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19「兄」应死之人

夏血瞑≪奏学院≫  - 发布于2019-12-12 3:54:59pm

奇幻·玄幻


血族里的宴会已经变得乱七八糟更是打斗起来,而且还是以寡敌众的奇怪情况,不过占优势的却不是“众”而是“寡”。其原因当然再简单不过,就只是寡方有强者,仅此而已。

又仔细地回想一下,寡方的人物里都是天帝、魔尊、邪皇、当家什么之类的,并且其中还有一个后世众生所熟悉的堕天使。

蓝歌不是血族之皇但他是血族之皇的弟弟,所以他立刻想到要去把哥哥蓝漠给找来,可是还没走几步,他又止步,瞳孔遽速收缩。

他确确实实的感应到反叛者的气息,因此他才止步。

“是塞巴斯……那个安杰罗家族的唯一存活者……”蓝歌喃喃起来,没有注意到一双热烈的眼神正注视着自己。

接着下来,一把声音响起……

“小心――”

完全来不及反应过来的蓝歌愣怔地看着那燃烧中的青色火焰射向自己,吓得闭上双目,无法在这一瞬间避开。

就在此时,宿琳茹念了咒语,水流与火焰互相抵消。蓝歌也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惊魂未定。

蓝漠抱着怀中悠悠清醒过来的黑发少女若焉一抵达宴会的场合,整个人呆呆地看着眼前上演的一幕,然后他们也有看见他的额头上冒出跳动的青筋。

“汝……汝你们都给我住手啊啊啊啊!这里是我的家,不是给你们打架的地方!妈的,我才离开没多久,竟然打起架来!”蓝漠气到暴吼。

不过,他言之有理,因为这里确实是他的家。

一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这个年轻的血族之皇。当然,他们再也不敢开打,乖乖坐好。

稍微息怒了的蓝漠放下若焉,冰冷的眼神直射躲在暗处,偷袭自己的弟弟的偷袭者,脸上也露出了奇怪的笑容。前提是,他们必须忽略那若隐若现的黑气和头上冒出的“井”字。

谁都知道他在生气。

“青色的火焰使用者……塞巴斯·帝·安杰罗!”蓝漠很自然的念出了对方的名字。 

果然,真的是塞巴斯。不过,仔细一看,他的神色古怪,额头直冒冷落。当然,宿琳茹和夏瞑殇都在同一时间发现到他的不对劲。

忽然间,她们俩竟感应到了何其熟悉的气息,惊讶不已,甚至面面相觑,认为这种事的发生,是绝对不可能会有的。

更何况,她们很清楚那个人,早已经死了。

“呵呵呵,塞巴斯,你失败了。反正,你也没有利用价值了,因为我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一头蓝发,一双银瞳的男子抱着昏迷中的夜隐希,笑眯眯地看着众人。

夜蕤一见到这个人,就已经震惊得站起来,脸色发白。

“不可能……你……你还活着?!”蓝漠的声音也显得十分颤抖。

为什么……

“喔,对了。你们好,我是夜隐祺,百分之百的夜家的人。”男子微微笑,顺便自我介绍了一番。

恰恰这时,夜隐希清醒了过来,但他想不透的是为什么他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那熟悉的脸。

“希,离开他!”帝君立刻叫道,要夜隐希离开夜隐祺,虽然他知道这种话他不应该说出来的。毕竟,在他们的记忆之中,夜隐祺这个人已经不在人世了。

迷惑地看了看帝君一眼,然后再看了看那熟悉的脸。这时,夜隐希似是想起了什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手腕和脖子。

“什么时候脱下的……”结果更是自言自语起来。

此外,一头银色的长发也不知是何时变短了。

“帝君,你是不是很不满小希在我身边?”夜隐祺微微一笑,其中一只手搂紧了夜隐希,深怕他会逃走。

微微一愣,夜隐希心中感到有点厌恶地挣扎起来,当然他并没有成功。可是,他却相当不解,为什么夜隐祺会在这里。

“小祺,我记得,你应该是已经死了的,不是么?”夜蕤沉着脸,似乎是为夜隐祺还活着的事感到不悦。

挑了挑眉不屑地看着夜蕤微笑,但眼没在笑的夜隐祺懒懒的说:“我亲爱的始祖爷爷,您忘了您的孙子我有着一半的纯血族血统了吗?”

没错,夜隐祺是夜家的人,是夜隐希的亲生哥哥。但他没有天使血统却有着四分之三的血族血统和四分之一的人类血统。

当年的火灾,他本应死了。不过,因为体内的血族血统的沸腾反而令他变成纯血族,及时逃了出来也去找了塞巴斯。只是现在的塞巴斯,极度畏惧他。

“哥哥,你成为纯血族了。”夜隐希一眼就看得出来,因为他从夜隐祺的银瞳反映出金色,蓝发几乎镶上金色。

还真的是什么也瞒不过他这弟弟。尤其像是这么可爱的弟弟拥有鲜少人知的力量,他就愈加去摧毁。

一如既往温柔地摸摸那头银发,夜隐祺有意无意地瞥了眼宿琳茹和夏瞑殇,诡异地弯起嘴角。

真是发现了好东西呢……

“哥哥,你是不是已经觉醒了?”夜隐希轻轻地拽着夜隐祺的衣角,清澈之极的银瞳盯着他看。

眼底闪过一丝不忍,但他依旧微笑颔首,表示他确实已经觉醒。

夜隐希忽然间就那样沉默起来,低着头。脖子上垂挂的黑曜石似乎泛起了璀璨的银光……

然后他们都听见了、也看见了。

夜隐希流下了眼泪,悲伤地说:“一切都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