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73 蓝宝石的承诺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3-05 2:41:46am

其他·同人


凌晨时分。寂夜。网球场,暴风全体成员聚集之地。

龙雅冷静的听着Jenus叙述刚才发生的事情经过,心情异常平静,像是早就料想到了一样。

好不容易Jenus简单的说完故事,龙雅难得开金口送了他三个字。“辛苦了。”

Jenus有些傻眼。“龙雅,你脑袋坏了?那人是你弟,你能给我的表情就只有这样?”

“不然你还希望我怎样?”龙雅反问。

Jenus倒是一时无话可说。

龙雅接着道:“反正有你在,他都没事了。不是吗?”

Jenus总感觉有些怪怪的,今天的龙雅太反常。Jenus不动声色的观察着龙雅的一举一动,然后将目光瞟向一直在跟他打眼色的Sally。

‘一定有问题。’这是Jenus所得出的结论。

“龙雅,你不会真的听Jerry的话吧?”Jeremy问。

龙雅轻搂Sally的肩膀。“当然不会。”要不然他也用不着特地让Jenus跟踪龙马并暗中保护他们。

“所以,你的计划是……?”Phoebe不懂龙雅接下来会怎样做。现在,为选拔出色球员而办的网球交流赛都快接近尾声了。剩下的人数也已经到了主办单位之前的预算,简而言之,一切都在掌控之内。比赛也快到一段落,而暴风球队可算是功成身退了。

主办单位对外宣称,只有最后进入大决赛的两个人能脱颖而出,而其他人就由经纪人和专业教练们自由筛选签约。但其实以目前阶段来看,所谓的大决赛是根本都不存在的。现在就是最后了。剩下的人还有15人, 其中有超过一半都是来自国中组的成员,这让主办单位喜出望外。今年国中组的实力明显的比海外远征高中组的实力还更高超。

龙雅沉思了一会儿后,道:“分道扬镳,做我们自己该做的事情。”

大伙儿闻言,都用一种奇特的眼神打量龙雅。

“你说认真的?”Jenus问。

“对。”龙雅的脸上挂着惯有的微笑。“我还有一些麻烦事要处理,恐怕还有得烦上一阵子。”

“我们可以帮你。”Wolf义不容辞。

龙雅轻声挽拒。“我想我能解决的。”

“Jeremy和小公主是时候开始投入训练,下一季的比赛马上要开始了。”Phoebe倒觉得龙雅的决定是正确的。

“Phoebe你之前不是说想要做网球教练吗?是时候去找间俱乐部或网球学校安定下来了。”龙雅笑着提议。

Phoebe点头示意。“你说得没错!不过……”

‘安定’这字眼确实不像是龙雅一贯的作风。

“不过什么?”龙雅问。

“会不会太早了?”Jeremy笑看着龙雅。“你小子受了什么刺激?怎么会忽然想要安定下来。”

龙雅答。“只是突然间开窍了。”

“别说得好像是七老八十的感觉。小子,你还很年轻,以后的路还长着!”在Storm里最年长的人非Wolf莫属。Wolf接着说:“我才是最有资格说想要安定下来的人。”

Wolf的话惹来众人哄堂大笑。

过了一会儿,龙雅忽然说道:“Jerry说的话也不无道理。我似乎太保护小不点,这也许正是阻碍他变强的原因。”

“所以你打算让他自己学习独立。”Sally笑言道:“看来我们的龙雅也长大了呢!”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方向。这一次,我的目标确实是高了一点。”龙雅忽然看着Jeremy。

“你小子又想干嘛?”Jeremy纳闷的盯着龙雅。“你的梦想跟我有关?”

龙雅笑而不答。“你迟早会知道的。”

Jenus思考了一会儿,有些错愕的开口。“龙雅,你该不会是想要…不可能啊……你应该不会这样做才对……”职业选手。如果跟Jeremy有关系的话,这应该就是以后龙雅的目标了。这是Jenus做梦都不曾想过龙雅会走的这条路。

“凡事都有可能。”龙雅语带保留。

“我的天啊……职业选手。龙雅,你难道是真的想要进这行?”Jeremy后知后觉的问。“越前龙雅,你真的很不正常啊!”职业网坛虽然也是打网球的,不过这跟街头网球和在俱乐部找人单挑轧球的性质完全不相同。职业选手这一行更讲究的是纪律和自我管理。这些繁杂的条条框框限制和一大堆必须遵守的条律等等……Jeremy可不认为龙雅他会有耐心去一一遵守,然后乖乖听话的按照职业圈子之路的玩法来过活。

“我从来都没说过我正常。”龙雅微笑。“人的想法总是会改变的。”

“Jenus, 那你有什么打算?”Sally忽然关心询问。

“Wolf不用问也知道他会回韩国。你们都各有打算,至于我嘛……还是继续流浪好了。”Jenus拥有的是像龙雅先前一样的随性洒脱。

“等他流浪到累了倦了,就会像我一样想安定。”龙雅对这点倒是深信不疑。

Sally默不作声的看着龙雅。

这一次,她知道龙雅是认真的。

‘职业网球选手吗…?’龙雅这个人还真是充满了惊喜。

———————————————————

选拔赛的竞争一天比一天激烈。可就在龙马和众人都在期待着即将来临的最后比试时,他们都得到一个振奋人心的震撼消息。那就是:只要是现阶段还保留下来的人们,都无条件获得全免进入职业网球训练学校就读。换句话说:他们全部人都通关成功,顺利晋级。接下来的比赛都被一一取消了。但龙马他们的疑惑多过兴奋,因为这一切都太突然了。就像是不真实的一样。当龙马连同其他人蜂拥而至去询问主办单位的负责人时,得到的答案都是一致的。

“恭喜你们顺利通过选拔,脱颖而出成为今年的入选者。请耐心等待入学通知书,官方负责人将尽快和你们联系。谢谢。”

那一天,是他们全部人准备回国的前夕。龙马在大伙儿起哄之下,决定与他们一起到街头网球场去逛逛。说是为了能让大家放松连日来紧绷的心情。尽管如此,龙马他们都还是对现在发生的一切事情感到不可思议。或许他们不曾接触过真正的职业选拔赛,不过都还没有到最后,怎么就这样结束了。感觉有点儿戏。在龙马他们纳闷之际,一个意外出现的人物带给他们更详细的解释。

夜间的街头网球场,永远都比白天的还更要吸引人。这里永远都是不夜城。越夜越精彩,越夜越迷人。“哇!这里的气氛跟日本那里的还差真大。”桃城武好奇的观望四周。震耳欲聋的饶舌流行乐曲悠荡在耳际,球场上的四周围都被打扮时髦入时的年轻人所占据。龙马以前也曾经在美国呆过,也有去过街头网球场。面对这样的景色,对他而言并不感到陌生。不过对部分鲜少来国外的其他同伴,他们都对这些事物感到新奇。龙马与同伴们慢慢的融入人群里,在观众席上找了位子坐下。

“明天就要回日本了,今天真要好好享受一下才行!”桃城武向来都是享乐主义者。

龙马不得不承认,现场的气氛真的很热闹,确实能暂时抛下恼人的烦恼。

“不过话说回来,就这样草草结束了选拔赛,感觉还真不是普通的奇怪。”不二实在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手冢瞟了一眼不二,淡然道:“不管怎样,我们大家都能顺利晋级是最好不过的安排了。只是有些可惜青学的成员们无法一起留到最后一个环节。”这次的选拔赛,脱颖而出的青学成员只剩下手冢、不二、桃城武还有龙马四个人。这一点确实有些遗憾。

同样来自日本国中的白石藏之介忍不住叨念道:“你们也太多愁善感了吧!反正都结束了,明天也要回日本,现在就暂时请你们把那些烦恼都丢掉。”

立海大的幸村也是成功晋级的其中一个入选者。他笑容满面的看着大家。“这些日子,最让我开心的是能结识你们这班好搭档。无论如何,我们现在是来玩的。其他的事情,就暂且搁着吧!”

一向惜字如金的龙马赞同的点点头。“开心的玩一夜吧!”

大伙儿闻言都把视线定格在龙马身上。这些天,大家都无法忽视另一个和龙马长相神似的人物存在,他的出现永远都与龙马息息相关。来无影,去无踪。潇洒神秘又让人捉摸不定,总之是个很难让人忘记的人。不过自从龙雅开始把龙马当透明的时候开始,大家都很有默契的不在龙马面前特意提起‘越前龙雅’这个名字。

“说得没错!开开心心的玩一夜!”桃城武兴奋得趴在龙马的身上大叫。

众人无不露出笑颜,现在是最好放松身心的时刻了。

球场上不间断的持续进行着网球比赛,观众们的情绪高涨,被球赛的气氛所牵动。龙马他们都没有打算下场,只是快乐的当个旁观者,看着精彩又刺激的球赛。只是不知道过了多久后,桃城武忽然愣愣的唤了一声‘Sally Johnson’,大家的目光立刻转移方向。

Sally独自靠坐在围栏上,用似笑非笑的表情打量着众人。

“嗨。”没想到竟然是Sally先跟他们打招呼。

“Sally姐。”龙马有些惊讶,不过随后便开始四处张望,像是在找寻某个人。

Sally微笑,对着龙马说:“不用看了,你哥他不在。”

龙马努努嘴。“我又不是在找他。”

Sally浅笑,但不戳破龙马那自欺欺人的谎言。

“恭喜你们全部人都成功入选了。今天是来放松的吗?”

众人面面相觑,似乎对Sally和善的态度感到有些不自在。像Sally这种平时在电视上才有机会看到的人物,就算是见了面,还真的很难让人肆无忌惮的与她闲话家常。不过Sally的特殊身份,并没有对龙马造成多大影响,毕竟他们之前就因为龙雅的关系而熟识了。

“Sally,你怎么这么巧会出现在这里啊?”桃城武说话有些结结巴巴的。感觉上天真是待他不薄,因为Sally一直以来都是桃城武心目中的女神。

“街头网球场和我有特别的心灵联系,只有在这里我才能完全放松心情啊!”Sally一向来都是出名的冰山公主,不过今夜的她似乎特别多话,而且笑容可掬。也许这是因为Sally知道,面前的这班人都算是龙雅认识的人,所以并不是外人。

“就只有你一个人来吗?”龙马问。

Sally并没有正面回答,反问道:“这是你所希望的吗?”

“我不知道。”龙马诚实回答。

“听说你们大家都对这次选拔赛有很多意见?”Sally转换话题。

听到Sally主动提起这话题,桃城武毫不畏惧的直言。“对!说到这个,Sally妳知道选拔赛的制度到底是什么吗?为什么会忽然间取消了接下来的比赛,就说我们全部人都顺利通过考验了呢?这样的安排也太奇怪了。”

Sally瞄了众人一眼。“你们都很纳闷吧!”

“妳应该知道内情的,能告诉我们吗?”白石藏之介忍不住追问。

Sally倒是不介意,反正他们都有权利知道。“Phoebe老早就说过了。打从你们一踏进那俱乐部开始,就是一连串未知的考验。在你们看不见的地方,也布满你们意想不到的人在暗中监视、评估你们。”真是耐人寻味的回答。

“你说真的?!”大伙儿对这个答案都感到惊讶。他们一直以为Phoebe只是在恐吓他们,避免他们乱来罢了。

“所以我们和高中部的人私下结怨较劲动手的事情,内部的人都知道?”不二忽然意识到这是非常惊人的事实。

Sally继续说:“这圈子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单纯,但也没有那么复杂。既然有能力呆到这个阶段,这说明你们的实力已经被肯定了。”

大伙儿怔怔的看着Sally,也不知道要如何回话。

Sally微微一笑。“不管怎样,都结束了。你们既然是被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前途肯定一片光明。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和你们一起切磋球艺。”

龙马犹豫了一会儿,吞吞吐吐的说道:“那…龙雅他……”

Sally挑眉,早略知一二龙马的困惑。“龙马,相信龙雅。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最在乎你的。”

龙马拼命摇头。“可是我没办法认同他的所作所为。当那些人耍肮脏卑鄙的手段时,他竟然没有阻止!这说明什么?这代表他根本不关心我们的死活,也不曾放在心上。甚至我一度认为他跟那些混混根本没有两样!”

“那对龙雅是不公平的指控。龙马,你冷静的想想,当你们处在危险境地的时候,又是谁替你们解围的呢?”

“他没有出现。”

“就算他没有出现在你们眼前,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关心。”

“Sally姐,我知道你在乎他,所以一直帮他说好话。不过,那个人根本不值得。”龙马冷漠的神情,让Sally看得心寒。

此刻的Sally心里所担心的,是龙雅听到这些话时的感受。“龙马,你哥没你想象的那么糟糕。”Sally的心有些苦涩。

“但也一定没有好到哪去。”龙马斩钉截铁的口气,让他随行的同伴们都听得瞠目结舌。

Sally无奈至极的叹了口气。“算了,我们不聊这话题。龙马,这送给你。”Sally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拿出一盒精致的小礼物。

龙马问:“干嘛送我礼物?”

“就当作是庆贺你成功入选的小礼物吧!”

“那个人也有份吗?”这一点,龙马很是怀疑。

就当龙马考虑着要不要把礼物直接丢掉时,Sally很适时地出声阻止。

“礼物是我选的。”换句话说,Sally才是送礼的主角。要是礼物丢了,最对不住的人还是Sally。

“谢谢。”龙马简单的道谢,脸上尽是说不清的别扭。

“那我当你收下了。”Sally总算恢复原有的笑容。“那……祝你们一路顺风,有缘再见!”

说完话,Sally便打算离开。

龙马慌忙喊住她。“Sally姐,妳要走了?”

“嗯!好好保重。”Sally朝龙马他们挥了挥手,然后就在众人的目送下慢慢走远,消失在人群中。

———————————————————

街头网球场附近。长长的阶梯上坐了两个人影。

“抱歉,我想我搞砸了。”Sally苦闷的表情让龙雅有些心疼。

“没关系,你已经尽力了。”龙雅从后方抱着Sally,望着星空的眼神有些忧郁。其实刚才Sally和龙马他们的对话,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因为他当时就站在龙马他们都没有察觉的后方。不过,就算没有亲耳听到没有亲眼看到,龙雅也早就料想到这样的结果了。

“龙马的脾气跟你一样倔强。”

“我可比他善解人意多了。”龙雅的语气里有些自豪。

“那敢请问善解人意的越前龙雅,你就打算这样继续让龙马误会下去?”

“这也没什么关系,反正我原本早已声名狼藉。这样的作风才适合恶名昭彰的我嘛~”

听到龙雅理直气壮的回答,Sally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

“你笑什么?”龙雅问。

Sally不语,整个人向后躺去,赖在龙雅的怀里。这样子抬头看夜空,真的觉得那些闪闪发亮的小星星好美。“有好多星星……”Sally说,幽幽的瞳孔照映着闪亮的星光。 “这样仰望星空,真的好美噢~”

龙雅闻言也抬头仰望星空。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是观看夜景的最佳时机。

“龙雅。”

“嗯?”龙雅低头看着Sally那被昏黄色街灯照亮的脸庞。

“你猜,几年后的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啊?”

“应该和现在差不会太远吧!”

“那……你成了职业选手之后,会不会就不要我这个女朋友了?”

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龙雅道:“嗯……确实有这个可能。”

“嗯。”第一声调。Sally 想想也是。

龙雅一向来异性缘极佳,进了职网,那圈子里多的是社交名媛投怀送抱。

龙雅忽然问道:“很担心我会变心吗?”

“嗯。”第三声调。

“我有办法解决这种困境。”

“嗯?”第二声调。

“戴上它。”龙雅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枚设计简单却很精致的海蓝宝石戒指。

Sally愣愣的看着戒指。“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承诺,一份信任。”龙雅牵起Sally的左手,用认真的口吻说:“左手象征的是上帝赐给我们的运气。现在,我帮妳戴上这戒指。”

Sally紧张的看着龙雅,龙雅给了Sally一个抚慰人心的微笑后,龙雅小心翼翼的将戒指套上Sally左手的中指上。

龙雅说:“这样隐喻着妳已经在恋爱中,既然名花有主,有心人见到这戒子也会知难而退的。”

Sally微微皱眉,看起来有些苦恼。

龙雅叹了口气,道:“果然那服务员说得很对。”

“服务员跟你说什么了?”

“她说,喜欢海蓝宝石的女孩个性都是比较内向冷淡。”龙雅心情郁闷极了。这可是他第一次送女孩子戒指,怎么Sally连开心的表情都没有。

“我不是不开心,只是有点吓到…抱歉……”见到龙雅失落的表情,Sally赶紧解释。

“就这样啊?”龙雅佯装生气,有些不满意Sally的表现。

Sally定睛看了手上的戒指一眼后,便转身面向龙雅,双手环绕着龙雅的颈项。与龙雅面对面后,Sally这才发现原来龙雅也给自己买了一枚设计一模一样的男装戒指,圈在他每天戴在颈项的项链上。

“你也有一枚啊?”Sally的语气里有些吃惊。

“戒指当然是要一对的啊!”龙雅煞有其事的说道。“不过,我的戒指倒是缺了一个人为我戴上。”

言下之意,看来龙雅是想要Sally为自己戴上。

Sally闻言笑了。“把项链脱下来吧!”

龙雅难得乖巧的依话照办。顺着Sally的指示脱下项链后,拿出了戒指,龙雅手法利落的又将一向来不离身的项链戴回颈项。Sally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龙雅的戒指后,便摊开自己的右手手掌。

“还不快把手伸出来!”Sally用些许命令的语气道。

龙雅得意一笑,立刻伸出自己的左手。“记得噢,是左手中指。”

Sally好笑的瞟了龙雅一眼。“行了,我知道。”Sally动作轻柔的慢慢将戒指套进龙雅左手中指。心底却有种古怪的情绪在蔓延。说起来也挺复杂的,不知道是该开心,兴奋还是压力。

说到压力,这还不是普通的小。感觉上这戒指不仅仅是一份信任,一个承诺,因为它还代表着责任。“相信我,不要有压力。”龙雅再度看穿Sally的心思。“之后妳要忙着训练参加比赛,我也要继续回到我的跑道上。可能……我们必须分开一段时间。但是我要妳记住,无论何时何地,只要看到戒指就想起我。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一直陪着妳,陪在妳的身边。”

Sally点点头。“我会等你的。”她一定会等着龙雅。

龙雅双手轻捧Sally的脸颊,缓缓说道:“总有一天,我会名正言顺,与妳一起站在职业选手的舞台上。”

对于这点,Sally从来都不曾怀疑过。龙雅一定能办得到的。

昏黄的街灯下,两道影子紧紧相拥在一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