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56 心的形状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25 12:39:18am

其他·同人


龙雅看着一脸错愕的Sally一眼,不自觉露出憨憨的笑脸。Sally沉默半晌,绞尽脑汁想要找出离开这里的方法。这种时候和龙雅一起被困在这种地方,真的感觉不是一般的尴尬。她站在楼梯口,面无表情地扶着楼梯的扶手,然后抬头望了楼上一眼。接着又低头研究了楼下好一阵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龙雅见状扬起嘴角,勾起一抹玩味十足的笑容。他当然知道 Sally 想干什么。楼梯口的灯光看起来有些昏暗,Sally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碰一碰运气。只见Sally径自跑上了楼上。而龙雅则静静地坐在楼梯口处休息,听着 Sally的脚步声由近至远。不到一分钟,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感觉越来越靠近龙雅。龙雅没有抬头,表现淡定的他不禁摇头失笑。直到感觉身后站了一个人影,龙雅没有回头的开口说道:“别白费力气了,先坐下来休息吧!”

Sally没有回答龙雅,不死心的她又再次越过龙雅的身边,朝着楼下的目标迈进。龙雅无奈地摇头叹气,实在拿 Sally没辙。大约一分钟后,Sally郁闷地又回到了原地。龙雅看着 Sally,脸上的笑容有些欠扁,也有些苍白。Sally重重地呼出一口气,最后终于安静地在龙雅的身边坐了下来。这种时候保持沉默还挺尴尬的。

龙雅问:“妳刚才在散步啊?”

“门没开。”Sally平淡的语气里没有高低起伏。面无表情的她故意把脸偏向右边,宁愿盯着墙壁选择性的避开龙雅。

龙雅再次明知故问道:“什么门没开?”

这样的龙雅真的很欠扁。Sally这次猛然转过头,娇蛮地瞪了龙雅一眼。“我现在心情超级不好,你最好别惹我。”

龙雅轻轻地勾起嘴角一方,那淡淡的笑容里却夹带着一丝丝痛苦。龙雅一语双关地真挚道歉。“对不起。”

Sally怔怔地看着龙雅,轻声说道:“和你失去联络我为你担心、我为你说的谎话胡思乱想、甚至最后还看到你和她……”说到最后Sally住了口。龙雅和宫崎雪拥抱在一块儿的画面闪过脑海。感到心中一阵抽痛,Sally红着眼眶再次别过脸。

龙雅靠着身后的楼梯铁栏,慢慢地伸出自己的右手,接着动作轻柔地摸摸Sally 的头。龙雅柔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Sally听到龙雅这一声声的道歉,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不争气地夺眶而出。她微微仰着脸庞,不想让龙雅看到她这副狼狈的模样。

龙雅浅声问道:“就这么不信任我吗?”

这简练的一句话直接命中死穴。

Sally的身子一僵,她轻咬唇瓣,对这指控哑口无言。她无法为自己辩驳,因为她知道,自己确实如龙雅所说的一样。她一开始也一直相信着龙雅,就连发现龙雅的谎言,她也一直为龙雅担心。可是在见到宫崎雪抱着龙雅吻他的那一刻,所有的信任都被瓦解了。

Sally转过身子面对龙雅,不再选择逃避。“对不起,我…我知道我很不理智,可是我…我真的很怕…我好怕…我的心好乱……”有些话Sally不曾说出口,她害怕担心的事情太多了。联系不到龙雅,她担心龙雅会出事。联络到龙雅,发现了那一连串的谎言,她更害怕龙雅是不是遇上了什么危险的事情。可是最后来到英国,看到龙雅和宫崎雪俩人的亲昵态度,还有宫崎雪主动献吻。

Sally心里连日来受的委屈一次过爆发。“我真的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一样。我这几天一直在担心你,我好怕你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我一直相信着你,就算是在你说了那么多谎言之后,我还是相信你、担心你。我尝试相信你,可是最后我却看到你和她拥吻!”Sally说着说着,泪水早已不自觉地滑落。

龙雅心情平静,轻声回答道:“既然想要相信我,为什么不坚持到最后?”

“我……”Sally无力反驳。

龙雅微微一笑,温柔的伸出手替Sally拭去脸颊上那未干的泪痕。“真是个傻瓜呢!好傻好傻。”

脸上传来一阵凉意,Sally只感觉龙雅的手有些冰凉,不过她并不以为意。“我才不是傻瓜!”有气无力的回话。

“依我看嘛~根本就是大傻瓜一个。妳这笨脑袋怎么能胡乱给我添加罪名啊?我可真的挺冤枉的,平白无故就被冠上劈腿的花名。”龙雅笑着说话,底气却稍嫌不足,还不时喘了几口粗气。

“我才没有冤枉你,我亲眼看见她吻你!”

“吻我哪里?这里?是这里?还是这里…?”龙雅用修长的手指点了点Sally的脸颊、额头还有那小巧的红唇。最后龙雅的右手食指定格在Sally的唇瓣上。

Sally不满地嘟起小嘴,瞪了龙雅一眼。龙雅不介意的扬起笑容,不过那疲惫的双眼看起来有些无神。Sally下意识地静静观察龙雅,这才发现龙雅的额头上布满细细的汗珠,没有血色的嘴唇和脸庞看起来也异常苍白。这时Sally也注意到龙雅始终按着自己右下腹的左手,她赶紧拉开龙雅抵在自己唇瓣上的手。Sally试探性地问道:“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龙雅轻轻摇头,接着自顾自地说道:“我知道我不应该骗妳,对不起。妳男朋友我是个万人迷,像宫崎雪这种主动送上门的女孩子,妳不就早已司空见惯了吗?”

Sally闻言闷闷不乐地小声嘀咕。“习惯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她吻你又是另外一回事。我自认我小家子气,天生就是个醋坛子不行啊?”

龙雅发出浅笑,虚弱的扬起一抹笑意。“真是个傻瓜啊!看来我家的小公主真的很在乎我呢……”

“谁是你家的啊?!”Sally不满地撇撇嘴。

龙雅伸手摸摸Sally的俏脸,那深情的眼神此刻看起来有些迷离。他低声说道:“如果能顺利活着一起离开这里,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欺骗妳。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再骗妳……”

Sally不明白龙雅话中的含义,她隐约察觉有些不对劲。“龙雅,你怎么了?不要一直说这种奇怪的话!”

龙雅再次扬起虚弱苍白的笑容。“记住我的话,就算以后少了让妳依靠的我,也要坚强的活着,答应我。”

Sally听了龙雅的话心下一惊,不禁脱口而出道:“你该不会是想要和我分手吧?”

龙雅哑然失笑。“傻瓜。”

“难道不是吗?那你干嘛一直说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龙雅闭眼重重的呼出一口长气,那古怪的神情看起来像是在隐忍什么巨大痛苦似的。几秒钟后,龙雅缓缓睁开眼。

Sally一脸担忧地盯着龙雅。“雅,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痛?还是我刚才真的打伤你了?”

“我的小公主……”

“嗯?”

“这几天,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欺骗妳的。请妳原谅我,好吗?”

“先别说这个了。你到底觉得怎样啊?怎么一直冒冷汗?”Sally拨开龙雅前额的刘海,用手替龙雅擦掉不断冒出来的汗珠子。

龙雅近距离看着 Sally的容颜,嘴角再次浮现醉人的微笑。见到Sally这么关心自己,龙雅知道Sally 真的很爱他。“如果我们还有以后……不许妳再像这次这样轻易动摇对我的信任……”

“你在胡说什么?”Sally问。

“答应我好不好,找个妳爱他,他也爱妳的人……好好的活着……”龙雅咬牙低头的喘着粗气。

Sally有些慌了,总觉得这样子的龙雅太不正常了。“雅,你到底怎么了?龙雅!”

龙雅没有回答Sally,继续说道:“打个电话给Jeremy和Wolf他们吧!让他们来救妳出去。”

Sally不明所以的看着龙雅。“救我出去?那你呢?你说错了,应该是救‘我们’出去,这才对吧!”

龙雅坦然地露出微笑,尔后缓缓回答。“没说错……也许,我根本撑不到那个时候。”

“你这话什么意思?不要乱说这种话来吓我!”Sally心里一阵慌乱,被龙雅的话搅和得心情乱糟糟的。Sally的心中乱成一团,见龙雅一直用手捂着自己的右下腹,Sally有种不祥的预感。Sally伸手拉开龙雅的手,怎料结果却让Sally当场怔在原地。Sally 大惊失色地睁大眼眸,颤着嘴唇一时无语。因为她看到龙雅原本按着右下腹的左手满是鲜血,而龙雅穿着的黑色体恤也沾有温热的粘稠液体。

Sally 被吓得震惊地说不出话来,龙雅却平静的开口了。微笑的轻松语气,虽然虚弱无力,却依旧不改玩笑本色。“很抱歉……让妳看到我这副模样……很糟糕对吧?”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Sally急忙将龙雅的衣服拉高,却看到龙雅的腹部缠绕着被鲜血染红的纱布。

龙雅用尽全力扬起苦涩的笑容。“看样子情况……挺严重的,应该是伤口裂开了吧……Wolf 和Jeremy一定会…会在耳边叨念不停的……”右下腹的伤根本就没好,刚才追着Sally那样跑,又被Sally打了伤上加伤,伤口不撕裂才怪!

“你还有心情说笑?!你现在觉得怎么样?很疼对不对?你是什么时候受的伤?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雅,我该怎么办?”Sally六神无主地喃喃自语,她紧张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反观龙雅这当事人倒是显得冷静多了。“嘘……没事…听我的,打个电话……给那两个家伙。”

对、得赶紧打电话搬救兵。Sally听从龙雅的指示,二话不说立刻打电话给 Jeremy他们。不过刚才在追逐的过程中,他们也没留意到这里是属于饭店哪个部分的楼梯间。Jeremy和Wolf 自然也得花一些时间才能过来这里。被迫呆在这里等待救援的龙雅和 Sally,坐在楼梯口的角落处休息。此刻的龙雅脸上如死灰般没有表情;Sally则一脸担忧地注视着龙雅。

“是枪伤……前天被Arnold手下打伤的。”龙雅缓缓道来。

Sally又气又急地叫骂道:“你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干嘛刚才还一直追着我不放!”

龙雅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谁让妳…一直跑…我就只好追着妳啊……”

“你!”Sally很想骂醒龙雅,却发现对着这样虚弱的龙雅,自己真的完完全全狠不下心来。

“小公主,妳知道我的心的形状……是什么吗?”

“你说什么?”

龙雅微微一笑。“我心的形状…是妳的名字……妳能了解这话的意义吧?”

Sally当然知道,所以最后所有叫骂的话语都自动转换成关心担忧的话。“你现在觉得怎样?有没有好一些?”Sally着急得红了眼眶,声音也哽咽了。龙雅见状,胸口只觉得一阵阵的疼痛。

“不许哭…我会心疼的……”龙雅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却是无意间惹哭最心爱的人。

“所以你是因为受了伤,不想我们担心才隐瞒实情不让我们知道的……对不对?”

“说对了一半。”龙雅不想欺骗Sally,但是另一半的事实却没有打算告知Sally。

Sally还想追究,可却被龙雅的话打断了。“好冷…头也好晕……”

Sally心头一紧,想也没想的就让龙雅躺在自己的怀里。龙雅微笑,心满意足地枕在 Sally纤细的臂弯。“我…有点累了……好想睡一会儿……”龙雅仰着头看着Sally。因为失血的关系,视线也渐渐变得模糊不清。

Sally说:“雅别睡,我们来聊聊天好不好?”

“可我没力气…真的好累……”龙雅睁开眼,眼神却失了焦距。

Sally故作镇定地强颜欢笑。“那…让我说话,你听就好。总之不能睡着,我会生气的。”

“嗯。”龙雅轻声回应。

Sally看着龙雅,开始说道:“雅,我真的很爱你。”

没想到Sally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龙雅抬眸静静地看着Sally。“所以你不能有事,要是你丢下我,那我怎么办?”

龙雅依旧不语。Sally继续说:“叔叔、阿姨和龙马他们都很需要你,所以你不可以出事。”

龙雅虚弱的回答。“不要把我的事…告诉他们…我不想他们担心……”

“就像你选择隐瞒我,宁愿欺骗我?”Sally真的很不喜欢那种被人骗的感觉。但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坏,龙雅这么保护她,她却无意间伤害了龙雅。龙雅没有搭话,Sally又接着问道:“你怎么会突然和宫崎雪来英国?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龙雅沉默了半晌后依旧不说话,Sally不知道龙雅是不想回答还是真的太累了,或许两种可能性都有。四周都好安静,令人难受的沉默。龙雅右下腹的伤口流血不止,龙雅的左手紧紧地捂着伤口,Sally也将自己的手放在龙雅的左手手背上。龙雅和Sally的右手牵在一块儿,一冷一热的温度形成强烈对比。Sally低头却看见龙雅皱着眉头,紧闭着双眼。Sally颤声问道:“雅…你睡了吗?”

过了好久、好久,龙雅才慢三拍地给于回应。“还没……”

闻言,Sally眼中含泪笑了。楼梯间的灯光昏暗,高处的那一扇窗外的景色也已经暗了下来。

“Jeremy和Wolf他们动作好慢呢。”无助的Sally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龙雅柔声安慰,声音却低不可闻。“乖…别怕,不许哭……”

“雅,我答应你。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再怀疑你。我发誓以后一定会一直相信你,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像今天这样逃离你。”

“知道自己错了吧…那还不快…送上几个香吻…来陪罪……”龙雅艰难地从嘴里吐出这句话,痛苦的神情好像也舒缓了不少。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开这种玩笑!”Sally真的拿龙雅没辙。

被Sally这么一吼,龙雅顿时安静了下来。龙雅不明意喻的眼神盯着Sally瞧,苍白脸庞那眼中闪烁的异样光芒到底是什么……

“对不起…我只是…唔…”所有的话被淹没在突如其来的吻中。

龙雅不顾自己的伤势,勉强稳住自己的身子,抬头吻住Sally的唇瓣。没有激烈的热吻,有的只是深情和代表着来不及说出口的千言万语。过了片刻,一吻结束。龙雅虚弱苍白的脸上,无力地牵起嘴角。那毫无血色的笑容,却显得异常耀眼。“永远…都别忘记…我有多么的…爱…妳……”尾音才刚落下,伴随而来的是Sally的惊呼声。

“龙雅…!!”Sally双手紧紧的抱着龙雅,不停地唤着龙雅的名字。“龙…雅…雅…快醒来…龙雅……”可惜怀里的人却沉沉的睡去没有任何回应。怎么可以这样?“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你一定要撑住!雅……”如果下一秒我将会失去你,就请死神把我的生命也一并了结。

没有你的日子,我该如何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