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四章 - 孝杰的未婚妻

情未央≪前世今生≫  - 发布于2019-10-22 6:10:07pm

都市·爱情


这时的容音已经被安置得好好的,她躺在一张双人床的右侧,额头上贴着一片退烧贴。

在床旁坐着的是那个男人,他额头上也贴着退烧贴,大概是背容音的时候淋了雨,也发烧了。

“别走...好不好...”

容音正在说梦话。

“...他有什么好的,为了梦想抛弃你,还让你这么惦记?”

男人在旁自言自语。

容音听见男人的声音后,好像打算起身,但是眼睛睁不开。

“你是谁...是孝尚学长吗?”

容音紧紧抓着男人的手。

男人沉默不语。

“怎...怎么感觉有杀气...”

容音越来越忐忑。

不久后,容音睁开了双眼。

她模糊的视线里有个男人的身影,正在看着自己。

她揉了揉双眼,视线逐渐清晰。

她再看了一眼,发现孝杰正在狠狠地盯着她!

“李...李孝杰...你怎么会在这儿?”

容音很快地就坐了起来。

“这儿是我家。”

孝杰冷漠地看着容音。

“原来...那我先回宿舍了。”

容音打算起身。

“躺下,你发烧了。”

孝杰将药递给容音。

“你为什么也发烧了?”

她看着孝杰额头上的退烧贴。

“因为你。”

“我?”

容音疑问的指着自己。

“你现在很有精神?那我能找你算账吗?”

孝杰的眼中貌似有团团火焰。

“可以...”

容音疑问地看着孝杰。

孝杰拿起桌上的手机,打开了学校论坛。

“这是你干的好事。”

孝杰把手机递给容音。

容音不明不白地看了手机,发现论坛上有自己踮起脚亲吻孝杰的照片,不是一张,而是整个论坛都布满了,各种角度的照片都有。

容音吓得把手机归还给孝杰,完全不敢相信自己会做出这种事。

“这...是不是修图?”

容音脸红地看着孝杰。

“原来你还会害臊。这事真的发生过,我就想问你,怎么赔偿我的初吻?”

孝杰虎视眈眈地看着容音。

“什么嘛!我也是初吻啊!你被一个女神亲了还不开心吗!还是女神的初吻!”

容音气得直拍自己的胸口。

“但我不是自愿的。”

孝杰依旧冷漠地回答。

“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我...我已经给予你赔偿了。”

容音满脸通红地回应。

“那你说,你当时把我当成谁了?你知道你因为他哭得晕倒,是我把你背回来的吗?我会发烧也是因为你,好吗?”

孝杰毫不留情地提起孝尚。

容音低头不语,眼眶渐渐泛红。

“别哭,先说要怎么赔偿我。”

“我身上什么也没有...”

容音不断擦拭自己的眼泪。

孝杰撕下额头上的退烧贴,身上仅剩一件白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的他缓缓起身。

孝杰把双手压在容音左右侧的床褥,然后慢慢靠近容音。

他把脸慢慢贴近容音的脸。

“我想到了个很好的办法,要不...你做我的女人?”

孝杰的神情十分认真。

“别靠近我!”

容音把孝杰推开,径直往房外跑。

“许容音!我...”

孝杰似乎有什么想说的话。

“主人,要追吗?”

站在房间外不远处的仆人见容音冲出房间,便前来询问。

“不了,随她吧。”

孝杰似乎很失望。

孝杰抚摸残留了容音的体温的床,叹了一声气。

“是不是我错了,我为什么要把仇报在她身上,明明与她无关...”

孝杰低下头,很是自责。

“主人!不好了!”

一位仆人跑进房间,对孝杰说了一件事。

那位仆人负责打扫二楼,她看到了一些事。就在不久前,容音跑到大门前,刚想推开大门,门便自己开了。

从房间落荒而逃的容音只想奋力往外逃,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穿着一套睡衣。

当时,门的另一端,是一位看起来十分高傲自大的女人,她穿了一件夹克外套,然后配了一件红色紧身连身裙,还穿着一双黑色高跟鞋。

满满的女人味几乎把十分平凡的容音踩在脚下。

“哼,还真是第一次看见那么邋遢的‘鸡’。”

那女人居高临下地摘下墨镜。

什么?这是孝杰的女朋友吗?容音就这样被当作卖身的贱女人了吗?

“我...”

容音刚想解释,就被那女人打断。

“你,告诉我孝杰在哪。”

她指着容音问。

“二楼,第二个房间。”

容音不屑回答她。

才刚说完,那女人一把抓着容音的后衣领,气冲冲地说:“你,跟我来。”

...

解释完后,另一位仆人进来说:“主人,黄大小姐拽着容音小姐,似乎是要来找您。”

“没事,让她进来。”

孝杰无奈地作出回应。

“是。”

这仆人才刚回完话,转身便看见那女人。

“不必,我来了。”

那女人站在门口说。

那女人说完话,还把原本拽着的容音推倒在地。

“嘶...疼...”

容音小声地说。

看见的孝杰,站了起来,想过去扶起容音。

“怎么?区区一个‘鸡’跌倒,还心疼了?”

那女人的话让孝杰坐了回去。

“你来这儿干嘛?”

孝杰不屑地问。

“我?身为你的未婚妻,我还不能来找未婚夫?”

那女人抱胸仰着头。

那女人说完后,便走到孝杰身边,随后爬上了孝杰坐着的床上,对他做出了一些‘非礼勿视’的动作。

孝杰没任由她胡闹,只是被丢在一旁的容音感到无比尴尬。

“别闹了。”

孝杰瞪了她一眼。

“哈哈哈,好。反正,你李孝杰今生娶的会是我黄馨。不,一定是我。哈哈哈哈!”

那女人嚣张跋扈地说。

说完,那女人离开了。

容音慢慢地站起来,打算转身就走。

“你害我和未婚妻吵架,怎么补偿?”

孝杰双眼直视着容音。

“什么?你把我带来这儿,还怪我?不可理喻。”

容音不悦地回应。

“那也是因为你,要不是你亲我被拍上论坛,那她怎么会来?这不都是因为你。”

孝杰理直气壮地说。

“好,那你说说,怎么补偿?”

“简单,一晚。”

“一碗?面?”

“一个晚上,别在我面前装傻,反正你都被她认为是我叫来的‘鸡’了,也不能白白毁了我的名声。”

“...”

这一时,空气和时间就像结冰一般,他们俩一动不动。

孝杰直勾勾地看着容音;容音呆呆地看着地面。

容音想:反正孝尚学长的意思也就是不回来了,手镯我也丢了,身体留着干嘛,要是能换来往后的清净,干什么都行。

“可以的。”

容音打破了宁静。

“行。”

孝杰递了一杯红酒给容音,说:“喝了这个,会更好受。”

容音接过那杯酒,一口气就将它喝光了,只知道那酒划过自己的喉咙之后,接下来发生的任何事也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