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51 命悬一线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22 7:35:40pm

其他·同人


全国大赛的日子倒数第7天。距离还有一个星期。

今天青学球队难得放假一天,让大伙儿可以放松身心,在全国大赛前保持最佳的状态。龙马却呆在客厅里对着手机发呆。

“龙马啊,你哥有打电话回来吗?”竹内伦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专注于思考的龙马一时没有留意到,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竹内伦子无奈地摇摇头,径自走到龙马面前。“龙马,在发什么呆啊?”

这回,龙马终于回神了。“妈,你叫我啊?什么事?”

竹内伦子轻轻叹了口气,接着缓缓说道:“我想问你,龙雅有没有打电话回来报平安?”

龙雅已经离家第2天了。原本说好会随时保持联络,最后却音讯全无。作为母亲的竹内伦子,向来都很担心自家两个宝贝儿子。这会儿大儿子去了英国没了消息,离开前问他什么也不说,叫人怎能不担心?

龙马闻言顿了顿。“嗯,有啊,他……他刚刚打来了。”

竹内伦子听了龙马的回答,半信半疑地问道:“真的吗?没骗我吧?”

“当然啦!我没必要骗妳。妈,放心啦!他又不是小孩子了,自己会照顾自己的啦!”

竹内伦子看着自家小儿子,禁不住连连叹气。“唉……那就好。你哥也真是的……要是他再打回来,记得让我听电话。还有啊,一定要问问他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龙马当然知道母亲的忧虑,他又何尝不是呢?其实龙马撒谎了。因为龙雅根本就没有打电话回来,甚至连封简讯也没有。正确来说,龙雅自从离开家那天,就已经完全失联。先别管龙雅那小子有没有主动打电话回来,就连龙马他们都无法联络到龙雅,所有的通话全都转去语音信箱了。

龙马默不作声地微笑点头,当作对母亲的回应。可是他的心中始终觉得很不踏实,有种怪异的担心感觉一直挥之不去。竹内伦子满面愁容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上去也不知道是在为什么事心烦。龙马猜想,大概和龙雅拖不了关系吧!

龙马关心问道:“妈,你不舒服吗?”

竹内伦子自顾自的说道:“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今天一觉醒来总觉得一颗心静不下来,好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又联络不到你哥,真不知道他这趟去英国到底是为了什么要紧事。”

“妳就别担心那么多了。哥他会有分寸的啦!”

“分寸?那小子懂什么分寸?以前不也是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三四年。这次离家,我还真怕他又不知道要过多几个三四年才会舍得回来。”

龙马静静地观察母亲的脸色,不敢随便乱搭话。身为一家之主的越前南次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客厅的,只见他突然插话道:“伦子,我说妳就是爱瞎操心。龙雅那小子那么精明,我想也不会出什么事的。再说了,他不是才答应龙马说会在全国大赛开打前回来?”

龙马听了老爸的话,赶紧附和道:“对啊,妈,哥答应我会在全国大赛前回来的。所以妳就别担心了,他不会有事的啦!”

“唉……但愿如此啊!”伦子勉强地勾起嘴角,可担忧之情却不是一个牵强的笑容能遮掩掉的。过了一会儿,见伦子走向厨房远去的背影时,越前南次郎赶紧把自家小儿子拉到角落处。

“小子,给我从实招来,你哥真的有打回来吗?”南次郎紧张兮兮地追问龙马,还不时回头张望,深怕被伦子发现。

龙马闻言送了一记白眼给南次郎。“你说咧?”

南次郎听了龙马的回答,恍然大悟道:“喂,刚才说什么龙雅有打回来报平安?该不会全是瞎编来忽悠你老妈的吧?”

龙马小声地叮咛。“你知道就好。反正在老妈面前,你说话注意些,别露出马脚了。”要是让妈妈知道实情,这家的屋顶不被掀开才怪。

“呿!这种事儿哪还轮得到你来教我?行了,我会看着办的。不过,倒是龙雅那小子在搞什么飞机啊?他出门前有没有跟你说些什么?”

龙马微微叹气。“没有。他什么都没有说。”

南次郎若有所思地摇摇头。“算了,先别担心了。你就继续尝试联络你哥,要不然打去给他的朋友问问。有什么消息就告诉我。”

“知道了啦!”龙马心事重重地回答。语毕,厨房那儿传来一阵玻璃破碎的声响。龙马和南次郎父子面面相觑,立刻飞快地奔到厨房那儿去。看着一地的碎玻璃,南次郎不免担心地问道:“伦子,怎么那么不小心啊?妳有没有被割伤?”

伦子懊恼地叹了口气,自责自己怎么那么笨手笨脚的。“我没事,只是一时恍神就这样了。唉……今天老是心神不宁的。”

龙马赶紧说道:“妈,妳先到客厅休息吧!这里我来收拾就行了。”

伦子点点头,在南次郎的搀扶下到客厅休息。龙马看着一地的碎玻璃,脸上也覆上一层阴霾。在收拾的过程中,龙马一不小心就被玻璃碎片割伤。龙马微微皱眉,看着被割伤的食指慢慢地渗出血丝。鲜红的血,是什么不好的预兆吗… ?

龙马忍不住胡思乱想,呆会儿一定要上楼打个电话给龙雅才行。

要是打不通的话,就打给Sally 姐好了。

————————————————————

远在美国的Sally一个人呆在酒店里的某家餐厅。

设计高雅华丽的西餐厅,整片的落地窗口能欣赏到窗外漂亮的景色。

餐厅里正播放着能舒缓心情的英语乡村歌曲。

John Denver 演唱的 “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

琅琅上口的旋律。这是Sally最喜欢的英语歌之一。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可是Sally的脸上却没有喜悦之情。天气很好,但是她的精神却不是很好。一觉醒来就觉得心绪不宁,所以她干脆直接跟Sharon请假了。

优雅地拿起玻璃杯,Sally喝了一口冰凉的果汁。一阵凉意涌上心头。冰冰的、凉凉的、郁闷的……Sally的眉头紧锁,看起来闷闷不乐。

不远处的Sharon朝Sally快步走来。“妳还好吧?”

Sally微微一笑。“嗯……我没事。”

看着自己最信赖的经纪人,永远都是那么的精炼能干。Sally的心情好转了不少,也许Sharon是少数能读懂Sally心思的人之一。Sharon没有再多说什么,她知道Sally需要独处沉思的时间。简单地交待完Sally吩咐好的事情,Sharon识趣的闪人,留下Sally一人。

人总会在某些莫名奇妙的状况下突然感到心情失落。是啊……郁闷的情绪,心就像被人扼住一样难受。不知不觉地,Sally想起了龙雅。算算时间,龙雅那家伙应该还在学校吧?要是没错的话,或许他正在青学进行全国大赛最后的集训也说不一定。要不然,他也有可能在和龙马斗嘴消磨时光。当然,Sally也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龙雅那小子怎么可能会让自己闲着没事干。如果不是在打球、不是在和龙马拌嘴,泡妞把美眉的可能性应该也挺高的。

思及此,Sally今天第一次露出笑颜。龙雅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像风般捉摸不定,却又让人向往。Sally想着,也许她应该马上打个视频电话给龙雅,看看那小子现在在做些什么事。熟悉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Sally好奇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咦?竟然是龙马?!毫不犹豫地按下通话键。“龙马,找我有事吗?”

“Sally姐,妳现在在哪?方便听电话吗?”

Sally柔声回应道:“嗯,我在美国。可以啊,没关系,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闻言,躲在日本家中的龙马微微皱眉。龙马忍不住问道:“妳在美国?”

“对啊,怎么了?”

龙马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心中的疑问问出口。“嗄…没什么……只不过我哥前天去英国那里,我想问问妳有没有见过他?”

Sally闻言一怔。前天龙雅去英国?这是怎么一回事?前天晚上和龙雅通电话时,他不是说在日本的家中吗?

龙马没有得到电话那头的回应,自顾自的继续说道:“Sally姐,妳知不知道我哥去英国的原因啊?要是妳有联络到他的话,可不可以麻烦妳通知他一声,让他打给我们。我们跟他失去联络,爸妈有点担心呢!”

“等等,龙马……你刚才说你哥去英国?前天晚上我和龙雅通电话,他不是还在日本家中吗?”

“Sally姐妳不知道吗?我哥是前天下午出门的。出门前,他还跟我说妳已经知道了呢!”

听了龙马的话,Sally越想越不对劲。龙马不是呆瓜,自然也察觉到整件事情有些古怪。该不会……龙雅对他们撒谎了?可是龙雅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Sally沉思了半晌,追问道:“龙马,你哥有没有跟你说他这趟是和谁一起出门的?还是在这之前,他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龙马认真地想了想,只想到唯一一个最可疑的线索。“宫崎雪。对,龙雅是见过了一个叫宫崎雪的女孩子才决定要出远门的。”

“宫崎雪?”Sally喃喃自语。到底宫崎雪和龙雅无故跑到英国那里有什么联系呢?

“Sally姐……妳知道宫崎雪那个人吗?”

“嗯,大概听过。龙马,你先别慌。龙雅的事我帮你查清楚,先别惊动你爸妈,免得他们担心。”

“哦,好的。可是我们根本联络不到我哥。他出门后,就失去联络了。”

Sally冷静地下了判断。照时间推断起来,和龙雅最后一次通话的人是自己。“我想应该不会有事的。龙马,我会拜托熟识的人帮忙找你哥的下落。你好好安抚你爸妈,随时保持联络。”

龙马叹了一口气,也禁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了。“知道了。Sally姐,要是有我哥的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真的开始有点担心他了。”

Sally虽然心里同样的着急担心,不过她还是强作镇定地安慰龙马。“放心吧,龙雅他不会有事的。相信我,我一定帮你找到他。”

现在龙马能依靠的,也只有Sally了。要是家中两老知道,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麻烦妳了,Sally姐。”

“龙马,说什么傻话。你哥的事就是我的事啊!”Sally匆匆地挂了电话后,心情变得更糟了。

‘龙雅,你现在到底在哪里啊?’

————————————————————

话分两头,同一时间身在英国的龙雅。某间酒店的套房内。龙雅面无血色的躺在床上,白色的床单被鲜血染成了妖艳的红色。‘我发誓一定要把龙雅伤成这样的人渣给宰了。’这是李贤宇进到房里见到这一幕的第一个念头。环视了四周围一眼。两个年约15、16岁的少年和少女一脸茫然地愣在一旁。

李贤宇的脾气一向来都很火爆。只见他劈头就对着两个木头人怒吼道。“你们两个愣在那里干嘛?”

宫崎雪和Ivan面面相觑,都对眼前这个长得一脸凶神恶煞的纹身肌肉男感到十分好奇。他就是传说中那个Wolf。不管前看后看,这个Wolf长相虽然很酷也很刚毅。但是他的全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各式各样的纹身,再加上他一身壮硕的肌肉,配上那张露出狠劲的脸。说真的,宫崎雪和Ivan总觉得眼前这个Wolf真的人如其名。

刚才宫崎雪和Ivan会合后,两人就刻不容缓地依照龙雅的指示联络到了Wolf这个人物。当时Wolf知道龙雅的状况后,只简单地交待一句先把龙雅安顿在安全的地方。宫崎雪和Ivan便搀扶着虚弱的龙雅,把他带到附近的酒店来。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一个年约25岁自称是Wolf的男人风尘仆仆的出现了。Wolf用手指着宫崎雪,用不容反驳的语气用流利的日语命令道:“妳!去拿几条干净的毛巾,然后准备一盆干净的清水!快点!”

紧接着Wolf也开始指挥着还愣在一旁的Ivan。“你去把冰箱里和架子上的酒全拿过来!”

宫崎雪和Ivan还没回过神来,傻傻地盯着Wolf,不知道该作何反应。Wolf见状更觉得火冒三丈。“还不快点去准备,傻愣在那里做什么!动作给我快一点!”

被Wolf这么一吼,宫崎雪和Ivan总算是回神了。Wolf见他们两人开始依照他的吩咐办事,这才赶紧替龙雅检视伤口。子弹还留在身体里。龙雅右下腹的伤口血肉模糊,温热的血液不断地从伤口冒出来。不过Wolf暗自庆幸,幸好没有伤到要害。不过要是时间拖久了,失血过多感染什么的,可是会闹出人命的。Wolf一刻也不敢浪费,立刻拿出打火机和一把小刀。

这时,Ivan已经把酒瓶都放在一旁了。Wolf瞟了一眼Ivan,眼神里充满敌意。Ivan微微皱眉,心底升起一股不舒服的不快感觉。不再花时间打量Ivan,Wolf快速的选了几瓶烈酒。

宫崎雪和Ivan交换了一个眼神,示意Ivan不要惹事。Ivan没有表态什么,只是撇过头,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龙雅。Ivan一句话也不说。对于龙雅这个素不谋面的救命恩人,Ivan心中的疑惑多过感激。

Ivan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一个人愿意不顾自己的安危,去救他和宫崎雪。Ivan 和宫崎雪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见到的人性黑暗面多过希望的光。他们知道,这世上只能依靠自己。没有任何人是能够完全信任的,而他们相信的至始至终也只有他们自己。可是龙雅的做法却颠覆了他们原本信仰的那一套理念。

宫崎雪将清水和毛巾都放到了床边的小桌子。她沉默地凝望着龙雅昏厥的苍白脸孔,心中尽是说不出的苦涩和担忧。越前龙雅,你可千万不能够有事。要不然,我这辈子永远都无法原谅我自己。

“别愣在那里,都给我过来帮忙!”一声暴怒的吼声将宫崎雪和Ivan的思绪拉了回来。

“小子,醒一醒……”不同于对宫崎雪和Ivan的不耐烦态度,Wolf动作轻柔地轻拍龙雅的脸颊。“龙雅……龙雅,醒醒啊!”

龙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待他清醒过来,右下腹的伤口传来一阵阵椎心的痛楚。“Wolf…”龙雅粗重的喘息着,整个身子都被汗水浸湿了。

看着气若游丝的龙雅,Wolf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小子,我现在替你把子弹取出来。会有些疼,你忍一忍。”

龙雅用尽全力保持最后的理智。他困难地哑声开口道:“不要…告诉我家人…和…和Sally… 我不想…他们担心……”

“你先别担心这些,现在最重要的是必须先把子弹取出来。”

龙雅感觉全身乏力,连呼吸都变得异常辛苦。他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不清,精神涣散无法集中,就连眼神也失了焦距。但是他知道,要是这一关他挺不住的话…突然觉得好像好多事还没有做呢……

龙雅从来都不是个会规划未来的人。太长远的事谁能说得准呢?不过要是现在他熬不过这一关,或许真的会后悔吧!Wolf用小刀把龙雅染血的深色衣服割开。他动作熟练地拿起干净的毛巾擦拭掉龙雅伤口上的血迹。龙雅痛苦地闭眼,用力咬牙忍着这阵痛楚。“呃…啊……!”

宫崎雪颤着手紧握双拳,不停的在心中为龙雅祈祷。Ivan微微皱眉,心情变得异常沉重。Wolf用清水洗净手上的血迹,拿起另一块干净的毛巾替龙雅擦掉额上的汗珠。“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很快的,熬过这一关就没事了。”说完话,Wolf回过头沉声命令道:“你过来帮我按着他,别让他乱动。妳也一样!还不赶紧过来帮忙!”

宫崎雪和Ivan知道现在取出子弹可是最关键的时刻,要是龙雅撑不过这关的话,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他们连想都不敢想下去。不管怎么说,龙雅都是因为他们才会受伤的。Ivan和宫崎雪不是无情之人,看到龙雅这副虚弱的样子,他们自然也会担心害怕。宫崎雪和Ivan各自站在龙雅的两侧,伸手按着龙雅的肩膀和手臂。

龙雅看着天花板,用平淡的语气开口道:“要是…我…撑不过这关…不要怪…怪他们……”

Wolf当然知道龙雅指的他们是谁,他瞟了宫崎雪和Ivan一眼,重重地叹了口气。宫崎雪和Ivan面面相觑,一种罪恶感挥之不去。宫崎雪颤着声音说道:“越前龙雅,你一定不能有事!要撑下去啊!”

Ivan看着龙雅,诚恳的说道:“我知道是你帮忙救出我的。谢谢你,但是你可千万不能出事。”

龙雅没有答话,继续缓缓说道:“要是…我死了…不要…跟我家人…也不要和…Sally…说……不要…告诉…告诉…他们……”

如果真的就这样死了,龙雅也不想最敬爱的家人和Sally伤心。龙雅宁愿他们觉得他只是不负责任地离开,然后继续在外头不知名的地方一直流浪。流浪、不停的流浪、永无止尽的流浪……

这才是最适合他越前龙雅的生活,不是吗?

这种沉重的气氛还真是让人无法适应。Wolf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调侃道:“臭小子,你是看不起我的医术啊?那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让你出事的。今天的医药费我还等着你还我钱!”

龙雅听了Wolf说的话,突然想笑,却发现自己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他微微闭眼,然后再睁开眼睛。Wolf是这么说的。“刚才那家伙不知道给你打了什么针,我不敢乱用麻醉药。不会有事的,只是会有些疼。忍一忍。”

是啊,取子弹能不疼吗?Wolf 又重新拿来一块干净的毛巾放到龙雅的嘴边。龙雅无力地看了Wolf一眼,自然知道Wolf的用意。“咬着吧!别伤到自己。相信我,很快就结束了。”

龙雅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他苍白铁青的脸色看起来真的很糟糕,像是随时又会昏死过去一样。龙雅微微张口,咬着Wolf给他的毛巾。他知道自己现在将会面临什么。Wolf正在利用打火机的火和酒精替小刀子进行消毒。然后他从随身背包里拿出一把小钳子、纱布和棉花等的东西。

这让宫崎雪和Ivan都看傻了眼。这个叫Wolf的人好像挺专业的,难不成他是名医生?但是以外貌来看,这个Wolf也有点像是什么黑道分子的。不过更令人好奇的事,龙雅怎么会认识像这样的奇人啊?平时在电视电影里头才看到的情节,这么狗血的桥段,没想到竟然还真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龙雅吞了一口唾液,心情却平静得很。

Wolf的刀子已经移到了龙雅右下腹的伤口上。“我开始了。”

龙雅紧闭着眼睛深呼吸,双手紧紧地拉着身下的床单。Wolf的刀子轻轻地划开伤口。“唔呃…!”突如其来的剧痛让龙雅忍不住呻吟出声。龙雅的身子紧绷,颤抖的手紧紧扯住身下的床褥,双眼更充斥着满满的血丝。

“按着他!别让他乱动!”Wolf手下的动作小心翼翼,还不忘对两个罪魁祸首发号指令。没错,对他而言,宫崎雪和Ivan确实是个名副其实的Trouble maker。

宫崎雪别开头,已经不忍看下去了。Ivan紧紧地皱着眉头,用力地按着龙雅不让他因疼痛胡乱挣动弄伤自己。Wolf专注的替龙雅取出子弹,片刻也不敢分神。“小子,放松点。没事的……很快就好了!”

这种磨人的痛楚怎么忍?龙雅只觉得自己已经快到极限了。“唔呃…!呃……”龙雅用尽全力咬紧嘴里的布巾,试图抵御这种磨人的痛楚。放松?怎么放松啊?!龙雅的全部精力都集中于忍受这种形同活体实行解剖手术的疼痛,已经没有多余的气力去跟Wolf这家伙顶嘴争论。要不然龙雅还真想请教下Wolf那家伙要如何在这种让人快要失去所有生存欲望的疼痛下,还能懂得什么叫放松。

Wolf一手用力地按着龙雅腹部的伤口上方,另一只手拿着消毒过的小钳子尝试着把留在体内的子弹给取出来。Wolf当然知道龙雅此刻在承受怎样的痛苦,但是他绝对不能心软,更不能手软。这种酷刑也不知道持续了多长的时间,龙雅的体力渐渐的被消耗殆尽。因为被Ivan和宫崎雪按着肩膀无法挣脱,虚弱的龙雅只能手无缚鸡之力的被迫躺在床上任人宰割。直到Wolf成功取出子弹后,大伙儿都已经脱力的摊在那儿。龙雅在取出子弹的那一刻,全身一松,竭力地晕死过去。

Wolf摇摇头,喃喃自语道:“晕过去也好,要不然只能活受罪。好好休息吧!”

宫崎雪和Ivan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两人面色铁青,呆呆地愣在原地,像是刚经历了什么浩劫一样。Wolf可没有心思观察他们。只见他动作利落干净地替龙雅包扎好伤口,然后便独自一人对着刚取出的子弹凝视了好长一段时间。子弹的金属表面刻着细小的编号,一个足以让Wolf认清某个事实的证据。

最后Wolf忽然说道:“Arnold……你们得罪的人是Arnold?!”

宫崎雪和Ivan心下一惊。他们并不曾对Wolf说过龙雅是被Arnold的手下打伤的,Wolf又是怎么知道的呢?Wolf看着宫崎雪和Ivan,神情严肃地追问。“给我从实招来,到底怎么一回事?龙雅是怎么受伤的?而你们又是谁?”

刚才只是碍于龙雅在场,加上情况危急,所以不便多问。现在龙雅安然的昏睡中,Wolf这个被人叫来当救兵的人,自然有权利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宫崎雪和Ivan犹豫了一会儿,依旧不敢贸然开口。他们不知道Wolf的立场是什么,天晓得要是Wolf认识Arnold的话……如果他们俩被Arnold捉住,一定是必死无疑了。

“我们可以相信你吗?”宫崎雪不确定地发问。

Wolf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用平淡的语气说道:“我是龙雅相信的人。”

看着昏睡中的龙雅,他们三人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