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三十五、三十六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08 8:00:17pm

奇幻·玄幻


1-35

警惕心太低了,不好。

帶著傲炎洗掉他手腳上的泥,厄臨這才把自己帶過來的東西打開,瑟西今天買了許多外面的小零嘴,厄臨也不小氣,一包包打開,放的滿桌都是。

看著厄臨口中流著口水酣睡著,瑟西只能笑笑,然後摸摸旁邊小心的不發出聲音吃零嘴,不敢吵到厄臨的傲炎的頭,輕輕嘆息。也許這樣也好,至少兄弟兩人感情很好,不需要太過擔心,至於其他的,以後再說吧!反正宮中還有鳴電在,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可是宮中有鳴電在,還不是鬧成了現在這樣,哀!這個宮殿中,他還需要找一個更可靠的人來照顧一下小厄臨才對。

「或許,這樣也不錯。」自言自語了一下,瑟西笑了出來,若不是厄臨實在睡的太熟了,一定會被吵醒,看著厄臨的睡臉還有旁邊傲炎可愛的表情,或許剛才聽到的那個令人忿怒的消息其實是最好的選擇,但這樣委屈自己家的孩子,想到還是有股憤怒在胸口燃燒。

不久之前,瑟西帶著厄臨回到宮中就收到消息,宮中準備安排厄臨跟傲炎一起接受教育,安排兩個年齡差了整整五歲的孩子一起上課!現在旋靈皇室有窮到沒辦法多聘請一批優秀的教師嗎?

這整件事情的起因還是瑟西,瑟西並不是一回來就直接殺到宮殿,而是躲在一旁,這也是他的習慣之一,比起大搖大擺地回來後又因厭倦宴會而迅速離開,最後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就走了,不如先暫時的躲起來,慢慢地觀察著,有些人適合在一場宴會中察覺該察覺的事情,但很明顯這種事情不適合他。

也因為這樣,他對於厄臨夜宮的那些老師觀察了一下之後,根本沒有看到什麼真正的指導,反而見識到了因為擁有權力後那些種種醜陋的事情,氣的他直跳腳,若當時瑟西打進夜宮時那些老師在的話,瑟西絕對是連著打下去。

如果厄臨知道的話肯定會請瑟西再來一次。

瑟西對於這件事情特別對宮中提出抗議,而那些人竟然提出這樣的爛方法想打發過去,說是爛方法還是好聽的,厄臨跟傲炎整整差了五歲,怎麼可能一起上課!更別說這種作法代表他們早就知道厄臨的狀況!

瑟西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沒把皇宮多拆兩棟建築。

而那些人膽子真的不小,竟敢順著瑟西的話,說厄臨那邊之前的情況他們都不清楚,說不定厄臨什麼都不會,竟要厄臨乾脆就跟著傲炎一起從頭開始,說的理直氣壯毫不心虛,一點也沒有對於自己的失職有任何懺悔之意,而且還得意洋洋地展現自己的「聰明」,阻止厄臨有任何機會接觸到其他的勢力,以免未來的國王之爭發生任何意外。

當著瑟西的面還敢這樣,不得不說真的非常有膽識,要知道一個劍聖隨手都有捏死他的能力,仗著劍聖不會隨便出手,更不會對宮中的人下死手這一點,他還是這樣做了,這讓他更快更好進入王妃的勢力圈中,如果他原本是裡面的人的話,現在一定可以爬到更高的位置,真是好心計,也可以證明王妃現在有多大的影響力,而瑟西已經是劍聖,照理來說不太會管這些事情了,所以他們也不怕招惹了瑟西,刃大公爵名義上沒有實權,只是個榮譽職。

理論上。

1-36

摸摸厄臨的頭,瑟西找了條鬆軟的毯子幫厄臨蓋上,然後抱起了旁邊的傲炎,沒辦法,厄臨雖然睡著了,但若是有人動到他還是會不由自主的皺起眉頭,瑟西不想吵醒他,只能抱著同樣可愛的傲炎來彌補彌補了。

而且也安全多。

瑟西帶著些許的寂寞說:「小厄臨,外公要回去了,放心,你想回來的話就回去,有戒指在沒有人敢擋你,想我們的話可以去留言,有事情的話,一樣留言通知,我去找你父親聊聊。」瑟西放下傲炎,有點不放心的盯著他看,但看著傲炎跟厄臨根本就是一模一樣的臉,最後還是笑了起來。

看著這兩張臉,很難不想起鳴電,這三個人,或許跟本就是同一個人,鳴電‧費齊,算你厲害,竟然有辦法生出兩個跟你長的這麼像的孩子,希望他們的個性跟你一樣,但是,跟你一樣就好嗎?現在的情況,已經分不清楚到底是好是壞,或只是糾纏的情愛糾葛後的灰敗。

傲炎不能明白瑟西在說些什麼,只能張著茫然的眼,瑟西笑著拍拍傲炎後離開。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談不好可能還要多拆幾棟宮殿。

傲炎對這個從沒見過的奇怪老爺爺很感興趣,追著他跑走後劍靈才出現。看著走廊盡頭翻翻白眼,這個叫做瑟西的人根本就發現他了,要不然那些話說給誰聽?厄臨昨天一整晚沒睡,今天又陪著他去散步了整整半條街,怎麼可能還有力氣?肯定是睡得死死的,不留信條只說這些話當然就是給他聽的。

不過這個瑟西是怎麼發現他的?劍靈皺著眉頭思索,最後還是放棄思考,聽著厄臨輕輕的鼾聲,劍靈白眼翻的更明顯,我在這裡想破頭,你給我睡覺睡到打鼾!劍靈甩頭鑽回劍裡,繼續偷懶的日子。

感到一股寒意,厄臨吃驚的看著旁邊的被繭,難怪會這麼冷,原來被子都被搶走了。伸手拉拉被子,傲炎卻嘟著可愛的小嘴,迷迷糊糊的又拉回去,厄臨愣了愣,再次伸手拉被子,這次傲炎直接把被子整個拉過去,又是蓋又是抱,硬是不分給他一點,生平第一次跟人搶被子,厄臨輸了。

最後厄臨只好苦笑著自己從旁邊找來一條毯子,沒想到才睡沒兩下又被搶走,只好縮在旁邊,找出傲炎小小的身子使用不到的部份,自己將就點睡。

反正房間裡其實有維持溫度的魔法陣。

奇怪!為什麼會在這裡?直到睡飽了,或者說是到了自己平常的起床時間,厄臨自動清醒之後才發現這個問題,怎麼回事?

“喂!想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嗎?”劍靈無奈的豋場,奇怪,以前的自己是多麼的威風,之前那幾個亡靈聖者可是各個把他當成重要寶物供奉起來,現在竟然要來當保母,越想越不對,但劍靈沒辦法,只好悶悶的把事情說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