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68 月夜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28 7:14:55pm

其他·同人


龙雅和龙马终究还是见面了。那个画面,那个场景,恐怕龙马这一生都难以忘怀。这是龙马来到英国的第七个夜晚。今夜的月色,散发着诡异的光。整个俱乐部被笼罩在奇怪的氛围下。

龙马、青学整队和日本各校的一行人,也初步了解这所谓精英集中营的训练选拔和淘汰的方式。基本上,这里除了聚集了日本国中各校的强者,也聚集了不少世界各地国中的精英分子。龙马他们也是在前天才真正遇到了他们意料中外的一群人,据说都是各国高中组的网球狂热分子。

每个游戏都有指定的规则要遵守,而龙马他们注定成为被支配的一方,只能任凭别人差遣。因为实力的悬殊和身份的限制,龙马他们一直尽量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不轻易越过任何一条界线。那是非常危险的事情,甚至有可能引来更多无法避免的冲突。当龙马他们一踏进这个地方,就注定再也没有回头路可退。他们能做的就只能不断的继续前进,只有变得强大,增加自己的实力才能让他们保护自己。

最新的比赛流程被揭晓的那一刻,这里瞬间变成战场。这个地方,不分国籍不分语言。所有的人都根据自身能力被区分成不同组别。高中部和国中部的队员,将会在接下来的日子以抽签方式配对成组,开始进行一连串的比赛。赢的一方,将会无条件晋级;输的一方,就必须马上被遣送回去。这样残酷又激烈的比赛方式,无疑导致了更多见不得人的手段被一一丑陋的展示。这就是现实。为了能在这里生存下去,能做的只有不断地变得强大。

所谓的生存法则,不过就是一场又一场变相弱肉强食的食物链战争。

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在你看见的地方,最不齿的手段无所遁形。

龙马向来最恨的就是那种见不得光的下三滥卑鄙手段,不过还是让他碰上了,而且还不止一次。仿佛一来到这个地方,龙马他们一行人都像是踏入了灰色地带,一个他们都不曾想象过的世界。

就像此刻一样。练习用的球场被明亮的灯光照亮,龙马、青学一行人和同是来自日本的各校高中队员又再次被麻烦找上。随着日子的增加,能留在俱乐部的人数越来越少。如果无法成为并肩作战的盟友,剩下的就是正常人唯恐不及的敌人。

身穿高中队制服的一群人颇有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气势。龙马他们原本打算来到无人用的球场进行练习交流,但只怕事情的发展不能顺他们的意了。

其中一个看似领头的黑发男子用日语开了口。“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滚!”

“为什么我们不能来?这里冒似并非禁区,我们在这里练球也不关你们的事!”龙马快人快语的反驳。

“哼!”男子冷哼一声。“原因很简单,因为这地方我们要了,你们想玩的话就去别边。”

龙马他们一伙人面面相觑,都面露难色。继续僵持不下也不是办法。

手冢冷静的开口道:“既然如此,我们也只好换地方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被誉为皇帝的真田弦一郎用严肃的表情瞟了前来滋事的那群人一眼,也附和道:“明天还有比赛,没必要再起无谓的争执。”

“是。”龙马点头应允。既然手冢和真田都这么说,自己也不好再强硬下去。

怎料,对方的人马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咻——”看不见轨迹的网球以急速冲向他们。龙马他们心下一惊,赶紧躲开。向来以力道闻名的河村隆眼明手快的想要用球拍接下那一球,谁知道却连人带拍的被球打飞,可见那一球的强劲力道并非普通人所能承受的。

“河村学长!”

“河村!小心!”大伙儿都赶紧跑向河村,查看他是否有受伤。

“没事吧?有没有受伤?”手冢担心的追问。

“我…没事。”河村隆本身似乎也被刚才那一球吓到了。那球的力道可不小啊!

“喂!抱歉啊!我们的球不小心飞去你们那里了。可不可以帮忙捡下球呢?”另一个高中队的金发男子用挑衅嘲笑的口吻说。

龙马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金发男子自然注意到龙马的存在,他斜眼表情凶狠的瞪着龙马。“怎么了?小子,你讨打啊!”

“龙马,别跟他们一般见识。”行事谨慎的大石立刻出言劝阻。

龙马紧握着网球拍,不满的情绪毫无隐藏的表现出来。

金发男子又开口了。“刚才那球只是警告而已,我连3成力道都还没有使出来。你们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趁着还没受伤,乖乖的夹着尾巴逃走吧!哈哈哈~”

刺耳的笑声像是魔音一样传入耳里。双方人马僵持不下,哪一方都没有在说些什么,谁都不肯退让一步。过了片刻,刚才那领头的黑发男子忽然说:“小子,帮我们把球捡回来吧!”他口中的‘小子’不是别人,指的正是龙马。龙马毫不畏惧的迎上他的目光,然后慢慢的捡起河村脚边的网球。

“龙马……”桃城武有些担忧的轻声唤道:“你……”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龙马高举球拍将球狠狠地打了回去。大伙儿劝阻不及,只能静观其变的等待。可是高中队的人压根连身子都没有移动,只有领队的黑发男子轻摆球拍。

“不自量力。”黑发男子好似轻轻低喃了几个字。

龙马引以为傲的外旋发球完全起不了作用。黑发男子轻松的反手接下龙马的球,然后球速力道加快了4、5倍,又再次被打向龙马那里。眼见黄色小球越来越靠近自己,龙马下意识的退后几步,双手握拍挡在自己的身前,想要把球给打回去。站在龙马身边的桃城武动作更快了一步,他早已摆好球拍放在龙马身前。

可是他们都失算了。接下来的画面让他们都震惊。因为网球不但没有被桃城武接下,更没有让龙马给成功挡了下来。被黑发男子打回来的网球,以急速冲破球拍的网线,直接贯穿桃城武的球拍。眨眼的瞬间,网球再次冲破龙马的球拍!

两支网球拍的球拍线竟然都断了?!可见那力道与球速的可怕威力。龙马闪避不及,脚步踉跄的跌坐在地。网球直接贯穿两支球拍线,然后打中龙马的腹部。“龙马!”

龙马吃痛的皱着眉头,不过依旧不甘示弱的蹬着不远处的黑发男子。黑发男子和同伙们脸上都浮现嘲讽的笑意,似在嘲笑龙马。

“龙马——!!”

“越前龙马——!!!”大伙儿不约而同地都奔向龙马那里。

“我没事。”龙马硬是挣脱众人的手,慢慢的站起身子。

“龙马,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恐怕我们都不是他们的对手。”这些日子在这里所看到的每场比赛,对桃城武来说都是冲击。因为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些所谓的高中生远征队伍,基本上出手每场比赛,相信就连三成的实力都没有用上。

就连手冢也开始劝阻。“龙马,不要因为无谓的事让自己受伤。明天的比赛才是你应该关注的。”

龙马冷哼一声。“哼!”其实他心底很清楚。明天的比赛?说到底他们所面临的对手,还不是这些人嘛!不管是明天,以后,还是现在…要是没打败他们,这次的英国之旅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两方人马以对立的姿态僵持着。黑发男子再次高举球拍。“让你们见识我的七成力道。”

尾音落下之时,网球瞬间成了破坏性极强的武器。

龙马他们见证了一个他们从来都未知的网球实力。异常的可怕,最意想不到的杀伤力。像是夸张的笑话,却成了他们不愿面对和承认的梦魇。他们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衣男子,在眨眼的瞬间就把龙马他们后方的围墙给打穿了一个大窟窿。

龙马他们都处在极度的惊怔下,完全傻了、呆了。‘这种握力和力道,是常人能打出来的球吗?’

更可怕的是……他竟然没有用尽全力。他的真正实力。是个龙马他们都惧怕的谜团。

一直到金发男子拿起球拍和网球,准备再次攻击龙马他们的时候。

“都给我住手!”平静的语气却充满威严的声音。

众人循声望去,终于在不远处的梯阶那里看到了一个男子的身影。今天的月亮特别的大又圆。在诡异夜色和白色月光的照映下,背对着月亮的男子穿着黑色的连衣帽外套。被垂下的帽子挡着半只眼睛,脸上蒙上一层阴影,让他更添一种难以言喻的危险气息。半路忽然杀出来的男子一手将球拍架在肩上,另一只手拿着橙色橘子把玩着。就算不开口说话,浑身都散发出霸气的磁场,摆明写着生人勿近。

不过一部分的人还是认出了他。“龙雅?!”

橘子被抛在半空中,在落下之时又再次被男子单手接住。

利落的动作,简洁的话语,就如同他不拖泥带水的个性一般。

“那不是……龙雅吗?”不二怔怔地盯着龙雅。

“那是谁啊?总觉得有些眼熟。”白石藏之介目不转睛的打量着忽然出现的男子。

桃城武有些惊讶的问道:“龙马,龙雅他怎么也会在这里啊?”

龙马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不远处那熟悉的人。高中组的人马一见到龙雅出现,大伙儿都互打了几个眼色。静默了半晌后,领头的黑发男子才缓缓开口道:“Wing,这里好像没有你的事吧!”

龙雅慢慢的走近众人,嘴里念念有词道:“那只好怪我爱管闲事的个性了。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能少得了我呢?”

高中组的人们微微皱眉,似乎对龙雅的出现感到诧异外,更多的是不安的烦躁感。

青学众人和大伙儿则是面面相觑,根本对龙雅接下来的举动毫无头绪。

金发男子神情戒备的看着龙雅。“Wing,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龙雅轻蔑的笑了。那种笑似在嘲笑,又像是挑衅,还夹带着隐藏不住的杀气。龙雅走到了两队人马中间,歪头笑看着高中组的那群人反问道:“你们觉得呢…?”刻意被拉长的尾音,让大伙儿猜不透龙雅的心思。但是以龙雅此刻的位置来看,他是站在龙马他们那一方的。

龙雅的个性一向来都难以捉摸。只要有和龙雅相处过的人都知道。不过对于那种实力悬殊的敬畏之意,只要和龙雅交过手,或者见过他打球的人都可以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高中组的那一群人,很显然是处于后者。因为只见领头的黑发男子轻声开口表明立场。

“Wing,我们不想跟你为敌。” 识时务者为俊杰。黑发男子一群人都曾经是龙雅的手下败将。

龙雅闻言笑了。“那事情就好办多了。”“咚…咚…咚…!”橙色的橘子有规律的弹跳在网球拍那细长的拍框上。“一人各退一步。今晚的事情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有发生过。”龙雅用锐利的眼神直视黑发男子。“没问题吧?”

“就照你的意思。”黑发男子微微点头示意,给予保证。接着他跟自己的同伙说:“我们走吧!”

目送高中组的一群人离开后,龙雅恢复常态盯着龙马。“小不点,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龙马不语,就这样傻愣愣地盯着龙雅。其余人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事情的发展。

龙雅见状无奈的笑言道:“喂、喂,真是没礼貌啊!这就是对待刚刚救了你一命的哥哥,该有的态度吗?”

这一次,龙马回答得特别顺口,反应也特别快。“我没有开口求你救我。”

“唉~”龙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委屈的说:“怎么我家的小不点还是这么不可爱,真是的。”

“那位……难道是龙马的哥哥吗?”白石有些困惑的问。

在他旁边的桃城武好心的轻声回答。“嗯。那是越前龙雅,曾经担任过青学的助教,是龙马的哥哥没错。不过,他怎么会在这里啊?”没错。这才是重点吧!那时候忽然间休学的龙雅,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青学众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龙马静静地看着龙雅,默不作声的观察着。印在瞳孔里的身影,那熟悉轮廓模样,那个人的确是自己的哥哥越前龙雅。但奇怪的是,他怎么会忽然间说出现就出现。神出鬼没,毫无预兆。龙雅没有多加理会大家投给他那种好奇又疑惑的目光。他偏头望着刚才被黑发男子用网球打坏的围墙。那个大洞怎么看都觉得乱恐怖的。

“我看你们还是不要随便招惹他们比较好。”龙雅若有所思地继续说。咚、咚、咚……橘子在龙雅的球拍框上跳着属于它的旋律。“尤其是你,小不点。”龙雅轻轻移动手上的球拍,橘子以慢速度飞向龙马那里。龙马微微一怔,伸出右手一把握住那粒橘子。龙马抬眸沉默的盯着龙雅,眉宇间透露着不愿服输的倔强。龙雅早已看穿龙马的心思。

龙雅将球拍架在肩上,再次缓缓开口道:“听我的劝,要不然以后吃亏的是你自己。”接着,龙雅环视了大伙儿一眼,最后把视线定格在青学众人那儿。龙雅微笑点头示意。“我家的小不点还得麻烦你们多多照顾了。”

手冢轻声唤道:“龙雅,上次我去九州的时候,青学多谢你的帮忙。”

龙雅笑而不语,瞟了龙马一眼后,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潇洒的背影渐渐走远,慢慢的消失在月光下,消失在众人充满疑惑不解的目光里。却,深刻地烙印在龙马的心里。就如同手中紧握的橘子一样,这么的让龙马放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