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7-4 紅色劍士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2-04 3:15:38pm

奇幻·玄幻


作者的話:

上個星期因為農曆新年,電腦不在身邊所以無法更新。

今明天都會接連更新,但2/6至2/14作者人在國外出差,恐怕也會暫時停止更新。

2/15全面恢復連載,帶來不便,非常抱歉。

×××××××××

.

【風斬破】以銳不可擋的氣勢往肌肉男攻去,我竟有點期待看他的軀體慘遭撕裂的瞬間。

這時,一道影子從密麻的稻穗中跳出來擋在肌肉男面前,他握著一把散發詭異氣息的紫劍擋下了半月形的斬擊。

不按劇本發展的突發狀況讓我有些意外,但【風斬破】的威力並不是隨便就可抵消。只見一身血色裝扮的紅色劍士被【風斬破】的力量逼得節節後退。

奮力抵抗的紫劍此時染上藍綠色光芒。

劍士咬牙用力一推,紫劍劃出一道綠色痕跡,半月形的黃色獠牙與藍綠光芒的劍軌相撞,在空中爆發絢麗火花後便互相抵消,消失得無影無踪。

紅色劍士瞄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男人,臉色為之一沉,眼神裡滲透出些許殺意,手中紫劍因緊握而顫抖,瘦小的身影瞬間散發出巨大的壓迫感。

那雙燃著烈火的紅色雙眸盯著我,怒道:『為什麼對我的夥伴下手?』語氣中掩藏不住的憤怒,彷彿恨不得把我斬殺成碎片。

『……』我心中也燃起了一股怒火,其中夾雜更多的是恨意。

我恨阻擋我的他!我恨忤逆我的人!我恨!

紅色劍士的視線沒有從我身上移開過一秒,他的嘴唇微微開合,似乎正和身後的肌肉男低聲說些什麼,接著肌肉男後退至夥伴身邊,展開防禦姿態。

劍士與我同時進入戰鬥模式。我微微壓低身子,將夜行者架在身體中央,這是我慣性的戰鬥起始模式。

紅色劍士挺直腰桿,紫劍垂落至地面。

——全身破綻卻又無法輕易接近。

我仔細觀察眼前瘦小但氣勢壓人的劍士。棕色劉海遮蓋住他的額頭,全身上下都是紅色裝扮——紅背心外加鮮紅長大衣——紅得發黑的靴子和血紅手套。不得不說,他的髮型幾乎和我一樣,只有顏色上的區別。

一陣微風撥弄我們的劉海,成千上萬的稻穗隨風擺動,除了風的呼呼聲,現場沒有其他聲音。

理應讓人神清氣爽的稻穗田,此刻卻籠罩著沉重的壓迫感,戰況一觸即發。

體內有股蠢蠢欲動慾望,促使我率先展開攻勢。夜行者在空中劃破空氣般從左往右再由上往下,隨即一道十字形的斬擊往紅色劍士奔馳而去。

紅色劍士不慌不忙輕輕一跳,輕易避開攻擊來到我的上方。他改為雙手握劍,利用重量加速度在空中加速墜落,劍刃垂直砍下,呈現一道完美的紫色直劈。

原本沒打算硬接下這招,但那股在體內膨脹的自大卻不允許我躲開。

我握緊夜行者往地面一踩,身體徑直往上跳去,手中的劍發出紅色光芒。

『昇龍斬!』『垂直斬!』

我倆同時大喊劍技名稱,一道紫光與紅光交織成刺眼炫目的光芒,隨即劍與劍的猛烈互擊產生爆炸l兩人雙雙往後彈飛。

我以單膝跪地的姿勢落下,腳尖碰地的瞬間便揚起塵土往前衝去。

彈飛至較高上空的紅色劍士仍未落地。我來到他即將落下的地點,往上使出突刺。

紅色劍士用劍身一一架開凌厲的突刺,接著以比我更快的速度把夜行者彈開,然後單手撐地再一個後空翻與我拉開距離。

不服輸。

比速度我怎麼可能輸!

我以自豪的速度瞬間來到他身前,再次給他一個突刺。當劍尖看似刺入紅色劍士身體的一公分時,他迅速往前踏出一小步,身子三百六十度往左旋轉避開了突刺,還對我使出V形斬作為反擊。

我沒料到紅色劍士的反應竟如此敏捷,在我來到他面前使出突刺這不足一秒的時間,他以半秒的反應避開,再做出反擊。

無法防禦。

我硬吃下V形斬,胸前的鐵片碎裂,劍刃劃過胸膛濺出大量鮮血。

天命——1。

我腳步踉蹌往前倒下,以夜行者支撐身體。

無法置信。

只承受一擊便讓天命受到如此大的損傷。

眼前這名紅色劍士的實力,在我之上。

『你承認自己的軟弱嗎?』

我像是著了魔猛然抬頭,以跪地的姿勢使出音速爆裂,強行往前加速。

夜行者瞄準紅色劍士的胸口。

紅色劍士游刃有餘地往右格開我的藍劍。我順勢轉身使出旋風斬,捲起的暴風把他彈開。我不顧劍技還未到達停止的姿勢,強制停止旋轉中的身體,體內頓時湧起劇痛,可此時我的眼裡只剩下怒火與恨意,腳步一踩又再往紅色劍士急奔。

交叉二連擊終於得以烙印在他胸前,紅色劍士眉頭緊皺,但動作卻沒因此而遲疑。他右腳用力一伸,把我遠遠踢開,緊接著他的身影在我面前化成一道殘影,下一瞬間充滿強者自信的笑容出現在我眼前,用刀柄重重地給我肚子一擊。

我痛得無法直起身子,夜行者脫手掉落地面,雙手緊緊摀住肚子。

俯視著我的紅色劍士從容地說:『我還是第一次遇見能夠和我交戰這麼久的劍士。』

我抬頭仰視眼前這位實力超強的劍士,心中再次燃起莫名的恨意,想要把一切摧毀才可平息的怒氣。

突然間,我的視線固定在紅色劍士身後的三位夥伴身上。

一個我不曾想過也不可能會想的念頭此時正在我腦海裡迅速萌芽。

我趁紅色劍士鬆懈的瞬間,執起丟下的藍劍,從他身旁疾馳而過。他轉身追來,但因為那一秒的錯愕而讓我先一步來到白袍女孩身旁。

夜行者的目標只有一個——使用匕首的男人的心臟。

時間像是被放慢二十倍,白袍女孩慢慢轉向我並露出驚慌神情,肌肉男的上半身也緩慢轉過來,我的劍則開始往下墜落。

『不行。』

這聲音……像是在牛之魔窟聽見的聲音……

夜行者忽然閃爍白光,從中湧現一股力量間阻止了我一瞬間的動作。

此時,右邊突然出現一股殺氣,紅色身影逐漸清晰,他手上的紫劍以我看不見的速度劃過我忽然停住的手腕。我勉強捕捉紫劍的殘影,並以藍劍抵擋。

一聲劍與劍互擊的巨響貫徹天際,發出巨大回音,鮮血從我右手腕大量濺出,夜行者的劍身斷成兩截,插在不遠的白色土地上。

強烈的痛楚瞬間從手腕處傳上腦神經,我無法控制口中發出軟弱的哀嚎聲,跪跌在地上。

我茫然低下頭,映入模糊視線的是大量濺血的傷口,無論怎麼施力,右手依然無法給予任何回應。

不可能……不可能……

動啊動啊動啊動啊動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