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三章 - 孝尚走了

情未央≪前世今生≫  - 发布于2019-10-21 2:23:48am

都市·爱情


“音音,起床吃午餐啦。”

潇潇左手刷牙右手摇晃着裹在被窝里的容音。

“嗯...好...”

容音迷迷糊糊地说。

容音缓缓将被子移开,然后坐了起来。

背对着容音的潇潇发现容音起床了,转头看了一眼说:“午安...音音。啊!叫你卸妆了再睡偏不听,你看看你自己的脸花成什么样了!”

“啊?镜子拿来我看看。”

容音怀疑地问。

“拿去。怎么了?昨晚哭着睡着的啊?”

潇潇问。

“哇...我的脸...就算有乱七八糟的妆,还是很漂亮。”

容音故意躲避话题。

“这瓶卸妆水拿去,湿润皮肤的,快去。”

潇潇明白容音的心思,只递了一瓶卸妆水,没再问起任何昨天的事。

“谢了。”

容音拿了卸妆水后径直走到浴室。

容音洗漱后,就去和潇潇吃了一顿午饭。

午饭后,她们一起去找刘怡和小娜。

她们四人一起买衣服,一起喝奶茶,一起看电影。

突然,刘怡的一句话顿时扫了容音的兴。

“音音,不去见他吗?这都5点了。”

刘怡对容音说。

“我又没答应他,一直都是他自顾自地说,我干嘛要去。”

容音事不关己地说。

“去吧...可能他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

小娜说。

“对啊,没准昨天的一切都是他精心策划的呢?你看看,一切都这么恰巧,你被孝杰学长拐走时,他也没多着急,可能是在试探你呢?所以啊...”

潇潇一本正经地劝着容音。

潇潇还没说完,容音便从刘怡那儿抽走自己的外套,匆忙地跑到路旁。

碰巧路旁有辆计程车,容音马上就上了计程车。

刘怡,潇潇和小娜都追了过来,以为容音要逃避问题,边喊边拍打车窗。

容音将车窗降了下来,说:“我要去找他了,你们先回去吧!”

听了这句话,她们仨犹如放下心中的大石。

从这个购物商城到学校的车程原本就需要半小时,又恰巧现在是道路的繁忙时间,结果容音花了一小时才抵达学校。

容音拿着外套飞快地向公园跑去。

接近公园时,她已隐约看见河边有一个男生的背影,也很确定那就是孝尚。

只不过...孝尚似乎提着行李箱...

容音边走边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那个行李箱。

不一会儿,孝尚就发现了容音。

“你来啦,等你可久了。”

孝尚一脸愉悦地说。

“嗯...这是你室友的行李箱吗?他们谁要走了吗?”

容音斜视着行李箱。

“不是,这是我的。先别说这个,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

孝尚转移了话题。

“什...什么事...”

容音疑惑地看着越发陌生的孝尚。

“我之前不是有告诉过你嘛,我会在国内读烹饪系是因为我爸要我继承国外的产业,所以我就逃回国内学习。”

“那...你爸现在...同意了吗?”

容音咽了口水。

“对!我爸的朋友是那所答佛大学烹饪系的大厨!现在他正在招揽门生,我爸为了和那位朋友合作,便要我去给他当徒弟,便可以借机打好关系。这也是一举两得,能让我有更好的学习机会,也能帮助我爸的生意。”

孝尚越说越兴奋。

“这...不会又是你...拿来试探我的吧...哈哈哈哈...”

容音的笑容越发僵硬。

“试探?什...什么试探?我从来都不试探人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孝尚的神情没有一丝玩闹。

“那...你的好消息就是...你要去国外深造?”

容音的话带有一丝哽咽。

孝尚似乎是高兴过头,毫无察觉容音的情绪。

他从西装外套的内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礼品盒,然后在容音面前单膝下跪。

紧接着,他举起礼品盒并打开,里头装的是个手镯。

“音音,我知道,喜欢你的人很多。虽然我不是其中最帅气,最富有,还是最有能力的。但我认为,我对你的陪伴,你是看得见的。时间不多了,我希望我不在的时候,你能一直戴着它。”

说完,孝尚便站了起来,直接把礼品盒塞到容音手里。

“孝尚学长,我...”

容音接受不了孝尚在离开的前一秒才表达自己的心意。

“我也知道你的心意,不要拒绝我。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能戴着它来接我。”

孝尚抓着容音的肩膀自顾自地说,完全不顾及她的感受。

“这手镯我不能要。”

容音依然拒绝。

“这手镯并不会很贵,我觉得更贵的是你愿意等我。请你等我,只要三年,我就能回来了。”

孝尚依旧自说自话。

“三年...吗?”

容音眼眶泛红,泪水已填满了眼眶。

“是不是三年也不确定,若是我的学习能力不好,可能还要三年。”

“孝尚学长...你一去就是三年,也可能要六年...你要我怎么等...”

容音止不住眼泪,哭了出来。

“傻瓜,我相信你可以的。快赶不上飞机了,我先走了,保重好身体,等我回来。”

孝尚摸了摸容音的头。说完,提了行李转身就走。

“你要我一个女孩...怎么等三年...呜...能不能别走...孝尚学长!”

容音撕心裂肺地喊,可是孝尚就是没回头。

孝尚虽然没回头,但他的眼泪似乎想帮容音劝他别走,轻轻地划过他俊秀的脸庞。

但是容音看不见这一幕...

容音看孝尚越走越远,怎么叫也叫不回来,便跌坐在地,哭得不停。

一会儿后,她止着眼泪,打开了礼品盒。

她看着手中的手镯,毫不犹豫地就将它丢入河内。

手镯掉入水中的声音就像心碎的声音一样清脆。

她心想:许容音,你经历了这次的教训,就别再为其他男人落泪了,爱你的男人是不会忍心离开你的。

她越阻止自己想他,脑海中就浮现越多和他在一起的画面。

画面越多,眼泪就越止不住了。

突然,天下起了倾盆大雨,老天似乎是在替容音哭泣。

就算下雨了,容音依旧不起身,继续坐在草地上痛哭。

不一会儿,一位提着伞的男人走近容音。

“许容音。”

一个有些像孝尚的声音叫了容音一声。

容音听见后,马上抬了头。

当时的天已经接近夜晚了,她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后,马上就扑了过去。

“孝尚学长...是你吗...你不走了...是吗?”

容音兴奋地说。

“我是你学长,但不是...”

那男人话还没说完,嘴就被容音的嘴堵住了。

男人手中的伞掉了下来。

容音死死掐着那男人,完全没给那男人逃脱的机会。

突然,容音晕倒了,幸亏那男人及时察觉,将容音抱着。

那男人没多想,直接就把容音背回家。

“许容音你个傻子!知道这是我初吻吗?!别以为你晕倒了就可以就此带过,等你醒了再找你算账!”

男人愤怒地说,他好像并不是追求容音的人,为什么会来找容音呢?

“哎哟哟,校草走了,现在就攀上了国外回来的小哥哥呀。”

一位女生正在八卦。

“就是有些人那么不知廉耻,所有小哥哥都被她污染了,还留不留条活路给别人啊?”

另一位女生说。

“好了好了,别说了。天色不早了,我们快回宿舍吧,别在这儿看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