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69 暴风降临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3-01 11:57:54pm

其他·同人


清爽的早晨,不过用餐的气氛却怪怪的。意外的特别安静。安静到就连大家的呼吸声都变得小心翼翼。虽然是自由选择用餐座位,不过不知怎么搞的。海外高中远征队的成员和国中组的队员很自然的分开两边坐着,眼神完全没有任何交集。

餐厅里。龙马再次看到那个让他特别无奈却又拿他没辙的,那位名叫越前龙雅的人。门被轻轻的推开,迎来一整队穿着黑色球队制服的人。龙雅,是其中的一个。原本在用餐的人们,一致将目光锁定在他们的身上。

“龙马,是你哥龙雅耶!”桃城武小声地唤着身边的龙马。

龙马自然也看到了。最让人不省心的龙雅此刻将手搭在Sally的肩上,慢慢的跟着前方的人的步伐走了进来。龙马一直注视着龙雅,不过龙雅倒是没有什么大反应,也没有盯着龙马瞧。

蓄着黑色帅气短发的Phoebe来到餐厅正中央时,忽然停下了脚步。

这里理应是男生的天下。不过,Phoebe确是个例外。身为半职业网球选手的她在女网那里也是颇有威望。这次之所以会来这里担任评委之一,也只是因为受人所托,忠人之事。Phoebe刚刚来到这里时,国中部和高中部的选手们确实掀起了不满的浪潮。毕竟区区一个女孩子想当这里的领头,的确让人难以服气。还记得前几天,Phoebe当着众人面前,用了20分钟以1敌2 的姿态用 6比2的比分赢下高中部的对手时,大伙儿终于噤声,不再说什么‘她没有资格当头儿’之类的话。

一个身穿印有网球俱乐部专属图腾黑色T-恤的男生恭敬的向Phoebe说:“人都到齐了。”

Phoebe思考了一会儿,道:“让他们全部在9点的时候到球场集合。”

既然人都到齐了,就速战速决吧!

——————————————————————

“龙马,你听说了吗?”不二细长的眼睛,如弯月般迷人神秘。

一大清早,才刚吃饱。龙马去外面的汽水贩卖机买了一罐芬达回来后,感觉自己好像跟这个世界脱节似的。不二不是第一个问他这句的人,但龙马知道不二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问这问题的人。

桃城武一见到龙马之后,劈头就开口问:“龙马,你听说了吗?”

‘瞧,这又来了。’龙马无奈的想着。

就连手冢也难得开口关心道:“龙马,你听说了吧!”

龙马终于忍无可忍的说:“等一下。你们到底在说什么啊?听说什么了?”

大伙儿面面相觑,交换了几个眼神后,河村隆才率先开口打破沉默。“龙马,难道你都没听说吗?”

龙马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到底要我听说什么啊?发生了什么事?”

桃城武闻言直接将手搭在龙马的肩上,心急的把头凑到龙马耳边。

“喂,难道你都不知道吗?是关于龙雅的。”

“关他什么事?”龙马有些困惑的提问。

“全部人传得沸沸扬扬的。龙马,你听过STORM暴风球队吧?”

“是又怎样?”龙马不置可否。

桃城武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量道:“那你可知道?听说龙雅和暴风球队有关系呢!”

龙马停顿了一会儿。“所以呢…?”环顾四周一眼,龙马迟钝的发现餐厅变得有些吵杂。大家看起来都在议论纷纷,而且时不时就将目光视线投射到自己身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桃城武说:“龙马,难道你都不觉得好奇吗?还是说……该不会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吧?”

“他是他,我是我。反正他的事,我一向来都不插手的。”龙马一本正经的继续说:“你们怎么忽然会提起这事?”

龙马无疑是在默认此事,青学众人一脸惊讶的互相打了几个眼色。

一道熟悉的声音毫无预警的响起。真田弦一郎缓缓开口道:“刚才主办单位发了一张通告。”

龙马抬头,有些讶异的看着真田。真田用平淡的语气继续说道:“等下九点的时候我们必须到球场集合。说是会有一场嘉宾表演赛,STORM暴风球队也会出现。球员名单里,有你哥的名字。”

“表演赛?”龙马的面色难掩惊讶之情。

“没错。据说是为了让我们观摩难得一见的精湛球技,但主要的原因好像是要警惕我们安分一些,不要随意惹事。”不二笑眯眯的看着大伙儿,字字句句一针见血。

看见龙马的神情,桃城武好奇的发问。“怎么?难道龙马你之前也没听说吗?”

龙马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回答桃城武的问题。

龙马仰起头,静静地看向餐厅二楼的黑色玻璃。

——————————————————————

清晨的天气十分凉爽,暖洋洋的阳光为球场添上一些朝气。因为全体人员的聚集,球场里难得高朋满座。更难得的是,今天在场的观众阵容都是出名的大牌。国中部和高中部的球员们大家都议论纷纷,都对忽然出现在这里的意外观众感到惊奇不已。国际网坛上数一数二的网球教练、经纪人、甚至是体坛报章杂志的记者们都蜂拥而至。

“现在是什么情况啊!”菊丸英二环视了四周一眼,看着这种阵仗心里虽然兴奋,但还是感到有些错愕。

桃城武点点头表示赞同。“不愧是传说中的STORM。电视新闻、体坛报章杂志不是曾经报导过他们的消息吗?我还记得,他们是那种实力特别强,却低调到特别神秘的类型。就连照片什么的也没让人登过几张。”

一向发言不多的不二,也难得的接话道:“如果说龙雅也是他们一员的话,那之前龙雅在青学时的表现,一切总算说得通了。龙雅的球技,应该也是在参与了数不清的比赛后磨练出来的吧!”

“不过话说回来……”桃城武忽然有些犹豫,接下来的话不知道该不该问出口。但想来想去,最后桃城武还是决定问一问。“龙马,龙雅是你哥,他的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怎么从来都没有听你说过他的事?”

龙马面无表情的看着桃城武,反问:“他以前不是也呆过青学吗?那时候他都不说,我也懒得理。反正他还是你们认识的那个越前龙雅,不会有任何改变的。”是啊,不会有任何改变的。

就算身处的地方不一样,就算经历的事情不一样。曾经有过的情谊,一定也跟以前一样。

不。会。改。变。的。

“话虽然这么说……”不二看着龙马欲言又止。“不过现在要是再看到龙雅,感觉总会有些差别的。”青学众人面面相觑,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

手冢深深的吸了口气后,说道:“不管怎样,今天是难得的学习机会。等会儿的球赛,大家一定要认真观摩。全神贯注的上吧!”

“是!”青学众人很有默契的回应。

与此同时,此起彼落的掌声忽然响起。大伙儿循声望去,终于看到一众穿着黑色运动制服的人们缓缓走进球场。久违的人物也再次登场。

“真是难得啊!Storm成员竟然全到齐了。”宫崎雪一身便装打扮现身。

陪同宫崎雪来的还有已经恢复自由身的Ivan。Ivan看着不远处的球场。“这种场面还真是百年难得一见。小雪,妳的情报可真准确。”

“那当然啊!我可是花了一笔钱从Grace那吸血鬼那里买来的消息。要是不准确,我可就赔大了。”宫崎雪一脸自信,浑身散发出势在必得的气势。

“Ivan,今天聚集的高手可多了。我一定要从高中部和国中部里头,挑出一些潜力球员签约。这样的话,这趟才不算白来!你可要帮我哦!”宫崎雪狡黠的目光,不知道又在盘算着什么计划。

Ivan闻言微微叹了口气。“小雪,你还真是不放弃任何机会啊!”

“那是必须的!我呢,从来就不会亏待自己,更何况是难得的赚钱机会。现在有你帮我,我简直就是如鱼得水,天助我也!哈哈~”宫崎雪笑得合不拢嘴。

在网坛经纪人这一行,一向来都注重快、狠、准。只要瞄准目标,下手够快。那份合约一签到手,其他的同行就只能干瞪眼。

“Ivan,今天同行多,我们得加把劲。等会儿我瞄到目标,就辛苦你帮我测试下他们的身手咯!”

“那倒没问题。不过这样做真的好吗?”Ivan唯唯诺诺的问。

“有什么不好的?先测试实力验货,以免签错对象嘛!”宫崎雪理直气壮地说。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Ivan始终觉得不妥。“妳自己刚才不是说了吗?这里的场地负责人妳也不熟悉,主办单位派来的执委人员就更不用说了。有Storm他们在,我们怎么可能如愿以偿。最重要的一点是……小雪,我们这次是蒙混进来的,根本没有邀请函。”对,那才是重点。

宫崎雪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反正我们也刚刚办了一张临时俱乐部会员证。作为会员,我们就有权利使用这里的设施啊!”

“但是,好像不包括来这里的禁区吧?”Ivan实在难以自欺欺人。刚才柜台小姐已经很清楚的告诉他们,俱乐部的B区域暂时用来举办青少年精英选拔赛,所以暂时被列为不能踏足的禁区。

宫崎雪用如炬的目光扫向Ivan。“Ivan,你到底站哪边的啊?”

Ivan叹了口气。“当然是站在妳这里呀!所以,我才不希望妳出事。”

宫崎雪轻轻的拍了拍Ivan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嗯~Ivan哪~既然要做大事,总要有点牺牲的。反正我们就在暗地里进行我们的计划,不会有人察觉的。”

“那如果被发现了怎么办?”感受到宫崎雪深沉的眼神,Ivan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诚实。

“不会有如果的。相信我,没事的。”宫崎雪忽然压低声量。“凡事要向‘钱’看齐,知道吧!这么做都是值得的。”

Ivan有些无奈,但还是勉强的挤出笑容回应兴致高昂的宫崎雪。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但是小雪还真是毅力过人啊!’

或许,这也就是宫崎雪的魅力所在。

无惧无畏,一旦认定了方向就勇往直前,不怕任何阻扰的披荆斩棘。

——————————————————————

另一边厢,精彩的球赛即将展开!众人的目光焦点,全集中在球场上的Storm成员。暴风球队难得聚首此地,自然表现他们一贯的态度风格。要嘛不出手,要是出手的话就一定要登峰造极。

Phoebe搞怪的举手轻声说:“单打。”

Jenus接着说:“双打。谁要和我一起玩?”

大伙儿很有默契的打了几个眼色。这是他们一向来的习惯。凡事比赛之前分组,都采取先到先得的规则。谁先开口,那人就有选择的权利。若慢人一步,就只能自叹倒霉,听人安排。

今天进行的是表演赛。其实他们这次会一起过来英国这里,并非巧合,而是人为的安排。在国际网坛界有位德高望重的顶级网坛经纪人–Jerry,特意邀约Sally和Jeremy这两位网坛名人过来,其实别有用意。因为今年的潜力球员实力较以往的素质还更好,官方得到指示,想要从这批球员里选出精英球员,以便接受一连串体能测试及将他们训练成为职业选手。

而Sally和Jeremy两人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不是正统职业网球训练学院毕业的,而是藉由街头网球比赛打出名堂,才在因缘巧合下转入(PRO)职业球员的跑道。在官方和经纪人的眼里,他们一致认为这样或许能达到某些宣传效果,也许也能擦出不一样火花也说不一定。正规球员自然有在正规训练下得到的专业培训,但就像是早早就设定好的电脑程序一样,虽然实力顶尖,却毫无惊喜可言。他们的表现多是规规矩矩,已经被束缚于原厂设定的标准规则框架内。可是如果是来自街头球场或非正式场合训练出道的球员,他们本身就是充满未知数的潜力股。就像是一块块等待发掘的璞玉,唯有遇到识货者才能经鉴赏打造,慢慢展现出他们最巅峰的状态。不过……毕竟是非正规环境产出的民间球员,个性通常都会比较刁钻不识大体。所以,或多或少也会带来相对的麻烦和引发不少纠纷问题。更何况,凡是新人都特别难以驯服,某些特别手段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被迫使出来。为了以防万一,他们也邀请了在网坛界极富盛名的STORM暴风球队前来助阵,希望借此让刚萌芽的网坛新秀球员们见识一下网坛资深元老STORM暴风球队的风采的同时,并冀望能达到某些附带效果——展现前辈的硬实力,警告后辈遵守纪律。

邀请STORM暴风球队的心思,原本只是抱着博一博运气的心态,毕竟STORM球员各个自我风格显著、直来直往的,从来不会甘于听人使唤。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的邀约,他们竟然会一口答应下来。这好消息让主谋者Jerry也感到有些惊讶错愕。所谓的表演赛,其实是想让众人见识Storm的实力之余,也能激起新人们的斗志和好胜心。顺便也能让新人们对主委评判的实力感到敬畏,在这选拔赛期间不会随便乱来。

“Wing,你呢?”Phoebe手执球拍,抬眸看着龙雅。

龙雅歪头看了Sally一眼后,Sally会意的代为回答。“我和龙雅打混双。”

闻言,Storm其他成员面面相觑。大家很努力的憋笑中。

熟知龙雅实力和其个性的人绝对不会小看他的球技,但也仅仅限于单打。双打的话,除了Sally有勇气和龙雅搭档外,大家都一定会飞快的闪得不见踪影。原因无它,只因龙雅的双打实在是异于常人。不过说来倒也奇怪,龙雅和Sally组双打的时候倒也打得似模似样。不过那一点双打实力骗骗小孩子还行,若要对上高手,也只会见拙而已。所谓的高手,刚巧正是指Storm里擅长打双打的Wolf和Jenus。

Jenus听到龙雅自告奋勇打双打,心情自然开心。看来等会儿一定能轻松过关。龙雅自然知道他们在高兴什么。不过,如果搭档是Sally的话,也不至于胜算全无。之所以不选单打,龙雅其实是另有打算。

球场上的评判及站在四个角落帮忙看场内场外球线的负责人和球童已准备就绪。

既然是属于专业的表演赛,自然也要有专业比赛的水准和准备功夫才行。

“先暖身。”大块头体格的Wolf酷酷地开口。他从网球袋里拿出自己惯用的球拍,看样子也是准备认真地打一场球。

“我们有多久没有在一起打球了?”手握着球拍和网球的Phoebe忽然有些感慨。大伙儿思考了一会儿。Jeremy轻声道:“好像是从龙雅那小子回日本,那次开始就没再一起打过球了吧!”

龙雅笑着说:“喂,让你们打球呢!怎么研究起这问题来了。”

Sally附和道:“行了。不管怎样,废话少说。开始吧!”她动作利落的脱下黑色的长袖外套,还是觉得打球时穿着无袖背心更方便一些。一手拿起最爱用的球拍,她习惯性的用指尖轻弹球拍线。看了Sally一眼,龙雅的嘴角扬起醉人的弧度。他知道那是Sally认真的表示。

Storm球员很有默契的自行分组,纷纷站在球场两边。若要认真地打一场球,暖身可就真的不能少。现在场上的全是硬手,要不然准会落得运动伤害的下场。站在球场外的小球童抛了一粒网球给位置离他最近的Sally,Sally边接着网球边轻声点头道谢。小球童露出可爱的笑容后,又小跑步的跑回自己的岗位。Sally惯性的将网球丢向地面,然后用球拍接着反弹的球。

这样来来回回打了几下之后,Sally抬头看着大伙儿。

“开始咯!”说话的同时,Sally已经打了一球过去对面的场上。

站在对边的Jenus轻而易举的接下那球,又再次以同样的速度的轨道将网球打回去给Sally。通常暖身的前部曲,他们都不会马上打那种球速或力道很冲的球。一切只是为了松筋暖身,让自己慢慢习惯比赛的氛围。

Sally和Jenus开始对打暖身后,其余的人见状也开始做同样的暖身动作。就像往常的练习一样,省略言语的他们已经配对成组,两人一组开始进行暖身活动。他们6人分成三组,同时在一个球场上开始打球暖身。狭窄的指定位子,他们轻松自如的对打。控球能力极好的他们也不曾将球打偏轨道。

来回对打了十多次左右,他们开始渐渐加快球速和力道。不过黄色小球却依旧顺着自己的轨道以急速飞舞,并没有因此而偏离原先的轨道。“咚、咚、咚——”又过了大约20秒,这时的球速已经快到让观众席上的人忍不住惊呼。因为就根本看不到球的轨迹。

“这就是Storm的真实实力吗…?”桃城武感觉自己完全处在惊怔的状态下。

“就只是暖身…他们难道都是怪物不成?!”

“那之前Sally和龙雅和我们打球的时候,该不会都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吧?”

河村隆看得目瞪口呆。

“不……这只是开场而已。”手冢的心跳因激动的情绪而加速,但是他却一如既往的用严肃的表情遮掩。

龙马凝望着球场上的龙雅,此刻的心情不言而喻。不过此时,球场上却有了细微的变化。

“球速好像变慢了。”不二轻声道出。“据说职业选手进行暖身时,通常除了练开球对打,也会玩玩杀球吧?”

“扣杀球?”桃城武微微皱眉。

照不二的说法,现在即将上演的应该就是桃城武最喜欢的扣杀球训练了。果然不出不二所料,刚刚的普通对打练习一结束,球场上的龙雅他们随即改变队形。一方转为攻,一方转为守。原本以球场中央线为准,蹲在球场外球童们陆陆续续将网球用抛的,或用地上滚的方式将球传到龙雅、Sally和Jeremy的手上。

对面场上的Wolf吹了一声口哨。

“我来也!”Jeremy将一粒网球轻轻往上一抛,扬起手上的球拍。“砰!咚——”

Wolf飞快的身影掠过同在场上的战友,不慌不忙地追上球速后,球拍轻移,再次将球打回Jeremy的场上。唯一不同的是,Wolf并没有反击。而是将Jeremy的扣杀球打成再一次的机会球。

“哗~!”原本安静的观众席,掀起了小小高潮。专心看着球场上动静的人们无法克制的惊呼出声。

“好惊人的移位速度!”不二忍不住惊叹。被Wolf回击的网球被打回了龙雅他们的场上。不过这次Jeremy却退了下来,上前接球的人是人称小公主的Sally。Sally一向予人冷艳如冰山的感觉,在球场上,她的球风亦是冷冽中带着狠劲,总是让人措手不及。

“Phoebe,送你的!”Sally算准时机跳跃起来,扬起的球拍果断的往下将球打出去。

完全没有半点犹豫,手法干净利落。

对面场上的Phoebe毫无畏惧的迎上前。她浅笑道:“Sally,都是自家人,下手别这么狠嘛~”Sally的球压得很低,无可挑剔的前场扣杀球。不过身经百战的Phoebe,深知Sally的每一个谋略。Phoebe脚程快步的跑上前,将球拍放低,在距离地面约不到2厘米的位置,硬是将球接了下来。虽然有点难度,但总算是赶上了。

又是一次的机会球。“哗~~!”场上的观众感觉心情都随着场上的状况起伏不定。“太厉害了。竟然都故意将扣杀球力道化解,还打成了慢球速的机会球。”不二看得瞠目结舌。

“慢着,不二学长。你的意思是他们故意将扣杀球打成机会球?”这一次,桃城武完全被搞糊涂了。首先,要将扣杀球打成机会球谈何容易。能接到那么强劲的扣杀球,都已经实属侥幸,一不小心都有可能将球打出界内线就变成出局。如果不二所说的是事实,那还要费心将扣杀球的力道化解,再次打成机会球给对方。这种球技和实力不仅仅是厉害,也简直是太可怕了。

“没错。他们都是故意打成机会球给对方的。”不二屏息以待。“你注意看,又来了!”

被Phoebe打回对方场上的球,这次飞到了站在中间位置,Jeremy的头上。好一记高挑球啊!看着以慢姿态落下的网球,Jeremy动作利落的闪开!没错,是闪开。因为这并不是打给他的球。所谓的暖身,就应该是平均分配,让大家都有活动筋骨的机会。这一次的球,总该轮到他出场了。作为最后一棒的龙雅原本站在球场后方,待看清网球的落点位置后,他不急不徐的慢步走上前。

“Phoebe美人,妳真是贴心啊~”龙雅的言语间一如既往的充满调戏意味。

Phoebe嫣然一笑。“那当然。知道你最懒惰了,所以给你多一点时间慢慢走过来。”

龙雅佯装无奈的叹了口气,盯着那越来越接近自己的网球。然后,那只原本握着架在肩上球拍的手本能的收紧力道。3、2、1 !“时间到!”龙雅纵身一跃,完全不留情面的将网球打向对面的后场。扣杀球往往都是用于对手防备或毫无准备之际,为了完美的取下分数而打的。一旦出手,自然是希望能漂亮的赢下比赛。结合战略计谋,力道风速,完美的扣杀球。

龙雅的球才刚打出去,立刻迎来一声咒骂。“靠!”原本站在前场的Jenus用尽全力的奔向后场。包括龙雅在内,Storm成员除了Jenus外,大家都笑到东歪西倒。只是场外的众人各个面露疑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越前龙雅,你有没有搞错啊!”好不容易追到球,Jenus气到开始骂人。骂归骂,球还是要接的。Jenus双手握拍,咬牙将龙雅的扣杀球打回对边的场上。又是一记机会球。

“果然……”不二嘴角微扬。

“怎么回事啊?”河村隆摸不着头脑的问。

手冢也难得的露出笑颜,紧握的手心却有些湿意。虽然不想承认,可是会对这样强大的实力感到敬畏确是不争的事实。手冢缓慢的开口解释。“注意到了吧?作为攻的一方会将扣杀球打给对方,可是作为守的一方却必须想办法化解扣杀球之后,再将它打成机会球给攻的那一方。”

“嗯~他们采取的是轮流的方式。这种训练方法,我时有所闻。不过亲眼所见,还真的有些震撼。听说,专业的职业选手多数都会采取这种方式训练。”一向是资料库的乾贞治不免也感到惊怔。

乾贞治继续向众人解说。“众所周知,硬碰硬俨然是火星撞地球,双方两败俱伤。就如同网球也是一样的道理。扣杀球属刚烈,若强硬的回击,以方才的力道肯定会一不小心就打出场上的白色界线。可是现在他们不只要回击,还要想办法化解扣杀球的力量,然后再打成机会球。”

不二接话道:“这样的网球实力,就是所谓的职业级吗…?”

龙马静静的聆听大家的话,却独自陷入回忆的漩涡。那一晚龙雅从金发少年那几个高中部球员手中救下他们的情景历历在目。能把墙壁都打到穿洞,那种破坏力十足的力道。难道这样的球技等级,自己永远都无法超越吗?龙马静默的打量着场上的龙雅。现在的龙雅,感觉有些熟悉又陌生得让人无法轻易接近。

——————————————————————

暖身过后,正式的表演赛总算开场。第一场Jeremy 和Phoebe的单打比赛,共花了1小时30分钟左右以 6-4、2-6、6-0的比数收场。Jeremy无意外的赢下了那场比赛。

男生和女生的体力和体格有差异,总是会对比赛造成某些层面上的影响。不过若真要比较起来,相信观众也许会更喜欢这场认真的比赛。因为接下来出场的龙雅和Sally对战Wolf和Jenus的这场无厘头比赛,还真是会让人对双打产生不好的回忆。

要知道,让龙雅认真打球已经是天大的不可能任务。更何况还是让他打双打。已经过了接近10分钟,比分依旧还是0-0。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这场球不会是最精彩的,但一定会是最难忘的。Sally向来都是单打好手,龙雅就更不用说了。

Jenus宜单宜双,基本上他都照单全收。只是要不要认真打球,也视乎他的心情和态度。这一次说什么也是为了应酬Jerry,再看到龙雅那家伙竟然也有认真的时候,所以他也勉为其难的答应了。Wolf的个性火爆,球风也犀利变化多端。不过和自家人打球,他难免留三分情面。Sally不管怎样说也是个女生,所以Wolf他与Sally在过往交手时总是会特意留些气力,并没有真正的下重手对打。

Sally一向来都对自己在乎的东西异常认真又特别的执著。这次官方指示她和Jeremy过来,她就当作是职业上所需的工作应酬。只不过庆幸还有机会在官方活动上和Storm球队的其他队友重聚,这让人觉得心情特别好。不过说到打球Sally一向来都不会反对,这毕竟是她的兴趣。可是要打双打嘛……说真的,Sally倒是没多大认同感。因为她自己也是半桶水的双打门外汉。

至于龙雅呢……打球和泡妞一向是他的最大兴趣。不过要他认真做一件事情,真的是难为他了。不是他做事不认真,只不过能让他认真的时候太少。这次会答应Jerry接下来这表演赛,说穿了不过是他为了龙马而做的小动作。

“15-0!”评判的哨子声一响,比数终于有了变化。龙雅懒洋洋的不想动,放弃了一个接球的机会。Jenus打的‘棉花球’意外的拿下分数。Sally对龙雅不认真接球,而让Jenus他们占上先机的过失并无多大惊叹,毕竟她太了解龙雅。现在这场球她也打到有些兴趣缺缺,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似的,让人缺乏认真的动力。

龙雅打了一个呵欠后,眼角泛着泪光的建议道:“时间拖久了会累的,我看我们还是速战速决吧!”

“绝对赞成。”Sally忽然觉得精神一振。

Jenus也赶紧说:“我举双脚双手赞成!”

Wolf一脸酷劲的开口。“一样赞成。”

此话一出,大伙儿的目光一致瞟向坐在观众席上的 Jerry和几位官方负责人。

接收到龙雅他们的目光视线,Jerry便和坐在身旁的几位戴帽子墨镜的人们交头接耳小声讨论着什么。

过了片刻后,得到最终讨论结果的Jerry笑着朗声宣布道:“嘿!女孩、男孩们……好消息,你们想要的快球申请被通过了。不过,还请各位多多自重啊!”

“那是当然的!”Jenus眉开眼笑的,如同重获新生般快乐。

场上的人开心,场外的Phoebe和Jeremy可就板着脸孔,看不出任何喜悦之情。

Phoebe努努嘴。“Jerry,那样子太不公平了!”

“Jerry!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Jeremy觉得自己太不幸运了,早知道就选双打好了。

不管任何时候,他们其实都被所谓的内定协议所束缚。

第一:绝不轻易在任何人面前展现自己的实力,就算是官方活动也不能。

第二:只有在正式比赛的最后关头时,才能用尽全力打球。

第三:除非紧急状况,不然绝不能打快球。

这些内定协议都是在无行中形成的一种崇高默契。凡是实力处于巅峰的球员,越是深藏不露。不轻易展现真实实力和球技的目的无他,只是为了不让别人看透自己。所谓隐藏的实力,就是自己的胜算筹码。

而龙雅他们刚刚所要求的,无非就是想打场快球。所谓快球,除非对手实力平均,不然正常情况下,他们都不会出手的。因为一旦打快球,要是在过程中受伤什么的,可就只有自求多福,怨不得天、更怨不得人。可是快球的好处就是,能在最短时间解决恼人的球局。也隐喻着,球员们都不会暗藏一手。相反的,会不计一切代价,用自己毕生所学将对手打倒。

但事实上,Storm的所有队员们都特别喜欢打快球。因为比赛中能得到的刺激感是前所未有的,不管结果输赢如何,他们都很享受过程中的快乐。

Jerry忽然无辜变成炮灰,心情也很郁闷。“不好意思,要求这样做的人并不是我。”

Phoebe有些恼火。要是打快球的话,刚才那场球的结果,也许就不是她输了。每个球员都有自己的独特风格,他们对待网球的态度都不一样。有些球员擅长拖延战术,持久战的长胜军非他们莫属。不过也有一些球员,往往都是先发夺人,出奇制胜。他们最擅长以快球决胜负,速度是他们的王牌。

Jeremy忽然心生一计。“要打快球的话,Storm里的老规矩!你们敢不敢?”

闻言Phoebe 笑了。“早就该这样了。怎样?玩不玩?”

Storm暴风球队里,一直有这么一个潜规则。凡是球员想要打快球的话,那场球就必须设下赌注。一旦输的那方,要无条件答应对方合理的要求。其余在场上的四人互打了几个眼色。最后龙雅开口道:“一句话。说玩就玩!”

“果然够爽快!那加码怎么样?”Phoebe鬼灵精的脑袋一刻也歇不得。

“怎么玩?”Sally有些在意Phoebe所谓的加码。

“我们玩点名!”Phoebe有一丝恶作剧的快感。

“哇~果然是好主意!”就连Jeremy也开始佩服Phoebe的头脑。场上的四人组没有反对,反而露出玩味的笑容。感觉这游戏会越来越刺激,这场球也会越来越好玩了!Storm的球员打哑谜玩得起劲,不过观众席上的人们可谓是窃窃私语,除了困惑还是困惑。

“什么是点名啊?”桃城武有些纳闷的发问。

“这也难倒我了。”大石把头转向乾贞治。

乾贞治会意的解释。“据说,这是球员们无聊时兴起的念头,最后慢慢演变成私下的小游戏。凡事点名的人可以随意随时说出任何技巧名称,然后指定球场内的球员跟着指示打球。”

“这无疑增加了比赛的难度。”不二有些兴奋的盯着球场上的那四人。

“没错。”乾贞治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一方面要专注于比赛,另一边还要听着指示,然后照着点名者的指示打球。这种游戏,果然也只能在高手间流传吧!毕竟没有身怀绝技,又怎能依样画葫芦,照着点名者说出的技巧名称打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