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71 告诫平衡点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3-03 7:07:16pm

其他·同人


Jerry作为经验老道的网坛职业球员经纪人,他对很多事都了如指掌,在网坛界也享誉盛名,是个可敬的前辈。说到Jerry,龙雅虽然尊敬他,不过若真的比较起来,龙雅一定会更感激Jerry的哥哥-Ricky。在龙雅还是个无名小卒的时候,同是网坛经纪人的Ricky给予龙雅很多帮助。回想当年,行经猖狂的龙雅也遇过不少麻烦事。当时的龙雅受过Ricky不少照顾,而且龙雅之所以会加入Storm暴风球队,也是Ricky推荐的。

这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倘若发生了什么事情,所有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Jerry的掌控。更何况这次的选拔赛,Jerry也是其中一个主要负责人,如果他想要打听任何消息,现在在俱乐部里的所有人的背景,甚至是这些日子在俱乐部里的一举一动,都一定躲不过Jerry的追踪。

龙雅和龙马这两兄弟的关系,还有国中组队员不时和海外远征高中队私下一直在较劲发生的不愉快事件,所有的事Jerry他老早就收到风声了。

那一天,Jerry特地约了龙雅到天台上叙旧聊天。

龙雅懒洋洋地坐在躺椅上,从Jerry那里接过一杯饮料后,道:“来吧,有话直说!为什么找我来?”

闻言,Jerry禁不住哈哈大笑。“龙雅,并没有任何特别原因。就只是因为自从你去日本后,好久不见的我太想念你了。”

龙雅扬起迷人的笑容。“噢,拜托。我可不认为我们有那么浪漫的关系。”

Jerry再度失笑摇头。“龙雅,有时候你直白强硬的说话方式,还真的会伤到别人的感情。”

“嗯,那也未必是件坏事,对吧?”

“好了,我投降。”Jerry做状举起双手。

相隔一段日子没见到龙雅这小子,不过他牙尖嘴利的本事倒是越来越进步了。

龙雅喝了一口鲜橘子汁润喉后,又继续问道:“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言归正传,Jerry正色说:“我最近听到了一些关于越前龙马的传闻。我想你知道他是谁。”

当龙雅听到龙马的名字时,握着杯子的手微微一颤。“所以呢?”

“龙雅,你难道没想过吗?你似乎过分保护你的弟弟了。”

龙雅不置可否,耸了耸肩。“如果你是想要谈论这个话题的话,我想我该走了。”

Jerry继续说道:“那孩子有潜质成为顶尖一流的职业选手,让他在这个时候拥有太多的保护并不是个好主意。”

“Jerry, 那孩子太弱小,就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作为哥哥,我必须确保龙马他远离伤害。我不能让任何人伤害他,这一点我也希望你能够理解。”

“龙雅,你根本就没有给他成长的机会。你必须知道,你是无法一生都保护你弟弟的。龙马他需要学习独立,他必须累积自身的经验,这样他才能够健康的继续茁壮成长。”

龙雅重重的叹了口气。Jerry说的话,龙雅老早就在心里斟酌了千万遍。不过,终究还是放心不下罢了。Jerry见龙雅没有搭话,便继续好言相劝。“嘿,说认真的,你就当作帮我一个忙。别再为了你弟当面和那些麻烦制造者起冲突了。龙雅,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我已经不想再处理那些投诉了。”

龙雅当然知道Jerry为难。“我感到很抱歉。”

“没关系,我还能处理。可是……”Jerry的话还没有说完,龙雅便抬手打断了他。

“可是我真的没办法驻足凝视,就这样让我弟弟被人欺负。”

“好,我明白你的处境。龙雅,我们来做个约定。”

“什么约定?”龙雅问。

“你还是可以继续做英雄帮你弟弟,但就只有在你弟弟真正陷入危险的时候。我指的是,那种‘真正的’,‘非常危险’的情况下。”

龙雅眯起细长危险的眼睛。Jerry微叹了口气,继续说:“我关心你弟弟,不过我更关心你,龙雅。别让你弟弟影响你的前途。那些人什么肮脏的手段都能使出来,如果你继续招惹他们,我担心不止你会受伤,就连你弟弟也会遭殃。”

“Jerry,我能了解你的用意。不过我可不认为你很了解我。”

“龙雅,拜托。是时候让你弟弟学习独立了。他必须学习如何在这圈子里生存下来。我们的出发点或许不同,但想要的结果都是一致的。”

“Jerry,谢谢你的告诫。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又过了一个星期。当以淘汰赛方式的激烈对决一直进行到最后关头时,龙马忽然有种自己真正在成长壮大的感觉。一路走来,该学的、不该学的,龙马都学会了。这还包括他最痛恨的背叛和见不得光的手段。

赢球的方法有很多种。但唯一不想失去的,仅仅是最后的尊严。如果有人问龙马,他为什么执著打那一场球。他斩钉截铁的回答总是让人吃惊。“我想要得到最后的尊严。”淡淡的,却坚定无比的语气。

快要入秋了,就连天气也开始转凉。龙马看着原本应该是自己同伴的队友–Matt,联合对面场上的两个远征队高中生,一起对付自己时,说真的,龙马并无多大的表情变化。因为连日来见惯了类似的情况,龙马知道生气也于事无补,最重要的是要如何解决现在的困境才是他主要必须面对的。

变相的双打对决,变成了3打1的窘境。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现在被杯葛,甚至被当成人肉沙包的人确实是龙马没错。此刻的龙马只希望至少不会被打成重伤,毕竟要是伤及要害,造成永久性伤害,那可就不妙了。现在的龙马虽然额头挂彩,手脚和脸部都有些许擦伤,但这些皮肉伤已经让龙马感到庆幸。因为前些日子,龙马见过被打得更惨的人。自己现在所受的小Case确实不值得一提,比起之前其他人的伤,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因为比赛是以抽签方式进行的,无法自由选择队友。但是随着留下来的人越来越少,强者也越来越多。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大家为了自保,不惜使出肮脏的手段。有者更私底下商量好,合作铲除其他对手。就像龙马现在面对的情况一样。

“真的是有够狼狈的。但至少不愿意在那混蛋面前示弱。” 龙马心想。所指的混蛋,毫无疑问的是此刻用慵懒姿势躺靠在石壁上看戏的越前龙雅。前些日子,还站在龙马他们这里的龙雅,后来不知怎么搞的,竟然开始把龙马他们当透明。就连被人欺负,也不再出手相救。

———————————————————

龙雅恐怕是第一次见到这副模样的龙马。明明是败得惨兮兮的,却依旧倔强的不愿认输。明明最讨厌这种下三滥不见光的手段,却逼迫自己学着去适应接受。当龙雅从龙马看自己的眼神里,察觉到冷冰冰的恨意时,龙雅冷不防地笑出声来。当时旁人投给龙雅的是不解和疑惑的目光,但同一时间,龙雅感觉到龙马对自己的恨意却是越来越加强烈。

若问龙雅为什么会笑?龙雅的回答一定是这个。

因为从来都不曾如此可笑过。

可笑的并非其他人,而是龙雅自己本身。龙雅并非不想出手帮龙马,而是理智告诉他这么做对龙马绝对不会有任何好处,对事情的发展也不会有任何帮助。如果龙雅出手的话,搞不好还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如果说他球技不如人,怕惹麻烦事,这话他认了。可是如果是说他是个落井下石,不理自己的弟弟生死的坏哥哥。这一项指控,打死他都不会认。因为事实并非如此。对于圈子内的种种潜规则,龙雅虽然明了,却努力的选择置身事外。但很显然的,事情往往无法顺从人愿。

估计是越前家的基因在作祟,他们越前家的人的词典里,从来都没有‘认输’二字。龙马整个人都被打趴在地上了,不过仍旧用几乎能杀死人的目光死死的瞪着一直压着自己打的那三人。剩下的只有眼神,恐怕是不够的。不过庆幸龙马还有那顽强的意志力。几乎是用尽了全力,龙马用球拍支撑着自己全身的重量,再次摇摇欲坠地站起身子。

龙雅淡漠的瞳孔里看不出任何一丝情绪。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又或者在盘算着什么计划。Sally 揪着心看着狼狈不堪、伤痕累累的龙马,不忍地别过头。将别人眼中那冷漠狠心的龙雅看进眼里,Sally的心中充满无奈与不舍。现在没有人能够帮助龙马,他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

就只有两条路能够选择。要嘛就继续战斗下去,一直到最后。要不然就惟有认输,才能解脱。

龙雅心里很清楚龙马是不可能投降认输的。以龙马的性格,他一定会继续顽抗到底,一直到再也没有力气抗争,倒地不起为止。但是龙雅并不希望见到此状况。当然,他更乐意见到龙马能在最后一刻反败为胜。可惜就以现阶段的龙马自身实力来说,这种结果似乎并不太可能。除非有奇迹出现,那就另当别论。但痴人说梦话,这可能性着实是太低了,比中六合彩还是什么奖券的几率都还要低。

龙雅在观众席上远远的望着龙马。一直到龙马再次被毫不留情地打趴在地上时,龙雅缓缓地站起身子。在众人将目光都锁定在场上的人们时,龙雅默默地离开了球场。坐在龙雅附近的Sally似听到声响,抬眼望去,龙雅已经走远了。这场比赛注定是场煎熬。对越前家的两兄弟都是不可言喻的伤。

———————————————————

不眠夜。龙雅独自坐在观众席上的某一角落,静静地看着空荡荡的球场陷入沉思。刚才傍晚,这里又结束了一场残酷的淘汰赛。Sally不知何时出现在不远处,同样静静的凝望着龙雅。尔后,她脚步轻盈的慢慢走向龙雅。刻意放慢的步伐小心翼翼的,深怕打扰了那个正在享受孤独时光的龙雅。

“你来了。”龙雅轻声道。

Sally走到龙雅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没事吧?”这话是多问的。

“没事。我还能有什么事?”龙雅反问。但怎么可能没事。顶多只是感受着撕心裂肺的痛罢了。被人误解,这种小事龙雅早已司空见惯,也懒得多作解释。反正他向来独断独行,根本也不理会别人对他的看法。不过这次是例外,因为对象是龙马。越是在乎的人误会自己,而且还厌恶自己时,这种感受真是有够难受的。

一阵沉默。Sally不善于表达,也不善于言语。现在应该说些什么话,说真的,Sally的心里也没底。但她只希望龙雅不要如此自责难受。龙雅轻轻叹气,用眼角余光扫视鼓着双颊的Sally,含笑说道:“傻瓜。”

“什么?”Sally以为自己幻听了。

龙雅笑了笑。“放心吧,我没事。这种事情,早就该学着接受。不是吗?”

Sally可不认同这点。“被人误会这种事情,怎么能学着接受啊!”

“那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我…我……”Sally 就这样‘我’了半天,还说不出接下来的话。因为她的性格也是如此。从来都不会为自己辩解什么,就算被误会心里难受,也不会特意去说些什么话为自己辩护。

龙雅的表情,俨然是一副‘我看你算了吧,明明就和我是同类人’的调侃神情。看着龙雅的笑容,Sally的心越来越沉重。她几乎能感受到龙雅的悲伤,虽然龙雅总是一字不提自己的心痛和难受。龙雅瞟了Sally一眼后,忽然张开双臂将Sally抱入怀中。Sally默默不语,任由龙雅抱着自己。或许省略言语,这就是就直接安慰人的方式。过了好久好久,龙雅都没有放开Sally的打算。

龙雅他在Sally的耳畔低语。“我真的好讨厌我自己。”言语间充满许多无力感。

Sally一愣。“雅……”

龙雅说:“只是一会儿就好。真的只要多一会儿就好……让我好好抱抱妳,让我好好的充电疗伤。”

Sally将头轻靠在龙雅的肩上,背着龙雅的眼睛里有些湿润。说真的,这样悲伤的情绪并不适合龙雅。因为印象中的龙雅在Sally的认知里,总是有那种‘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潇洒随性。

“我相信龙马他迟早都会了解你的苦心的。”Sally像疼爱小孩般的摸摸梳理龙雅的头发。

“只怕在那之前,大家都有罪受吧!”龙雅打趣道。

“我会陪着你的。”Sally将头靠在龙雅的胸口,聆听着那规律跳动的心脏。“直到你再不需要我为止。”

龙雅欣慰轻笑。不过笑容只停留了短短的几秒后,他的脸再次被忧郁阴霾的表情所遮掩。“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要怎样和小不点沟通。”龙雅的牙尖嘴利和能言善道,仿佛一对上自己家人就全部都用不上了。

“你们俩兄弟之前不是好好的吗?”

“嗯~总觉得……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什么感觉?”

“就……”龙雅细细回想着,在回忆里搜索着一切影响着自己与龙马之间关系的蛛丝马迹。叹了口气,龙雅缓缓道来。“我也不知道怎么说起,不过很肯定的一点,现在的小不点很讨厌我。”说到这个,龙雅只能无奈地发出苦笑。

Sally这些日子一直呆在龙雅身边,她当然知道龙马讨厌龙雅的原因。

“龙雅,龙马会对你不谅解是因为他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帮他。如果你可以告诉他原因,他一定能明白你的苦心。”

“不能说。”龙雅摇摇头。“你知道我不能告诉他的原因。”

“行了,我知道。”Sally不舍地看着龙雅。

“成长总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龙雅低喃自语。

“只是……在学习的过程中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