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58 破镜重圆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25 12:18:22pm

其他·同人


全国大赛的日子倒数第3天。青学众人紧锣密鼓地展开一系列魔鬼式训练。队长手塚终于顺利归来了,可是助教越前龙雅却是从请假至今一直音讯全无。龙马背着网球包,踩着缓慢的步伐走在长廊上。直到来到龙崎教练的专属办公室,他才礼貌的抬手敲门。

“是龙马吗?快进来吧!”龙崎教练的声音一如往常地精神奕奕。

龙马轻手轻脚的推开门,一踏进办公室就见到里头的龙崎教练、手塚和大石。“教练,找我有事吗?”龙马面无表情地发问,心里七上八下的。

龙崎教练、手塚和大石面面相觑,似乎在犹豫着,这事该由谁开口比较好。最后,大石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接着便开口说道:“龙马,其实我们是想问你关于龙雅的事情。”

“什么?”龙马纳闷的歪头发问。

“你也知道我的手伤复发,这次的全国大赛,只怕我无缘参与。庆幸手塚能及时回来,但是以我们队里的水平,想要进军全国大赛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

龙马看着犹豫不决的大石,也大概猜想到他们的心思了。“所以你们想让我问看龙雅,看他有没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参加全国大赛?”

“龙马,你知道龙雅打算什么时候回来青学吗?”龙崎教练问得小心翼翼。毕竟前几日她才从越前南次郎那里探听到他家大儿子离家后就失去联络的消息,但是现在是为了球队,迫不得已才想再从龙马这里下手问消息的。

“我看,你们还是别指望他了。他那种个性哪会安分地在青学上课?现在你们竟然还想要他打球,想也知道那是一件不可能任务。”

一说到龙雅那家伙,龙马的心里就又气又担心。明明答应自己会在全国大赛回来的人,都过了那么多天了,结果还是像断了线的风筝般消失无踪。说句实话,龙马也不奢望龙雅能准守诺言了。现在的龙马只希望龙雅不要像以前一样玩人间蒸发,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

再次睁开双眼,感受到阳光的温暖温度时,龙雅真的有种以为自己像是睡了一个世纪之久般的错觉。暖暖的早晨阳光透过窗帘的白色薄纱照射进来,让原本昏暗的房间变得明亮,龙雅感觉自己的头脑也渐渐变得清晰了。龙雅尝试移动自己的身子,怎料因昏迷而缺乏运动的四肢僵硬无力,就连动动手指头的小动作,也让龙雅费了不少力气。好不容易终于适应过来,慢慢的恢复意识后,龙雅也开始感受到右下腹传来如被火灼伤般的刺痛感。

当这种痛楚越来越清晰,龙雅的嘴角却泛起淡淡的微笑。因为这种真实的痛,是他还活着的最好证明。龙雅闭上眼,试图缓过这阵难受的痛楚。这时,却听见房门被打开的声音。龙雅不急着睁开眼,继续佯装昏迷的他靠着耳朵,仔细聆听四周围的声响。

“高烧也退了,看样子应该过不久就会清醒的。”是Wolf的声音。

“Sally ,妳这两天都没什么休息到,不然妳先去睡一会儿吧!让我和Wolf来照顾龙雅。”

嗯……这一听就知道是Jeremy的声音了。

一阵温热的触感从右手传来。龙雅不用想也知道这是谁的手。

Sally握起龙雅的手。“没关系,我不累。”

“还是我陪妳到楼下吃点东西?”Jeremy不死心地继续劝说。自从龙雅陷入昏迷,Sally就一直不吃不喝的,连说话也惜字如金。要是再这么下去,他们俩还真怕龙雅这小子还没醒过来,Sally就会体力不支病倒了。

“我没事。”因为休息和睡眠时间不足,Sally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沙哑。

就在两个大男人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下去时,却听到了Sally的惊呼声。“啊?!”

“怎么了?”

“龙雅的手,好像动了一下!”Sally一脸惊奇的研究着龙雅的手。

大伙儿闻言都凑了过来,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龙雅终于醒过来了?就在Sally专心研究龙雅的手的同时,另一道惊呼声在耳边响起。“嗄?!”

“Jeremy?”

“嗯……没事,我突然觉得肚子饿。我去楼下买点早餐好了。”说着说着,不给Wolf任何的反驳机会,Jeremy连Wolf也一起拉走了。“走,你跟我一起去。”

Sally纳闷地盯着他们两人半晌后,视线再度回到龙雅的身上。真是怪了!他们两人在搞什么飞机啊?默默地观察龙雅的脸色好一会儿,Sally突然灵机一动。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龙雅?”Sally试探性的叫唤道。“雅?”

龙雅依旧静静地躺着没有任何反应,可就在Sally站起来,准备走出房间时,她的手却被龙雅的手紧紧握着。龙雅缓缓睁开眼,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打量着站在床边的Sally。

“早安。”许久没开口说话的龙雅,声音显得格外沙哑。

“你醒了。”平静的语气。

“我睡了多久?”

“都快两天了。你这次真的吓到我了。”Sally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对不起。”龙雅轻声道歉。

“现在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Sally柔声问,眼神里尽是隐藏不住的担忧。

“伤口很疼,一直在哑忍呢!”龙雅实话实说。

“对不起。”这次轮到Sally道歉了。

“肚子有点饿呢。”龙雅转移话题,可怜兮兮的模样看起来挺无辜的。

Sally不知从哪儿变来一粒橙色橘子,然后放在了龙雅手上。“哪,赔礼。”

“就这样?好小气噢。”

“不然你还想怎样?”

“不知道。让我想想……”龙雅故作思考状。过了好一会儿,龙雅突然开口道:“以后不准动不动就跟我生气,我会心痛的。”

“作为交换条件,那你……以后也不准再骗我。”Sally认真的神情不容忽视。

“我答应妳。”龙雅点了点头。

“这么爽快?”Sally怀疑的目光瞟向龙雅。

“那当然。那种可能会永远失去妳的痛苦,我可不想再尝试多一次了。”闻言,Sally的眼神黯淡了不少。

“你倒下的那一刻,我真的好怕,好怕永远会失去你……”Sally说着,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傻瓜,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活着吗?别怕了,有我陪着妳。”龙雅努力挤出一抹虚弱的笑容回应Sally。

看着龙雅终于清醒过来,Sally的心中大石总算是可以放下了。不过有些话,她真的很想问清楚。“雅,我有一些事想问你。如果你不想回答的话也没关系。”

龙雅认真地想了想后,缓缓开口道:“说吧,什么事?”看着Sally犹豫的神情,龙雅微笑鼓励道:“还记得我昏迷之前,跟妳说过什么话吗?以后我们之间不会再有任何秘密,所以妳想问什么就问吧!”

“是关于……宫崎雪的。”

“嗯?”

Sally终于开口道:“就…其实我很想知道,那天,你为什么会和她一起到英国来。”

“哦,是这事儿啊?”龙雅面无表情地看着Sally半晌,Sally见状便强装微笑地转移话题。

“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知道啦,所以你不想说也没关系。你刚醒来一定很渴吧?我去帮你倒杯温水进来。”语毕,Sally站起身子就要往门的方向走去。

龙雅轻唤道:“小公主。”背对着龙雅的Sally僵在原地。“最初是为了妳,我才会来英国。不过后来,我对宫崎雪的遭遇感同身受,所以就决定帮她了。”

“为了我?”Sally不解地转身看着龙雅。

“对,为了保护妳。宫崎雪找上我时,用妳的家事和背景威胁我,要是不帮她的话,就会公开妳的私事。”事到如今,龙雅已经决定不再隐瞒了。经历这场生死浩劫,龙雅也从中明白了一个道理。有时候人的执著,也不一定是必然的。

“所以全是为了我?”Sally顿时茅塞顿开,终于明白为什么龙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自己撒谎。原来最终的真相,自己才是导致龙雅受伤的罪魁祸首。

“你没有必要为我做这么多事。龙雅,我不值得你这么为我付出。”

龙雅看着自责内疚的Sally只觉得心口一阵阵的疼痛,还胜过伤口的痛楚。“过来。”龙雅有气无力地用些许命令的语气道。

Sally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看着龙雅。躺在床上的龙雅望着Sally那足以让他心碎的表情,心痛得就快麻木了。“乖…过来我这。还是你想要我起身,过去拉住妳?”

Sally呆呆地看着龙雅,没有任何的反应。或许自己就是个天生的灾星吧。只要和自己牵扯上关系的人,都会有厄运降临。看着虚弱无力的龙雅一脸病容的躺在床上,Sally的罪恶感就越来越深。在记忆深处的某个回忆片段,涌现在脑海中不断重复播放。

———————————————————————

[妳说!她到底是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犹如恶魔般的父亲死命的掐着母亲的脖子。

年幼的Sally抱着玩具小熊布偶站在房间门外,瞪大双眸发抖地从没关好的门缝看到这一幕。

比Sally大很多岁的哥哥-Alex拼命的保护妹妹,将Sally护在自己怀中。

[Sally乖,不要看,快闭上眼睛!]

Sally发着抖,害怕得都忘了哭闹。她只是睁大自己的眼睛,吓得忘了该如何才能闭上自己的双眼。Alex一手抱着Sally,另一只手捂着Sally的眼睛,尝试阻挡她的视线。

[咳咳……]

母亲涨红着脸呼救,那模样像是随时都快要断气一样。[放开…咳…我……]

发狠起来的父亲,不顾母亲的求饶,用力的将母亲按压在冰冷的墙壁。

[那赔钱货是不是妳跟那混蛋生的野种!!妳说话啊!再不说话,我就杀死妳!]

[她是…妳的女儿啊……Sally是妳的亲女儿啊……咳咳咳……]

[妳胡说!那为什么刚才Benny那混蛋会说Sally是妳和他生的孩子?臭女人!妳是不是骗了我!] 早已抓狂的父亲激动得青筋暴露,那模样是说不出的可怕。

[那赔钱货一定是妳和他私通生下的。对不对!]

[咳…她真的…是你的女儿啊……咳咳!]

母亲就这样在父亲的暴力对待下,慢慢的失去意识。

Sally的母亲曾在早年搞婚外情,这是她父母亲心中永远的痛。后来在社工和警方的帮助下,Sally和哥哥Alex都与父母亲进行了DNA亲子鉴定测试。最终结果虽然都证实他们是直属血缘关系的亲人,可是经过那一件事情,父母亲的关系就变得越来越恶劣、越来越疏远。Sally一直将这秘密埋藏心底,因为她逃避地不想承认这些都与自己有关。这是她不曾告诉过任何人的事实,包括龙雅。

———————————————————————

龙雅轻声唤道:“Sally ?”不过陷入回忆漩涡的Sally,只是面无表情地呆立在那儿。龙雅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硬是勉强地想要坐起来。原本刚清醒过来,体力根本就还没有恢复。现在这一连串的起身动作,再次拉扯到还未痊愈的伤口。一阵阵无法言喻的痛楚在身体深处叫嚣着,顿时让龙雅疼得冷汗沁沁,但他还是要紧牙关执意地坐起身子。

Sally见状总算将飘远的思绪拉回现实。“龙雅!你起来干嘛?快躺下休息!”

“谁让妳这傻瓜在那里发呆不理我。”龙雅气喘吁吁地隐忍右下腹的阵阵痛楚。

Sally看着面色苍白的龙雅,心中感动得一蹋糊涂,泪水像决了堤般滑落。其实Sally真的不是个爱哭的女孩,她甚至是面部表情都几乎维持在冰点的面瘫。不过这一切在遇到龙雅之后,都慢慢地改变了。

Sally再也压抑不住情绪的痛哭失声。“越前龙雅,难道你是笨蛋吗?你知道自己这么做有多么的危险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知道你这样伤害你自己,我的心里有多痛吗?你知不知道啊!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你怎么可以对我这样好……”

Sally这突如其来的哭闹,让龙雅心惊不已。“傻瓜,妳怎么了?妳哭什么?乖…别哭了。”

Sally站在床边,哭得好不伤心。坐在床上的龙雅温柔的伸手轻拍Sally的头,柔声安慰道:“没事了。我的伤势真的好很多了,妳看,我不就好好的坐在这里吗?”

“臭龙雅。混蛋龙雅……你这个笨蛋!呜…你是个笨蛋!”

“好好好,我是个笨蛋。所以妳别哭了。乖,没事了。”龙雅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女人的致命武器–眼泪。更何况现在惹哭的人还是Sally,龙雅只觉得自己真的是笨的无药可救,简直可以一头去撞墙了。

“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不值得,不要再为了我伤害你自己了。不要对我好……龙雅你这个笨蛋!”Sally哭得梨花带泪的脸庞看起来让人心生怜惜。

龙雅艰难的站起身子,然后将Sally拥进自己的怀中。Sally靠着龙雅宽厚的肩膀,心情终于慢慢的得到舒缓。有时候,人总是奇怪的生物。感性的时候,就算是一点点小小的感动,也能让人轻易的掉泪。而此刻的Sally 刚刚回忆起儿童时期的心灵创伤,加上看到这么关心保护自己的龙雅,这种感动的心情真的让Sally觉得好想哭。真的好想好想就这样放肆的大哭一场,把累积在心中已久的所有情绪都释放出来。这种被人默默守护的感觉真的好温暖。

过了一会儿,待Sally终于不再哭泣时,龙雅的心情总算也慢慢的转好。“觉得好些了吗?”龙雅放开Sally,担忧的神情毫不隐瞒地写在脸上。

Sally抬头看着龙雅,哑声说道:“对不起,吓到你了。”

龙雅脸上柔和的笑容让Sally觉得很窝心,他轻轻摇头,说道:“嗯,还真是个爱哭的傻瓜呢。怎样?哭饱了没?”

Sally用手拭去脸上残余的泪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心情也平复了。她恢复常态看着龙雅,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静静的盯着龙雅看。雨过天晴,总会出现彩虹。被泪水洗礼过的双眼,看以后的岁月也会更清晰吧!

龙雅静默地观察了Sally好一阵子,然后开口问道:“刚才……妳在哭什么啊?”

“没什么。”

“该不会是太感动了吧!”龙雅用手指将Sally散落脸庞的几缕发丝勾去耳朵后面。Sally没有搭话,似有若无的点了点头。龙雅见状笑了。

“龙雅,答应我。以后不准你再做出会伤害自己的行为。不要再为了我,而受到任何伤害,好不好?”Sally真挚的眼眸里闪动的泪光,让她的双眼看起来更显光彩。

“为了妳,我不会有事的。”龙雅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Sally的脸颊。

“要是你再做那么危险的事,我看不如……我们现在就分开好了。”Sally冷漠的表情看不出一丝情绪。

“怎么了?又在说什么傻话?”龙雅微微皱眉,疲惫的眼睛看起来有些无神,毫无血色面容更显苍白。

“也许我根本就不配拥有幸福,所以我不想伤害任何人。”Sally与龙雅四目交接,毫无畏惧的迎上龙雅的目光。龙雅静静地看着Sally,不明白为何她突然说出这种话。Sally继续说道:“这些都跟宫崎雪或其他人无关,只不过是我自己认为……我们的个性根本就不合适,在一起的话,以后迟早是会分开的。经过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我真的累了。龙雅,我们分手吧。”

龙雅越是对自己好,Sally就更加想要逃避。这只是Sally的一层保护色,避免自己受到更深的伤害。所以在所有伤害形成之前,就远远的逃开,也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也不再拖累其他人。

沉默了半晌,空气中的温度仿佛也降至冰点。明明是早晨,可是却感受不到任何温暖。“就这么喜欢把我推开吗?”龙雅问。

“我并不适合你。”Sally轻声回答。“我没办法百分之百付出真心,我没办法完完全全爱上一个人,我没办法毫不犹豫地完全相信一个人,我不值得你为我付出这么多。这些理由应该足够了吧!”

“都是妳的真心话?”龙雅的心情变得异常复杂。

“嗯。更重要的是在你的身上,我根本感觉不到任何安全感。”Sally故意说出狠话,她昂首面无表情地看着龙雅,可是心却痛得揪成一团。

“是这样吗?”龙雅仔细的观察着Sally的一举一动,费力地想从中看出什么端倪。

龙雅太了解Sally的个性了,只怕现在的Sally一心想要把自己推开,全是因为害怕若是感情太好,以后分开的话双方会受到更大伤害。而龙雅也知道,Sally 最担心的莫过于,危险发生时,自己会奋不顾身的保护她。就像这次一样,明明是想保护,可后来受伤了,最伤心的人还是Sally。

“你刚刚醒来,还是先躺回床上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看着想要逃开的Sally,龙雅不死心的想继续劝说。“Sally。”

“够了!龙雅,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尤其是你。我这种奇怪的个性,应该比较适合维持单身。”Sally扬起一抹苦笑,继续说道:“其实我真的比较喜欢自己一个人生活。那是真的,至少不会伤害其他人。就像我爸妈他们的事情一样,我不想伤害你……”

听了Sally说了这么多话,龙雅终于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全都是因为你爸妈的事?那根本不是妳的错。Sally……”

“我爸妈的事,就像一面镜子。那只是一个导火线。而真正让我做这个决定的原因,是因为你。龙雅,因为我真的不值得你去付出。就像宫崎雪这件事,我真的没办法完全信任你。这在爱情里面,真的很糟糕对吧?我是个很不称职的女友,所以放下我,好吗?”

“Sally,勇敢的踏出一步,好不好?我会一直陪着妳,一起走下去。尝试相信我,勇敢的去爱,好吗?不要顾虑太多。”

“我真的没有信心,能不能达到你的要求,做一个完全信任你、爱你的女朋友……”

龙雅露出宽心的微笑。“做我女朋友哪需要妳说的要求?其实我的要求简单得很,妳也一定做得到。因为妳就是妳,做回妳自己就好,用不着为了任何人改变。而我爱的,也是妳而已。”

有时候Sally真的很讨厌自己的个性。面对爱情时,那优柔寡断的性格真的很讨人厌。明明想爱却不敢爱,明明想靠近却又像只刺猬防备着。结果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别人。或许这是一个新的机会。只要踏出一步,再勇敢一点点。

龙雅伸出自己的手,用眼神示意Sally牵住。Sally没有任何表态,只是静静的看着。过了片刻,然后终于默许的轻轻点了点头。点头的意思代表着一段重新展开的情缘。经过波折再次牵在一块儿的手,绝不会轻易的松开。龙雅拿起刚才Sally递给自己的橘子,接着摊开Sally手,放在她的右手掌心上。

“这世上不会有永恒不变的事物,爱情也一样。但是,我越前龙雅今天许给妳一个承诺。我不懂我们的爱情能否长久,但是我保证一定用真心经营,至少不留下任何遗憾。”

Sally再次点点头,握紧手中的橘子。“我想尝试多一次,就像以前一样,毫不保留的信任你。可以吧…?”

“我们之间不再有任何秘密。”龙雅给予保证。

“不管喜怒哀乐都一起分享。” Sally的嘴角终于上扬,形成完美的弧度。

龙雅也笑了,他屈指拭去Sally脸上残留的泪痕。“不准再哭了,傻瓜。我会心疼的。”

Sally动作轻柔的抱着龙雅,躺靠在龙雅的臂弯里,感觉所有的困难都好像消失不见了。龙雅嗅着Sally的发香,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采。

“妳可以完完全全的相信我。我发誓从今以后绝对不会欺负妳。”龙雅在Sally的耳朵旁轻声低语。

以后的路,都要一起结伴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