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55 机会&命运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25 12:38:59am

其他·同人


宫崎雪的举动完全把龙雅吓傻了。若是平时有女孩子主动投怀送抱献吻,龙雅绝对不会感到错愕。不过此刻主动献吻的人竟然是宫崎雪?!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啊?龙雅怔怔地看着宫崎雪,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有伤在身的龙雅甚至来不及闪躲退后。

实在是太突然了。“妳……到底在做什么?”

不仅仅是龙雅,就连宫崎雪也被自己的举动吓到了。

天啊!她这是在干什么?!

宫崎雪看着龙雅惊讶的表情,心里头一阵慌乱。但她还是故作语气轻松道:“不过就是一个吻罢了。用不着摆出一副被我侵犯了的无辜表情吧?”

是啊,只不过是一个吻罢了。但只有宫崎雪知道,这也是她的初吻。宫崎雪从来都不是个容易动情的人,毕竟她对外人的戒心都太高了。要让她爱上一个人,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可是一切在遇上越前龙雅之后,都乱了。一切都都乱了!宫崎雪向来都不喜欢处在被动位置。她敢爱敢恨,从来都不被谁左右自己的心。而此刻,宫崎雪只想忠于自己的心。

龙雅完全惊呆了,愣在那里半晌无话。这女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宫崎雪一脸无所谓。“想不到你这堂堂一个情圣也会被一个吻吓傻,太令人惊讶了吧!”

不、这些都不是重点。龙雅是情场老手没错,不过他的爱情游戏里向来都有一套游戏规则。

逆来顺受的软弱女人俗称易碎品,绝对不能碰。因为这类型的女人往往都会在龙雅的爱情游戏里被牺牲。而敢爱敢恨、疯狂撒野的女人更是万万碰不得!因为这类型的女人虽然热情如火,但是无法好聚好散又占有欲强,最后只会变成悲剧收场。但还有一种类型的女人,是绝对不可以碰的。那就是像宫崎雪这样的女孩。那种明知道无法拥有你,却还是甘愿付出真心的傻女人。

龙雅是爱情游戏里的Game Master,主宰着爱情世界。在他的爱情观里,那些规则都是打不破的戒律。他也绝对不会越过界。龙雅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宫崎雪,心情也是同样的复杂。“我跟妳说过的,我们的关系就仅仅只能是普通朋友。”

龙雅说的话,宫崎雪真的都懂。听进去耳里,但终究无法做到。“其实你不用在意我,这个吻根本不算什么。我知道你已经有Sally,你也不可能会喜欢我。这些我都知道,但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后悔,只想……忠于自己的心。”

宫崎雪释怀坦然地对着龙雅露出十分养眼的微笑。“龙雅,我喜欢你。”也许,已经爱上你了。不管结果怎么样,也不想去考虑后果。这就是宫崎雪一贯的作风。在爱情里,没有谁对谁错。任何人都是自私的。就算得不到想要的结局,至少尽力过,也不会留下遗憾。

龙雅呆住了。眼下这种情况,该怎么收场?不止是龙雅不懂该解决这样的窘境,像座雕像伫立在那儿的 Sally 也完全愣住了。Sally 真的觉得自己完全像个傻子。为什么她要出现在这里?她应该就趁现在还没被发现时悄然的离开。对,现在马上就走。她真的不想让龙雅夹在两个女孩之间左右为难。

Sally绝对不会是个死缠烂打的女人。只要龙雅亲口说出分手,她一定可以很潇洒的转身离开,不会给龙雅添任何麻烦。就算她的心多么的不愿意,她也一定可以办得到。离开一个已经不爱自己的人,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没错。是幸福。因为勉强是不会有幸福的,既然要分手就洒脱一些。

可是现在的龙雅一定也很困扰吧?要是自己出现在这里,龙雅一定会陷入两难之中。离开吧!趁他们两人都还没发现时立刻走掉!Sally胡乱地思考着,只想马上转身远远地逃离这里。

她现在需要一个人冷静下来,好好的思考。

当然,事情永远都不会进展得那么顺利。就在这时,耳边却传来阵阵窃窃私语声。

“嘿,你看那里!那不是 Sally Johnson吗?!”

“我曾经在网球比赛中看过她!她看起来真漂亮。”

一对年轻夫妇用英语交谈着。无意间看见Sally出现在这里,他们俩都感到惊喜万分。

但此时的Sally只想仓惶地逃离,那惊慌失措的模样看起来有些狼狈。龙雅和宫崎雪循声望去,他们二人一时之间都怔住了。当龙雅看到 Sally那不知所措的慌乱模样,他禁不住在心里狠狠地咒骂自己。“Sally…Sally!”

龙雅不知道为什么Sally会出现在这里,但此时并不是思考这问题的时候。龙雅尝试叫住 Sally,怎么知道Sally却连头都不回地快步离开。龙雅下意识地想要追过去,一不小心拉扯到伤口,他忍不住痛苦呻吟。“呃啊……!”

原本呆住的宫崎雪立刻回过神扶着龙雅。龙雅此刻一颗心全系在Sally的身上,也顾不得自己的伤势了。龙雅看了宫崎雪一眼,心知宫崎雪也不是故意的,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他只是淡淡地说道:“我必须去追她,妳还是别跟来比较好。”

宫崎雪当然知道龙雅的用意,她这个罪魁祸首现在真的没有反驳的权利。“嗯。你小心点。”

就这样,慢慢地放开自己的手。Sally的突然出现真的不是宫崎雪能够预料得到的,她一定误会了吧!可是自己对龙雅作出的举动,也是一时冲动的误会吗?宫崎雪看着龙雅忍着伤口痛跑去追 Sally的背影,心口一阵空虚的疼痛。

龙雅是那么的紧张Sally是否会误会他们俩,这也证明了龙雅有多在乎Sally和他的关系。龙雅甚至可以不顾自己的伤势,他对Sally的爱到底有多深呢?宫崎雪思考着,却发现自己永远都无法了解。龙雅和Sally之间的牵绊,不是她能介入的。

心无法克制的抽痛。宫崎雪失神地凝视着龙雅匆忙的背影。

只不过是忠于自己的心,不想留下任何遗憾。难道这也有错吗?

——————————————————————

Sally真的什么都不想管、什么都不想理。现在的她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她漫无目的地跑向无人的长廊,希望可以甩掉身后的龙雅,可是龙雅并没有打算放过她。

“Sally ! Sally!! ”龙雅用右手紧紧按着自己的右下腹,咬牙忍着阵阵疼痛。他顾不了那么多,只想马上追上 Sally 跟她解释清楚。

Sally当然知道龙雅在追她,就因为这样她更不容许自己停下脚步。她不知道应该怎样去面对龙雅。心太乱了!思绪也太混乱了!龙雅也变得不像是她认识的那个龙雅了。

前几天才骗了她的人,此刻被撞见和别的女人在酒店拥吻。这样的男人真的还值得她信任吗?

Sally真的不想再去思考,谁对谁错此刻已经不再重要。她只想逃,远远的逃离龙雅。

“Sally! 我求妳了,快停下!我们需要谈一谈!”前方的人儿跑得很快,龙雅在后头追得吃力。才不过片刻时间,龙雅就已经疼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终于,来到了长廊的尽头。龙雅这才想松了一口气。怎么知道 Sally这小妮子倒跑进了紧急逃生门?!瞟了一眼逃生门的自动型门锁,龙雅心道不妙。但一望着跑远的Sally,龙雅认命地追了上去。

推开门,映入眼帘的那一阶一阶的楼梯让龙雅忍不住冒起冷汗来。龙雅禁不住低喃道:“Sally,妳该不会是知道我有伤在身,存心想玩死我吧?”

龙雅真的觉得自己的体力已经到了尽头了。他竭力地握着楼梯那的握把休息喘口气,那冷汗涔涔的样子看起来好生狼狈。在龙雅没有注意到的同时,身后方的门慢慢的合上,然后自动锁上了。

“Sally ,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样,冷静点听我解释好吗?”

一来到楼梯口处,Sally终于不跑了。里头的灯光看起来有些昏暗,Sally不自觉感到有些害怕。最近的她特别害怕黑夜的到来。

“不好、我不想听!”Sally站在楼梯口,用双手捂着耳朵,转过身背对着龙雅,仿佛这样就能够隔绝龙雅的声音。她知道这么做,跟龙雅闹别扭真的很幼稚。但是她真的控制不了自己,她的心好乱,这几天不断地猜忌猜疑就快把她逼疯了!

看Sally不再继续跑掉,龙雅缓缓地走向她,然后动作轻柔地张开双臂抱着 Sally。Sally身体一颤,浑身不自在地想要逃离龙雅的怀抱。“放开我……别碰我。”Sally 冷漠无情的语气把周围的温度都降至冰点,连同龙雅的心仿佛都快被冻伤一样。Sally的挣扎让龙雅感到伤处的痛楚越来越强烈,但龙雅宁愿选择忽视。现在眼里心里能看见的,只有Sally而已。

“她就是宫崎雪吧!长得挺标致的,你回去找她啊!你过来追我做什么?放开我……!”

“求妳听我解释。Sally,我跟她真的没什么……”

“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Sally使劲地想挣脱出龙雅的怀抱,可是她却不知道这带给龙雅多大的身体负担。龙雅咬牙将痛苦忍了下来,粗重的喘息声夹带着丝丝痛楚。

“Sally,冷静下来好不好…?”龙雅有千言万语想要和Sally说,却发现此刻连说话都变得困难。

冷静?敢情你越前龙雅现在是嫌我不够冷静?!Sally 一想到龙雅这连续几天谎话连篇,现在还和那个叫宫崎雪的女生纠缠不清,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Sally真的觉得自己很不理智,可是她也不想管了,什么都不想管了!

Sally颤抖地握紧双拳,语气冰冷的说道:“越前龙雅,放开我。”

龙雅心头一紧。Sally从来都没有这么连名带姓地叫过他,这表示此刻她真的很生气吧!

这么冷冰冰的语气,丝毫没有半点余温。

不禁让龙雅回想起初次见到的 Sally。那时候在美国街头网球场的 Sally,也是这么一副冰冷的模样,俨然就是个冰山美人。可是认识了以后,Sally的一举一动,都让龙雅觉得很温暖。

龙雅一时恍神。他是花了多少的时间和精力才让 Sally打破心中的冰层,现在的他们难道又回到了原点吗?

“我叫你放开我!快放手,要不然我一定让你后悔!”

“要是我放手了,我才会后悔。”龙雅说什么也不肯松手。这样冷冰冰的Sally,让龙雅看得好心疼。

“你再不放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真的会动手的!”Sally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

龙雅知道Sally是很认真地作出预告,可是他真的不想就这么放开怀里的人儿。Sally气急,看到这样子的龙雅让她好生气。“我是认真的!要是你再不放手,我真的会动手的!”

“我知道。”龙雅那种无所谓的语气听进 Sally 的耳里,让她更觉得心烦意乱。

Sally死命地继续挣扎,龙雅就抱得越紧。最后,Sally索性把心一横。她紧握着拳头,用手肘之处狠狠地打向身后的龙雅。如果可以选择,Sally真的不想对龙雅动手。现在无计可施之下,Sally只好出手,但是她还是保留了些气力,并没有使出全力。她只是想给龙雅一个教训,让他放开手,并不是真正想伤害龙雅。

以龙雅的身手绝对没问题的。

Sally知道龙雅一定闪避得掉。对,一定闪得掉。

可惜Sally不知道,龙雅此刻有伤在身。不管怎么说,Sally终究还是学过防身之术。那力道也并不算小,就这样不偏不倚地打中龙雅的右下腹。那一瞬间,伤口的痛楚一下子就加剧蔓延开来。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毫无防备的龙雅结结实实地挨了那一下,怎么可能安然无事。

“呃…啊…!”龙雅忍不住痛呼出声,无力地松开双手跪倒在地。

Sally 见状愣了一愣。怎么会?龙雅明明闪得掉的,自己的动作不算快,为什么龙雅不躲开?可是就算闪避不了,也不至于痛成这副模样吧?

Sally心中的疑问不断地扩大。龙雅的脸上表情看起来痛苦至极,不像是伪装出来的。这一刻,Sally发现她好像不怎么气了。心中的某处只剩下阵阵的心疼和不舍。“龙雅?你有没有怎样?”Sally蹲下身子,赶紧察看龙雅的伤势。

见龙雅一直按着右下腹,Sally动作轻柔地想拉开龙雅的手,替他看看是否有伤到哪里。可是就在Sally的手触碰到龙雅的手时,龙雅反手一握,厚实的大掌毫无预警地将Sally的手牢牢扣住。

“妳果然还是担心我的,对不对?”看着Sally担忧的神情,龙雅露出虚弱的微笑,感觉伤口好像不怎么疼了。

Sally怔了怔。“你该不会是假装的吧?”

“嗯……怎么样?我的演技不错吧!”龙雅的嘴上这么说,不过额上布满的汗珠让他的脸色更显苍白。

Sally微微皱眉。横看竖看,龙雅的样子确实有些古怪。看龙雅也不像装的啊!“我…是不是真的打疼你了…?”Sally弱弱地问道。

龙雅闻言再次笑了。他伸出左手摸摸Sally的头,轻声回答。“就算真的被妳打死,也是我自己活该。能死在妳怀里的话,我也一定死而无憾了。”

“你不要乱说话!”听到龙雅胡言乱语,Sally就觉得有些生气。

龙雅疲惫的眨了眨眼,在Sally的搀扶下站起身子,然后走到楼梯口那坐了下来。Sally一想到龙雅这几天一直欺骗自己,心里头就闷闷的,不自觉又感到有些生气。Sally接着走回入口处,想要打开门离开,怎么知道门竟然反锁了。Sally尝试了几次都徒劳无功,她开始有些着急。

这时,龙雅淡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用试了,这门是会自动上锁的。”

“你的意思是……我们被困在这里了?”听到龙雅的解释,Sally难以置信地睁大双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