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72 S.O.S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3-04 3:50:21pm

其他·同人


龙马原本以为经过了刚刚那一场磨人的比赛,就不会再有更糟糕的事发生了。但原来刚才那并不是最糟的,因为现在他还有另外一个大麻烦要面对。龙马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的自己,脾气也变得那么好了。

又是海外远征高中队的成员在找他们麻烦。另一边厢,宫崎雪带着Ivan四处游荡,想找寻潜力球员签约。只不过今晚的运气似乎特别不好,没找到球员就算了,还瞧见了不该撞见的事情。他们俩动作迅速的躲在不远处的墙角观望。桃城武和龙马几乎是用愤怒及怨恨的目光瞪着面前几个高头大马的混混。经过几次的交手后,龙马和桃城武心里都很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根本没有能力抵抗。

“小鬼,你还真是死缠烂打的。刚才那场比赛,你只要乖乖输掉,现在就用不着吃那么多苦头了。”长得凶神恶煞的黑发男子慢慢逼近龙马。

桃城武下意识的想要保护龙马,怎料他才刚走向前,就立刻被黑发男子用过肩摔的方式给摔倒。黑发男子动作利落得不给桃城武任何反攻的机会。

“桃城学长!”龙马忍不住惊呼。

“呃……龙马,我没事。”桃城武被黑发男子制伏,因为男子的手臂顶在桃城武的咽喉,桃城武没有力气起身,就只能用眼神狠狠地瞪着黑发男子。

“放弃吧,你们都不是我们的对手。不管是在球场上,还是现在!”说完话的那一刻,黑衣男子向身后的几个同伴打个了眼色。

龙马和桃城武大惊失色。“你们想干什么?”

黑发男子用轻蔑的眼神嘲讽道:“没什么。就只是想给你们免费上一堂课罢了!”

其余的人们慢慢朝龙马逼近,龙马只能退后几步,想要与他们保持安全距离。桃城武见状虽然着急得很,不过被压在地上的他根本束手无策 。

“龙马,快逃啊!”这是桃城武唯一能想到的出路。

“我不能丢下你!”龙马回呛,逃走不是他的本色。

“可恶…!!!”桃城武不断的挣扎,却还是没办法逃脱黑发男子的钳制。瘦削的黑发男子,力道远比他的外貌还更强大。

“龙马,算我求你了。你快逃走吧!快啊!”桃城武大喊。

“不可以。我不会逃的。”龙马从容的瞪着他们。

“哼!挺讲义气的嘛!”最接近龙马的金发男子冷哼几声。“那我就不客气了。”

金发男子慢慢的伸出手臂,想要抓住龙马。

龙马吓了一跳,仓惶的退了几步,却无助的只感觉到身后墙壁的冰冷寒意。

桃城武嘶声大喊。“龙马!混蛋,你们不要动他!如果只是想打人发泄,针对我就行了!放了他吧!”

龙马吞了口唾液,心跳声快得不像话。他看进金发男子的瞳孔,那眼神有杀气。

“桃城学长,他们是冲着我来的。”龙马往桃城武的方向喊道:“这件事你不要插手,我不想连你也受伤。”

“这时候耍什么英雄啊!白痴龙马!”桃城武忍不住低咒。

龙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试图缓和狂乱的气息。

金发男子发狠的抓着龙马的肩膀,那力道之大让龙马忍不住呼痛。

“你想干什么!”龙马不断的挣扎。

“哟~迷路的小孩,想要哭着喊哥哥了吗?”其中一人调侃道。

“想走可以,留下你一只手。”金发男子抓着龙马,其余的也朝龙马逼近。

“不过可怜噢~现在就算你哭天喊地的,也不会有人来救你们了。”另一男子伸手抓着龙马的右手臂,硬是按在了墙上。

最后龙马有些绝望的看着众人钳制住自己,还有那根已经扬起的木棍。被抓住的右手臂没办法动弹,这是龙马第一次认识到什么叫真正的黑暗。能想到的救兵是谁?龙马心里没有谱。龙雅?不可能。龙雅那混蛋不会想要帮他的,因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龙雅就连他的正眼都不曾仔细瞧过。那种陌生的感觉就像是对待一个不曾相识的陌生人一样。

不远处的宫崎雪见状,禁不住想要冲出去,没想到Ivan却制止她。“雪,妳想干什么?”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快放手,救人要紧。”雪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Ivan。她不曾想过Ivan是这种不管别人死活,只会自保的人。

感受到宫崎雪的目光,Ivan心中一痛,不过却依旧固执的不愿意放手。“我们打不过他们这么多人。”

Ivan承认自己是懦夫。但是之前的种种经历让他就是无法对别人掏心掏肺。

“就算如此,也不可以丢下他们两个。更何况那人是龙雅的弟弟,龙雅对我们都有救命之恩。”宫崎雪使劲地推开Ivan。

Ivan却铁了心肠的拉紧宫崎雪,说什么也不愿意放手。“就算让妳恨我也好,我不可以让妳受伤。”

“Ivan!”宫崎雪不断的张望不远处的情况,现在简直是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焦急不安。

“I’m sorry.”Ivan轻声道歉。宫崎雪也放弃了挣扎。

“龙马——!”剩下的只有桃城武的叫声。

这种时候,说不害怕是假的。龙马一直都在逞强,但此刻手心传来的寒意遍布全身。就快要毁灭了。所有的希望和自信,瞬间崩塌。

那根木棍在挥下的那一刻,龙马甚至都忘了眨眼。他死死的盯着即将毁掉自己的木棍,还有那暴戾之人的眼神。龙雅。心里最后刻下的名字和无声呼唤。奇迹真的出现了。一颗不知道从何处飞来的网球以急速打掉了男子手上的木棍。龙马、桃城武和众人都愣住了。不过可惜那人并不是龙雅。

“不想死的就给我滚。”一身黑色装扮的Jenus环视了大伙儿一眼后,就把注意力放在龙马的身上。

Jenus。

龙马认得他,他是龙雅在暴风球队里的搭档之一。

“Jenus, 这不是你应该插手的事情。”金发男子没打算放开对龙马的钳制。

Jenus不慌不忙,只是淡淡的开口说道:“跟我作对,你觉得你们会有胜算,还是会有输的机会?”

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怔住了。Jenus说的是事实。就算他们全部人加起来,也打不过Jenus。或者该说,斗不过整个暴风球队,甚至是整个网坛。不过,最坏的打算就是两败俱伤。

不死心的金发男子继续说:“这是我们跟这小子的私人恩怨。”换句话说,江湖事江湖了。凡事按照规矩来。既然是私人恩怨,Jenus绝对没有插手的理由。

Jenus禁不住扬起一丝笑意。“所以,你认为我没立场插手吗?”

金发男子不语,戒备的瞪着Jenus。Jenus向前走了一步,很满意的看到大家都很害怕似的倒退几步。“瞧,这是最直接反应我们之间实力的差别。”

“Jenus, 你不应该……”金发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Jenus早已抓着他的一只手,然后利用了一点技巧,硬是将他的整个身体翻转过来。

“啊!手…我的手!!放开!!” 被拗着的手腕,疼得金发男子直冒冷汗。

众人见状又警戒地退后一大步。Jenus微微叹气,将目光放在龙马身上,用无奈的语气说道:“小子,你不应该漠视龙雅的劝告。”

龙马微微皱眉。“龙雅在哪里?是他让你来救我的?”说完这话,龙马才意识到自己有多可笑。龙雅那混蛋怎么可能会救他,更不可能是在这种时候。他现在的遭遇,几乎发生在鲜有人烟的地方。

“不是。我路过的。”Jenus细细打量龙马的表情,不难察觉龙马的失望。

Jenus稍微加重力道,立刻引来一连串求饶声。

“啊!痛!!放开我!手…求你!啊!”金发男子痛得哀哀大叫,差不多都要飚泪了。

“最后警告。要是再碰这小子,我绝对不会轻饶你们。”Jenus用力的甩开金发男子的手。

原本钳制桃城武的黑发男子,愤愤地瞪着Jenus。“这只是开始而已。”

Jenus自然也不是被吓大的,他轻蔑地冷哼,大声喝道:“滚——!!!”

直到确定那些混混都离开后,Jenus终于松了一口气。“接下来肯定没完没了了。”Jenus自言自语道。

桃城武站了起来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用感激的语气道谢。“谢谢你救了我们。”

“用不着,这只是我该做的而已。”Jenus嘴上这么说,眼睛却依然看着龙马。

“小子,我说认真的。不要漠视龙雅说过的话。”Jenus真的不知道,除了这个,他还能说些什么。

说完话,Jenus 潇洒转身离开。那种感觉与龙雅时常留给龙马的背影似曾相识。

不过奇怪的是,Jenus又怎么会这么巧刚好经过那里?

这问题一直藏在龙马心中却没有问出口。

———————————————————

餐厅里。宫崎雪一手托着下巴的盯着面前的食物,没有任何想要进食的食欲。这并不是因为食物不好吃,就只是因为她单纯的心情不好而已。心情永远都能影响一个人的食欲。

就在宫崎雪第五次叹气时,Ivan忍不住出声打断宫崎雪的思绪。

“雪,我被妳搞得都没食欲了。妳能不能不要一直叹气啊?”

宫崎雪撇撇嘴。“我叹我的气,你吃你的东西。这两者没什么关联吧?”很显然的事实并非如此。Ivan拿着刀叉,用无奈的表情回瞪宫崎雪。宫崎雪再次叹了口气。“唉……行了,我知道了。你吃吧!我不吃了。”语毕,宫崎雪就想站起身子,作状离开。

“等一下,小雪!妳去哪里啊?妳刚才不是说肚子很饿的吗?”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我没心情吃东西,你自己吃吧!”

“不过……”

宫崎雪朝Ivan挥了挥手。“我先回房休息了。待会儿见!”宫崎雪走了,这回清静多了。不过Ivan瞄了宫崎雪原封不动的食物,还有自己正准备吃的炸鱼片一眼后,也郁闷的放下刀叉。这种时候哪还有心情吃东西啊?

———————————————————

宫崎雪回到与Ivan一起合租的套房后,过不久,Ivan也回来了。

“你这么快就吃完了?”宫崎雪有些惊讶。

Ivan微笑回应。“拜妳所赐,我现在也没有食欲了。”

宫崎雪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拜托……就算我不吃,你也可以自己吃啊!”

Ivan重重的叹了口气。“得了吧!反正妳我都知道讨论的重点,并不是吃不吃晚餐的问题。”

听到Ivan的话,宫崎雪沉静了下来。

“对不起。”Ivan说。

“你没必要向我道歉。”

“对不起。”Ivan又说了一次。“我不应该阻止妳去救那小子。”

“Ivan, 我知道你之前经历过的事情带给你的伤害很大。不过你必须让过去的事情留在历史,不能让它影响你的未来。”

“对不起。”第三次的道歉。

“需要的不是道歉。幸好那个叫Jenus的人及时出现,要不然那小子的人生就毁了。”现在回想起来,宫崎雪还心有余悸。

“小雪。”Ivan慢慢走到宫崎雪面前。“说实话,妳是不是还忘不了越前龙雅那个家伙。”Ivan用的并不是问句,因为他心里很清楚知道,自己说的话都是不可抗辩的事实。

“我没有。”宫崎雪沉声否认,但是她闪烁的目光像是在逃避什么似的。“怎么好端端的又扯到越前龙雅的身上了?”

“如果没有的话,那为什么妳一看到那个人的弟弟有危险,就奋不顾身的想要搅和进去。”

“Ivan, 我们不能见死不救。”

“如果换成是其他人,其他陌生人呢?以前的妳绝对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

宫崎雪瞪大双眸,不敢相信原来Ivan在心里是这么评价自己的。“Ivan?!你疯了?”

“是,我是疯了。被妳搞得都快要发疯了。”

是的,Ivan觉得就算是疯了也是一种恩赐。至少不用在这里随意揣测,让自己陷入复杂的思绪里。

一阵难以忍受的沉默。

“对不起。”这是Ivan的第四次道歉。

宫崎雪说:“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

Ivan无声的点点头。

“别想太多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宫崎雪拿起自己放在沙发上的外套,直接走进自己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