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65 武士之子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26 7:28:33pm

其他·同人


手塚很强。但他并不是龙雅见过最强的那一个。但以某方面的毅力来说,龙雅是佩服手塚的。在体坛里因为伤患退出的人不计其数,但是能克服自己心里的压力,战胜所有的恐惧,凭着毅力带领着自己的队友一起作战。一直走到最后,都不曾说过放弃。这样的人,龙雅真的从未遇过。

“他,很强。对吧!”龙雅这么说。

Sally赞同的点点头。

“我和他打一场的话,谁会赢?”龙雅问。

Sally想了一会儿,说:“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这不是废话嘛。龙雅挑了挑眉毛。Sally笑了。

“雅,你能认真打一场球吗?完全没有任何顾忌,只是一心想要赢球。”

“难道我平时不认真?”龙雅反问。

“这答案你比任何人都清楚。”Sally清澈的双眸里倒映着龙雅自己的身影。龙雅顿了顿。或许Sally 是对的。这问题的答案,这世上只有他自己知晓。

“手塚国光赢下此局,比数 6比1,青学获胜!”评判的声音和哨子声将龙雅飘远的思绪拉回现实。

“龙雅,我有个心愿。”Sally忽然这么说道,幽幽的瞳孔里闪烁着期盼的目光。

龙雅看着球场上的手塚意气风发地接受众人的欢呼。四周围虽然很吵,但是Sally说的每一句话,龙雅都听得一清二楚。Sally继续说:“是否有一天,你也会站在最顶端的位置。认真地放手一搏,拼命的打每一场球,真正的享受其中的乐趣。”

龙雅的网球天分毋庸置疑。他从小就接受英才教育,他的血液里流动的是武士之血。那是上天的恩赐,这么优越的先天条件是多少人梦寐以求却终究无法取得的。可是他,越前龙雅天生就拥有这些人人称羡的天赋。“先天的条件,你已经拥有。后天的努力,你是否愿意?”

龙雅怔怔地看着Sally。“Sally……”龙雅此刻缺少的只是让他前进的动力。

“雅,难道我就不能变成你的推动力吗?”Sally的声音一直在龙雅的脑海中回响。Sally朝龙雅伸出手,就像龙雅之前曾经做过的举动一样。她用眼神示意龙雅握着自己那停留在半空中的手,面无表情地龙雅却像是不为所动。Sally的心有些失望,但还是强装自己微笑。机械似的笑容变得有些不自然。Sally慢慢的抽回自己的手。就在她放弃最后一丝希望之前,龙雅忽然把她拉入他宽厚的臂弯。

“我是不是很懦弱。”龙雅的声音很轻,更多的是无力感。一种认清自己真的很渺小的事实。

“不。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强大的。永远像阳光般温暖,支撑着我不让我跌倒。”Sally动作轻柔的抱着龙雅,似在安慰他。

龙雅听着忍不住发笑。“是吗?像太阳?”

“对,像太阳。原本在我生命里消失的阳光,是你帮我找回来的。”

“我的小公主,谢谢你。”龙雅把怀里的人儿搂得更紧。

周围的人们注意力都放在球场上,所以基本不会有人注意他们。

龙雅让自己整个人放松下来,完完全全放下防备。在Sally的面前,龙雅所有虚伪的伪装面具都是多余的。

武士的血液开始沸腾。茁壮起来吧!

———————————————————

青学校队真的打进了全国大赛总决赛。这不是梦,而是真真切切的事实。大家的心情是无可言喻的快乐和兴奋。而他们最终所要面对的劲敌,是他们宿命中的对手–立海大附中。这一次,不再有侥幸。幸运之神到底会站在哪一方?没有人能够断言。

立海大的队长,已经痊愈归队。立海大的队员们更是如虎添翼!这种局势对青学是不利的。不过也因为认知到这一点,青学的正选选手们都比之前的都要努力,比以前还要激进。Sally因为要继续参与训练,已经在全国大赛四强决赛那晚飞回美国了。她离开前,丢给龙雅这么一句话。‘重新订下目标,一起努力吧!’

这句话对龙雅来说是一种责任,因为这是Sally和他之间的约定。一起努力,无论在什么地方,订下一个目标。彼此都会陪着对方一起努力完成理想。龙雅知道自己也许真是时候改变了。动力已经找到,不过目标……南次郎曾经对龙雅说过,龙雅父亲生前的梦想。Sally也曾经说过自己的心愿,而能帮Sally完成心愿的人就只有自己。最伟大的网球梦想。站在最顶端的位置,接受众人欢呼的洗礼。职业网球选手。南次郎曾经当过的职业。

龙雅曾经很接近,却没有一脚踩进去那个圈子里。当时的自己并不愿意受束缚。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龙雅想为自己的未来做个决定。也许会很辛苦,也许会很艰难,也许会牺牲很多,但或许以后得到的会更多。很多事情,没有尝试过就不知道结果。那晚,龙雅盯着自己的手机发着呆。生平第一次失眠了。

隔天手机的闹钟铃声提示声响起的第一秒,龙雅睁着眼睛把闹钟给关了。一夜未睡的脸色并没有多好看,不过顶着熊猫眼的龙雅只是从床上跳起来,然后动作迅速地奔出房门。越前一家子都在楼下的饭厅用早餐。龙雅见到众人的第一句话就是……“爸、妈,我想要休学去美国。”

穿着围裙的竹内伦子原本再帮龙马倒牛奶,可是却被龙雅这突如其来的话吓得手一抖,牛奶全洒了一桌子。就连最为淡定的越前南次郎也愣在一旁,原本叼在嘴里的香烟也从微启的嘴巴掉了下来。越前家的爱猫–卡尔宾 用哀怨的眼神盯着龙雅,呜咽地‘喵——’了一声。

平时与龙雅感情要好的越前龙马就更不用说了。他几乎是完全被龙雅的话吓着。因为比赛场地的关系,全国大赛的总决赛被迫展延至三天后。

难不成龙雅又要再次错过,对自己而言这么重要的比赛?更重要的是,他说他要去美国。休学?难道打算不回来了?以后都不要回来了吗?

龙雅当然知道自己为这美好的早晨添乱了。自己刚才说的话,根本就是一枚炸弹。不过,他还是想说。“我想我找到自己要的目标了。爸、妈……让我再出去闯一闯吧!”这一次,龙雅真的很肯定自己要的目标是什么。只要认定了方向,就像射出来的箭一样,无法再次回头了。只有这样,才能达成自己的目标。

最先回过神的人是南次郎。“既然如此,那就去吧!记住,要是没有成功,你休想回来这个家!”

不过这次南次郎并不怀疑自己的决定,因为他从龙雅眼中看到自己一直期盼的目光。

———————————————————

‘你真要走吗?难道非走不可吗?就这样再次丢下这个家。’龙马在心底反复的问着这些问题,但是他都没有机会问出口。全国大赛的最后一场总决赛,将会在两天后举行。今天的青学,气氛却显得特别古怪。至少龙马是这么认为的。

龙雅陪着自己上学的最后一天。龙马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复杂。

龙雅是名副其实的行动派。说到做到,说走就走。毫无留恋,潇洒随性。

明明是上学的最后一天,不过龙雅在行为上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从小到大,龙马都不曾这么留意龙雅的一举一动。今天,龙马却不自觉地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龙雅的身上。龙马默不作声地静静观察着龙雅,看到龙雅一如往常地笑容时,龙马的心情变得更加阴郁。龙雅的休学申请已经交给校方,休学通知书也已经拿到手。程序上并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目前为止,就只有校方知道龙雅要休学的事情。龙崎教练那里,也是越前南次郎亲自通知的。至于其他的人,根本都对龙雅要休学的决定一无所知。好不容易浑水摸鱼,打盹挨过一整个上午的课,龙雅跟平常无异的和龙马一起结伴到食堂。可是,一路上他们两兄弟却反常的没有交谈。一直到食堂,他们俩和青学网球男队的队员们一起用餐。大家有说有笑地闲话家常,唯独一向都不多话的龙马变得更安静了。

“龙马,你今天怎么感觉怪怪的?有什么心事吗?”一向观察力入微的桃城武忽然开口问。

包括龙雅在内,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到了龙马身上。

龙马面无表情地摇摇头,轻声道:“没什么。”接着他又继续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午饭。众人面面相觑,都对龙马今天怪异的表现感到纳闷不已。大伙儿不约而同地将视线转移到坐在龙马身边的龙雅身上。毕竟都是住在一块儿两兄弟,每天上学也形影不离,多多少少都会知道些内幕吧!

只见龙雅喝了一口鲜橙汁润喉后,用轻松的语调回答:“放心好了,他这是得了比赛前忧郁症,大概是精神压力太紧绷的关系。”龙雅半开着玩笑,只字不提自己将要退学的事情。听了龙雅的话,大伙儿都笑得东歪西倒。

“不会吧?龙马你也会紧张的啊?真不敢相信。”桃城武忍不住出言调侃。毕竟龙马无论面对多强大的对手,都表现得轻松自若的模样。

龙马吃了一记闷亏,但感觉就像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龙雅那家伙摆明是拿自己当挡箭牌,动不动就出言消遣自己。龙马原本心里有气,正要出声反驳时,却又突然说不出口。因为他想起,或许以后这样跟龙雅斗嘴的机会都没有了吧?今天,就让他小小的得意一下好了。龙马心想。

龙马认知里的龙雅总是如此。以前是这样,现在也一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只会忠实自己的心,随心所欲的做任何事,从来都不去顾虑别人的感受。就连即将要休学的事,也没有告知任何人。明明大家都相处过一段时间,也是曾经一起上球场肩并肩作战的战友,老是在训练完后一起到河村寿司店聚餐度过的欢乐时光……这些日子,怎么能说忘就忘?难道他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可是事实是如此吗?面对众人的调侃,龙马选择沉默,只是复杂的目光却瞟向龙雅。龙雅一副无所谓的模样,他爽朗的笑声此刻听进龙马的耳朵,让龙马感觉刺耳极了。怎么可以这么无所谓的笑着?!难道一切都无所谓吗?就这样变得毫无意义,可笑至极。

龙雅将龙马阴郁的神情看在眼里,一瞬间的忧郁眼神一闪而过。其实龙雅的心也是血肉做的,人的情感并不是没有生命的机器,又怎么可能会毫无感觉呢?但是龙雅只想选择隐藏,继续压抑着。因为他知道,就算说出来又能怎么样?既然都已经决定好的事情,说出来只会影响大伙儿的心情罢了。与其如此,倒不如什么都不说得好。就像以前决定离开家出外闯荡一样,他只能选择留下字条和橘子跟龙马道别。

龙雅脸上的表情是微笑的,甚至笑容比平时的还要耀眼。不过他的心却像被翻搅着,虽然不想承认,但能感受到那一丝丝的疼痛。为了维持自己那倔强的尊严,所以龙雅决定不想忠实自己的心。就这一次,让他像以往一样,假装潇洒的转身离开。

青学真是个奇特的地方。网球男队里的队员,竟然也会让自己放不下?龙雅真的被自己内心的想法给吓到了。这世上,除了家人和Sally。龙雅重视的人事物,想一直守护下去的,多了一份执着——青学。

———————————————————

明天就是全国大赛的总决赛。为了减轻球员们的负担和避免赛前任何过量的训练导致受伤,今天青学的校队练习被取消了。静悄悄的越前大宅,少了平日的热闹。龙马整个人缩在被单里,卡尔宾难得安静的卷缩在龙马面前。

今天是龙雅离家出国的日子。越前南次郎和竹内伦子夫妇都到机场送机,唯独龙马一人和卡尔宾在家。龙马拒绝去送机时,南次郎和伦子都感到为难,叨念着龙马太孩子气了。就因为和哥哥的感情要好,难免会感到失落,但闹脾气也不是选在这种时候啊!就当大家都在劝说龙马时,龙雅却贴心开口。‘没关系啦!我又不是第一次自己出国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用不着这么劳师动众的。’但只有龙雅知道龙马的心里有多么不舍,因为他也同样的会感到阵阵失落。

那一天,龙马呆在家里,用自己的方式跟龙雅道别。这一次龙雅没有留下字条,也没有留下橘子。不过他留下了一句话和一粒网球。“小不点,我会等你的。”这句话有什么深意,龙马还不能确定。也许,龙雅认为龙马总有一天也会离家去追寻自己的梦想,就像他一样。所以,龙雅会一直耐心地等着龙马。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在未来的某个日子里。到时,锐变成长后的兄弟俩再次相会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