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50 最后的赌注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21 11:18:03pm

其他·同人


龙雅静静地观察周围的一切,冷静地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和宫崎雪脱离险境。对。必须保持冷静。要是这时候少了冷静的判断力,就只会让他们变成任人宰割的待宰羔羊罢了。龙雅知道已经不能够再拖下去了,他们的时间有限。

Arnold和他的手下们脸上尽是嘲讽的笑意。Arnold又开口了。“嘿,小子!做个决定吧!你打算怎么做?谁又将会被牺牲?呵呵呵~~”

龙雅的一脸阴郁的盯着宫崎雪。宫崎雪茫然地看着龙雅,不知道该怎么办。

“越前龙雅。”宫崎雪轻轻唤了一声。

龙雅冷眼瞪了Arnold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可怕。Arnold呸了一声,咧嘴笑得很流氓。已经没有时间让他们慢慢思考了。架在宫崎雪脖子上的刀子又往里边移近了几分。宫崎雪微微皱眉,冰冷的刀锋无情地在她白皙的脖子上又留下了多一道血痕。

龙雅见状心下一惊,连忙出声喝阻。“别伤害她!”

众黑衣人和Arnold笑得很可恶。

Arnold更得意洋洋地反问龙雅。“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Arnold的声音低沉,戏虐道:“注射药物还是牺牲这个女孩…?”

龙雅动作缓慢地拿起手中的药瓶和针筒。宫崎雪带着乞怜的眼神,不断地低声说道:“求你… 不要…不可以……!”

若有所思的龙雅没有回答。他神情冷漠地打开药瓶,然后用针筒抽出无色透明的液体。这种东西打进体内,不死也只剩下半条命了。龙雅的口袋里空无一物。A来的网球刚才用掉了,仅剩下的橘子也被吃掉了。就只能靠自己了。

龙雅微微抬头,突然对着宫崎雪开口道:“女人,等会儿数三声就想办法甩开你身边那两个人,然后不要回头的跑向妳九点钟方向的建筑物。”

宫崎雪用眼角的余光扫向黑衣人和Arnold。“怎么跑?他们人多,我们抵抗不了。你想做什么?”

龙雅的心里头正盘算着一个逃亡计划。“等下会有一瞬间的空档,照着我的话做就行了!”

龙雅和宫崎雪说的是日语,Arnold他们听不懂。

Arnold隐约感到不妥,大声地用英文喝道:“你在啰嗦什么?挑战我是找死!”

龙雅没有理会Arnold,又继续跟宫崎雪交换了一个眼神。“一。”

约定好的三秒,时间开始倒数。同时,龙雅丢掉了手中的药瓶。Arnold等人一怔,戒备地盯着龙雅。不过下一秒,龙雅拿起针筒作状要注射在自己左手臂的静脉时,Arnold忽然放声大笑。

宫崎雪愣在那里,对龙雅的做法一点头绪也没有。“你到底想做什么?”龙雅到底在说什么?什么空档?又怎么会有空档呢?他到底想做什么?不会是想要真的注射那瓶药吧?“越前龙雅,用不着管我。你自己走就好!”宫崎雪知道,要是龙雅想逃走的话,以他的能力绝对办得到。可是他又为什么选择留下被Arnold威胁?难道都是为了自己吗……?

龙雅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宫崎雪。“二。废话少说,跟着我的指示做!”

宫崎雪的心乱糟糟的,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想法。现在的她只能依赖龙雅。除了依照龙雅的指示做,她也已经全无他法。

只能拼一拼了。龙雅将右手上的针筒放在自己左手臂的静脉上。细细地针头前方轻轻地碰着皮肤。Arnold和众手下的神情渐渐转为兴奋。他们都在等待着龙雅注射药物瞬间的那种快感。宫崎雪真的不知道龙雅的打算。她眼睁睁地看着龙雅作出危险的举动却无能为力。而她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龙雅祈祷。

龙雅虽然没有十成的把握。不过他知道,要是不这么做,他们就绝对不可能有机会顺利逃出去。像今天这种危险的事,龙雅已经不是第一次遇上了。只不过,向来当个独行侠的他,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危险的时刻和另一个女孩一起经历。现在的龙雅不能只考虑到自己,此刻的龙雅心里很清楚。作为一向来最尊重和疼爱女人的绅士,他非得安全的将宫崎雪救出去不可。

宫崎雪怔怔地看着龙雅。为什么?要做到如此地步?对宫崎雪而言,这世上除了她一直找寻着的两个人是最重要的之外,也就只有剩下充满铜臭味的钱是绝对可靠,也永远不会背叛她的。是啊,永远都不会背叛她。当初狠心找上越前龙雅,不就是看中他那潇洒不羁的个性吗?

龙雅总是那样的随风般潇洒,对宫崎雪而言,找像龙雅这样的搭档来实行危险玩命的救人计划,是再适合不过了。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任何不必要的心理负担。就算真的遭遇危险,宫崎雪相信龙雅也会很理性地撇下自己一走了之。可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为什么要留下来?这问题宫崎雪在心底反复了问了自己很多遍。她无法理解,为什么龙雅会原意在最危险的时刻为了自己留下来,甚至不惜博命伤害自己来顾全她的安危。

约定好的三秒,倒数进入最后一秒。也是最关键的时刻。

“一。”针头已经没入敏感的肌肤。龙雅微微皱眉,忍着细微如被蚂蚁叮了一口般的疼痛。当针孔没入皮肤,不知明的透明液体被慢慢地打入体内时,龙雅咬牙忍了下来。龙雅知道现在不能贸贸然就把针筒拔掉,要是针孔断了可是会非常麻烦的。

Arnold和众黑衣手下纷纷笑看着龙雅,他们脸上那邪恶的笑令人感到很不舒服。

当液体只被输进静脉一小部分时,龙雅抬头看着愣在那儿的宫崎雪。“女人,别愣住!快动手啊!”

Arnold和黑衣人们都享受着这一刻的兴奋感,龙雅知道,这是最好的逃亡时机。片刻的空档啊!说着说着,龙雅小心翼翼地护着自己的左手,为了制造片刻空档而被迫注射的针筒还还连着龙雅的皮肤。宫崎雪听到了龙雅的吩咐,如梦初醒般开始尝试挣脱身旁两个黑衣人的束缚。宫崎雪狠狠地用尽全力踩了挟持自己的黑衣人鞋子一脚。只见那人的刀子掉落在地,然后哇哇大叫地抱着自己被踩疼的脚痛呼。

另个黑衣人见状马上就拉住宫崎雪,不让她逃跑。宫崎雪危急之际,只好拾起刚才把自己脖子染上血痕的刀子,然后想也没想地就对着黑衣人乱挥。黑衣人没料到宫崎雪回来这一招,一时被吓得连连退后几步,不敢随便接近宫崎雪。

宫崎雪才刚挣脱束缚,心下第一个念头就是寻找龙雅的身影。

Arnold和众黑衣人从错愕中惊醒过来,立刻开始对付突然发飚的宫崎雪。

龙雅眼见情势不对,立刻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抽出还刺在左手臂静脉的针孔。一阵刺痛感和麻痹的感觉从左手臂传来。龙雅已经顾不得那么多,想也没想地就把手中的针筒丢掉,龙雅立刻排开众黑衣人,跑到宫崎雪那里。

几位黑衣人想要出手阻止,龙雅马上使出空手道的回旋踢技阻止。动作利落干净的快速回旋踢,一来一回,两个黑衣人就这样被瞬间强大的冲击力踢飞了。另个黑衣人原本从后方偷袭抓住龙雅,结果同样也被龙雅使出柔道完美的过肩摔打趴在地。

一时间,其他的黑衣人怔住了。他们面面相觑,也不敢贸然接近龙雅。Arnold气得怒吼一声,命令手下们抓住龙雅和宫崎雪。众黑衣人犹豫了一会,最后在Arnold的命令下,还是妥协了。

“女人,快跑啊!”龙雅冲着宫崎雪喊道。

怎料,宫崎雪再次被两名黑衣人缠上。

龙雅和黑衣人们扭打了一会儿,终于暂时摆脱了他们。然后他二话不说地跑到宫崎雪那儿英雄救美,手刀一起一落,抓住宫崎雪手的黑衣人应声而倒。龙雅拉起宫崎雪的手,立刻拔腿就跑向刚才拟好的逃亡路线。

Arnold眼见龙雅和宫崎雪跑远的背影,气得都快抓狂了。

被激怒的Arnold怒发冲冠地对黑衣手下们下达指令。

“把他们给我抓回来!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给我把他们都杀了!”

Arnold的言下之意,摆明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众黑衣手下听了Arnold的话,一刻都不敢怠慢。看Arnold被气成这样,要是没有把他们俩给带回来,只怕等会儿死的就是他们这些手下了。黑衣手下们很有默契地都掏出了枪,拿出自己真家伙,就表示了他们这次可不是闹着玩的。龙雅拉着宫崎雪跑了一段距离,后面的黑衣人依旧穷追不舍。

跑完建筑物的长廊,结果来到了陌生的交叉口。只听到龙雅和宫崎雪喊道。

龙雅:“左边!” 宫崎雪:“右边!”龙雅往左边;宫崎雪却跑往右边。被牵在一块儿的手分不开,倒是被拉疼了。而后,他们两人面面相觑,沉默了几秒。还真是一点默契也没有。

“砰——”直到后面传来一阵惊心动魄的枪声,他们俩又再次展现高水准的互扯后腿戏码。

龙雅:“右边!” 宫崎雪:“左边!”

就这样,两人很没有默契地再次撞成一块儿!

很好,到底有完没完啊?!两人无奈地怒视几秒。龙雅终于忍不住开口喊道:“Ladies first ! 右边!”他们两人这才达成协议,一起跑向了右边。龙雅向来体力都不错,这种长跑对他而言影响并不大。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注射的部分药物作祟,龙雅只觉得自己相较于平时显得大量出汗。反观宫崎雪累得气喘吁吁,像是随时都会断气似的。

“妳还好吧?”逃亡时,龙雅还是很体贴地展示绅士风度。

宫崎雪的步伐越来越沉重,最后索性蹲下身子摇手投降。“我…呼哧…我…跑不…呼… 动……”宫崎雪吞了一口唾液,继续气喘呼呼地说道:“不行了……呼…你自己跑吧……”

龙雅无奈至极地看着宫崎雪。“小姐,妳在说什么废话?要是真要丢下妳,我也犯不着把那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药物打进体内了。妳现在才跟我说妳跑不动?!”

闻言,宫崎雪歉疚地凝视龙雅。“你刚才……打的那药……对身体没影响吧?”

龙雅老实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幸好药量不多,应该暂时没什么影响。”

宫崎雪禁不住放下心头大石。“那就好。”

后方的脚步声渐渐逼近。雅回头望了一眼,不放心地催促道:“没时间了,我们快走!”

宫崎雪艰难地看了一眼龙雅,心知被抓回去一定是九死一生。所以待体力恢复一些,宫崎雪又继续跟上龙雅的步伐逃命去了。终于跑了2分钟左右,他们好不容易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了一个出口。可是……上锁的篱笆门却让龙雅和宫崎雪怔在原地。

“我的天啊!”宫崎雪几近绝望地蹲下身子。

龙雅微微皱着眉头,思考着如何解决这窘境。仔细的观察了篱笆门的高度和结构,龙雅灵机一动。“起来。我们爬过去!”

宫崎雪纳闷地看着龙雅,问道:“怎么爬?”

篱笆门的高度蛮高的,也没有什么地方能作为支力点。对于攀岩零经验的宫崎雪,这可不是件简单的事。龙雅的声音再次响起。“别磨磨蹭蹭了,快点过来!我会帮妳的!”

宫崎雪看着龙雅一会儿,终于不再顶嘴,乖乖地依照龙雅的指示做。龙雅维持半蹲的姿势,让宫崎雪踩在自己的膝盖大腿处上,然后慢慢地支撑着宫崎雪的身体,先让她顺利爬过去。宫崎雪费了好大劲儿终于成功爬到了篱笆门的另一端。

她兴奋地向龙雅说道:“喂,到你了。快过来啊!”

龙雅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用眼神示意宫崎雪往后退几步。龙雅的攀岩经验可丰富多了,全都是以前为了爬上橘子树采橘子训练出来的。橘子树那么高大对他而言都是小case一件,现在这个区区上锁的篱笆门,应该也不会难倒他。

龙雅用手拉着篱笆门的上方,然后动作利落地跳上篱笆门,找了个支力点踩着支撑自己的身体重量。接着龙雅三两下功夫就来到了顶端,眼看就要成功翻越篱笆门了,怎么知道龙雅忽然感到一阵晕眩。

看出龙雅动作停顿了几秒的异状,宫崎雪担心地询问。“你怎么了?”

龙雅抿唇不语,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紧追着他们俩不放的黑衣人们越来越靠近了,就连他们的脚步声和谈话声也听得一清二楚。宫崎雪担忧地看着龙雅,说道:“他们追上来了。越前龙雅,你快下来吧!小心点!”

龙雅只感觉头有些晕,刚才注射药物的左手臂也有些麻麻的刺痛感。龙雅心道不妙:该不会是药效的副作用发作了?

后边的脚步声已经逼近。甚至还听到某个黑衣人的声音。“他们在那儿!”

龙雅和宫崎雪不禁被吓了一跳。眼看后方的黑衣人掏出了枪,宫崎雪吓得立刻大叫。“他们有枪!你快下来啊!”

龙雅硬是将身体的不适感忍了下来,他尽了全力才翻过篱笆门。现在只差下来的这一步,岂料一阵晕眩感侵袭而来,龙雅只觉眼前一黑,竟然踩空了!

在跌下的瞬间,龙雅本能的侧翻身体让身体先着地,降低伤到头部要害的几率。虽然篱笆门的高度不算太高,但还是让头昏目眩的龙雅脑袋陷入当机状态。

“越前龙雅!”宫崎雪二话不说跑了过去,困难地扶起毫无预警从篱笆门上跌下来的龙雅。

“喂,你有没有怎样?没跌伤吧?”宫崎雪扶着摇摇欲坠的龙雅,感觉自己心头一紧。看到这副虚弱模样的龙雅,宫崎雪总觉得过意不去,心里那一阵一阵的疼,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原因。

龙雅虚弱地摇摇头,哑声低语道:“他们追来了……我们快走!”

宫崎雪回头看了一眼篱笆门对边的一群黑衣人,心中暗暗叫苦。她也没有多余的思考时间,立刻扶起龙雅,两人又继续死命地往前方跑去。后方的黑衣人被上锁的篱笆门困在另一端没办法追上来,结果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掏出危险的枪支。

龙雅不放心地回头张望,看到的就是这一幅情景。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他们俩,其中一个黑衣人的子弹已经上膛,而目标对准了身旁的宫崎雪。宫崎雪专注地往前跑,根本没有注意到后方的情况。龙雅无法对此置之不理。在电光火石之际,龙雅奋不顾身地将宫崎雪护在身后。宫崎雪突然被龙雅拉了一把,不知就里的她被吓得不轻。“怎么了?”

正想追问之时,耳边传来了枪声的巨响。刹那间,宫崎雪感觉身后龙雅的身子好像颤抖了一下。宫崎雪整个人愣住了。对死亡的恐惧像是一片巨大的阴霾包围着她。“越前龙雅……”

宫崎雪脑海中刻下的仅剩这个名字。

龙雅一脸痛苦的咬着牙,艰难地说道:“我们快走!”

宫崎雪还没回过神就被龙雅拉了起来。

然后,她只能盲目地跟着龙雅。一步一步地跟上龙雅的脚步。

————————————————————

稀无人烟的后巷。身后方的黑衣人已经消失无踪,看样子已经完完全全的摆脱他们了。宫崎雪不时紧张地回头张望,深怕刚才追杀他们的人又追上来。“他们应该不会追过来了吧?”

龙雅没有任何回答,只是靠着身后的墙壁,不时粗重的喘着气。冷汗涔涔的他看起来像是正在忍受着巨大痛苦。宫崎雪傻愣愣地呆在一旁,一时间失去了所有思考能力,因为她终于看见了让龙雅变成这副虚弱模样的痛苦根源。被血浸湿的黑色衬衫并不怎么明显,宫崎雪也是在瞧见龙雅沾染鲜血的手后,才迟钝地发现原来龙雅受伤了。

“越前…龙雅……”宫崎雪因害怕而颤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脑海中不断地回想着刚才逃亡的片段,思考着到底龙雅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失血过多的龙雅视线变得模糊不清,他神情痛苦的用手捂着血流不止的右下腹,苍白的面容毫无血色。鲜红色的血液汩汩渗出,龙雅咬牙忍着下腹传来的剧痛。体力不支的龙雅撑不住越来越沉重的身子,最后终于摇摇欲坠地缓缓滑坐在硬邦邦的地面上。

“越前龙雅!”宫崎雪吓得赶紧扶着龙雅。不…不应该是这样的……!宫崎雪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你不能死!越前龙雅,你觉得怎样?一定要撑着!”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宫崎雪,第一次感到这么无助。

龙雅不忍宫崎雪内疚自责,困难地哑声开口道:“不用自责…这…不关…不关你…的事……”

龙雅费力的抬眼看了一眼宫崎雪,不过视线朦胧的眼睛根本无法看清周围的一切景物。龙雅气若游丝地虚弱声音,让宫崎雪的心更加烦乱。犹如荆棘的恐惧爬满宫崎雪的心。

结局不应该是这样的!

龙雅低头瞄了一眼右下腹的伤口,摊开染满鲜血的手掌,一阵晕眩感侵袭而来。龙雅倒头靠着身后的墙壁,紧闭着双眼强忍着身体的不适。龙雅的感官变得异常迟钝,周遭的一切仿佛也慢慢的安静下来。最后剩下的只有一片寂静… 龙雅的生命就快走到尽头,在闭上双眸的那一刻,他脑海中只剩下身在天堂的双亲那模糊不清的轮廓。第一次,龙雅觉得死亡这词汇离自己真的很近…很近。

“越前龙雅!越前龙雅!”宫崎雪不断地轻轻拍打龙雅的脸颊。“我求求你,你不要睡!”说真的,宫崎雪好怕龙雅就会这样一睡不醒。

龙雅艰难地睁开被汗水打湿的双眼。“Ivan呢?”

宫崎雪轻声回答。“先别管Ivan了。他很好,已经逃出来了。越前龙雅,答应我,你一定不能有事!”

龙雅迷迷糊糊地点点头,也不知道有没有把宫崎雪的话给听进去。忽地,龙雅突然从嘴里冒出一个单词。“Wolf……”

宫崎雪既紧张又纳闷地追问。“什么Wolf?狼?什么狼?”

龙雅摇摇头,用尽全力从牙缝里又挤出了几个词。

“Wolf…Storm…打给他……”

宫崎雪一脸茫然地重复着龙雅的话。“Wolf…Storm…打给他……”

龙雅从口袋里掏出自己那已经完全没电的手机。“手机…号码……”

宫崎雪完全没有头绪。“你到底在说什么?什么Wolf?什么手机号码?你是要我打电话给他吗?”

龙雅觉得身体疲惫不堪,突然好想好好的闭眼休息一下。宫崎雪看见龙雅那好像随时都会昏厥过去的模样,心中的恐惧感慢慢地扩大。“越前龙雅,你别睡啊!喂…醒醒啊!”

可惜龙雅的体力已经用尽,最后终于失去了意识。倒下前一刻,龙雅还是重复了那几个单词:“Wolf…Storm…打给他……”

到底这些单词有什么联系?Wolf是人名?宫崎雪看着已经昏死过去了龙雅,第一次感到这么无助。“越前龙雅…你醒醒啊…醒醒啊!”

黄昏时分的天空被七彩的晚霞染红,稀无人烟的后巷弥漫着死亡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