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章 - 穿越了?!

情未央≪前世今生≫  - 发布于2019-10-23 7:30:54pm

都市·爱情


才刚酒醒的容音缓缓睁开眼,发现周围有点阴暗,但是有几支蜡烛正在燃烧着。

容音想:这是什么地方?我到底在哪?为什么我动不了?难道被绑架了?

容音光着身子,仅有一个棉质的被单盖在身上,原本柔软的床也变得硬邦邦的,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容音眨了眨眼,看清点了才发现,这地方有点古式。

她还没来得及观察完,便被一股味道催眠了。

她进入了一个梦境...

不久后,天空已被晨光笼罩,容音听到了鸡鸣声,便醒过来了。

此时她的身体已经能被自己控制了,她才刚起身,想着要下床,便摔了一跤,后脑勺撞上了床。

不久后,有一位看似面熟又身穿古服的人端来了一盆清水和一块白布。

“三小姐,不不不,侧妃,您怎么了?”那位穿着古服的人说。

容音没回话,只是细细观察了那个人,她的头发就和历史书上某个朝代的女人的绑法一样。

她身上没有任何的饰品,手也很是粗糙。

“侧妃?”

那人在容音眼前挥了挥手。

“啊?你...你是?”

容音尴尬地问。

“什么?三小姐你连我也不认得啦?我是您从小到大都呆在您身边服侍您的小棠啊。”

那人小声地说。

“原来如此...刚才敲到头了...”

容音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什么?来人!快来人啊!传太医!”

自称小棠的人着急地对着门外大喊。

随后,小棠就马上给容音换上了一套轻便的衣服。

喊了不到一会儿,门外就传来了焦急的脚步声。不久后,一位也是身穿古服的清秀男子走了进来,双脚才跨过门槛,便二话不说地跪下了,他把右手放在胸前说:“微臣参见侧妃。”

“这...”

容音顿时不知所措。

“三小姐,说‘免礼’呀。”

小棠在容音耳边小小声地说。

“免...免礼。”

容音支支吾吾地说。

“快来给侧妃看看吧,侧妃一早起来便认不得我,不知是怎么了。”

“是。”

那人似乎就是太医。

等等,难道容音这是穿越了吗?因为一个...晚上?

容音很自觉地把手伸了出来,太医便把手指放在容音的脉搏上,这个动作停顿了许久。

“殷太医,侧妃到底怎么了?您怎么一声不吭?”

小棠着急地问。

“以脉象来看,侧妃并无大碍,但却不记得人了,侧妃这应该是头部撞击所致。敢问侧妃近期是否伤及头部了?”

殷太医平静地说。

“是的!侧妃方才说了,早晨无意间撞伤了头,但奴婢看了看了,并无伤痕和肿胀。”

小棠不知几时检查了容音的头。

“那就极有可能是这导致的了,回头臣给侧妃开一贴药,侧妃照着它服用便可。”

殷太医温柔地说。

“好...”容音似乎是被这个殷太医秀气的脸庞吸引了。

说完,殷太医提着自己的药箱走了。

不到一会儿,有个男人走了进来。

“参见五王爷。”

小棠跪着说。

“嗯。”

那男人回应。

此时,站在门口的男人看着小棠身边的容音,容音也疑惑地望着他。

容音看不清那男人是谁,便揉了揉眼,再看清点。

天哪,他和李孝杰长得一模一样,就只有头发的差别!这个李孝杰的头发真长,他虽是披头散发,但还是有一些整齐的。

“李孝杰?”

容音惊讶地看着他。

“三小姐!别直呼五王爷的名讳!快行礼呀!五王爷可是您的丈夫啊!”

小棠在一旁像是急坏了的老母亲给容音纠正。

“参...参见五王爷...”

容音马上就跪在地上。

“我的天呐...小姐您干嘛跪下呀...”

小棠捂脸小声地说。

他冷漠地看了容音一眼,说:“平身,下次就不用跪了。”

“是...”

容音缓缓起身。

容音心想:我在现代被你蹂躏践踏,在古代还变成了你的小老婆?

容音想到前一晚的事便羞得脸红,恨不得找一个坑把自己埋进去。

“你退下吧,本王有事与侧妃商谈。”

五王爷冷冰冰地说。

“是。”

小棠默默离开。

这长得像李孝杰的五王爷,性格却与现代的李孝杰截然不同。

现代的李孝杰性格爽朗;古代的李孝杰似乎很是冷漠。

“有件事本王必须向侧妃澄清。”

五王爷坐在大厅的大椅上,容音在旁端上茶水。

“敢问王爷,何事?”

容音端茶的手越发颤抖。

容音心想:难道他发现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了吗?

“昨夜,本王并未与你行周公之礼。”

说完,五王爷接过容音的茶。

“这...”

容音表现得很是委屈;实则内心就像喷泉一样,乐开花了。

“本王解决好事情后,便会放你离开,无需担忧,你依旧是贞洁之躯。”

五王爷喝一口茶后便起身,打算离去。

“王爷!这...是真的吗?”

容音脸上已藏不住喜悦,她满心期待地看向五王爷。

五王爷闻声而看向容音,看见她满心期待的脸庞,顿时不知所措。

“本王句句属实。”

五王爷不想久留,给了容音一个回应以后便离开了。

五王爷走后,容音就蹦蹦跳跳地往外跑,开心得在门前跳起舞。

她非常开心,知道自己还是贞洁之身,而且之后还能离开这个王府。

但,有什么未解决的事呢?

突然,一位婢女走进来。

“侧妃,您刚入府,是时候去给王妃请安了。”

这句话停止了容音的思绪。

“好。”

说完,容音走进寝殿,让小棠为她更衣。

“小棠,好了吗?走吧。”

“是,侧妃。”

不久,她们走到王妃的住处——芳宇轩。

一眼望去,王妃的芳宇轩和容音的流水轩比较起来,芳宇轩很是华丽,就像集齐了天下所有的宝物,各个角落都夺人眼球。

“妹妹,你来啦!”

一位身穿华服的女人走出来,想必就是王妃了。

她就是在现代说容音是孝杰请来的‘鸡’的大小姐!

“妹妹给姐姐请安。”

容音不慌不慢地请安,显得十分优雅。

但...姿势是错的...

“妹妹...你这是臣子行礼呢...还是太监请安?哈哈哈哈!”

王妃毫不留情地笑话容音。

“侧妃...是这样。”

小棠从旁指导。

“妹妹给姐姐请安。”

容音重新给王妃请安。

“呀...妹妹无须多礼,我的好妹妹快快请起。”

王妃突然变了样,瞬间和蔼可亲。

“啊,馨儿见过王爷。”

王妃绕到容音身后,给刚到的五王爷请安。

难怪王妃变了样,原来是余光看到五王爷来了,就表现得情同手足了吧。

“容音见过王爷。”

容音马上转身,也跟着请安。

“都平身。”

“谢王爷。”

现在的五王爷已经将头发整理好了,头发被绑得好像高马尾,显得五王爷十分威武。

“王妃,本王听殷太医说,侧妃如今什么都不记得了,入府前学的礼仪规矩必然也忘了,王妃要是有时间,便手把手地教侧妃吧。”

王爷居然贴心地让王妃教容音礼仪,这不是要增加王妃和容音之间争斗的可能吗?

“是~馨儿必定将音妹妹教得能服服帖帖地服侍王爷~”

王妃边说话边把手放在王爷的胸前,肢体很是妖挠。

王爷也没推开她,反倒和她卿卿我我起来。

看来,王爷没和容音行周公之礼的原因是他深爱着王妃...

“好了,馨儿。本王有事需入宫,尽快教会侧妃一切礼仪规矩,别让她在生辰宴上丢人。”

王爷似乎是在讽刺容音,这毒舌和现代完全没差。

“是,王爷路上小心。”

王妃依依不舍地仰望王爷。

王爷不知是没看见还是故意闪避,闪电般地走出了芳宇轩。

“恭送王爷。”

芳宇轩里所有的人都给他送行。

原来古装剧里演的都是真的,所有动作都是统一且一致的。

“你,过来。”

王妃用高傲的声音命令容音,和刚才的温柔王妃截然不同,果然都是装的。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