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67 一切未知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27 9:36:51am

其他·同人


未来是看不透的。就算有本事让你预知未来,但最后剩下的只有无止尽的叹息。龙马和青学的队友们终于迈向人生的另一个全新舞台。面对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他们心中那对未来的期盼和无法言喻的担忧挥之不去。

英国的某间著名网球俱乐部。据说这地方是有钱人都未必有办法进来的。不过这间网球俱乐部的主人这次竟然破例,无条件让出这地方来举办精英选拔赛。

“这俱乐部也太大了。”桃城武环顾四周设备齐全的网球场,心中满是惊叹。

“这次难得有机会一起来英国进行训练、参加选拔赛,还真是像做梦一样难以置信。”菊丸英二猫一样的眼睛兴奋地闪烁着异彩。

龙马踩在这片异国土地上,仿佛觉得空气中飘散的气息都残留龙雅的身影。就快了。很快就会见到面的。龙雅在离去前丢给龙马的那句话,依然记忆犹新。

我会等你的。那时候的龙雅轻声说,微微上扬的嘴角刻画出最难忘的轮廓。

龙马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睁开眼时眼神流露出最自信的光芒。一辆长巴缓缓驶入停车场。“看来大家都陆陆续续到齐了呢…”不二笑着说。大伙儿顺着不二的视线看去,发现昔日的对手都慢慢的从巴士上走下来,全都是来自日本各个地区的网球校队灵魂人物。因为青学夺得全国大赛的冠军,所以全体队员们无条件获取资格参与这次的选拔赛。至于其他的学校校队成员,若非经过教练推荐或实力评估核准,是无法获选参加的。

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更没有永远的朋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是自古以来不变的定律。昔日在战场上的盟友,随时可能变成下一场考核比赛的对手。而以前曾经拼了命想要打败的对手,却也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合作伙伴。反正接下来的一切,都还是个未知数。“全神贯注的上吧!”手冢严肃的面孔一如往昔。

“是——!”青学众人齐声呼应。就这样,大伙儿齐心合力一起迈向未知的网球世界。

————————————————————

有些答案不是不想要说出口,只是你永远都不会想要知道最后的回答。

既然最后才来后悔莫及,不如一开始就紧闭着嘴巴,一个字都不要提到。

一身网球运动装的俏丽金发女孩用手臂紧紧地拥着龙雅,用娇柔撒娇的声调嗲声问:“龙雅,你爱我吗?”龙雅不急不徐地轻声说:“乖女孩,先放开我。”

“你先回答我嘛~”女孩的语气里有些渴望。

龙雅尴尬地笑了笑,迷人的眼神有些戏谑。“妳已经知道答案了。”

女孩的笑容僵在脸上,就连动作也停顿了。

龙雅轻轻俯身,在女孩的耳朵旁轻声细语提醒。“以后都不要再问这种问题了。”龙雅的语气里有些严肃,不过面部上的表情却一如既往温柔迷人。餐厅里的人很多,龙雅这么做算是给女孩保留了面子和一丝尊严。最后,龙雅蜻蜓点水般在女孩的额前落下一个吻别。

“告别之吻。希望妳可以找到另一个更好的男生。”都做到这么明显,女孩当然知道龙雅的用意和答案。要是再不顺着这个台阶走下去,恐怕场面就难看了。

女孩识趣地轻轻拥着龙雅,像是平时打招呼的拥抱一样,礼貌性的微笑示意。“我会想妳的。”

龙雅大方的回答:“我也会想妳的。”就这样,毫不拖泥带水。干净利落的处理感情方式,放荡不羁、潇洒帅气。龙雅一向在花丛里迎刃有余,这个花花贵公子毫无止尽的到处猎艳。但是他一直很清楚自己的心属于谁,从来都不会做出逾矩的举动。喜欢的人可以有很多,但是爱的人永远只有一个。

爱。这个字从来都不会轻易说出口,因为它是一辈子的承诺与约定。龙雅毫无留恋的走出餐厅。在外头等着他的是,熟悉的高挑身影。Sally轻轻倚靠着身后雪白的墙壁,然后在龙雅踏出餐厅门口的那一刻,很有默契的转过头。视线相对的那一刹那,两人都笑了。

“这是今天的第几个了?”Sally伸出手指头,扮出在计算人数的感觉。“第一个是美国的Jessie、第二个是金发蓝眼辣妹Karen、现在这个是第三个?”

“刚才中午还有一个Nadie,妳忘记算进去了。”龙雅好心提醒。

Sally按耐住情绪,有些呆样地点点头。“嗯…谢谢提醒。那加起来,里面那位俏妞应该是今天的第四个。”Sally把目光看向餐厅里。刚才和龙雅交谈的俏丽女孩视线一直停留在龙雅身上。当女孩接触到Sally的目光时,眼中闪过一丝惶恐的情绪。Sally表现淡漠的把注意力放回龙雅那。“越前龙雅。”Sally平淡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绪。

“是。”龙雅乖巧回答。

Sally看着龙雅炙热的目光时,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忘了接下来的台词。“我忘了要说什么了。”Sally避开龙雅的眼神,灵活的眼珠子转啊转的。

“那就别说了。我爱妳。”龙雅嬉皮笑脸的夺走Sally的香吻。

Sally微微皱眉。在心里P.S.吻过别的女孩的唇不准再来吻我。

龙雅自然早看穿了Sally的心思。他动作霸气的圈起Sally的腰肢,另一手撑着墙,将Sally拉进自己的怀抱。

“你干嘛?”Sally丝毫不慌张,只是淡淡地发问。她倒想看看这个龙雅又想玩些什么把戏。

龙雅伸出右手手指,轻轻碰了自己的唇瓣。然后眼神深情万分,动作柔情似水的将刚才自己吻过的右手食指和中指轻轻抵在Sally的唇上。“泡妞这种有益身心,增强交际手腕的活动。坦白说,我是真的戒不掉了。”龙雅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苦恼。

“我知道,看得出。”Sally微微叹气。“所以说,你的重点是?”

“那些甜点小吃,妳就不要太在意。反正记住,只有妳,才是我的正餐主食。”龙雅扬起邪魅的笑容。

Sally撇撇嘴,似乎对龙雅的答案不是很满意。不过以龙雅的个性,唉…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Sally索性住了嘴不说话,反正说多无益。

“你们俩怎么跑到这来了?”一道声音忽然传入他们耳中。

龙雅和Sally同一时间把头转向来人的方向。

“Jeremy,怎么了吗?”发问的是龙雅。龙雅和Sally始终保持那种暧昧的姿势。

Jeremy无奈地摇摇头。“你们两个小鬼给我克制一点。这里大庭广众的,就不怕狗仔队拍到照片大做文章啊?!”身为体坛名人之一的职业网球选手,24岁的Jeremy对媒体的行事作风早已了如指掌。

“怕什么?这里不是你的地盘吗?要是真出了事,只能怪你这的保安太弱了,竟然会有人进来滋事。”龙雅用慵懒的调调回呛Jeremy。

Sally轻咬下唇,伸手想要推开龙雅。怎知道龙雅反而加重力道,让自己的身体更贴近他。Sally瞪大双眸,表现出一些不满。“喂!放开我。”Sally的言语间充满警告意味。

“乖。就让我抱多一下。”龙雅嬉皮笑脸的表情显得特别欠扁。

“你讨打啊!”Sally的右手已经扬起。

龙雅见状总算安分了一些,不过嘴里忍不住碎碎念。“真是的,让我多抱一会儿也不行。”

Sally白了龙雅一眼,那种充满威严的气势一点也不输给龙雅。龙雅吐吐舌头,从运动衫的口袋里拿出一粒橘子,轻轻放在嘴边。

被晾在一旁的Jeremy适时开口。“龙雅,你弟他们已经到了。”

龙雅一愣,握着橘子的手微微一颤。尔后,龙雅用复杂的情绪盯着手中的橘子。

‘总算等到你了,小不点。’

————————————————————

有些人,等了一辈子也未必能等到。就算是匆匆而过的过客,也会在心中留下深刻印象。

也有一些人,你甘心继续等下去。不计任何代价,而最后也终于等到了。

“龙雅,龙马都来了。你不打算过去看看吗?”Sally 倚靠着栏杆,歪头看着坐在横杆上的龙雅。龙雅从高处观望不远处网球场的状况,在众多的身影里追寻着龙马的踪影。“还不到时候。他还差得远呢!”小不点。要是想要见到我,就必须用自己的实力来到我的面前。

龙雅嘴里这么说。Sally知道龙雅只是在等待最佳时机。

“没有吃过苦头,是不会成长的。”龙雅自己就是这么走过来的。

这种滋味不好受,不过他也一定要让龙马自己尝尝。

“那你们俩兄弟,打算什么时候再见面?”Sally轻声问。

龙雅忽地动作敏捷的站起身来,就这样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站在栏杆上。夜里的风有些凉,龙雅的外套被呼啸而过的风吹得摆动不止。龙雅此刻离地面的距离少说都有两层楼高。“就快了。”这种高度并不至于让龙雅感觉到恐惧害怕。

“我很期待呢!”Sally背靠着围栏,抬头看着龙雅。“不过,雅,难道你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龙雅问。

“龙马啊!”

“干嘛要担心小不点?”

Sally 的神情异常认真。“我说认真的。你都不担心吗?或许有人会找龙马他们的麻烦也说不一定。”Sally的顾虑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这里可不像是日本那里。

‘明’的说法,这里可是标榜着聚集世界各地好手的训练集中营。但其实有光的存在,也一定会有阴影跟随。在‘暗’地里的说法,这里也是最多人想滋事找麻烦的地方。这世上,有人为名,有人为利,但也有些人只是为了贪玩,就像是龙雅一样。大家都有各自的目的,阴差阳错的聚集在一起。今天只是开场序幕的第一天,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恐怕还难以知晓。

龙雅笔直地沿着脚下的栏杆,朝Sally的方向走去,在栏杆上秀了一段他自豪的平衡感。

“放心好了,在我还没有验证小不点的实力之前,我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碰他的。”

“你打算怎么做?”

龙雅卖关子道:“妳猜猜看。”

Sally静静地盯着龙雅,不敢妄自猜测龙雅的心思。“想说的你就说,我懒惰猜。”

龙雅接着笑言道:“嗯……这问题的答案,妳不会想知道的。”

Sally白了龙雅一眼。“算了,反正也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准确来说,Sally有预感。一向都不按牌底出牌的龙雅,过些日子一定又会有什么惊人之举了。但时候还是眼不见为净得好,免得自己还得为龙雅白费力气瞎操心。

龙雅蹲下身子。“Sally。”

Sally看了龙雅一眼,又斜眼瞄了龙雅身后那不算矮的高度。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待龙雅。龙雅伸出双手摸摸Sally的脸颊两侧。“我吃醋了。”

Sally闻言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轻声问:“吃醋?吃什么醋啊?”

这应该算是她听过的笑话里最好笑的一个了。

龙雅无辜的回答:“当然是小不点的醋咯!”

“什么?”Sally眨眨眼,以为自己幻听了。

龙雅装作可怜模样,继续说:“我总觉得妳特别关心小不点呢。怎么就不见妳关心关心我。”

“龙马是你弟弟,我关心他有什么不对?”

龙雅不满意的摇摇头。“但妳也要关心我嘛~”

Sally知道龙雅又在装可怜博同情了。“那好,你要我关心你什么?”

龙雅把右手放到自己的小腹上,可怜兮兮地道:“我饿了。”

Sally听了龙雅的回答,实在是忍俊不住的放声大笑。“呵呵呵~”

龙雅叹了口气,模样无辜的眨眨眼睛。“妳笑什么?我是真的很饿,都快要饿晕了。”

Sally努力的憋着笑,回应道:“饿了就自己去找东西吃嘛。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跟我装什么可怜。”

龙雅理直气壮的回答。“没有妳陪我,我就没有胃口。”

Sally故意把身体倚向龙雅,然后压低声量,说:“理。你。都。傻。”

说完话Sally抿唇一笑,准备转身离去。

龙雅错愕的盯着Sally。这小妮子,还真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妳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啊!”龙雅故作生气。

“同情心用在你身上就叫做浪费。”Sally不甘示弱。

“妳…妳……”龙雅重重地叹了口气,看了身后一眼,忽然心生一计。只听到,龙雅发出‘啊——’的一声。Sally心下一惊,赶紧把往回看,怎料却没有见到龙雅的身影。

“龙雅!”Sally 吓得花容失色,立刻跑到围栏那里往下看。深怕龙雅是不是饿到头昏眼花,失足跌下楼去了。Sally 再三确定楼下都没有龙雅的身影时,这才放下心头大石。

“龙雅、龙雅!”奇怪,那家伙跑哪里去了。Sally 东张西望的找寻,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就在Sally沉着思考之际,眼前却出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Sally瞪大双眸,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喜是忧还是生气。

龙雅嬉皮笑脸,用一派轻松的语气说:“看来我们家的小公主,最关心的还是我啊!”

Sally闻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继续用足以杀死人的目光盯着龙雅。

“越前龙雅,你就这么喜欢看我的笑话?这种玩笑能开吗?”

龙雅弯腰赔笑道:“是。对不起,我不敢了。”

Sally轻咬下唇,握紧右手的拳头,用力的朝龙雅的胸口打去。

龙雅没料到Sally会忽然出手,吃痛的怪叫道:“嗷…!!!痛咧!”

“活该!”Sally说完便大步转身离去。

龙雅摸了摸自己被打疼的胸口,着急地对着Sally的背影喊道:“亲爱的,等等我嘛!”

————————————————————

话说两边,此刻的龙马和众人在英国度过了难忘的一夜。才第一次的见面礼,这里的负责人就让他们尝尽了苦头。作为休息用餐的接待餐厅里,大伙儿可以说是累得东歪西倒。折腾了老半天,他们的成果就是这一整桌的-网球。

“各位辛苦了!”一位年约18的少年站在餐厅的正中央朗声说道。

众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拥有东方面孔的少年继续用日语说:“欢迎你们来到这里。我是你们的接待人,叫我Brian就可以了。”

这餐厅里坐着的全是从日本远道而来的国中生。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真正和所谓的外国学生打过交道。而眼前现在这个在说话的人,就是把他们折腾了大半天的罪魁祸首。

“总的来说,大家的表现还是令人满意的。”Brian看着那放在桌上的一粒粒黄色小球,随手在某张桌子捡起一粒网球。

龙马睁大双眸,用戒备的眼神盯着Brian瞧。Brian自然也注意到龙马的存在,他朝着龙马微微一笑。龙马微微皱眉,安静得等着Brian继续把话说完。“刚才那一小段插曲,只是一个见面礼,也能说是一场简单的试炼。让你们捡这些小球,可不是为了好玩。现在还请那些没有达到我要求的人,站出来。”Brian的脸上还保持着惯有的微笑。

全场一边寂静。没有人有任何大动作,也没有人站起来。大家都明白Brian的意思。刚才在球场上,Brian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没有捡到至少15粒球的家伙给我滚回家去吧!

龙马和青学的众人面面相觑。他们这一队人可是好不容易才收集到足够的网球。Brian见没有人自动承认,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见他朝不远处身穿白色球衣外套的几位像是工作人员身份的人打了一个手势。然后用英文发号施令道:“把他们揪出来!”

过了片刻,一阵吵闹声响起。几个人不甘不愿的被工作人员‘请’了出来。

“你们没有理由赶我们走!只不过少捡了一粒球,就这点烂理由我无法接受。”一个身穿九州区某件学校制服的男子挣脱开工作人员的手开口怒骂。另外几个同是被请出来的,都来自不同的学校。但其余人看起来似乎也有些不甘心,但自知能力不足,也只能无奈接受事实。就只有那名男子继续大声嚷嚷。

面对此状况,Brian只是朝不远处的工作人员点点头,示意他们暂时退下。“一来到这边,你们各位的一举一动一直都在我们的监管下。各位都是在日本高中网球界享誉盛名的一群高手,但是还请大家千万别忘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这个道理。这个地方,绝对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好混。如果实力不足,你们也别妄想能在这里顺利呆到集训结束。”Brian 的笑容依旧,不过有种慑人的气势,全场一度噤声。

Brian笑了笑,继续说道:“相信你们的教练们,都爱徒心切,推荐信什么的都写了不少。不过,要是想留在这里,还请各位凭自己的真本事,这里并不是靠关系靠推荐就能留下的。刚才的捡球活动,实在是太过简单了,连基本的难度都没有。可惜有一小部分的人终究没有办法完成我的要求。”

“你想干什么?”被叫出来的九州制服男子不甘示弱的叫嚣。“我绝对不同意就这样被这种莫名其妙的原因被赶出去!”

Brian慢慢的走近男子,微笑说道:“滚!趁着场面还没太难看,请你自己给自己留点颜面。”

男子瞪着Brian,气得牙咬切齿。“如果我不走呢?”

Brian浅笑道:“呵呵~那我,也只好用另外一种方式,请你走。”

————————————————————

餐厅的二楼,一整片黑色玻璃让人看不清里头的状况。二楼餐厅里,落地窗前的座位。龙雅悠哉闲哉的吃着最心爱的橘子,Sally倚靠着玻璃,研究着楼下的情况。

“雅,你说他们会不会打起来啊?”Sally问。

龙雅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周围。“应该不至于。Brian是高中组那里被抓来做接待的,他没理由会给自己找麻烦。”

“那这种状况要怎样收场啊?”Sally又问。

龙雅瞟了楼下的状况一眼。“看下去不就知道了。”

Sally微笑,浅声道:“龙马坐在那里呢!看见没?”

龙雅继续吃着橘子,反问:“我又没说要找他,妳提他干嘛?”

“有没有关注龙马的一举一动,只有你自己知道。”Sally不再和龙雅争论这问题,只是继续将注意力放在楼下。

她好奇地想知道,接下来又有谁会出现解决这僵局。

————————————————————

就在大伙儿困惑的刹那间,餐厅的门口被一道人影毫无预警的推开。

“Brian,你在搞什么什么啊?”来人不客气地出言教训Brian。

众人二度噤声,好奇地打量刚出现的陌生人物。因为帽子的遮掩,他们看不清来人的面容。

“Phoebe,妳总算来了。我还在等妳过来接班呢!”Brian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对着那人说。

Phoebe? 难不成是女孩吗?!大伙儿眼睛发愣的盯着来人。只见那人动作利落的摘下头顶上的帽子,黑色俏丽短发配上白净的清秀面容,身穿这次集训特别订制的黑色制服,左肩上还背着一个大大的红色网球包,显得特别耀眼。

“剩下几个人?这吵杂家伙又是怎么一回事?”Phoebe一脸严肃地扫过餐厅里的每一个人。

Brian不敢怠慢,据实跟Phoebe解释。“除了那5个人会被轰出去,其他的暂时还保留资格留下。不过这位小哥好像难以接受自己被淘汰的事实,还在跟我争辩不休呢!”

“Brian,你怎么越来越差了,现在连小咖都要和你谈条件。”Phoebe大步的越过九州男子,直接走向Brian。

Brian一脸无辜的摊摊手,表示无奈。“他们这批只是日本国中的人,我不敢碰啊!”

所谓的不敢碰,并不是担心打不过,而是担心一碰就碎了。

Phoebe白了Brian一眼。“这几个被淘汰的家伙,你自己看着办。时间也差不多了,给他们全部人用晚餐吧!我刚下飞机,饿着呢!”

Phoebe说完话,径自朝前往二楼的梯级走去。

“喂!Phoebe,难道你不跟我换班吗?”Brian哀哀叫苦。

“看一看你的手表,时间还没到呢!我是明天、明天!你请自便!”Phoebe 踩着轻快的步伐,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下消失在二楼餐厅的大门。Brian 重重的叹了口气。

门,又被开启了。这次进来的是三名男子。现场顿时议论纷纷。

“天哪,龙马你快看!那是职业网坛选手 Jeremy Fuller!他身边的那两个人是谁啊?感觉也是很厉害的角色。”眼尖的桃城武忍不住惊叹道。

龙马自然也看见了。他目不转睛的打量着刚进门的三人。

“Storm。”龙马感觉自己的心兴奋得狂跳,他记得龙雅曾经向他提起的球队。

“Brian你好啊!”一身黑色装扮,连网球包都是黑色的Jenus笑脸迎人的打着招呼。

贵为国际网坛界职业男选手,全世界排名第三的Jeremy Fuller也开心的朝Brian挥了挥手。至于长相凶神恶煞的 Wolf只是静静的跟着大伙儿的步伐。九州男子傻愣愣的站在一旁,一被这状况搞混了。

“Brian,你不是吧?只让他们捡球,还真是仁慈。”Jenus恰巧走到龙马他们那张桌子,还旁若无人似的从龙马的面前又拿起一粒网球把玩着。众所周知,若想学习网球的最基本工,非捡球莫属。捡球是入门的基础,作为这次集训的见面礼,也太过简单了。

就连Jeremy也忍不住笑了,他轻拍Brian的肩。“辛苦了。这些人都是日本来的吧?”

“嗯,这里都是日本的国中生。其他地方来的国中生和高中生都被暂时安排到别的地方。”Brian瞟了刚才那位九州男子一眼,继续说道:“Jeremy,这小子似乎不满意被淘汰的结果。该怎么处理?”

现场第三度噤声。九州男子猛吞唾液,睁大眼睛看着Jeremy。但Jeremy只是笑着回答。不是对着男子,而是对着在场的所有人。对事不对人。“欢迎各位赏脸来到这里。基本上,我是这场地的主要负责人,希望大家能够玩得开心,玩得尽兴愉快。因为这次是由日本和国际网球协会主办的选拔赛,所以评委和负责人都可谓是世界级实力的人选,相信不会令你们太失望。要是有人不满意结果还是对安排不甚满意,欢迎到专门处理投诉的小组那里反映。”Jeremy说完话看着二楼的黑色玻璃一眼。

Jenus盯着九州男子,叫道:“喂!那个谁!”

九州男子一怔。“别发愣了,我就是叫你呢!”Jenus拿起黄色小球。

九州男子问:“你想做什么!难道想跟我打场球?”

闻言,Jenus不客气的放声大笑。“哼!别不自量力。连捡球最容易的一关都过不了,还奢望跟我打球?”九州男子被激得说不出话来。

Jeremy适时出声。“Jenus,适可而止。”

一向来最为火爆的Wolf 瞪着九州男子。“既然技不如人,趁着情况允许,就赶紧滚吧!省得落得遍体鳞伤的下场。”

Brian这时接口道:“想叫嚣的也请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刚才的捡球只是小儿科的入门测试,真正艰难的还在后头。”

Jeremy朗声道:“最后给大家一个忠告,奉劝你们最好不要随便招惹这里的任何一位负责人和评委。各位辛苦了。希望大家用餐愉快!我们就不打扰了。”

说完话,Jeremy带头率先步行上楼。Wolf紧跟在后,而Jenus只是站在原地一会儿。

Jenus站在龙马那里,用无解的眼神盯着龙马猛瞧。“你干嘛一直盯着我看?”Jenus笑问道:“小子,看你们的制服,应该是青学的人吧?”

“大家都在看着你们,又不止我一个。”龙马淡定的回答。“是青学的又怎样?不是青学的又怎样?”

Jenus听了龙马的回答笑了。“还真是有胆识。初生之犊果然不怕虎啊!”

“老虎?你最多只是纸老虎吧?”龙马挑衅的说。

结果惹来Jenus哈哈大笑。“你还真是有趣,让我想起了某个人。”

“谁?”龙马问。

Jenus 锐利的眼神扫过青学的在座各位,最后视线停留在龙马身上。“听说青学可是今年的全日本第一呢!越前龙马。”

“你…你认识我?”龙马有些讶异。大伙儿纷纷看向龙马和Jenus。

“你这个性要是再不改改,可是会出大事的。记住,这里可不是日本。这里的人,也绝对不像日本那里的那么好说话。这里,可是靠实力说话的地方!”

龙马还在思考Jenus的话,还没有完全消化的时候。二楼的餐厅大门忽然被打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忽然走了出来。“Jenus!你这家伙要是再不上来,我会亲自下去把你打晕带上来!”Sally靠着手扶梯的栏杆,用冰冷的语气撂狠话。

“Sally姐?!”龙马又惊又喜的低喃。

现场的众人见到同是身为网坛名人之一的Sally意外出现,又是一阵阵窃窃私语。

Jenus一脸无奈的环视四周。“真是的!行了。不敢劳烦妳这美女出手,我自己有手有脚,能自己走上楼。”语毕,Jenus果然不再瞎搅和,乖乖的走上楼。Sally满意的点点头,朝着龙马轻轻眨了一只眼。

尔后,Sally对着楼下的Brian喊道:“Brian, 接下来是你的时间了。Wing保证不会有人再来打扰你了。”

“谢谢妳了,Sally。”Brian微笑点头示意。

直到二楼餐厅的门口再次被关掉,众人都不约而同地盯着黑色玻璃半晌。那片黑色玻璃之后,一定还聚集着更多他们意想之外的人。龙马知道,他找的人就在那里。一定就在那里。

“现在是晚餐时间,你们就慢慢享用晚餐吧!至于那些已经被淘汰的人,用完晚餐后会有人接待你们回国的。希望你们能给予合作,用不着让我们用最后的手段,谢谢。”Brian冲着九州男子笑。“要是有人想在这里惹事,我们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Brian意有所指的瞟了二楼的黑色玻璃。九州男子自然会意地也看了一眼,最后只好无奈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