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Ⅳ:梦想中的渴望 - 78 危机(上)

DNA≪网王武士橘子梦≫  - 发布于2017-03-09 9:31:37pm

其他·同人


夜幕低垂。

二楼的小客厅灯火通明。

龙雅、龙马和Sally围坐在圆形的矮桌。

经过刚才早上那一顿争吵,气氛诡异得有些尴尬。

Sally看着面面相觑的两兄弟,道:“你们两个心里有什么话,现在一次过说出来。明明是两兄弟,干嘛非要搞到像是见到仇人那样恶脸相向的?”

龙雅搔搔头,一脸无可奈何的表情。

“现在问题是出现在他身上,不是我。”

听到龙雅的话,龙马明显一怔。那不满的神情一目了然。

“龙雅,现在是让你解决问题,不是制造问题。”Sally说。

“Sally姐,谢谢妳的用心良苦。不过,我跟他没什么好说的。你们慢慢聊,我先回房了。”龙马当然知道Sally希望他们两兄弟和好的用意和苦心。不过说真的,龙马觉得龙雅这个人很难沟通。三年前那个自私到不管别人生死的龙雅,陌生到龙马都懒得开口和他说话。

“龙马……”看到龙马起身离开座位,Sally连忙向龙雅使了一记眼色。

龙雅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上的橘子,缓缓开口道:“小不点,劝你还是乖乖回来坐着。”

“哼!我干嘛要听你的。”龙马回过头瞪着龙雅。

“因为我是你哥。”龙雅抬头,直视龙马那张错愕的脸。

“我没有哥哥。我认识的那个哥哥,早在三年前就死了。”龙马冷漠的盯着龙雅,眼底尽是不屑。“现在在我面前的,只是个自私自利、漠视别人存在的陌生人。”

Sally焦急的劝说道:“龙马,龙雅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龙马又冷哼了一声。“哼!他就是那种人。Sally姐,我知道妳一直希望我们和好。不过真的很抱歉,恐怕我得让妳失望了。”

不同于Sally的心急,龙雅这个当事人倒是表现得很是淡定,并没有动怒也没有说话为自己辩解。龙马说完话又再次转身准备离开,可是他才刚刚踏出一步,身后又再次响起Sally的声音。

“龙马,三年前的事完全是一场误会。龙雅有他的苦衷,不要还没有了解整件事情就直接判他死刑。这么做对龙雅太不公平了!”

“好。既然妳这么说,那么我就给他多一次解释的机会。”龙马不是无理取闹,自然乐意听龙雅的解释。不过,以他对龙雅的了解,那家伙只怕是没办法给出什么样的合理解释了。

而事实证明,龙马的想法完全是对的。因为只见龙雅悠哉的翘起二郎腿,歪着头斜眼看着龙马。那一副冷静到不把龙马当一回事的无所谓表情,不禁让龙马感到有些生气。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你想走就走吧!”龙雅说。

“越前龙雅!”Sally气愤地瞪着龙雅,不明白他干嘛又要把事情给搞砸。

龙马静默的看着龙雅,想从中看出龙雅的心思。

龙雅又开口说道:“老爸和老妈担心你一个人没办法适应独立,所以为了不让他们担心,别忘了定时打电话给他们报平安。”

龙马倔强的开口。“放心好了,因为我是绝对不会像你这样什么都没交代的就玩失踪。”

龙雅笑了笑,说:“那就最好。”

在旁的Sally忍不住叹气道:“龙雅,算我拜托你,别再把事情搞砸了。”

龙雅微笑的说:“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沉默的看了龙马半晌,龙雅缓缓说道:“小不点,我很抱歉。从小到大,老是给你带来很多麻烦。我知道你很讨厌我,明天我会离开这里。”

龙马怔怔的看着龙雅。

他禁不住在心里反问自己,是否真的像龙雅说的一样,那么的讨厌龙雅。

不。事实上,龙马对龙雅的感觉是复杂的。

至少比讨厌还要更多的一点的情感,是属于亲情的关爱。

“你要离开?”龙马问。

龙雅没有正面回答,自顾自地说道:“外面的世界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劝你还是不要过于自负,更不要不自量力。否则,有你好受的。”

“Sally,我出门散散步。”

说完话,丢下还处在惊怔中的龙马,龙雅大步的越过龙马身边快步离开。

那背影,看起来有些落寞。

Sally看着龙雅的背影,轻声对龙马说:“龙雅的个性,有时候真的让人很讨厌,对不对?”

龙马轻唤道:“Sally姐,有时候,我是不是也像龙雅一样,令人讨厌啊?”

Sally浅笑几声,道:“嗯,但是,我觉得龙马比你那混蛋哥哥更讨人喜欢。”

龙马也笑了。“对不起,Sally姐。”随即笑容从龙马脸上消失。“他……怎么看起来有些受伤?是我的错觉吗?”

Sally摇摇头。“龙马,龙雅他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勇敢。再强大的人,都难免会有脆弱的时候。不管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那……我应该去找他道歉吗?”

只有认为自己做错的人,才会意识到要通过道歉解决问题。

“你认为你做错了吗?”Sally笑着问。

“也许。”其实龙马很清楚,三年前的事不能完全责怪龙雅。不过人们有时候总是矛盾的。为了保护自己,总是习惯的不断地为自己找借口,或者就把过错推到别人身上,换个方式来减轻自己的痛苦。

天色暗了,外面的温度应该蛮低的。

Sally拿起放置在椅子上的黑色外套,轻声道:“帮我把龙雅给带回来吧!”

龙马接过外套,一脸酷样的道了声谢。

三年的冷战作为惩罚已经足够,是时候改变一下他们的关系了。

龙马是在房子的后院里找到龙雅的。

“你跟出来干嘛?”龙雅问。

“Sally姐让我给你送外套。”

龙雅仔细观察了龙马半晌后,道:“我没事的。你回去吧!”

“对不起。”诚恳的道歉。

龙雅闻言怔怔的看着龙马。

龙马不习惯龙雅这么注视着自己,难为情的吞吞吐吐,说:“嗯……我的个性,你是知道的。我没有你那么厉害说话,就…我…其实…我…呃…嗯……”天哪,该怎么说呢?就在龙马就快被逼疯的时候,龙雅终于开口了。

龙雅愣了一愣,才缓缓说:“没关系。我知道,我真的你想要说什么。”

“你知道?”龙马有些怀疑。

“嗯。”龙雅点了点头,又接着道:“我也需要负一点责任,所以……对不起。”

龙马听了龙雅的话,心里舒坦多了。

却不想那么轻易放过他。“就只有那么‘一点’的责任吗?”

“比一点再多一点。”龙雅终于退让妥协。

好的,既然他都那么有诚意了。就放过他吧!

“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龙马说。

“不生我的气了?”龙雅问。

“我没有像你那么小气。”

“呿!小气的好像是你吧!”龙雅小声嘀咕。

宁静的夜晚,就算是小声的声量都能被听到一清二楚。

龙马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拆龙雅的台。但随即又想到待会儿可能会爆发的口舌之战,终于还是决定不要惹事比较好。

龙马故意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了?”

“我?有吗?你听到什么了?”睁着眼睛说瞎话可是龙雅的拿手绝活。

‘算了,看在Sally姐的份上,就别吵架了。’龙马心想。

不过,龙雅他可就不这么想了。“小不点,我好像有点饿了。”

“饿了?这关我什么事?”

“如果不是被你打伤,我应该还能自己煮。现在呢,就只好请你代劳了。”

“把你的左手伸出来。”龙马突然面无表情的命令道。

真是莫名其妙。“左手?你想要我的左手做什么?”

“既然都要为你的伤势负责,我就把你的左手也打伤,这样对我比较划算。”不打白不打。

“我忽然间觉得饱了。”

“不饿了?”

“不饿了。”

————————————————————

那一夜,不负Sally所望的龙马终于顺利带回龙雅。

虽然龙雅和龙马表面上并没有说些什么,但若仔细观察他们俩的互动,不难发现他们的关系正在慢慢改善中。

龙雅和Sally飞到英国的两天后,龙马也跟Ken请了一星期的假,飞去英国找龙雅他们。反正Ken现在正积极的到处参与社交活动,帮龙马铺路。但不擅长交际的龙马每天只能呆在大宅里头闷到生灰尘生蜘蛛网,不然就是练球什么的。龙马每天对着空荡荡的大宅,心里面苦闷至极。最后索性在龙雅的建议下,也跑到英国那里去。

龙马来到英国后,就跟龙雅和Sally一起住在某间著名的酒店里。龙雅和龙马两兄弟一间房,Sally当然是睡在自己的房间。经过几天的调养,龙雅的手伤痊愈得比预期快。一连几天下来,Sally几乎天天都到私人俱乐部里练球,而龙雅也不甘寂寞的每天在Sally练球的俱乐部里泡美眉。龙马连续几天跟进跟出的,都快熟悉龙雅和Sally的作息模式。

基本上,龙马能完全看出Sally拥有身为职业选手应有的专业与素质和努力。

至于龙雅嘛……说到龙雅,龙马只会不断摇头。

“噢…拜托!你从头到脚哪里像个职业选手了?!”这是龙马对龙雅的评价。

虽然经过了三年的岁月洗礼,龙雅也从默默无名的小卒变成全球人人称羡的实力网球职业选手。电视、报纸、杂志……每天都报导着与他相关的新闻。不过说句认真的实话,龙马真心觉得龙雅真的和职业选手划不着边。不同于像其他职网选手一样的努力和付出,龙马比较认同的是,龙雅对泡美眉的努力和付出。这些日子,龙马不曾看见龙雅练球。因为他看到的龙雅,除了泡美眉外,就是在和Sally拍拖二人世界。

“喂!你毁了在我心目中,职业网球选手应该有的专业素质和形象。”

忍无可忍的龙马对着龙雅抱怨。

若照龙马说的,龙雅恐怕除了泡妞的一身绝技,就什么都不会了。

当龙马质问龙雅,他到底有哪点像是职业选手时,龙雅是这么回答的。

“实力。”

想当然的,龙马不假思索的就送了一记白眼给龙雅。

龙雅爽朗的笑声让龙马努力了好久才压抑住想要海扁人的冲动。

日出日落,又是一天接近尾声的时刻。

漆黑的夜空今夜少了繁星的点缀。

街头网球场里依旧热闹喧嚣。

这是龙马来到英国后每天必来之地。

只不过,龙马不曾想过今夜将会成为他毕生最难忘的一夜。

———————————————————

夜晚的公园,不时能看到双双对对的情侣在那里拍拖。

龙雅和Sally两人漫走在公园里的小径上。

Sally看了一眼右手腕上的手表,问道:“奇怪,龙马今天怎么那么迟啊?”

都过了约定时间,龙马还是没有出现。

“再等等吧!”龙雅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

“会不会发生什么事了?”Sally有些担忧的问。

不知怎么的,今天一整天下来她就是心神不宁的。感觉上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似的。

“应该不会吧?”龙雅宽慰道:“也许是妳过虑了。是不是快接近比赛,所以妳感到有压力,觉得紧张了?”

“希望如此。”Sally勉强牵起嘴角。

龙雅伸手摸摸Sally的俏脸,关心的问:“怎么了?”

“龙雅,我今天真的觉得心里怪怪的。好像有什么可怕的预感,就感觉心里头不踏实。感到有点害怕,却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

“Sally,我一直都在这。”

龙雅握着Sally的双手,给了Sally一抹宽心的微笑。

Sally微微点头,也回应一个笑容。

不过才不到一秒,耳边却传来呼啸而过的引擎声。

不远处的道路上,为数众多的摩托车队以极速飚进后巷。

龙雅和Sally面面相觑。

龙雅道:“是Gary的车队。”

如果龙雅没看错的话,有部分摩托车都插着一支旗子。旗子的布条是某黑手党的图形标志象征。

“那是去街头网球场的捷径。”Sally说。

龙雅微微皱眉。

刚才那群人绝非善类。

龙雅快速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立即拨电至龙马。

可是拨了几通,都被转接到语音留言信箱。

“打不通吗?”Sally开始担心龙马的安危。

龙雅和Sally时常流连街头网球场,对那里的人事物都很熟悉,街头网球场的规矩他们俩也知道得一清二楚。所谓的街头网球场,实则背后都有黑暗势力在操控,时不时都有黑老大在那里赌球消遣。这里的球场是美国地区颇有势力的黑社会老大Gary的地盘。通常,鲜少会出现像刚才那样的场面。但如果Gary的车队出现在这里的话,意味着Gary本人或许就在街头网球场也说不一定。

“不会这么巧吧!”龙雅揉揉发疼的太阳穴。“我只希望他赌球的坏习惯可以改一改。”

“你猜Gary还会记得你吗?”Sally可不认为Gary是个好说话的人。

很久以前,龙雅也曾经和Gary有过过节,但那些都是陈年往事了。

“相信我,我现在更希望的是……我家的小不点并没有招惹到他。”龙雅说。