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正文 - 20「醒」魔卷真谛

夏血瞑≪奏学院≫  - 发布于2019-12-12 3:55:05pm

奇幻·玄幻


回到奏学院后的夜隐希就高烧不退甚至昏迷不醒躺在医院。起源来自知晓亲哥哥未死转生为纯血族,并且竟然觉醒。

也因为他的昏迷使所有与他之间的联系忽然的断开,中断了输出。夜蕤的幻影也无法继续维持下去,魂魄只好回归那黑曜石里静修顺便等待他清醒过来。

“事情好像更复杂了耶……这样才是真正有趣味的游戏嘛……”夜隐祺坐在高楼处俯瞰这个城市,弯起的嘴角形成充满恶意的笑容。就算是曾经杀害过数十条人命的塞巴斯在看见那笑容后,也知道了何谓颤栗的感觉。

那是一个危险到令人感到颤栗的笑容。

◇ ◇ ◇

为什么他们一回到奏学院的学生会里就看到有死体趴在桌上,哦,不,应该说只是累垮快变成死体。

话说回来,学生会长不在竟然也可以风平浪静。不用多想,他们自己本身也很清楚是海琛的那不逊于学生会长、副会长和知世资料部长的风纪部长帮忙维持了学院的风纪。

“会长大人啊副会长大人啊知世啊月雷迅啊……你们去了哪里啊……不要抛下我不要抛下我……”安丽娅似乎精神错乱语无伦次起来了,就连同宇荟芸和戴爿都如此这般,被点到名字的某四人终于对他们有点抱歉的意思。

这时的海琛抱着一叠叠的文件走进来觑了眼他们后就继续往前走,还泰然自若地把文件分开分别放到每个学生会人员的专属桌子上。

天――为什么会有这么多?!!

那么……他们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看完?好吧,夏瞑殇批文的速度是他们所有人里面最快的那个,但他们三个,除了月雷迅还好,可会长和副会长的就太多了!

“哥……帮我可以么?这数量可不是开玩笑的多啊……”海音几乎是哀号地央求自己的哥哥的帮忙,当然结果是被无视。

相比之下,最惨的莫过于宿凌越。毕竟他除了是学生会长以外更是奏学院的理事长,且看他现在的桌子上已经叠满了文件,灵魂开始出窍。

可恨啊……为什么当初要去血族!本来不死却反而现在就要被这些文件给压死。

“我……好像看见天堂……了……”

◇ ◇ ◇

站在病房门外犹豫不决的宿琳茹深呼吸了一下才扭动门把走了进去。映入眼帘的是吊着点滴插管戴氧气筒昏迷中的夜隐希,而看到他这副模样的人都会心疼不已,有种莫名的罪恶、愧疚感。

虽然她不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而造成夜隐希突然间发起高烧陷入昏迷状态,但她的直觉告诉了她他的昏迷另有隐情,只是她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造成这种情况的出现。

“说不定……”门的方向传来了这三个字,她下意识地扭首一望就看见了来者是夏瞑殇。“希会这样都是因为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你已经是《神卷》的持有者,而我很不凑巧的是《魔卷》的持有者。对于希来说,这两本‘书’的持有者都是他。” 

听傻了的宿琳茹呆呆的看着她然后随手将《神卷》给取出来,夏瞑殇当然也取出了《魔卷》。岂知,这两本“书”出乎意料地飘浮在半空中“面对面”,发出了耀眼的银白色光芒。

这时躺在床上的人眼皮动了动,随即抬起了白皙的右手把氧气筒给取下,勉强地扭首望向她们两个人,然后他微微一笑,那笑容之中带着淡淡的无奈和忧愁。

是清醒过来了没错,但他却很无奈得无话可说,身体也还很虚弱。

“原来如此呢……因为你们的觉悟使《神卷》和《魔卷》的封印解除,令我清醒过来。”夜隐希苦笑着摊开双手让飘浮在半空中的两本书自动降落。然后他就交给了她们,感到有点疲倦便再度昏睡过去。

方才的清醒恍如一场梦境,宿琳茹和夏瞑殇不由得面面相觑起来,再望了望又昏睡过去的夜隐希,先离开了。

在她们离开后,黑曜石竟然发光了。紧接着一名银发金瞳的男子叹息地凭空现身,身着奏学院特制的制服但却没有校徽。他坐在床边,平静地看着那苍白的脸孔。

他几乎可以从那不断外泄的灵力来判断,更足以整理出一个大概,用“觉醒”这二个字作为解释。

“原来封印那么的脆弱。现在的你已经封印解除,相等于觉醒。”夜蕤低垂眼帘,显得很悲伤。“明明你的绝对封印是无法轻易的解除的……但,那两个女孩竟然那么的巧,是持有者。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命运么?”

手紧攥成拳的夜蕤无法接受这种事情的发生。但是现在的他也只能静观其变,因为封印解除而觉醒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原来所有的一切真的就如“那个人”当初告诉过自己般,即定的命运是无法改写的。但却可以反抗让其命运转由自己来操纵,尽管机会不怎么的大,可还是得阻止发展。夜蕤知道接着下来所会发生的事,因此开始缄默不语。

“难道真的不可改写吗……我知道你也不愿意的,所以你能否帮助他?这孩子的苦,实在太多了。”夜蕤抬眼,看着窗外的风景,有那么的一点忧愁、无奈、不忍。

可惜啊……得到的却是沉默的答案。

难道真的没有转机么……?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