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76 家里进贼了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3-07 7:02:26pm

其他·同人


三年后。

时间永远是最沉默,却让人无法忽视它的存在。

岁月在人们的脸上留下痕迹。

逝去的光阴同时带来的将会是生命里新的篇章。

三年,在人生漫长的旅程中,不能算是太长的时间。

但,这可以改变的人事物却特别的多。

美国。

人来人往的繁华街道上,高楼大厦在宽敞的道路两旁耸立着。某家电器用品店外挤满了人潮,大家的目光一致锁定着那台展示用的电视机上。荧幕里播放着的新闻画面和女主播甜美的声音搭配成完美的组合,长相亮丽可人的女主播用咬字清晰的流利英文念着新闻稿。

到底是什么新闻竟然有这般魔力能让人们停下忙碌的脚步,忙里偷闲的专注观看新闻报导?唯一的原因只是因为,现在电视机里女主播正念着的新闻稿与最近最热门的城里风云人物有关系。

现今全球网络搜索的十大排行内,一定都会出现网坛界目前最炙手可热的高人气人物,越前龙雅和Sally Johnson的名字。伴随着受全世界各地区域球迷们的热烈追捧,各大传媒电视报章杂志都争相报道关于他们俩的新闻。

越前龙雅和Sally Johnson年仅18、9岁,却已经贵为国际网坛界史上年纪最轻的职业网球选手。他们俩在近年内以暴风的姿态横扫网坛的单打界,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内,成为夺得最多冠军头衔的实力球员。在国际网坛界最受瞩目的职业排名内,他们两人气势如虹,在近年内排名直线上升。因为在近年内不断在世界各地参加各类型大大小小的网球比赛,他们两人从比赛中累积下来的分数都直接影响了他们的排名。也因为如此,包揽了无数冠军荣耀的他们,现在已经成功迅速篡位成为男单和女单前三名的代表性人物。

累积比赛所得的天文数字奖金和代言运动商品、广告等等的酬劳,都让越前龙雅和Sally Johnson晋升小富豪行列,成为全球100名以内家产最丰厚的网坛名人之一。作为目前最有价值的球员,他们俩更是为善不落人后。除了官方的公开活动和比赛,他们俩却一如既往地保持着低调,甚少接受媒体的访问。也因为如此神秘的作风,还有那媲美明星的高挑身材、气质和脸蛋,这才让更多球迷们如此疯狂的崇拜并追捧他们。

因为越前龙雅和Sally Johnson都不喜欢接受媒体的访问,所以观众和球迷们对他们的了解除了各式比赛中的表现外,他们俩私底下的背景和生活终究还是一个谜。大约三年前,Sally Johnson曾经主动公开过自己处于热恋的消息,而那一次就是她最后一次接受专访。近年来,球迷们和网友们诸多揣测,但Sally的秘密恋人却始终没有露过脸,身份一直处于保密阶段。

时隔三年,外界依旧乐此不疲。困扰名人们的烦恼,永远都和媒体们追访他们的私生活有关。虽然Sally Johnson从未公开过恋人的身份,但是她一直都不曾摘下的戒指是她还在恋爱中的证明。至于网坛界男单的翩翩贵公子 – 越前龙雅,他的恋情也是媒体一直瞩目的目光焦点。但可惜关于越前龙雅的花边新闻虽然屡屡新鲜,但围绕在他身边传过绯闻的貌美女生都只是过客匆匆,而他真正的恋爱情况一直是解不开的谜底。眼尖的网友和球迷们曾经发现,越前龙雅手上戴的戒指和Sally Johnson的戒指款式十分相似,还一度大胆猜测他们两人暧昧的关系。关于两人那些所谓的‘证据’照片还一度在网络上被疯狂转发传开来。当然,一切都没有得到官方的证实,而两位当事人依然保持着他们惯有的风格,任流言蜚语满天飞也懒得多作解释声明。

时间将会证明一切。

不实的流言终有一天会被人淡忘,但是事实就算埋在历史深处也不会被抹杀。

————————————————————

位于美国某处半山腰上的半独立式洋房。

这房子是越前南次郎在美国的资产之一。

客厅里,闪烁着光亮的电视荧幕播放着关于国际网坛界最新的球赛成绩报导。

又是关于他的报导。

龙马面无表情地继续喝着罐装芬达,压根都不想去看电视新闻。

一个身穿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的青年男子坐在客厅沙发,兴奋的盯着电视,然后对着不远处的龙马说到。“好厉害的魔鬼式发球!越前龙雅又赢了比赛。喂,龙马你看到了吗?”

龙马白了那个人一眼,道:“当然有看到。我又不是瞎子。”

连续几个月都是关于越前龙雅的新闻报导,龙马当然也时有所闻。

不过看到和情不情愿看到是两码子的事。

青年男子见龙马这副模样,转而用日语说:“龙马,你叫作越前龙马;他叫作越前龙雅。”

“所以呢?”龙马又白了青年男子一眼。“Ken, 你到底想说什么?”

Ken 25 岁,日本国籍。在龙崎教练的牵线下,Ken目前是龙马专属的经纪人。大概一个星期前,龙马和Ken签署了合约。前几天,龙马便和Ken一起从日本来到美国,伺机以待,准备今后在这里大展拳脚。

“说真的,你到底认识他吗?瞧,撇开姓氏一样不说,你和他之间还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被唤作Ken的男子继续发挥碎碎念的本事。“你们外貌神似,球风也很相近,虽然这球技看上去有些差别,但我相信日后你进了职网跟他一拼高下,你还是有胜算的。到时你只要战胜他,一定可以一战成名,我就舒服的坐在这里帮你数钱就可以了。哈哈哈~~”

龙马冷哼了两声,用冷漠的口吻说:“Ken,不要让我后悔跟你签约。”

按理说,龙马生平最讨厌这种口水多过茶的人。可是龙马却忘了,通常人们最讨厌什么,那么他以后一定就会遇上他最讨厌的麻烦。这跟讨厌烟味的人,怎么又会跟有抽烟习惯的人结婚是一样的道理。这就是命运的作弄,人生的无奈啊!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Ken马上就噤声。Ken又不是不识相,他当然知道龙马这小子的脾气。Ken 对龙马的了解并不深,多数都是来自Ken那亦师亦友的龙崎教练介绍说明。Ken看过龙马无数次的比赛,更从龙崎教练那里得知龙马的父亲正是曾经叱咤国际网坛界一时的越前南次郎。所以对于龙马的无限潜能,Ken都保持着乐观的态度。在龙崎教练的帮助下,Ken终于在上星期成功和龙马签约。一切进行得很顺利,就连龙马在美国的住宿也由越前南次郎提供了。所以现在Ken正积极的协助龙马,打算让他转型进入职网。

沉默了半晌,Ken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视播放着的新闻画面。

最后画面切换成龙雅胜利后高举奖杯答谢球迷支持的照片。

Ken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按耐不住好奇心的问。

“龙马,你们真的没有血缘关系吗?”

这一问,马上惹来龙马那几乎能杀死人的目光。

Ken立刻起身开溜。“呃……我忽然想起有事情要做,我看我先去忙了。你好好休息,等我安排了所有行程事宜,会立刻通知你。现在你就慢慢享受你的假期吧!”

“幸好你闪得快!”

龙马觉得他的经纪人最大的过人本事就是,总能在遇上麻烦事前迅速开溜。

“那当然。Bye~”Ken笑嘻嘻的跟龙马道别。

龙马呼出一口气,瞟了电视一眼。关于龙雅的新闻早已经播放完毕。龙马走到沙发那里呆愣的坐了一会儿,抬眸见到的是客厅桌子上的那几本体育杂志。杂志封面再次出现龙马最想要避开的人。

‘越前龙雅,你还真是无处不在啊!’

————————————————————

叮咚——叮咚——

一道门铃声在耳边响起。

龙马迷迷糊糊的躺在长型沙发上,刚睡醒的脑袋不是很灵光。

叮咚——叮咚——叮咚——

这时候会是谁啊?龙马不甘不愿的睁开眼睛。

这幢半独立洋房有安装防盗的保安系统,进出都需要输入密码和感应卡。

Ken不是才刚走吗?难道是有东西忘了拿了?

龙马拖着半睡半醒的身子,刚刚才走到门口时,却听见门外有些动静。

门铃声停止了,不过却多出了一些输入密码的声音。

如果是Ken绝对不会按密码,通常Ken都会事先打电话给龙马让他开门。

‘难道是贼?!’

思及此,龙马的脑袋瓜瞬间清醒过来。

就算是贼,又怎么可能懂密码呢?这道门应该是不会开启才对。

但是为了安全起见,龙马还是决定先去准备一些‘家伙’以备不时之需。

就在龙马刚刚拿好网球拍时,更惊奇的事情竟然发生了。

门,打开了。

但是警报器却没有响起。

唯一能解释这种说法的原因是,那个‘贼’竟然懵对密码了?但是它怎么可能会拥有设有感应器的门卡呢?实在是匪夷所思。可是龙马已经没有时间思考,因为那个‘贼’正推门而入。

龙马躲在暗处,随时准备先下手为强。那个‘贼’身形高挑,穿着一身黑色长袖连衣帽外套和牛仔裤,那宽松的帽子将他的脸遮去一大半。龙马暗自在心里倒数3、2、1,然后准备冲出去和那个‘贼’一较高低。

3,那个贼已经走进来了。

2,他现在正转身关门。(咦?竟然还会帮忙关门。真是好心的贼。)

1,时机成熟了!

“你受死吧——!!!”

龙马扯开嗓门喊着,手里的球拍用力的朝那个‘贼’头上打去。

那个贼听到忽如起来的声响也吓了一大跳。

“什么啊?啊啊啊啊~~!”怎么知道才刚转过身,就看到迎面而来的球拍。遮掩在帽子底下神情有些惊慌失措。事发忽然,已经来不及闪躲。那个贼反射性的举起右手挡在脸前,却被硬邦邦的球拍打个正着。

“啊~!好痛!我的手啊!!!”

那个贼蹲在地上呻吟哀号,手上原本拿着的门卡和一袋橘子散落一地。

这声音听着有些耳熟啊!龙马心道。

瞟了掉落地上的橘子和那个门卡,龙马的心忽然升起不好的预感。再怎么猖狂的贼,应该也不至于猖狂到懂房子密码和拥有门卡的地步。所以,总结成词,那他打到的人到底是谁?!

迟疑了一会儿,龙马有些弱弱的叫道:“龙…雅……?!”

“小不点!你疯了?!啊啊啊~~我可怜的手……好痛啊!”龙雅一脸痛苦的抬头,可怜兮兮的瞪着龙马。

“抱歉,我以为是贼……”说这话的时候,龙马明显显得中气不足。

“贼?!”龙雅气愤地白了龙马一眼。“我哪里长得像贼了?”

“咳咳…确实不像。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真是越说越离谱,龙马因为歉疚和紧张的情绪瞎搅和,现在心里头乱成一团,结果变成语无伦次了。“你……还好吧?”

好?怎么可能好嘛……?!

“小不点,就算你再怎么讨厌我,也不应该用这种方法报复我啊!我的手还要的……”

“对不起啦,没事吧?很痛吗?”

“你要不要也给我打一次试试?”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想的话就打吧!不过,现在先让我扶你起来。”龙马慢慢走近龙雅,动作小心的想要扶起他。

龙雅却婉拒了。“我没事。帮我把东西收拾下。”

“哦,真的没事?”

“没事。”龙雅微微皱眉,那表情看起来像是在生气。

真是倒霉的一天,回自己的家竟然被落得被当成贼的下场,还要莫名其妙被人打一顿。

心知理亏的龙马心惊胆战的静静观察着龙雅,难免有些担忧他的伤势。不过冷静下来想了想,龙马边拾橘子边问道:“对了,你怎么会来这里啊?你不是应该在英国的吗?”

“比赛比完了就休息啦!听老爸说你过来美国了,老妈不放心说是要我过来看看。”这屋子的门卡和密码,越前一家子每个人都有一份。

“哦。”龙马又‘哦’了一声。眼睛的视线不免一直注视着龙雅被打伤的右手。

“喂,你的手……真的不要紧吗?还是看下医生,上点药也好,毕竟我刚才的力道,好像有点重噢!”龙马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麻痹了。说真的,龙雅要是抿唇不语,那面无表情的模样多少还是有些冷峻。虽然说是自家老哥,看习惯是一回事,不过现在自己有错在先,所以龙马觉得他还是要负起责任比较好。

龙雅白了龙马一眼,那轻蔑的笑意像是在说‘噢!原来你也知道你下手的力道很重啊?’。

龙马总算收拾完地上的橘子,拿着龙雅的门卡钥匙,龙马直接当面还给龙雅。龙雅伸出左手接过门卡,然后轻声道:“橘子放桌上就好了,你想吃的话就拿去吃吧!”

龙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哥,我不是故意的。你的手真的不要紧吗?”

龙雅闻言愣了一愣。

挑高好看的眉毛,龙雅那与龙马相似的琥珀色眼珠子明显流露出笑意。

“小不点,你刚叫我什么?”

真是因祸得福。天晓得自从三年前那次被龙马误会自己的事件开始,龙马这倔强嘴硬的小子直接和他冷战了三年。他每个星期邮寄给龙马的电邮,给龙马发的信息甚至是电话,龙马一次都没有回复过。

直接避开龙雅的问题,龙马继续问:“手不要紧吗?”

龙雅撇撇嘴,有些无趣的道:“真是不够坦白的小不点。看你力道强劲,中气十足的,证明你过得很好。老爸老妈决定可以放一百个心,他们原本还担心你会被人欺负。现在啊,我看他们该担心的是,你不要去欺负别人就好了!”

“我都说不是故意的了!小心眼的家伙!”龙马忍不住提高嗓门。

“当然啦!你绝对不是故意的,只是有意的。”

“你…你……哼,不理你了!”被龙雅的话激得哑口无言的龙马最后索性冷哼一声,便掉头走上楼去。这副生闷气的模样倒有几分像是小孩子在耍脾气。

身后的龙雅看着龙马的背影,嘴角上扬形成迷人的弧度。

他故意提高声量,说道:“三年不见,小不点果然还是个小不点。行为像,那长不大的高度更加像啊!”像是深怕走远的龙马会听不见,龙雅说得特别大声。

几十秒钟后,直到龙马使尽吃奶之力‘砰’的一声甩上房门,龙雅终于可以证实龙马是有听到他说的话的。此刻,龙雅脸上的笑容更显灿烂。

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比作弄他家的小不点,来得更有趣了。不过笑归笑,一不小心牵动到右手,手腕的部分还是会传来难忍的痛楚。

龙雅忍不住皱眉叹气,低声道:“真是的,就算再怎样胆小,怎能就这样把哥哥当成贼打的啊!幸好我身手敏捷,要不然报废的就是我的脑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