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63 最适合的人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25 11:38:35pm

其他·同人


上学这词汇果然真的不适合龙雅。好困。看着讲台上卖力说教的讲师,龙雅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好想回家。龙雅反复的在心里问了自己N遍。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唉……果然学校这地方的磁场不怎么适合我。龙雅趴在桌子上。手中那黑色的圆珠笔随着灵活的手指不停的转动。

铃——铃——放学的钟声终于舍得响起。龙雅好不容易找回一些元气,赶紧动作迅速的收拾所有文具和书本。可天往往不从人愿。就在他准备逃出这无聊之极的课室时,讲师的声音却在身后响起。

“龙雅,请等一等。”戴着眼镜的讲师小跑步的追上龙雅。

龙雅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用平淡的语气问:“请问有什么事吗?”

“龙雅,你请假了这么多天。希望你能尽快把之前拖欠的功课都补上,而且就快要进行会考了,你得用心些才能追上课程进度。”讲师说得异常认真。

龙雅听着,却感觉好想哭。“呃…是啊……”龙雅敷衍着回答。

“还有啊……”讲师好像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龙雅已经没有耐心听下去了。只见龙雅冲着讲师微微一笑,礼貌的打断讲师还没说完的话。“抱歉。今天社团还有些活动,我得赶过去了。至于功课的事情,我会尽力而为。”龙雅说完,立即拔腿就往外跑去。独留那中年讲师对着龙雅的背影,无声的叹气摇头。

——————————————————

龙马是在一棵大树下找到龙雅的。龙雅把头枕在自己的背包上,闭上眼睛睡得可香了。龙马手捧着一罐芬达,另一手拿着的橘子毫无预警的被抛了出去。然后下一秒,正中目标的额头。“哪个混…蛋……?!”龙雅的话才说到一半,在看清来人真面目时,剩余的话都被吞回肚子里去了。

龙雅吃痛地摸摸自己的额头,手中拿着刚才袭击自己的橘子。“小不点!”

“干嘛不到食堂去?不饿啊?”龙马自顾自的走到龙雅身旁坐了下来。

“唉……”龙雅没有回答,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看着龙雅愁眉苦脸的模样,龙马没有继续搭话。龙雅静静的吃着自己的橘子,龙马沉默的喝着芬达。这样的宁静,在几分钟后被一群不知打哪冒出来的女生打断。

“龙雅君,你怎么那么久没来学校啊?”女生A穿着不符合校规的超短裙,整个人倚在龙雅的身上。女生B不甘示弱的挽着龙雅的手臂,态度亲昵地嗲声道:“龙雅~你可想死我了~你好坏噢~怎么都没来啊?”女生C到G全将龙雅团团围起,原本坐在龙雅身边的龙马自动的退到一旁,不想遭池鱼之殃。一向来身经百战的龙雅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嗯……如果平时的他,应该蛮乐意见到这种情况的。可惜今天的他心情不佳,只想享受宁静的时刻。

龙雅面无表情,熟练的将不知名女孩的手从自己的大腿上移开。“抱歉各位美女,今天我和我弟有些事要谈。下次再找你们玩了,bye!”冷淡的语气与平时的亲切态度大相庭径。龙雅说完毫不留恋的就拉着龙马走掉,根本不给女生们反驳的机会。被丢在后头的女生见到这番模样的龙雅,倒也没有出声抱怨,反而还花痴的继续赞美道:“没想到龙雅君生气的模样也好帅噢~”

被迫跟着龙雅离开的龙马回头看着那群女生崇拜的目光,鸡皮疙瘩就不自觉地爬满全身。“喂,你这白痴怎么老是招惹那些花痴女!”

龙雅可不这么认同。“你这不点怎么会不长个子,连脑袋也没发育啊?是她们自己硬要粘上我的。你老哥我行情好,你妒忌啊?”

“哼!白痴才会妒忌你。”龙马毫不客气地冷哼。

龙雅懒得跟龙马斗嘴,干脆闭上嘴省下力气。还是想想办法解决眼前的窘境比较实际。“小不点,有没有什么方法不用交功课,不用应付考试的就能拿到毕业文凭啊?”

听了龙雅的问题,龙马愣了半秒。“你想得倒美。”

龙雅又叹了一口气。“老爸根本都是在整我。没事好好的上什么学啊?”

龙马闻言忍不住调侃道:“你今天怎么怪怪的?该不会是有什么人找你茬了吧?”

“还能有谁?不就是那个最白目的大叔。哼,还催我把这些天没来学校的功课都补上呢。”

“我看你这问题学生一定是被他盯上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啊!”龙马一派轻松,根本就是在看自家老哥的笑话。

龙雅心情郁闷的瞪着龙马。“小不点,看我这副发愁的模样,你怎么看起来那么高兴?”

“笨!理由很简单。因为看你被整,我的心情可是超级好的。”

龙马的话才刚刚说完,龙雅的魔爪就迫不及待的伸过来了。

“你有种就说多一次!对你稍微好一点,你就骑到我头上了?!看我怎么教训你!”

龙雅一把抓着龙马的衣服,然后像是拎小鸡般把龙马揪回自己的身边。

“喂!这里是学校耶!够了啦,别闹了!”

龙马使劲地想挣脱龙雅的束缚,可惜个子矮小的他终究没占上任何便宜。

龙雅笑得心里可乐了。瞧见龙马无助的模样,龙雅脸上的笑容却越是明显。

“龙雅,你可总算回来了。”不远处,三四道人影缓缓走近。

龙雅下意识的抬头,只见桃城武、菊丸、不二和大石正笑看着自己和龙马。

“啊…!是你们。”龙雅一手抓着龙马,然后抬起另一只手和桃城武他们打招呼。

被忽视的龙马不满的吼道:“喂!放开我!我叫你放开我!”

“才不要。有本事你就撂倒我。”

“喂!越前龙雅,你很幼稚咧!别玩了啦,放开我!”

龙雅扬起不怀好意的笑容。“哼!竟然敢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龙雅伸出手指,在龙马的额头前狠狠地弹了一下。

敌不过龙雅的龙马只有落得被欺负的下场,心情只能说是糟透了。

“喂!放开我!学长,你们还看什么热闹!快救我啊!”

不二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道弯月,平日与龙马感情要好的桃城也笑得前翻后仰的,菊丸就更不用说了,已经笑得东歪西倒的他,还得倚着大石才能不让自己跌倒。

“你们一个两个都没有同情心的!可恶!”龙马愤恨的瞪着龙雅,此刻的心情只能用恶劣来形容。相反的,龙雅现在的心情瞬间转好。只见他早已夺下龙马的白色帽子,还恶作剧般地继续拨乱龙马的头发。直到见到龙马披头散发,即无奈又无助的模样,龙雅再也忍俊不住地笑出声来。

一向最淡定的大石适时开口道:“龙雅、龙马,你们俩兄弟也该玩够了。走吧!一起到球场去,龙崎教练在召集所有人。”

龙雅和龙马不约而同的看着大石。“这次又是什么事情?”

“不知道。一起去看看吧!”

龙雅沉思了一会儿,这才缓缓地放开龙马。这么突然的集会,难道又是要宣布什么事情吗?

重获自由的龙马,用力的从龙雅手上抢回自己的帽子。“还我啦!都几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似的,幼稚!”拿回自己的帽子后,龙马不等龙雅,自己便大步的迈向网球场集合去了。

“哈哈~龙雅学长,你和龙马的相处方式还真是有趣。”桃城武说。

不二看着渐渐走远的龙马,眼神里的目光也不知道是羡慕还是什么不知名的异样情绪。

“你们兄弟的感情还真好。这样孩子气的龙马,只怕只有在你面前才看得到吧!”

龙雅无奈的耸耸肩。“那小不点就只会找我麻烦,他还差得远呢!”闻言,众人很有默契的相视一笑。龙雅远远的看着龙马的背影,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笑意。

——————————————————

熟悉的网球场上,大伙儿有秩序地列队站好,仔细聆听龙崎教练说的话。“这一次,我们大家能成功打进全国大赛,可谓是个很好的突破。但现阶段绝对不能松懈下来,我们必须一起加紧训练,保持最佳状态迎接全国大赛的四强赛和总决赛。”

龙崎教练中气十足的声音贯穿整个球场。“大家也都知道,手塚已经成功伤愈归队。所以,今天我召集大家来此的主要目的是希望能选出代表我校参加比赛的正选队伍。”

大家听了龙崎教练的话后,都不禁开始议论纷纷。龙崎教练的话意味着,有人将会被判出局,担任候补职位。龙崎教练继续说道:“请大家稍安勿躁,耐心地听我把话说完。”

龙雅静静地观望局势发展,心中却暗自盘算着某些计划。

“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要是你们有任何想法,尤其是正选队员,不妨说出来让我们一起讨论。”龙崎教练环视大家一眼。

大伙儿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妄自发言。毕竟能代表校队参加全国大赛是多么荣幸的事情,百年难得一遇的好机会,只怕是大家梦寐以求都想要争取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只怕有人必须被牺牲了。尤其是校队成员各怀心事,他们低头不语,陷入两难之中。为了球队的最后荣耀,他们能选择的,只有是最强的阵容。不知怎么的,大伙儿的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龙雅。

在手塚离开到九州治愈伤臂期间,带领他们的人就是龙雅助教。可是手塚好不容易归队后,龙雅又玩起失踪,一连请假好多天。不仅缺席了全国大赛的首场比赛,就连平日的练习也不见踪影。但是龙雅的实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现在若说要牺牲一个人……

龙雅忽然开口道:“教练,这次的正选校队名单,直接除掉我的名字吧!我弃权。”龙雅自然知道大家的心思,他自己可是很乐意主动退出这种麻烦事的。没有任何不甘不愿,没有什么舍不得,反正他越前龙雅两袖清风,潇洒自若,心里倒是乐得很。

反而是大伙儿听到龙雅这么果断的决定时,大家都不禁愣住了。那可是全国大赛啊!竟然连眼睛眨也没眨,直接省略思考就主动退出。龙马继续保持沉默是金的好习惯。对于龙雅的决定并不感到意外,毕竟他太了解龙雅的性格了。至于其他校队成员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打量着龙雅。

桃城武唯唯诺诺的说道:“龙雅学长,其实以你的实力,更适合正选的位子。不如就让我……”

龙雅一口打断桃城的话。“你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比我有资格,我只是个过客。现在也是时候退场,让你们大展拳脚了。”

“可是……”桃城武愁眉苦脸地看着大伙儿,其实他心底是清楚的。论实力,他并不是最顶端的。既然如此,这正选的位子就应该留给最适合的人。

向来不多话的大石,却在这时候开口,而且语气冰冷又几近戏侮。“既然龙雅对这比赛不感兴趣,桃城你就别再为难龙雅了。倒是手塚这次归队,我并不怎么认同。手塚,你的手伤究竟有没有完全康复,我想亲自确认看看!我绝对无法认同一个手伤未愈的人参赛,而影响球队在全国大赛中的表现!”

龙崎教练闻言表情诧异。

“这……怎么会?”大伙儿又开始议论纷纷,谈论着大石的怪异表现。平日在球队里,大石可是和手塚交情最要好的战友。这次,又怎么会忽然提出这种尖锐的提问?实在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不!大石学长,不然就让我退出吧!比起我,手塚学长他……”桃城颤着声音提议。对他来说,这个决定是艰难的。但是比起手塚,自己才是更应该被除名的那个。

可是桃城的话还没说完,大石又气愤地咄咄逼问。“桃城,其实你很想参赛吧?用不着委屈你自己。哼!手塚,你敢不敢接下我的挑战。要是连我都无法打赢的话,我要你心服口服的自动退出!”

这样的气氛太不寻常,这样的大石太过古怪。众人屏息等待,谁都不敢擅自发言。这紧张的气氛让人都快喘不过气来了。龙雅依旧保持沉默,只是用惯有的犀利眼神打量着大石和手塚的一举一动。他安静的看着,像是想要把这谜团都看透一样。

或许,大石说得对。他无法认同一个手伤未愈的人参赛。

而那人指的,恐怕不是手塚,而是……他自己。

龙雅在准备飞往英国前,曾暂代青学助教一职。当时大石的手伤,就像是不定时的炸弹,根本没有人知道那炸弹什么时候会忽然爆炸。一连串无止尽的练习,恐怕也造成了无法估计的伤害。虽然只是龙雅的猜测,但倘若这就是事实的话,那……

“好,我接受。”手塚微微点头,然后对着龙崎教练说:“教练,请允许这场对决吧!”

龙崎教练一脸无可奈何,但也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最后只好妥协。

龙雅看着大家慢慢地移步到比赛专用的球场,心情有些复杂难懂。他忍不住叹了口气,转身却看见和他同是对这球赛不感兴趣的某人。“小不点。”龙雅轻轻唤道。“你猜谁会赢?”

龙马想也没想的就接话道:“大石副社长。”

龙雅闻言却笑了。“是吗?你真的那么认为?”

龙马抬头看着龙雅。“那你认为谁会赢?”

这问题,其实他们两人都很清楚答案。看破不说破。

“跟你一样。”龙雅的眼神里掺杂着看不清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