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合集 - 5 避风港(完)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2-18 4:55:21pm

其他·同人


《 避风港·新年特别番外》

家。

就像是所有人的避风港。

当你失意时,会想要家人的鼓励。

当你寂寞时,会想要家人的陪伴。

当你彷徨无主时,家人是你永远的支柱。

每个人都想要有个家,也都有权利拥有它。

但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真正拥有家。

咳咳……

当然,我指的是……温暖的家。

孤零零的独住,没有家人的屋子,能算作是家吗?

有些人盼了一辈子,却一生只能孤军奋战。

但也有些人,总是无法明白家的真谛。

明明拥有了一切,却选择视而不见。

人往往都是喜欢舍近求远的。

可老是忘了生命的短暂。

家人没有办法陪你一生,路终究还是要自己走。

至于与家人的相处之道,是门深奥难懂的学问。

人生路精彩与否,取决于你的选择。

不要让避风港这本是幸福的地方,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

—————————————————

每逢过年过节,家家户户都热热闹闹的大肆庆祝。

但是对于龙雅来说,节日就只是一个日子罢了。

没什么特别的,也没有什么需要庆祝,更没有什么值得让人感到开心。

节日,就是那么普普通通的一个日子。

所以,小时候的龙雅不怎么喜欢过节。

更正确一点来说,龙雅觉得过节这种民俗活动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

比起过节,龙雅更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像此刻一样。

坐在高高的橘子树上,悠哉的吃着橘子,望着天与海连成一线的美丽风景。

过不了多久,龙雅一定会累得在树上打盹。

然后天色渐暗时,总会有个稚嫩的孩童不厌其烦的嚷着要龙雅回家吃团圆饭。

“龙雅!越前龙雅!!你快点醒一醒!”

戴着鸭嘴帽的龙马小跑步的跑到大树下。

受身高问题影响,龙马只能抬头仰望,却永远都只能瞧见龙雅那挂在树干上摇摇晃晃的双脚。

“龙雅!!!”这一次龙马喊得更大声了。

看起来效果并不怎么好。

在树下的龙马甚至还能听到龙雅的打呼声。

“越前龙雅,吃饭了!”龙马喊到嗓子都快哑了,可惜那龙雅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喊累了,龙马望了一眼那红得过火的夕阳,心中无奈叹息。

休息了几十秒钟后,龙马继续奋力的把龙雅叫醒。

“龙雅!快给我起来!回家吃饭了!!”

“越前龙雅,你再不起来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喂!起床了!!!”

“……”

十多分钟后,龙马已经懒得再浪费唇舌力气。就在龙马已经绝望,干脆想自己先直接回家算了的时候,那呆在树上睡觉的人影好像有了一些动静。

龙马心中大喜,立刻喊道:“喂!!龙雅,回家吃饭了!”

龙雅打了一个呵欠,睡眼朦胧的张开眼。

这是谁在说话啊?龙雅喃喃自语。

刚起床的脑袋总是不太好使。

“越前龙雅!快点醒来,是时候回家了!”

是龙马的声音。

龙雅用手揉了揉眼睛,这次总算听清楚是谁在说话了。

龙雅伸了个懒腰,半梦半醒的慢慢坐起身子,头脑还处在放空状态。

“龙雅,回家吃饭了!”龙马中气十足的声音在后山显得特别宏亮。

说真的,龙马并不是很喜欢龙雅这家伙。因为他觉得龙雅任性又自我,从来都不顾别人的感受。

自从龙雅加入自己的家庭,成为自己的哥哥后,龙马时常都被龙雅恶整。龙雅俨然就成了小恶魔,而龙马便是名副其实的受害者。龙雅的作风太随性自我,对于这点龙马也挺头痛的。就像此时一样,龙马只能不停的喊着龙雅回家吃饭。

若平时,不合群的龙雅喜欢呆到晚饭时间后才回去吃已经冷掉的饭菜,伦子和南次郎总会叨念几句。可惜今天可不一样。新年的前夕,南次郎这个一家之主总爱召集家人们一起吃一顿团圆饭,这条家规是不容许被破坏的。如果龙雅没回去的话,龙马就只能遭殃陪着饿肚子了。因为父母亲越前南次郎和竹内伦子一定会以家人还没有全数到齐为由,拒绝开饭。

有一年的过年,龙马喊到喉咙都干了,已经睡到不省人事的龙雅叫都叫不醒。耐心被磨光的龙马在一分钟后独自走回家。那一次的教训是,龙马一进家门口,就又被父母亲给赶了出来。

“不是让你叫龙雅吃饭的吗?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快把你哥哥给我找回来!”伦子的眼神里有些责备的意味。

“人都没到齐,就不准开饭!”越前南次郎赤着脚坐在屋前的走廊,继续吞云吐雾的看他的最爱。表面上是在看报纸,其实里头内有乾坤,因为黄色书刊就夹在报纸里面。

有了往年的经验,这一次龙马绝不会再走冤枉路。

要是少了龙雅,龙马也不可能回家,他才不想回到家又被赶出来。这样来来回回跑了几趟,真的是超级累人的。所以,今天龙马势必要速战速决,直接把龙雅给带回家去。

“越前龙雅,回家了!快开饭了,不要让爸妈他们等太久!”龙马这么喊着,听起来多么善解人意有孝心,但其实是因为他自己饿了。

龙雅迷迷糊糊的握着树干,低头看着龙马矮小的身影。

还没有完全清醒时,果然不适合爬树。

才刚刚站起来不到半秒的时间,龙雅马上就踩空了。

“啊啊啊啊——!”

“哥!!!”

这是龙马不到最后关头,就不会叫出口的称呼。

危急时刻,龙雅反射性的随手乱挥,想要抓住可以支撑自己的树枝。

可惜啊,还是慢了半拍。

碰——

“哎哟…我的手……”

痛!痛!痛!!!

龙雅倒在草地上,一脸痛苦的按着自己的右手臂。

“你有没有怎样?”龙马紧张兮兮的走向龙雅。当他看见龙雅痛苦的神情时,不禁开始担忧起来。“摔伤哪了?没事吧?”

“有事…”龙雅这次真的没办法再逞英雄,因为刚才从树上跌下来时,右手臂真的受伤了。现在龙雅只感觉右手臂传来阵阵难耐的疼痛,不过不想吓到龙马,他只能咬牙硬是将痛楚隐忍下来。

“伤到右手了?别按着,让我看看。”矮小的龙马俨然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临危不乱的想充当救伤员。

龙雅实在是哭笑不得。“你是医生啊?没关系,我休息一下,忍一忍就没事了。”

“可是你看起来好像很痛。”

“应该一会儿就会好的…”龙雅慢慢喘息着,调整自己被疼痛打乱的气息。“我们回家吧!”

龙雅一手按着右臂,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

龙马见状立刻上前搀扶龙雅,但身形矮小的龙马无力支撑龙雅的重量,也只能勉强轻轻的护在龙雅身边罢了。他不放心的又开口道:“等下回去让爸妈给你看看伤得严重没…”

闻言龙雅急忙劝阻。“不行!绝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从树上跌下来的事情!”

橘子可是龙雅的命根子,爬橘子树更是龙雅喜欢的休闲活动之一。要是今天从树上跌下来受伤的事情让家中的长辈们知道,恐怕龙雅以后都会被禁止来后山爬树了吧!况且,自己受伤的事让长辈们知道,他们一定担心死了,这也不是龙雅乐意见到的。

“可是你好像伤得很重。还是让他们看看,给你上药比较好。”龙马个子虽小,但是倔强的傲气可不输龙雅。

“小不点,要是你出卖我的话,我以后都不陪你打球了!”龙雅严肃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凶悍。

“那你的手怎么办?”龙马问。

“现在虽然有点痛,等下回到家就会好的啦!”龙雅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心里也没底了。

幽怨的叹了口气,龙马闷闷不乐的皱着眉头。

“不准告诉他们噢!”龙雅不放心的提醒。“小不点,帮我保守秘密。”

龙马没有表态什么,只是轻声道:“我们回家吧!”

夕阳的余晖照在归家的两兄弟身上,拉长了地面上互相扶持的影子。

才刚抵达家门口,龙雅轻轻推开龙马的手,佯装若无其事的与龙马一同进屋。听到声响跑出来的伦子和南次郎一见到孩子们回来,笑得合不拢嘴。

“龙雅,你这小子跑到哪里去了?”伦子关心的询问。

龙雅跟龙马打了几个眼色,龙马努努嘴会意的紧闭双唇。

“一定又跑去爬树了吧!”不等龙雅说话,南次郎代为回答。不过看到龙雅有些污迹的衣服,南次郎可不大满意。“瞧,弄得全身脏兮兮的。快去换件干净的衣服,我们准备开饭咯!”

“是,爸爸!”龙雅难得露出孩童应有的天真笑颜,笑嘻嘻的用没事的左手拉着龙马的手就往房间跑去。“小不点,走!陪我去楼上换衣服!”

龙马还来不及反应,只能无奈的跟在龙雅的身后。

龙雅就这是这样子,从来都不给人说‘不’的权利。就算有人拒绝了他的请求,只怕龙雅也只是充耳不闻,当作听不到。

团圆饭,向来都是圆满的意义。

一家人整整齐齐,开开心心的吃一餐,用不着大鱼大肉的也会感到高兴满足。

越前一家子就是典型的例子。

龙马果真遵守了和龙雅的诺言,没有在饭桌上提起龙雅从树上跌下来的事情。吃饭的时候,龙雅有说有笑的,看起来右手臂的伤应该也没有那么严重才对。见龙雅嘻嘻哈哈的,也没有再按着右臂皱眉喊痛,龙马也就放心,不再多问了。

夜深了。

当越前家的兄弟俩一起走回共同拥有的睡房时,龙马这才发现原来龙雅的手伤根本就没好,反而因为没有及时的妥当处理,变得更加严重了。

“你的手?!”龙马稚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惶恐。

“嘘…!”龙雅作势让龙马噤声。“小声点,别让爸妈他们听见。”

龙雅小心翼翼的卷起自己的衣袖子,忍痛地检视着自己右手臂伤。

“怎么会变成这样!”龙马终究还只是个孩子,当他看见龙雅红肿的右臂时,便感到有些害怕担心。“是不是很痛…”龙马感觉自己的声音都变得沙哑颤抖了。

龙雅原本还在懊恼着该如何处理自己的伤势,但一看到龙马那小不点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紧张得决定先哄哄龙马再说。“小不点,你别哭!不要担心,我没事呢… 只是有点痛罢了…”

“真的吗?”龙马天真的歪头问。

“嗯!”龙雅用力的点点头,笑容却依旧参杂着说不出的痛苦。

龙马看了龙雅一眼,又瞟了龙雅那红肿的右臂,最后在龙雅还来不及闪躲之时,便伸出了魔爪。怎料才不过是轻轻的一按,就听见了龙雅痛苦的呻吟声。

“小不点,别碰!会痛啊!”龙雅痛得整张脸都揪起来了。

龙马见状二话不说的就准备往门的方向跑去。

龙雅暗想不妙,立刻阻止龙马。

“小不点,快给我站住!你刚才答应我不说的!”

“刚才是刚才。现在你的手都快肿成‘猪手’了,一定要让爸妈来看看才行!”

“小不点!不可以让他们知道!小不点!!!”

选择性无视龙雅的叫唤声,一向坚持己见的龙马终究还是把此事完完整整地告知了越前家的家长。上了药之后,龙雅的右臂总算渐渐消肿了。但是伤势好转的他,还是免不了被家长们训了一顿。看到龙雅在自己面前被训斥,小小的龙马依偎在伦子的怀里,面无表情的盯着龙雅看。然后待父母亲的回房后,整个房间一下子静了下来。

龙马不知怎么的感到有些心虚,竟不敢开口跟龙雅说话。

倒是龙雅这个做哥哥的,在关上灯,躺在床上后,才低声细语道:“谢谢。”

龙马愣了一愣,还以为自己幻听了。就这样那一夜,龙马辗转难眠。直到最后困倦时,才迷迷糊糊的在寂静的房间里沉睡入梦乡。

————————————————

过了好多年后,越前家的两兄弟也长大了。

唯一不变的,是每一年都会庆祝的新年,还有那一顿非吃不可的团圆饭。

“龙马,快去把你哥找回来!快开饭了!”当伦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时,龙马不敢怠慢的立刻开始寻人行动。

“是,我这就去把他带回来。”龙马边说边走向大门。

竹内伦子望着龙马的背影,便又放心的继续去准备食材。

越前南次郎坐在屋前的矮凳上,嘴里叼着香烟吞云吐雾。

一看见龙马走出来,便说道:“那小子八成是在后山。”

“嗯,我知道。”龙马点点头。“出门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虽然短暂,却是无限美好的景色。

龙马快步的走向后山,最后嫌速度慢,索性跑了起来。就这样一路跑到后山,龙马毫不意外的在最靠海的橘子树上找到龙雅的踪迹。后山的一大片橘子林,就属这颗树是龙雅专属的秘密基地。据龙雅说,这里可是风水最好的位置。因为在这里能见到最壮观的天色海景,呆在这里总是让人感到特别轻松自在。

“龙雅,回家吃饭了!”龙马喊着自己每年的固定台词。

没反应。

“越前龙雅!!!”这一回,龙马喊得更大声了。

依旧没反应。

综合这些年与龙雅相处的经历,龙马决定改变策略。

“家里刚刚来了一个漂亮姐姐,听说她是老爸以前学妹的孩子…”这话还没有说话,龙马就听到了龙雅急切地询问声。

原本还在呼呼大睡的龙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醒,现在的龙雅从树上往下看,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闪着异样的光芒。“小不点,那美女几岁?现在还在家里吗?”

“你自己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龙马撇撇嘴,满不在乎的看着龙雅。

龙雅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有些怀疑的问:“这次是不是骗我的啊?根本就没有什么美女,对不对?这只是你骗我回去的伎俩。”说真的,要龙雅不怀疑还真难。毕竟龙雅已经连续几年都被龙马这招骗惨了。

“不理你了,我还要回去招呼人家呢!”龙马说着,便转身离去。

“喂!小不点,等等我啊!”

思付了一会儿,龙雅还是决定立刻回家探个究竟比较好。

龙马慢条斯理的走着,现在要回家,反而不那么焦急了。对于龙雅的个性,龙马除了无奈,便再无其它的了。看见龙雅跟上自己的步伐,龙马便继续保持沉默是金的好习惯,对于龙雅种种的问题都假装听而不闻。

“那美女长什么样啊?身高多少?”龙雅很热情。

“……”龙马很冷漠。

“她怎么忽然会来我们家啊?”

“……”

“小不点,她有男朋友了没?”

“你有完没完了,回家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脾气再好也都忍不住要发飚了。

“小不点,我认真的嘛~说真的,她漂不漂亮?”龙雅看起来十分在意这问题。

真是够了。

龙马直接送了无数记的白眼给龙雅,然后加紧脚步跑回家。

“喂!小不点、小不点……等等我啊!”

美丽的夕阳下,两道追逐的身影。

“小不点,你别跑啊!快跟我说说,那女的到底美不美啊!!!”

神啊,救救我吧!

我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哥哥啊!

龙马遮住自己的双耳,拼命的往前跑。

龙雅紧追在后。

越前家的两兄弟,就这样一前一后,快步的奔回属于他们的避风港。

(THE END @ 短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