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60 心事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25 12:18:55pm

其他·同人


绚丽的晚霞染红整片天空,翱翔中的鸟儿也知道是时候该回巢了。刚刚抵达家门口的龙马,面无表情地抬头仰望苍穹。

骑着脚踏车送龙马回来的桃城武纳闷的问道。“喂,龙马!都到家了,你还发什么呆啊?”

龙马答:“没什么。学长,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谢谢你送我回来。”

桃城武不放心的询问。“真的不要紧吗?我老早就发现了,你这几天都很奇怪,每天魂不守舍的。”

“哪有?是你想太多了吧!”

桃城武忍不住打量龙马。“明明打赢了比赛,做么还摆出一副苦瓜脸?刚才去庆功的时候,也没见你笑过。”

“都说我没事。桃城学长,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龙马瞟了桃城武一眼,便掉头转身走进家门。“再见!”

桃城武看着像是被人说中心事,那落荒而逃模样的龙马,他心里头越想越不对劲。桃城武小声的嘀咕。“看那小子的表情有些古怪呢。唉~算了,那么多事干嘛?”

龙马打开家门,正要进屋时,只听桃城武在他的身后喊了一句话。“龙马,明天别又睡过头了!我8点钟会来这接你的!”

龙马无奈地点点头。“是、我听见了!”

得到回答,桃城武便心满意足的骑着单车离去。龙马望着桃城武的背影,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丝念头。如果有桃城武这样的哥哥不知多好啊……不管怎样,至少都比越前龙雅那个不遵守诺言的家伙来得强吧!那白痴越前龙雅到底跑哪去了?难道都不知道我们都在替他担心吗?思及此,龙马禁不住叹了一口气。天底下能让龙马像宫廷怨妇似一直叹气的人,恐怕也没几个了。

———————————————————

在客厅里的竹内伦子一见到自家儿子回来,立刻迎上前去。“龙马,今天的比赛进行得还顺利吧?”竹内伦子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

龙马看着自家老妈的笑脸,也不自觉露出微笑。“那当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打赢了!”

龙马这么说着,虽然事实并非如此。对着自己家人,偶尔的臭屁一下,应该也无妨吧!竹内伦子自然知道龙马的实力,熟悉龙马性格的她当然更了解龙马现在说的是实话还是在吹牛皮。不过被龙马逗笑的竹内伦子并没有戳破龙马的谎言,反而满心欢喜的跟龙马说道:“龙马,你哥今天中午终于回来了。”

龙马闻言愣了半晌。竹内伦子见状,又继续说道:“总算是回来了。不过他的脸色不怎么好,身体似乎有些不舒服,现在正在房里休息。”

“他生病了?”龙马有些担心的追问。

想起龙雅一脸倦怠的模样,竹内伦子收起笑容,眼神看起来有些阴郁。“看样子不像生病,不过问了他,他什么也不肯说。”

龙马又问道:“妈,你别担心那么多。等下我去看看他。”

“也好。也许只有你们两兄弟的时候,他会告诉你也不一定。”

龙马想了一会儿后,柔声开口道:“老爸呢?让他去问问哥不就行了。”

竹内伦子忍不住叹了口气。“你爸他临时有事出门,从早上到现在都还没回来呢!”

龙马听到母亲的回答,禁不住开始发牢骚。“家里都出事了,他还外出理什么事啊?”

竹内伦子闻言,用些许责备的语气说道:“龙马,不许这样说你爸爸。”

“嗯…知道了。”龙马敷衍的应了声。

竹内伦子深感无奈,又再次叹了口气。“唉……”

她这一生对着家里的三个男人,实在是拿他们没辙啊!

这父子三人都太有性格,让竹内伦子这位女主人没有用武之地。

龙马知道自己刚才的确实是失言,只好小声地道歉。“妈,对不起。”

竹内伦子微微一笑。“好啦,你今天忙了一整天也累了。快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

“嗯。”龙马将脱下的鞋子放在鞋架上后,便背起网球包准备上楼。

这时,竹内伦子却又突然叫住了龙马。“龙马!”

龙马听到叫唤声,立刻转过头盯着自家母亲瞧。“怎么了吗?”

“等下别忘了过去看看你哥,顺便探探他的口风。帮我问他,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放心,我会看着办的。”龙马微笑回应,然后转身踏上台阶。

可是龙马的才刚走了几步,竹内伦子的声音又再次从身后传来。“龙马啊!”

龙马纳闷地停下脚步,问:“又怎么了?还有事吗?”

“龙马,等下记得问看你哥饿不饿。要是他觉得饿的话就跟我说,我把饭菜弄热了拿上去给他。”竹内伦子说着说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只见她连忙交待道:“对了,如果龙雅觉得不舒服的话,就马上告诉我!”

龙马闻言实在是忍俊不住。“妈,要是你真担心的话,就自己上楼看看他咯!反正楼上楼下才隔几步路罢了,干嘛一直要我当传话筒啊?”

竹内伦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哥的性格。很多心里话,对着我们他才不会说嘞!”作为母亲,竹内伦子对自家两个宝贝儿子都疼爱有加,对他们的关心就更不用说了。但可惜,也不知道是越前家家族的基因作祟,还是后天教育影响。龙雅和龙马这两个孩子从小就独立自主,行为举止都比同年龄的孩子还要早熟。要是在外遇上了麻烦,他们也是一声不吭的自己处理,从来都不曾麻烦过父母亲。可是也因为如此,这才让竹内伦子更加担忧。

就像这次龙雅的事情一样,突然就离家远赴英国,什么事情也不交待清楚。好不容易盼到他回家了,却看到龙雅病恹恹的模样,怎叫人不担心?竹内伦子刚才也试过探问龙雅,怎料都软硬兼施都依旧没办法让龙雅那小子说实话。无可奈何之下,竹内伦子也只好依靠自家小儿子了。

竹内伦子一脸忧愁的看着龙马,那心事重重的模样让龙马也感到阵阵心疼。“妈,别担心了。哥的事就放心的交给我吧!”龙马微微一笑,给了母亲一抹鼓励似的笑容。

竹内伦子轻轻点了点头。“那就拜托你了。”

龙马静静地看着竹内伦子半晌后,便若有所思的转身跑上楼去了。

———————————————————

来到楼上,龙马的心却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了。站在龙雅的房门外,他犹豫着要不要敲龙雅的门。举到半空中的手微微打颤,龙马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龙马心忖道:“明明不遵守约定的人是他,一声不响离家不回的也是他,干嘛我要觉得紧张啊?”

虽然平时对龙雅没大没小惯了、也常常口没遮拦的、放肆无礼也是平常事。不过,龙马对龙雅这位哥哥多少还是存在着敬畏之意的。龙马盯着房门半晌,最后决定还是先敲敲门好了。真是少见的礼貌。

叩、叩、叩——敲门声后是一阵沉默。或许是敲太轻了,他没听到吧!龙马想了想后,决定加重力道。叩、叩、叩——这次应该能听到了。可是,房间里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龙马开口唤了几声。

“哥……”平日连名带姓叫习惯了,这一声哥不管怎么叫都觉得别扭。龙马搔搔头,然后盯着房门继续发呆。

奇怪,怎么没有回应啊?龙马接着又敲了几下门,清了清嗓喊了龙雅几声。“哥,是我。”

不到半分钟,没有耐心的龙马终于不耐烦地打开房门。好暗。这是龙马的第一个念头。走廊的灯光照进房里,龙马隐约地看见一个人影躺在床上。原来是在睡觉,难怪都没有应门。龙马心道。他脚步轻盈地走进房间,伸出手轻轻地推了推龙雅的肩膀。“喂,醒一醒啊!”

熟睡中的龙雅没有任何反应,而龙马也不在说话,只是看着龙雅的睡颜发愣。

到底有多久了?其实就连龙马自己也记不清准确的时间了。龙马真的好久都没看到龙雅这家伙,这般安静模样的恬静睡颜了。比起现在这副模样的龙雅,龙马开始怀念起龙雅精神奕奕作弄自己时的样子。龙马又轻轻地唤了一声。“龙雅。”

见龙雅闻风不动的继续沉睡,龙马便不再开口说话。龙马动作轻柔的替龙雅把被单盖好,却在心里头不停的碎碎念。有没有搞错?这么大的人了连自己都不会照顾。睡觉连被子也不会盖好,还要我这个做弟弟的来帮你,难道都不会不好意思啊?龙马在心底叨念不已,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显露一丝丝担忧之情。

龙雅到底在搞什么?龙马现在心里所想的就是这个。毕竟他的门也敲了,又在门外唤了这么多声,现在连被单都帮忙拉上了。不过龙雅却依旧沉浸在自己的睡梦中,没有任何转醒的迹象。不管再怎样累,也不可能累成这种程度吧?难道是身体真的不舒服?

没有开灯的房间有些昏暗,靠着从门外洒进来的微弱光线。龙马不放心地盯着龙雅瞧,仔仔细细将龙雅的脸色观察一遍又一遍。龙马总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下看着龙雅,一直都有种他看起来有些虚弱的错觉。看起来还有点痛苦的样子。这绝对是错觉。

过了半晌,龙马无奈地摇头叹气,然后轻手轻脚的想要关上房门离开。这时,却瞥见了放在书桌上的两张入门票。盖过章的体育馆入门票。这不是今天他们比赛的会场入门票吗?龙马看着拿起入门票,又看了看还在睡梦中的龙雅一眼,嘴角挂着一丝浅笑。

‘原来,他真的有遵守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