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52 孽缘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22 11:20:03pm

其他·同人


美国。自从接到了龙马打来的电话后,Sally就拨了无数通的电话给龙雅,可惜全都转接到语音信箱。龙雅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样没有任何交待的就玩起失踪。就算手机没电了,龙雅也一定会想办法联络Sally的。因为龙雅知道,Sally会担心。

Sally坐在酒店客房内,越想越不对劲。她真的开始感到担心,因为这一切都太不寻常了。

龙雅竟然会向她撒谎,这意味着什么呢?匆匆忙忙没有任何预警地就飞到英国,究竟又是为了什么重要的事情?难不成遇上什么麻烦事了?这一切的一切到底和宫崎雪有什么关系?

Sally的脑袋片刻也无法休息下来。她想了很多……想得头脑都快打结了,可惜却一点头绪也没有。最后,她能冀望的也只有那群最可靠的伙伴们。Sally拿出手机,在新建信息那打了几行字,然后同时发送给多人。无论身在地球的哪一个地方,所有归类为Storm的各位成员,几秒钟后都收到了Sally的寻人短讯。

—————————————————————

英国。为了不吵到龙雅静养,Wolf 特意把宫崎雪和 Ivan 叫到小客厅里谈话。宫崎雪和 Ivan 最后还是决定赌一把,既然是龙雅相信的人,他们也想尝试相信看看。结果,他们都把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 Wolf 。Wolf 听完他们的故事后,只是面无表情的打量他们两个,连一句话也不说。

宫崎雪和Ivan不安的交换了一个眼神。最后视线又重新回到了Wolf的身上。Wolf盯着他们俩,依旧保持着沉默。

过了一会儿,一阵低沉的手机铃声打破了静谧的气氛。Wolf掏出手机。看着手机屏幕的表情有些古怪。又过了半晌后,Wolf开口道:“龙雅的手机在你们手上?”

宫崎雪闻言便从口袋里拿出龙雅的手机递给Wolf。“哪……这是他的手机。”

Wolf面无表情地接过手机,然后一句话也没说的就掉头走向门那里。

宫崎雪马上反应过来。“喂!你…你该不会就这样丢下我们走掉了吧?!”

Wolf没有停下脚步。只是背对着宫崎雪他们丢下冷冰冰的一句话。“给我好好的照顾龙雅,要是他出了什么事,我唯你们是问!”

宫崎雪和Ivan互看了一眼,然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Wolf越走越远的背影无声叹气。

过了一会儿,Ivan轻声道:“忙了一整天妳也累了,先去休息吧!”

宫崎雪望着关上的房门,脸上的担忧之情显而易见。“没关系,我不累。”

一想到受伤的龙雅,宫崎雪就觉得心像石头压着一样难受。微微低头,那沾染血迹的双手让宫崎雪的脸色瞬间黯了下来。Ivan当然知道宫崎雪此刻在想些什么。他动作轻柔抱着宫崎雪,安慰道:“别担心,他不会有事的。”

“我是不是一开始就做错了?”宫崎雪自责地问道。

看到宫崎雪眼中的迷惘和内疚自责的神情,Ivan的心头一紧,只感到阵阵心疼。一切都是为了他,要是宫崎雪不执意来找他就没事了。Ivan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神情凝重地看着宫崎雪。“雪,对不起。”

宫崎雪微微抬头,慢慢地牵起嘴角。“这不关你的事。”

Ivan并不认同宫崎雪的说法。“怎么会不关我的事?你们都是为了我才会来这里的。反正我就是没办法逃避责任。”

Ivan的眼角余光无意间瞥见宫崎雪颈项的伤,他不禁皱起眉头。“让我替妳上药吧!”

宫崎雪没有拒绝,只是静静地看着Ivan在房里忙来忙去的身影。最后一次见到的Ivan,那时候还只是个孩子。不知怎么的,宫崎雪慢慢地将回忆里那一个小男孩和此刻的Ivan交叠在一块。终于找到你了。宫崎雪的脸上不自觉泛起淡淡的微笑。

—————————————————————

一片黑暗。寂静的诡异气氛让人有种透不过气的压迫感。忽地,一阵震耳欲聋的枪声在耳边响起。龙雅猛然地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陌生的环境。这是哪里?龙雅用尽全力艰难地想坐起身子,却不小心拉扯到右下腹的伤口。一阵撕裂的痛楚从伤口那里蔓延开来,让龙雅忍不住痛苦地呻吟出声。

“嗯呃……”龙雅闭上双眼忍着这一波的疼痛,慢慢地深呼吸想要快点挨过这磨人的痛。好不容易舒缓了疼痛,龙雅再也不敢轻举妄动。睁开眼睛环视四周围的摆设,龙雅基本上能断定这里应该是酒店没错。龙雅用手捂着右下腹的伤处,开始尝试回想失去意识前的景象。破碎的回忆片段慢慢地被拼凑完整后,龙雅终于整理好自己混乱的思绪。

对了,宫崎雪和Ivan他们呢?Wolf那家伙跑哪去了?龙雅看着与自己相隔不过几步之遥的门,现在却好像是距离了十万八千里那么遥远,心中无限感慨。以龙雅目前的身体状况,只怕要走一步路都觉得困难重重。龙雅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门,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真是的!这门没事干嘛建那么远……”龙雅忍着伤痛,一脸痛苦的慢慢站起身子,认命地朝着门的方向前进。才走了不到两步,龙雅已经疼得满头大汗,气息也开始变得不稳。龙雅咬紧牙关,死命地忍耐那越来越尖锐的痛楚。

生平第一次龙雅后悔自己的决定。刚才他根本就不应该逞强的。龙雅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门,又回头望了床一眼,心里头简直是郁闷死了。好不容易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门前,龙雅才刚刚松了一口气。没想到的事,门竟然很不巧的打开了,就这样把龙雅撞个正着!

“啊…!呃唔……!!”龙雅脚步踉跄的险些跌倒,幸好一双手出现及时扶住了他。不过这举动却也引来龙雅痛苦的呻吟声,甚至比刚才被门撞到的痛楚更惨烈。“痛痛痛…!!!啊…放…放手啊!”龙雅痛得语无伦次,下意识的推开那双紧紧按着自己右下腹伤处的手。

宫崎雪低头见到自己的双手此刻正按着龙雅的右下腹,后知后觉地想起不小心加剧了龙雅的痛苦。宫崎雪吓得连忙放开双手,还不断的跟龙雅道歉。“抱歉!对不起…!”少了宫崎雪的双手支撑,龙雅哪还有余力撑住自己的身子。龙雅就这样狼狈地跌坐在地,自然少不了一阵痛苦的呻吟声。“呃啊…!!!”听到那犹如喉咙深处发出的痛苦压抑声,宫崎雪脸上的表情更是极为尴尬又深感抱歉。

抬头用愤恨又极度无奈的目光盯着宫崎雪,龙雅尽力压抑着自己想杀人的冲动。“啊哈…女人…呃……我跟妳有仇啊?!”他和她简直就是冤家嘛!

宫崎雪赶紧蹲下察看龙雅的伤势。“对、对不起!你有没有怎样啊?”

还敢问我有没有怎么样?!龙雅再也不法克制的瞪了宫崎雪一眼。“妳说呢?”龙雅表情痛苦地捂着自己的右下腹,那一波连着一波的痛楚可不是开玩笑的。是真的痛啊!龙雅粗重的喘息着,痛得连身体都不住的打颤。

宫崎雪也不想的啊……原本她是想来看看龙雅的情况,怎么知道门一打开就是这种突发状况。

“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

“呼… 我当然知道妳不是故意的… 妳根本就是有意的!”能不怀疑吗?龙雅严重怀疑宫崎雪这女人根本就是来讨债的!跟宫崎雪相遇简直是一段孽缘的展开。

“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喂!你没事吧?”宫崎雪看到龙雅一脸痛苦直冒冷汗,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龙雅紧咬着下唇,感觉伤处的痛楚越来越难承受。他不停地喘着粗气,不再开口说话。只是忍着力气去挨过这一阵阵的痛。宫崎雪见状也很着急,她不敢再随便触碰龙雅。当然她的心也很清楚,龙雅现在一定很不希望自己帮忙,因为只会越帮越忙。

宫崎雪十分愧疚地声声道歉,然后说道:“抱歉啊!你忍一忍,我…我找人帮忙!”说完话,宫崎雪就立刻冲出门外,岂料再次撞上一道人墙。

“哎哟喂…!”

“喂,妳干嘛?!”人墙Wolf不满地喝道。

就连Ivan也忍不住开口问道。“雪,妳怎么了?”

宫崎雪一脸歉疚地看着他们二人,然后伸手指了指门后。Wolf和Ivan面面相觑,接着很有默契地望了一眼门后。下一秒,Wolf一看到龙雅神情痛苦地坐在地上,二话不说地马上冲了过去。“龙雅!怎么了?!”

Ivan也是一脸惊奇的发问。“他…他怎么会……坐在这里啊?”

宫崎雪尴尬地笑了笑。“那个…我…我真的是不小心的……”好吧,她发誓。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龙雅在Ivan的搀扶下再次躺回床上,不过面色苍白的他脸上的表情还是显得十分痛苦。Ivan动作利落地检视了龙雅的伤口一遍,庆幸伤口并没有裂开,要不然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有没有好点?”Wolf问。他边小心翼翼地扶起龙雅,拿了两个枕头垫在龙雅的身后。

龙雅轻轻点点头,然后缓缓地睁开双眼盯着宫崎雪和Ivan两人。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宫崎雪继续道歉。

龙雅无奈地呼出一口气,然后选择性无视宫崎雪。他将视线定格在Ivan的身上,然后默不作声地打量着Ivan。Ivan毫不畏惧地迎上龙雅那锐利的目光。“雪不是故意的,希望你不要怪她。还有……谢谢你救了我们。”

龙雅没有说话,只是瞟了身边的Wolf一眼。Wolf会意地接话道:“Arnold那里我已经摆平了。你现在可以安全的离开,用不着担心那混蛋会追杀你。”

龙雅闻言欣慰地勾起嘴角。Wolf这家伙果然没有让他失望。就算是他受伤昏迷期间,Wolf也把一切打理得很好。倒是Ivan和宫崎雪听了Wolf的话后,都半信半疑地看着Wolf。

Ivan忍不住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他……真的不会再追杀我们?”

Wolf面无表情地回话。“对,全都解决了。只要你们不要再笨到自投罗网继续作死的招惹他!”

Ivan一愣,Wolf这家伙说得这么自信。难道真的都解决了?

宫崎雪纳闷地问:“到底是这么一回事?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解决了?”

Wolf却火爆地开口。“废话那么多干嘛?反正就是解决了!你们两个现在已经安全,想滚就快点给我滚!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

闻言,大伙儿又是一愣。龙雅无声地摇摇头。原本还想好好称赞这家伙一番,没想到这么快又原形毕露了。龙雅开口道:“哥,你吓到他们了。”

Wolf听到龙雅提醒的话语,面部表情也稍微变得柔和了。“知道了。”

Wolf继续保持冷漠的态度面对宫崎雪和Ivan,不过语气缓和不少。“Arnold那里你们不用担心,现在看是要走还是要留都随便你们。”

宫崎雪和Ivan听了Wolf的话后,很有默契的交换了一个眼神。尔后,他们诚心地向龙雅和Wolf道谢。不知道为什么,面对Wolf这个陌生人,他们都愿意选择相信他的话。

“谢谢你。”宫崎雪微微欠身。

Ivan这个当事人自然也很感恩。“谢谢你们。不过,你的伤势……”他的视线飘向龙雅。

龙雅打趣道:“放心吧,我的伤没什么大碍。只要你身边的女人可以离我远一些,我相信我可以活得久一点。”

宫崎雪听到龙雅奚落自己,顿时哑口无言。Ivan和Wolf听了都忍不住看向龙雅,脸上尽是隐藏不住的笑意。Wolf笑言道:“你这小子,还真能开玩笑啊!”

龙雅微笑回应。“那是当然的!”

看着Wolf和龙雅的互动,宫崎雪忍不住好奇问道:“Wolf,你也是Storm的一员吗?”

理所当然的换来Wolf的冷脸。“那不关妳的事吧!”

面对宫崎雪,Wolf真的很难摆出和善的面容。毕竟看到了身受重伤的龙雅,Wolf多少对宫崎雪和Ivan都有些敌意。龙雅深知Wolf的个性,连忙出声缓和气氛。“哥。”

就算龙雅不用开口,Wolf也心知肚明龙雅想说些什么。“行了,我知道了。”

看着因为担心自己而闹别扭的Wolf,龙雅心里就觉得好笑。‘原来自己也有让别人担心的一天啊!’

想到这,龙雅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沉重。龙雅忽然问道:“我昏睡多久了?”

“你从昨天傍晚就一直昏睡到现在。怎么了吗?”宫崎雪不明白龙雅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

龙雅心中隐约感到不安。“我的手机呢?”

“在我这。”Wolf将手机物归原主。原本没有电的手机已经充好电了。龙雅现在担心的只有这个。“Sally和小不点他们有打来吗?”

Wolf点点头。“他们从昨晚到现在打了接近上百通。不过我不敢接,当然也没有回复他们。Sally发了寻人短讯给全部人,要我们有你的消息就通知她。”

龙雅禁不住连连叹气。“唉……”自己现在这副德性,怎么能让他们瞧见啊?一想到自己失去联络,大家一定都很担心自己的安危,龙雅的心里就觉得过意不去。

“你自己看着办吧!需要帮忙的话就说一声。”Wolf看了面色依旧苍白的龙雅一眼,不放心地提醒道:“你身上的伤自己要注意些。要是觉得不舒服一定要马上让我知道,可别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龙雅的伤口虽然没有伤到要害,也已经包扎好。但是枪伤可大可小,要是没有小心照顾,发炎或伤口撕裂,可是会要人命的。Wolf见龙雅这小子愁眉不展的,不禁摇头叹气。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龙雅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心底也没谱了。

全国大赛进入倒数第6天。现在自己这种情况要赶在全国大赛前回去,应该还行吧?先不思考能不能在答应小不点尽量在全国大赛开打前赶回去的问题,目前这种情况,看来也只能继续对他们说谎了。

龙雅诚恳地拜托道:“Wolf,暂时先替我继续保密。我不想Sally和小不点他们知道我受伤的事。”

Wolf当然知道龙雅的顾虑,但他也有自己的忧虑。“嗯,我帮你。不过你这小子最好安分点休息静养,在伤势稳定前,可别再出什么乱子了。”

龙雅轻笑道:“行,我答应你。”

龙雅心里很清楚。既然无法对Sally和龙马他们说真话,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扯谎。只要等他伤势好转些,其余的都不再是问题了。等伤势稳定些,希望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全国大赛回去日本。

一旦开始说谎话,就注定得说更多的谎言来圆谎。谎言的延续只会不断地延伸,永远都不会停止。直到被揭露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