入,劈头就喊道:“我们没时间了!是时候离开了!”

Ivan和宫崎雪不约而同看了一眼Eric,然后俩人又沉默地对视了半晌。

“妳走吧!”Ivan的脸上挂着浅浅的微笑。宫崎雪为他做的已经够多了。Ivan此刻的脑海里不断地回想着以前在孤儿院里和宫崎雪相处的点点滴滴。

宫崎雪从来都不是个轻易妥协认输的人。她用坚定的语气说道:“一起走。”

Eric的声音急促,不时回头张望门外的情况。“喂!我看我们全部人还是先离开这里,然后等下看你们想继续聊天还是怎样,都随便你们?”Eric的心里无奈至极,要不是龙雅拜托,他才懒得理这种麻烦事。现在倒好,他们俩这对Trouble maker倒是言谈甚欢,可是苦了他这个无辜被牵连进来的人。

忽然,毫无预警的枪声在耳边响起。“砰——!”距离旧仓库不远处响起了一阵枪声。大伙儿愣了一会儿,随即回过神来。宫崎雪的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发生了什么事?”

Eric和Ivan面面相觑,熟知Arnold个性的两人自然知道在Arnold的地盘,会搞到掏枪开枪的地步,准是出大事了。Ivan对着宫崎雪说道:“雪,妳刚说还有一个帮手是吧?我想他应该出事了。”

“什么?!”此刻的宫崎雪只觉得脑袋里轰轰作响,仅留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Eric最先恢复冷静,然后催促道:“Chris, Ivan……没时间思考了,你们必须马上离开!”

宫崎雪深深吸了一口气,猛然拉起Ivan的手。“我们一起走!”

Ivan一怔。其实他真的很想就这样跟着宫崎雪一起离开,可是真的可以吗?脱离毒品的控制,这种腐败沉沦的日子,真的能完完全全的远离吗?不再受Arnold摆布,能脱离Arnold的生活,有可能实现吗?Ivan的眼睛渐渐变得湿润,宫崎雪的掌心传来的温度是如此的温暖。

“砰、砰、砰——!”当耳边再次传来阵阵枪声,大伙儿知道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们继续在这里磨磨蹭蹭了。

Eric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有的是不容拒绝的命令语气。“一起走吧!”

———————————————————————

一群持枪黑衣人穿梭在建筑物的各个楼层。“砰——!”在一阵又一阵的枪声中,现场的气氛也变得特别凝重,四周围都被紧张的氛围影响。底楼楼梯口的门后边。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刚才在这幢建筑物的天台上用球打人的龙雅,很悠哉地转移阵地来到底楼的楼梯口。

龙雅靠坐在楼梯口的门后,专注地玩着自己智能手机里的游戏消磨时光。当然,为了安全起见,龙雅早就将手提电话调成了静音模式。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龙雅那少得可怜的耐性也快磨光了。直到闯关成功,又达到了另一个全新记录,龙雅兴趣缺缺地关闭游戏程式软件。

一阵短促而清脆的手机提示声忽然响起。龙雅低头看了一眼。啊!手机快没电了。看来自己刚才玩手机游戏打发时间是有些过火了。瞟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龙雅暗自心付道:“应该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果然不出龙雅所料,不一会儿手提又传来一阵振动提示。熟练地打开新收到的简讯。Eric发来的。“兄弟,是时候离开了。任务已经圆满达成。”

龙雅满意地微微一笑,然后迅速地打了一行字回复Eric,便将手提电话收进裤袋里。他站起身子伸伸懒腰,坐了太久感觉身体都变僵硬了。可惜在等待的过程中,他一时嘴巴痒把橘子给吃下肚子了。现在总觉得可惜啊,要是这时候能有橘子就更完美了。

既然宫崎雪那里也已经安抚好Ivan,龙雅也不想在此地逗留太久。龙雅倚靠在门边,小心谨慎地轻轻将门推开一个小缝隙,透过门缝观察外头的动静。外头的枪声已经停止了。其实龙雅心里也挺纳闷的,他人躲在这里,那外边那些人难道是嫌子弹不用钱吗?没有见到目标就随便开枪,难不成是想随意开几枪,好能在自家老大面前随便交差了事?

龙雅探出了头来,直到确定外头风平浪静,连个人影都没有时,龙雅动作利落地沿着墙壁慢慢移动。是时候离开了。

———————————————————————

Eric、宫崎雪和Ivan从隐秘的后门打算开溜。他们费了一番功夫终于来到了出口处。好不容易,Ivan终于答应和她一起离开。不过,宫崎雪的心始终不踏实。加上刚才听到那些枪声。“Eric,龙雅怎么样了?他逃出了了没?”

“我不知道。他只是让我带你们离开这里。”Eric只是实话实说,毕竟龙雅那家伙做事老是都习惯没有交没有待的。

宫崎雪微微皱眉,心情有些混乱,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下来等龙雅的消息。

在旁的Eric见状催促道:“你们俩必须马上离开!我要回去了,祝你们好运!”

宫崎雪感激地频频向恩人致谢。“谢谢你,真的很谢谢你!”

Ivan微微欠身,轻声却诚意地道了声谢。“谢了。”

就这样目送了Eric的背影离开,宫崎雪和Ivan很有默契地继续展开逃亡之旅。跑了将近十分钟,他们俩来到了人来人往的热闹街道。“我想,这里应该就会比较安全了。Ivan,你在这等我一会儿,别跑开,我很快就会回来。”宫崎雪匆匆地交代完话,然后心神不宁地打算转身离开。

Ivan不解地问:“妳想去哪?”

宫崎雪一时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Ivan。手机一直没有动静,龙雅那小子依旧音讯全无。龙雅的手机却又打不进电话,手机简讯也无法顺利发送给他,看样子是关机了。

Ivan想了一会儿,终于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妳该不会是想要去找那个所谓的搭档吧?”

宫崎雪牵强地勾起微笑。“相信我,我很快就回来。”

“妳疯了吗?Arnold那家伙没人性的!天晓得那个叫龙雅的家伙刚刚在里头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要不然也不会听到枪声了吧!”

“Ivan。”轻唤了Ivan一声,宫崎雪恳切的眼神说明了一切。“是他救了你。”

Ivan无力反驳,撇过头选择保持沉默。

“Arnold他们看到你,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至少我是生面孔,能避开他们视线注意力的几率也高一些。你在这儿等我,我一定会来找你的。好吗?”

宫崎雪见Ivan不搭话,忧心忡忡地再次交待。“Ivan,答应我。千万不要走开,我一定会回来的。”

Ivan似有若无地点点头。宫崎雪解开自己脖子上十字型项链,然后交到了Ivan的手中。“不要走开,我会回来的。一定会尽快回来找你的。”

Ivan看了一眼设计简单却意义深重的项链,心情也沉静了不少。“我答应妳。妳自己要小心。”

宫崎雪向Ivan露出久违的笑容。“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

———————————————————————

如果非得用一个词来形容龙雅的人生,那‘刺激’这词汇最适合不过了。只是目前这种状况似乎也太刺激了一些。数名持枪黑衣人拿着黑漆漆的枪口对准龙雅。龙雅微微地叹了口气。自己真是太过大意了。

刚才他从楼梯口逃出来后,一路上通畅无阻,顺利得很。事情进展太顺利,心里总会觉得有异。很不巧的手机竟然在这种时候没了电,龙雅又那么刚好的在经过某间休息室时瞥见里头被人五花大绑的5名少年,而他们身边还有两个黑衣人在看守着。若龙雅没有估计错误的话,这些人应该也是被Arnold用了一些肮脏手段‘请’回来的。犹豫了一会儿,龙雅不知道是同情心泛滥还是喜欢多管闲事,最后他还是出手打晕了两名黑衣看守人。向那些人打听了一番,也肯定了龙雅的猜测。他们果然都是因为不想听命于Arnold,而被Arnold用暴力手段抓回来的网坛新秀。结果龙雅想都没想就把他们全都放了。

如果是以前,这趟浑水龙雅说什么也不会瞎搅和的。不过进了青学后,看到大伙儿对网球的热诚和正义凛然的个性,龙雅说什么也无法再对这种把人命当儿戏的事置之不理。就这样,人都给放了,龙雅便和这些素不谋面的陌生人一起想办法逃离此地。一个人逃走自然没什么难度,但是这么一群人走在一块儿,不想让人发现都难!

带着一堆累赘,龙雅也是万般无奈。最后终于还是被逮个正着。那几个被放走的少年再次被抓住,不过龙雅这生面孔却让黑衣人们伤透脑筋。

“你是谁?”某个领头的黑衣人看着龙雅问到。

龙雅淡定地看着黑衣人一言不发。这几个家伙还当真不记得我是谁哦?不就才刚刚暗算了他们家大佬呢!“过路人。”

这种敷衍人的简单回答,实在是让人不怎么满意。只见黑衣人表情严肃,手上的枪子弹已经上膛,警告意味浓厚。枪不长眼睛,龙雅深知这道理。总得想个办法逃出这里。

龙雅环视四周围的黑衣人一眼,又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附近的景物,为自己拟定逃生路线。要是不管这几个倒霉又被抓住的家伙的话,龙雅一个人要逃离这里,倒也不是什么难事。龙雅静静地打量着面前的人,暗自分析其中的利与弊。

对手有五个人。目前持枪的人有三个。另外两个还分心抓住那几个走衰运的少年。以龙雅的身手,就算救不了这几个少年,想要全身而退的话并不难。龙雅对着那些刚才被自己救了,又被抓住的人扬起歉意的浅笑。抱歉啊,抱歉……请恕我实在是没办法连你们也一起救出去。就当我没有这本事好了!

黑衣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次刻意用低沉的语气说道,充满杀气的眼神敌意十足。“快点回答我。你是谁?”

龙雅面无表情地盯着面前的人,在心底暗暗开始倒数。等待着最好的时机蓄势待发。

3(左边第一位的黑衣人握着枪柄的左手有些抖。口袋里刚才A来的网球可以派上用场了。)

2(右边第二位黑衣人和第三位黑衣人之间的距离有些远。先来一个左勾拳、右勾拳,然后完美的回旋踢扫掉他手中的枪。漂亮!)

1(动作干净利落地直奔右手边的建筑物。刚才稍稍研究了一会儿,那里的出入口都多,最适合逃亡的路线了。)

0(不能NG的Real Action正是开打!)

龙雅依照自己刚才拟好的逃亡计划开始行动。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黑衣人们一时慌了手脚,没料到龙雅会突然出手。就在他们的错愕中,龙雅早就打掉了众人的枪。紧接着,一连串高难度表演似的空手道动作一一被展现。被挟持的少年们挣脱了黑衣人的束缚,也来不及向龙雅道谢,大伙儿就一溜烟的逃走了。

龙雅正想趁乱逃离此地时,却看见了令人惊讶的画面。不远处,有个女孩被两名黑衣人挟持着,缓缓地朝自己走来。龙雅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讶异。那女孩不就是宫崎雪吗?

“妳……怎么会?!不是已经逃出去了吗?为什么又回来了?”

宫崎雪翻了翻白眼,已经懒得回答龙雅的问题。眼下这种情况也容不得他们闲话家常。抵在宫崎雪脖子上的刀刃又更靠近了几分。龙雅很快地恢复理智。“你们想干什么?快放开她。”

就在这时,耳边响起了一阵拍掌声。循声望去,只见那人鼻青脸肿的模样。此人若不是Arnold也实在没有第二个人了。“你竟然敢挑战我?哈哈哈哈~少了Ivan也没关系。要是有你的话,也是一样的。”

Arnold恶狠狠地瞪了龙雅一眼。“加入‘Eagle’跟着我吧!”既然龙雅有本事在众目睽睽下连续开了三球打伤自己,他的球技简直神乎其技、登峰造极。要是有他加入‘Eagle’,球队的实力一定会大增。看在钱和利益的份上,Arnold倒是不反对以德报怨,吸纳龙雅加入自己的球队。只不过某些教育自己人的必要手段,还是要使出来的。

刚才被龙雅打倒的黑衣人们边呼痛边站起身来。龙雅没有答复,只是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让她走。”

Arnold也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吃吃地笑了。他轻轻地打了一个手势。“好好照顾那女孩。”

架着宫崎雪的黑衣人,又再次将刀刃移近宫崎雪白皙的脖子上。锋利的刀锋在宫崎雪的脖子上留下一条血红的烙印。宫崎雪微微皱眉,咬牙忍着这种刺痛的感觉。

龙雅心下一惊。“快住手!放她走吧,我愿意跟随你。”

不管怎么说,Arnold也是老江湖。他老早看穿龙雅之所以会答应只不过是个权宜之计罢了。他向身旁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其中一名黑衣手下递来了一个小小瓶装罐子和一枝针筒。

龙雅眼神冰冷,冷静地问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再笨的人也知道,那罐子里头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宫崎雪轻轻地朝龙雅摇头,嘴里念念有词道:“不、不要!不可以!”

Arnold拿起针筒和药瓶丢给了龙雅。“你应该知道的,对吧?”

“龙雅,我求你。不要啊!”宫崎雪拼命劝阻龙雅,不过架在脖子上的那把利刃似乎不怎么喜欢她的做法。宫崎雪只觉得脖子的某处有些冰凉,下一秒,温热的血丝从细微的伤口流出,形成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妳乖乖呆着别乱动,我的事不用妳操心。”龙雅冷漠的嘴上这么说,但其实他内心刻意压抑的情感,还包括对宫崎雪的关心和担忧。

“选择权在你手上。”Arnold犹如鬼魅般的声音又响起了。

龙雅看了看手中的针筒和药瓶,又抬头望了宫崎雪一眼。硬拼的话,成功逃走的几率是50对50。要是真打了这瓶药,药效没这么快发挥的话……趁着瞬间的空档打倒这些人,再拉着宫崎雪逃走,几率是30对70。

这瓶东西可能是某种药物,但是是毒品的几率也蛮高的。

或许就只能赌一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